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三十八节 特殊考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回到宗学住了几天,符强嫌那些假洋鬼子们太吵,和宗正说了一声,搬到了学堂里去。每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锻炼身体以外,就是专心复习吴登教他的那些天文知识和经济之道。

一个多月的时间很快过去。到了恩科大考前,个子居然又长高了三寸,现在已经是一米七左右。齐氏和吴湜给他做衣服的时候原先虽然有抛长,可是穿起来还是短了一些。不过符强每天时间都放在吴登教的那些学业上,也没有心思去想这些。

科考的地点在贡院,也就是后世北京建国门的附近。会考的那天,符强见识了大明科举宏伟壮观的场面。七八千位头戴方巾,身着青衫的生员浩浩荡荡地从四方走进贡院大门,排成几十队等候检查。被检查的人先要提供自己的身份照磨,勘合无误后。到下一个检查点从头到脚全脱个精光让人检查身体,那些检查者连耳孔、肛门都要扒开瞧瞧,看看有没有夹带藏私。检查完后,从办事人员手上领一根蜡烛,一副笔墨,一个号牌,由专门看守他的一个号军带到自己的考房里去。然后号军把房门锁上,守在外边。

符强犯难起来,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生员,更谈不上提供照磨了。万历皇帝虽然说会在他考试的时候派人来提走他的卷子,可是没有告诉怎么安排他入场啊?也不知道这些主考的人有没有被交代过这件事情,到时候会不会把自己放进考场。符强在队伍忐忑不安地乱想,终于排到了验照磨的桌前。

勘验照磨的官员吃惊地看着符强递过去的都督佥事金牌和委扎,恭敬地让符强稍等一会,吩咐边上的人去请上官。

过了一会,里边跑来了三个官员。符强认得其中两个是汤务和吴昌时,另一个是在庭议时见过的家伙,长得和汤务有些相象,穿着四品官袍。三个人和符强见礼时,符强才知道这家伙就是熊延弼口里的坏东西汤宾尹。

汤家兄弟一扫庭议时反对符强出任台湾总兵时的慷慨姿态,极尽谄媚之能事,说符强既然是皇帝亲允参加考试的人选,身体检查就没有必要了。吴昌时大声反对,说什么武将参加文科会考本来不合祖宗规矩,这次是在皇上特旨恩许才破例一次,可如果还连身体检查都不遵行,哪未免对天下学子也太不公平了。

后边的生员们鼓噪起来,大声说伏波将军算个什么,如果想证明自己不是上达下达的草包,那就和大家一样脱光了亮亮再进去考试。

符强懒得和他们计较,几下扒光了自己衣服。特地挺着哪没毛的小鸡鸡在那些鼓噪生员面前示威了一圈,问他们那位有兴趣来闻闻自己的屁股?

排在符强后面的那些生员脸上悻悻不平,哄地全都散去,排到了别的队伍后边。一个个走的时候大声说自己晦气,怎么就和这样一个粗鄙不堪的武夫排到了一起。

汤家兄弟领着符强去他的考房,吴昌时可能是担心这俩人会帮符强作弊,一直都跟在边上。路上汤务告诉符强,因为原先署理礼部事务的侍郎吴道南刚刚丁忧回家,而这次会考的主题又是问策经济一类,所以现在主持会考的是阁相叶向高和户部尚书赵世卿。

符强进了考房之后,吴昌时亲自从看守的手里拿过钥匙锁上带走,临走时他告诉符强如果在里边呆不住,最好早点交卷了事,用不着饿到头晕眼花等着别人来帮场子。因为他会特别守着这间考房,想给符强送作弊卷子的人得把他这个比干先剖了再说。

可能是吴昌时那帮人真的下了什么功夫,符强在考房里闷头苦写了一天,也没有等到万历说过的会派来提卷的人,倒是他用功时无意中瞄见,叶向高、赵世卿都有在他的窗口向里边张望过,然后困惑地又踯躅了好久才离去。

考试的内容完全在吴登的预料之内,不外乎就是农、商、织、造、海禁之与民生国计的关系,只要求用白话文做一片策论,不限字数,只求言之有理,论之有据。言论之理据,不得引用空泛典故,只准从当前时政现状例举,以期弘扬经世致用的宗旨。

这些东西刚好就在吴登教授给符强的知识范围里面。符强照着吴登当时给自己指导的思路和要点,先从市场需求中物质物价平衡的机理,阐释了当前物价现象的根源在于民生物质的失衡。论述了物质对朝廷运作和百姓民生的影响,强调了当前加强海禁、控制物质外流的重要性,洋洋洒洒写了一篇万言大作。一直写到外边华灯高照,生员们大多都退场了才紧紧张张地收尾完成。

停手时他揉着酸痛的手腕,庆幸自己这些天幸好都在没日没夜地做毛笔字练习,否则这一万多字的文章,就算是抄都抄不完。

号军喊来收卷的帘官打开房门后,符强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考房外面除了吴昌时以外还站了十来个御史和给事中,以及负责巡视监察的几个内外帘官和叶向高、赵世卿两个主考。离他们几丈远的地方,还有几个满脸怒火的太监和汤家兄弟等人站在一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