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EN 暗渡陈仓 [12] 撤退(下)

百合浪子 收藏 0 4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EN 暗渡陈仓 [12] 撤退(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杨锐看着他那享受的样子,不禁伸手从霍克的烟盒里也抽出一根烟,含到嘴里。

霍克愣愣地看了他几秒,说:“吸烟有害健康。”

“我死过一回了。”杨锐叼着烟回答,随后他仰了仰嘴里的烟,让霍克给他点上。

第一口烟进了杨锐的肺子里,引起不小的“骚动”,杨锐赶紧从嘴里拿掉烟,狠命地咳嗽,那感觉好象是要把肚子里的心肝脾肺都要咳出来的样子。旁边的人都好奇地看着他,笑着起哄:

“哇噢,我们的小孩长大了!”

“嘿,小孩,成人的感觉怎么样啊?”

“他还不是成人,还是处男呢。小孩,想成人并不难,要不要我传授你些经验啊?”

……

杨锐笑着轻咳着,随后用自己认为很鸟的样子又抽了口烟,这回他有些适应了,没怎么咳嗽。借着更鸟的吐烟的当口,他竖起中指,冲周围所有人比划了一圈;最后,他的中指停在了一个还站着的人面前。他抬头一看,默菲那招牌式的严肃面孔正对着他。

“咳,咳,咳……”杨锐咳嗽着站了起来。“对不起,长官。”

默菲“扑哧”一声,乐了。“你没事吧?”

“没,咳,没事,咳,咳,长官。”杨锐缓了缓呼吸。“只不过又成熟了些。”

默菲笑着摇摇头。“进去上车吧,我们马上撤退。”

“是,长官。”杨锐戴上头盔,和霍克一起进了地下通道。

默菲看着他俩走进通道,又回头看了看已经成了炼尸场的树林。“所有人,撤!”

********

进了运兵用的悬浮车,杨锐和霍克找到自己班的位置坐下。

“嘿,你们可回来了。”弗劳瑞招呼道。“啊哦,小孩,你竟然会抽烟了。”

杨锐还叼着那根烟卷,看了眼弗劳瑞。“谢谢你的关心,在这鬼地方没什么不可能的。”然后他疲倦地一屁股坐下,靠在椅背上。

“怎么这么久?”斯旦问坐在旁边的霍克。

“本来甩掉了一个连,半路又杀出两个连。堵得我们没路走,只好绕了个大弯。”

“嚯,一个营的兵力,你们的待遇可真不错。”

霍克笑了笑:“杂种们也不知为什么追着我们不放,该他们倒霉,被接应的兄弟们装进了火棺材。”

“你要知道,我们的攻击让他们根本没还手的地方,而且我们还是来无影去无踪。他们好不容易逮到你们还能不拼命?这些家伙,生来就学会了报复。”

“可能吧,好在我们命大。”霍克撇撇嘴。他转头看看杨锐,见他一直耷拉着脑袋,闭着眼睛。起初他以为他累了,可不多会,杨锐开始恶心,还干呕。“你没事吧?是不是脑震荡?我把医生叫来。”

“不用,”杨锐抬起头,拉住霍克。“我想起那些死的家伙了。”

“什么?”

“被我打死的,这还是我第一次用达姆弹杀人。”杨锐抽了口烟,舒缓地把烟吐出。

“达姆弹,”霍克淡淡一笑。“要不是你用这东西,我们可能还甩不掉第一股追兵,他们被打怕了。”

“当时我真是疯了。”杨锐扔掉烧尽的烟头,把玩着手里的头盔。“谁发明的这东西?这狗娘养的要是活着,我供他一辈子。”

霍克奇怪地看看他,突然笑了。杨锐也笑了,他抬头看到了什么。

“给我吧。”他向霍克伸手道。

“什么?”

“我的烟,以后你的口粮得减半了。”

霍克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没开封的烟盒。杨锐接过,又从对方兜里摸出了打火机。

“暂时征用,等我有新的就还你。”杨锐起身,摇摇那火机说。

“别客气,送你了。”

“你说的。”杨锐冲霍克挤挤眼睛,转身离开了。

走到中村边上,杨锐坐了下来。

“听说你头上挨了一枪。”中村看着他脸上的伤痕说。

“两枪。”杨锐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后脑勺。

“难道我在跟鬼说话?”中村故作怀疑地问。

“应该感谢给我们提供装备的军火商,头盔把子弹弹飞了。”

“运气不赖,为你的运气。”中村举起了右拳。

“为运气。”两人碰了下拳头。

“杰弗逊怎么了?”杨锐问出了他想要知道的。

中村看了车厢角落里的杰弗逊,他正一个人蜷在那里发呆。

“杨克尔死了。”见杨锐愣了,中村开始讲起事情的经过:“我们准备撤退的时候,警报响了。杂种们的指挥官要跑。杨克尔就让杰弗逊帮忙把枪绑在自己的手上,然后让我们撤退,他自己去牵制杂种们的逃跑。跟杂种的师长搭上话后,他突然把枪对准了那师长的头。扳机早已经扣下了,杨克尔只是用大拇指扳着机头。杂种们不敢开枪,因为那样枪就会响。我们就趁机开车离开了他们的师指。而杨克尔一直在那与杂种们僵持着,直到导弹把整个师指炸毁。我们在远处看了,没跑出一辆车。回来之后,杰弗逊就一直那样了。”

杨锐看着杰弗逊,他目光呆滞;而杨锐能感到,他内心很痛苦。

“我过去下。”杨锐站起来,向杰弗逊那边走去。中村看着,叹了口气。

在杰弗逊旁边坐下,杨锐没说话,杰弗逊也没动。打开身上的那包烟,杨锐抽出两根,在自己嘴上点着,分出一根送到杰弗逊面前。杰弗逊先一愣,转头看了看,接过了烟。

“没想到我会抽烟吧?”杨锐笑着说,但对方没搭话。杨锐吸了口烟,“我都知道了。”

“我想静静,可以么?”杰弗逊又把头低下了。

“我只想说一句话,”杨锐看着他。“我不想在我的兄弟中再出第二个芬治。”

杰弗逊身体颤了一下。他慢慢抽了口烟,说:“他本来不该死的,我那时为什么不把枪绑在我的手上?我是个懦夫!”

“我们都可以做,但机会只有一个,不是么?”

“我欠他的,却永远还不了。”

“我们都欠他的,他这么做是想让我们更好地活着。”杨锐看着他说。“他死得很英雄,我们该为他感到骄傲。”

杰弗逊长出口气,又抽了几口烟。“对,他今天救了我们很多人,我该为有这个傻子班长感到骄傲。”说完,一滴泪水从杰弗逊的眼眶中滑出,而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看到杨锐仍看着他,他又说:“放心,我跟他又不是那么多年的死党,过了就好。”

“你会哭。”杨锐还是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

“狗屎,”杰弗逊抹了抹眼睛,笑了。“我生下来就会。”

“笑比哭好,至少我们还活着。”杨锐也笑了。从鬼门关走了一圈,他觉得“活着”真舒服。“想想开心的事吧,休假,美食,啤酒。冷蛇也会回来吧?想想莎拉,想想你喜欢她什么。”

杰弗逊眼睛转了转。“混蛋,你取笑我!别装得没事似的,想从我嘴里套冷蛇的情况,该不是你想小云了吧?哈哈……”

杨锐只是笑,没有反驳什么。他回头看见了中村,他正向自己竖着大拇指。

车窗外突然亮了起来,悬浮车开进了一个军事球顶区。

“到家了。”杨锐看着窗外,吸了口烟,再舒舒服服地吐了出来,灰中带紫的烟气把外面的一切挂上了一种朦胧的颜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