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五十五章真假情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绥州市国家安全局后院子停车场内,侦察员周伯才和席鹏从一辆面包车上下来,从后楼道进入办公楼。

两人脸色不太好,最近追查华显、林盛毫无进展,这俩人不知道怎么的就消失了。他们迈着沉重的步伐,他们来到侦察科的科长办公室门前,互相看看了,一起敲门。

“进来。”他们一听就知道是科长田再标声音。

进入办公室内,周伯才和席鹏忽然眼睛一亮,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年纪在二十岁左右,但很难判断出具体年龄,黑色的秀发扎成一个马尾辫,上身穿着一件浅花色T恤,下身穿着有点紧身的白色长裤,身材修长挺拔,脸上没怎么化妆,但怎么看也是绝色美女。这俩人看的眼都直了,有点后悔自己结婚早,怎么以前没见过这样的美女呢?今天碰见算是晚了。

田再标端着茶杯,正襟危坐在椅子上,眼皮耷拉着,没看这两个部下,专心吹着茶杯内的茶叶,问:“没见过女的?盯着看没完了?以前你们可不是这么好色的,还不如以前正经呢。”

被这不软不硬的话给训一下,周伯才和席鹏都缓过神来,收了收目光,周伯才先说:“这几天我们每天跟踪那个小宇的小子,想窃听他的电话,他家穷,没装电话,也没手机,只是用一个IC卡公用电话,我们已经化装成网通公司的工人,假装修电话,把窃听器安装进去。另外我们去他经常去的网吧,查到了他的QQ号,用专用软件登陆到他的QQ上,这小子每次在网吧选择网吧模式聊天,本地电脑上没任何聊天记录,但我们已经通过腾讯公司截获下载了他的一些记录,知道了华显、林盛经常上网,但是不在日本,是在台湾。”

席鹏接过话题报告,“我从华显、林盛的聊天记录查到几个陌生号码,他们经常聊,这些人都在台湾,但聊天打的是简体字,和他们聊的人不是台湾人。”

“行了,你们的那点进度,谁都知道,坐下说话吧。”田再标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又转过脸对坐在沙发上的那个漂亮女孩说:“你继续说吧,让这两个活宝也听听,他们是一线侦察员,这俩人要不是我当年提携,早给美国人当间谍去,后来起义过来的,没上过警校,只是接受过培训,立点了小功,现在这样的侦察员已经不多。”

坐在沙发上的是安全部派遣出来的侦察员,名叫雅茹,刚刚从台湾返回大陆,协助绥州市国家安全局办案。雅茹客气的和这两个年轻的侦察员微笑了一下,然后说:“华显、林盛是我亲自从日本弄出来的,把他们俩送上一艘叫福龙号的货船,船上有他们的认识人,雷雨田就在船上,这艘船以前是精英保安公司的,这家公司是一个雇佣兵公司,现在已经不存在,这家公司的老板叫林飞宇。福龙号的快艇开到我和华显、林盛坐的船前边,水手说雷先生请他们过去,所以我判断你们曾经侦察过的雷雨田就在船上,目前我们没他的资料。但我看到福龙号甲板上的一个人很像林飞宇。这个人田科长不会陌生吧,他是你们本地人,可我没拍到他们的照片,有些遗憾。”

“林飞宇这个人,怎么说呢?我隐约感觉这个人非敌非友,多年前他是中情局最好的间谍学员,他的几个朋友也在中情局做事,把事做砸,上边怀疑他是策划人,但没证据,只好开除他,但是不是彻底除名。查清楚他,事情就有进展。”田再标无奈的看着桌子上一堆资料。

“我到是从总部的资料库搜索了一些资料,发现了福龙号的一些行踪,从其他部门收集的情报中,我们发现,西表岛被袭击前,福龙号在这个岛西边游弋,但是缺少情报,不知道福龙号和西表岛被袭击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但是西表岛被袭击之后,福龙号就向西南航行,过了几周才回到台湾,我想这个前雇佣兵公司老板林飞宇,以及华显、林盛、雷雨田肯定知道真相。我在台湾找不到他们几个,我也跟踪过一些从福龙号货船上下来的人,这些人行动诡秘,找不到什么线索。”雅茹介绍完自己知道的情况,等其他人说话。

“现在如果我们有证据证明袭击西表岛的人是这几个人,那我们就能结案,证明他们都不是美国间谍、更不是日本间谍,也不是台湾间谍。美国日本是盟国,美国不会派人袭击自己的盟国,台湾处处依靠日本,也不能能做这些事,日本间谍也不会炸本国的军事基地吧?”田再标把钢笔拿在手里,一边转一边想。

“如果他们不是间谍,我们就能腾出手来侦破其他案件。”周伯才说完看看其他人。

“报告。”

“进来。”田再标把门外的人叫进来,一看就知道是技术科的人,问:“什么事?”

“截获一个电子邮件,我们监控小宇的电子邮箱很长时间,终于找到一个有价值的。”一个穿警服的男警察回答完就把打印好的一张纸给了田再标。

这是被打印出来的邮件,内容全是说袭击西表岛,是雷雨田写给小宇的。安全局为了查明华显、林盛的真实身份,重点监视了他们俩的几个朋友,雷雨田和小宇是重点监控对像。从以前截获的邮件上看,雷雨田曾经多次和小宇说到劝说华显、林盛不要当间谍更不要给日本人设计武器,而且这些私人邮件也都很真实,田再标还是相信这些朋友间的私人信件的内容的。

这个信里多次提到雷雨田打算带着华显、林盛干一件更大的事,比袭击西表岛的事更有影响的事。“雅茹,他们在信上说到袭击西表岛的事,还说他们要在台湾干更大的事,我要把这个信送交总部,他们又会派你去台湾辛苦一躺。”田再标一边熟练操作的传真机把这个打印出来的信发给总部。

“我到是不怕辛苦,只希望查出来他们都不是间谍,这样你们也能歇一歇,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雅茹客气的打了招呼,把一些资料留下,然后单独离开。

等她走了,田再标对周伯才、席鹏说:“看见这小丫头了吧?她把华显林盛从日本弄出来的,要不是她中国又多出俩汉奸来,可不知道现在华显林盛在台湾做什么,希望他们别给台湾人做事,他们在那即使不当间谍也不能当设计师,否则会比做间谍更威胁我们国家的安全。这些天日本连续几艘新导弹艇下水,都是林盛设计的,华显也给日本设计了侦察机,听说最近侦察就要正式装备部队。可惜她动作慢了点,要不日本就没这几件新武器。”

“我们做什么?”周伯才、席鹏问。

“如果林飞宇、雷雨田是间谍,迟早要回国,小宇是雷雨田的朋友,只要注意点小宇就行,这俩人不回来就好,证明他们不是间谍,回来了就监视他们。”


一辆丰田面包车从绥州市国家安全局正门前的马路上经过。三井开着车,没太注意安全局的大门,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新田说:“你刚才经过的那个地方就是当地的安全局,专门负责抓我们的。”

三井不屑一顾,轻蔑的笑了一下,“他们休想抓住我,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他们没什么了不起。他们只会抓两种人,一种是窃取情报的,另一种是发展间谍组织的,我们来这里不是弄情报也不是发展人,他们不可能抓我们。”

“你太自信,这样会惹麻烦的。”新田点上一支香烟,“知道上边让我们来做什么?”

“纪律规定部下不能打听上级的命令,只能执行上级的命令。”

“我们来抓个人,然后就回台湾,很多人已经先期去那里。”新田吸了几口烟,把右手稍微伸出车外一点,磕了磕烟灰,“是我不甘心放华显和林盛,特意申请来一次中国,我们主要抓到叫小宇的那个人就知道这俩家伙在那里。”

“我们现在去那?”三井听说要抓人,精神就是一振。

“去昨天到过的那地方”

丰田面包车直接奔郊区方向去。


小宇家住在郊区,这里是城乡结合部,住的很多人都是进城打工的民工,是平民窟。这里很少有像他这样的人,出生在城市里常年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是很难习惯这样的地方的。房间内没卫生间,没有洗澡间,冬天没暖气,只能生炉子,还不如他过去的家好。

他现在找不到工作,只好勉强住在这里,如果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就能在市区祖到一间房子,不用在这里活受罪。他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出去找工作,只有中午晚上在家,今天上午他又没找到工作,只好回家先吃点中午饭,休息一会下午再出去。

白色丰田面包车停在他租住的房子外,新田、三井两人下了车,先看看四周没有可疑的人,也没人注意他们,两人才小心的进入院落。

这个院落内有很多个房间,新田前几天就侦察过,知道小宇住那间,根本不用仔细想,直接迈步进了房间,三井紧随其后也进来。

小宇自己坐在一个破板凳上吃方便面,忽然有人进来,但看这两人行头,也不像土匪,他也没太防备,一边吃着面一边问:“找谁?”

“找你,想请你吃吨中午饭,不知道你能否赏脸?”新田笑呵呵的看起来很客气。

“请我吃什么饭?我又不认识你们?不会是鸿门宴吧?”

“少罗嗦,别给脸不要脸,什么红门宴绿门宴,不吃饭也行,直接谈点事情,请和我们走一躺吧。”三井的汉语说的很好。

小宇听这俩人的说的话,感觉有点不对,这俩人可能不是本国人,他们的汉语个别字发音不清楚,不会是外国人吧?不成雷雨田他们三个出去惹麻烦了,这些人才找自己。他一看这两人左手都往衣服兜内摸,似乎里边有武器,他就更加警惕起来。

新田掏出一支装了消声器的格洛克17手枪,说:“你这人真难对付,难道非要变成一具尸体才肯听话?”


周伯才、席鹏开着灰色的捷达轿车无数次从小宇家的院门前经过,这是他们每天必须执行的任务,盯着小宇也是他们的差事。

今天他们把车开进了胡同,就看见小宇家门前有辆面包车,不会是雷雨田他们回来找他来了吧?周伯才和席鹏互相看了看,周伯才把车停下,说:“去看看什么情况。”

“我没穿制服,能暴露了什么?但愿别他妈的出事。”席鹏先下了车,摸了一下腰上的手枪,悄悄的靠近小宇家的院门。


周伯才也马上跟了过来,席鹏假装从院子门前经过没,就见两个人正站在小宇的房间门口。就听到里边有人说话,“拿出枪爷就怕你不成,来往这来。”席鹏听出是是小宇的说话声。

小宇站在自己的房间内,拿右手指着自己的心脏说:“你往爷这里打,能打死爷,爷就听你的,拿他妈的个烂玩意儿还来吓唬爷,你他妈的走错门了吧?”(疯子的朋友就是疯子,雷雨田不怕死,他认识的人都有点这种风格)

这弄的新田和三井很尴尬,打死他吧容易惹事,而且也没机会找到华显、林盛这俩人,不打死他吧他太顽固。三井冲上去就要抓小宇,还从衣服兜内拿出手铐,像把他抓住再带走。

小宇是一点功夫都不会,那是这个老间谍的对手,一下就被人家抓住手腕子,一双手铐马上戴在他手腕上,他正向叫,新田的手枪就顶住他的头,三井带出胶带纸迅速贴住他的嘴。(让他平时不多学点本事,这下让人拿住了吧,就是嘴硬罢了)

这下好办多了,新田收起枪,和三井打算带着小宇离开。席鹏迅速进入院子内,迅速拿出一支64式手枪,大喊一声:“不许动”。

新田和三井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对,现在就在这里打起来或许连自己也会陪进去,马上使劲推了一把小宇。小宇戴着手铐,被猛的一推,一下没站住,就像倒下去的墙一样砸向席鹏,席鹏见对方没用枪,自己也不好在这里擅自开枪,但是看小宇被推倒,他伸出左手一扶,正好没让他摔个狗吃食,但新田和三井趁这个机会一下就溜出院子。

三井迅速拉开面包车的左车门,打算开车逃跑,周伯才马上掏出枪喊:“都别动,动就开枪了。”

三井根本不理他,进了面包车就启动起发动机,新田迅速拿出枪,指着周伯才,然后说:“看谁手快。”然后向周伯才开了一枪,子弹打到地上,周伯才迅速往后退了一下,新田也拉开车左边的推拉门,迅速钻进面包车。

“快开车。”新田上了车,车马上加速逃离。

三井开车扬长而去,一边猛踩油门一边说:“我们失手了,看来他们也在注意小宇这个人,还是放弃追捕华显和林盛吧。”

新田歪坐在后排座位上,叹了一口气,“这事没办法做,还是去台湾办大事吧,先放这俩小子一马。”


周伯才和席鹏没继续追这辆面包车,席鹏打手机给田科长打电话,把情况汇报完,希望他能调人去追这辆车。

周伯才把小宇的手铐打开,还把手铐收起来,拿回去做证据,然后把小宇嘴上的胶带纸撕下来,小宇喘着气,说:“谢了。”

“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么?”周伯才问。

小宇说:“能是什么人?华显和林盛两个狗东西拿了鬼子的钱,从日本跑掉,这些人来这儿找我自然是想把他们俩抓住。”

“听说雷雨田给你经常写信,你愿意告诉我他和你说了什么?就看在我救你一次的面子上好不好?”在没必要亮明身份的时候周伯才很少告诉别人自己是做什么的。

“能说什么,就是吹牛,他自己说把西表岛给炸了,我说他别吹牛了,小心鬼子把你抓起来暴打一顿整死你,以后别吹了,他还说鬼子找不到他,他们还会干更大的买卖。”

“什么大买卖?”席鹏好奇的问。

“他告诉我,多看关于台湾的新闻就行,并不说是什么事,我也不知道他吹那门子的牛,不成他去暗杀伪总统去?”小宇和雷雨田关系好,但并不知道他去金三角当兵拉起队伍的事,所以他认为雷雨田绝对是吹牛。肯定是别人打了西表岛,他听说了就使劲给自己往头上推。

周伯才和席鹏现在听了小宇的话,也分不清雷雨田是说真话还是假话,不过他们都拿出PDA,把小宇的话都记录下来,日后可以做为线索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