二爷传奇 第八章 三发钢弩 第八章 三发钢弩(四)

HimalayaRange 收藏 0 12
导读:二爷传奇 第八章 三发钢弩 第八章 三发钢弩(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8—4


庄园里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过年,所有的孤儿都得到一身新衣裳,很多小孩子已经迫不及待地将新衣穿在身上。但是工人们还在忙碌,钱总管的一班人马更忙碌,总管办公室里堆满了所有工作人员都有的奖品和孤儿的慰问品。


十几天来贾迩冶一直在待在化学实验室里,刚开始几天只有他一个人,后来多了几个爱好化学的学生。但是他们不能靠近贾迩冶的实验台,只能拉开一定距离观察,有时在别的实验台上为老师制备硝酸。老师的模样十分可笑,做实验时总是躲在砂土袋堆砌的胸墙后面,有时候还带着一个冶炼车间的面具,只是暗色的琉璃镜换成透明的琉璃镜。和上次老师做雷汞一样,这次实验老师也是不做任何解释,但实验的化学物质学生们都知道是什么,它们是硝酸、硫酸、碱面和甘油。


除了学生们已经熟悉的实验设备,实验台上多了一个长长的木盘,里面盛满淘洗干净的砂子,容器都座在砂子上,目的是平稳和不会震荡及摇晃。移液管是特制的,上半部分是弯曲拐弯的,人可以在离烧杯较远的地方吸放液体。移液管是安放在一个特制的木架上的,可以上下移动,木架可以在实验台上平稳地滑动。


和上次做雷汞一样,烧杯里是硝酸和硫酸的混合液体,学生们早已熟悉加入这两种酸的次序,搞反次序的后果大家都有体会。慢慢滴入甘油,直到混合酸的表面被甘油覆盖。缓慢地搅拌,然后耐心等待。刚刚研制出来的温度计发挥了作用,老师对液体的温度好象特别紧张,老是用一个大口径的放大镜伸长胳膊看温度升高了多少。


和酸反应后的甘油慢慢沉到烧杯底部,可以看到一个不太清晰的分液面。这时老师让学生们一个一个地过来用放大镜伸长胳膊观察分液面。不用解释,学生们都知道反应改变了甘油的比重。


移液是最紧张的时刻,将底部的硝化甘油移到盛有碱水的烧杯里,用试纸测试酸碱性,中性最好,有点弱碱性问题也不大,酸性不行,需要再加点碱面。然后再移液,将硝化甘油移到另一个装满干燥木粉屑的烧杯里,木粉屑的木质很粗很松,这样的木粉屑吸附性好。


实验是从很小的剂量开始的,而且不厌其烦地重复多次。随着剂量的逐渐加大,老师也显得越来越紧张。当烧杯里的木粉屑饱和时,老师将吸饱硝化甘油的木粉屑用布包裹起来,带领学生们来到庄园西北角,在院墙下挖了一个两尺深的坑。老师让学生们看了雷管,告诉学生们里面橘红色的小圆片就是雷汞。将包裹打开,将雷管放在里面,插上导火索,再紧紧地包裹起来,包裹有一个鸭蛋那么大。将包裹埋在坑里,老师还用脚将虚土踩实。点燃导火索,跑得远远的。爆炸声响彻庄园,很多人以为春天的惊雷提前了一个多月。爆炸的现场出现了一个直径二尺多的坑。


老师说这还不是最大的威力,如果用吸附性更好的硅藻土,吸附的甘油更多,相同重量的炸药爆炸威力更大。为了让学生认识硝化甘油的危险性,老师到琉璃车间让工人做了一个小小的琉璃瓶。再做硝化实验,将小琉璃瓶灌满硝化甘油,封口后带领学生们来到秦淮河边。将琉璃瓶向一块大石头扔去,剧烈的爆炸使琉璃瓶无影无踪。硝化甘油是极危险的东西,震荡和摇晃都可以发生爆炸,只有让别的物质吸附以后才安全。因此实验是很危险的,大家都别私自实验。另外只能在冬天实验,温度别超过二十,温度高了也会爆炸。


学生们还是得到了动手实验的机会,在老师的监视之下十八名喜欢化学的学生每人在老师的实验台上轮流做了三次剂量较小的实验,实验的成果是在秦淮河里炸了几筐大大小小的鱼。检验成果的这一天是大年三十。


年夜饭的菜肴十分丰富,饭后袭人、晴雯和郑氏姐妹到运动场去玩耍了,那里从今晚开始张灯结彩,十分热闹,还有学生的表演节目。古丽对这些没有兴趣,贾迩冶的心理年龄太老了,也不愿意去凑热闹。


尽管有古丽坐在身边,但是贾迩冶还是感到寂寞和孤独。古丽好象也有心思,不象平常那样发嗲发腻。贾迩冶猜想她也是心有所思,于是贾迩冶取了一坛白酒,和古丽喝了起来。吃年夜饭时古丽已经喝了不少,现在干了几杯酒后就趴在贾迩冶的腿上说了些抱抱我之类的话就睡着了。贾迩冶将古丽抱到她和晴雯的卧室,放在她的床上,给她盖好被子。贾迩冶其实是很同情古丽的,尤其是在自己感觉到寂寞和孤独的时候。


回到客厅后贾迩冶在碳火旁看自己这段时间做的硝化甘油实验的记录,又到卧室拿来秦文回忆写下的小本子查了一些元素的原子量,然后做了很多计算。贾迩冶在猜测甘油和硝化甘油的分子式。有了分子式就可以高效率的实验以及指导将来的生产。分子式的猜测不很成功,但硝化甘油的分子量有了比较接近实际的估计值。另外计算结果表明制造一定重量的硝化甘油消耗的硝石比配制相同重量的黑火药需要的硝石少很多。除了威力不可相提并论外,制造硝化甘油能够更有效地利用非常有限的硝石资源。


收好记录后贾迩冶又在客厅喝酒,直到上床睡觉时出去玩耍的几个人也没有回来。


初一的上午贾迩冶忙着看望孤儿,给每个孤儿都发放了新年慰问品。中午就独自到杨无过那里去了,晚上回来时是醉醺醺的状态。半夜里贾迩冶酒醒了,发现袭人睡在身旁,床前有一盆燃烧着的碳火。袭人明显没有睡塌实,贾迩冶在床上坐起来时她就醒了。


“二爷,想喝水吗?”


贾迩冶点点头,“想。”


袭人沏了一壶滚烫的茶水,两个人坐在床上饮茶。贾迩冶心里感到很温暖,喝完茶后对袭人说了声谢谢,然后搂着袭人睡下。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事也没做,只是静静地搂着。


初二的上午庄园里的人明显少了很多,很多人都走亲访友拜年去了。晴雯和郑芙郑蓉到教官家拜年,贾迩冶带袭人来到马厩,古丽也跟了过来。马厩里几位年龄很大的庄丁在侍侯马匹和其它牲口,贾迩冶和他们打招呼,给他们拜年,慌得几位老人家连忙打躬作揖。贾迩冶牵着白云,古丽牵着黑风向庄园大门走去,在门口被门不合拦住了。


门不合说道,“公子,在下给您拜年了。您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啊,门管事,也给你拜年了。我们就在附近遛遛马。”


“公子,杨大侠关照过,不能让您单独出远门。”


贾迩冶忍不住笑了,“啊哈,我们有三个人呢,再说也不是出远门呀。”


“呃,什么三个人呐。她们两个女的管什么用。您骑马出去还不知道会跑多远呢。这样吧,我派人把茗烟他们几个叫来,有他们保护才让您出去。”


等四名小警卫骑着马,斜背着钢弩来到大门口,门不合才给贾迩冶等人放行。贾迩冶和袭人骑着白云,七人六马在雪地里奔驰起来。白云是匹牝马,十分温顺,但奔跑起来迅速有力。黑风是匹牡马,速度极快,性格有些暴躁,但古丽驾驭起来得心应手。众人奔到一座小山包前停下,古丽给黑风擦汗,还脱下长袍披在马身上,别人都纷纷效仿。贾迩冶暗暗感叹。这么微小的事情实际上表现的是战场上的战斗力啊。


贾迩冶让古丽教袭人骑马,自己在旁观看。茗烟他们要取下钢弩的布罩练习射击,被贾迩冶制止了,几个人开始练习刀剑。虎威的剑招已经学完,而且全都教给了茗烟,两人互相喂招练习。开合使长枪,无忌使单刀,两人也互相喂招对练。然后又交换对手练习,最后四个人混战。贾迩冶不看袭人学习骑马了,观看四个小警卫练武更有意思。


贾迩冶看着看着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他让正练的起劲的几个警卫停了下来,问他们能不能在马上练习拼杀。警卫们跃跃欲试,翻身上马练了起来,结果他们的武功在马上都大打折扣,反复演练之后发现只有几个简单的招式适合在马上运用。


古丽还是个优秀的马术教练,仅仅半天时间袭人就能自己驾御马匹了。中午回去的路上袭人控制缰绳,载着贾迩冶一路小跑回到庄园。以后的两天上午七人七骑出庄园练习,贾迩冶又骑上了以前骑惯了的枣红马。三个上午的出游使袭人学会了骑马。四个小警卫也多了一个练武的项目。他们先是在地上练习一阵,更多的时间是在马上练习。马上使用的招数虽然少的多,但互相喂招演练更有看头。


后来贾迩冶听说从此以后四个小警卫经常骑马出庄园练武,而且每个人的马上都有一个美丽的姑娘。个头最小的茗烟相好的是身材最高的菱儿,高大的虎威相好的是娇小的莲儿,粗壮的开合相好的是妩媚的媚儿,沉稳的无忌相好的是开朗的欢儿。更有意思的是他们还带着一个稻草和木棍扎成的假人出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