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一篇 海空长城 第八章 战争经费

yuertou 收藏 22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当战斗机与攻击机大队在对日本舰队疯狂的屠虐着的时候,暗藏在深海中的那队“狼群”也纷纷蠢蠢欲动,但是比起翱翔九天的“雄鹰”们,它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相对于战机来说,潜艇虽然更隐蔽,更适宜于进行偷袭与纠缠作战,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这些最先与日本舰队发生接触的“狼群”失去了最佳的攻击时机。

“艇长,我们还等什么啊!”军械长几乎用手擂起航海台来了,现在他倒不怕被上面的日本舰队发现,反正发现了也没心情来对付他们,而且那些日本舰队有没有战斗力都还是个问题了。

“准备鱼雷攻击,豁出去了!”鲍延年终于忍不住了,听着声纳士官耳机中传来的那阵阵沉闷的爆炸声,他的感受就如同有人在摘家里后院中的果子一样,一种被人抢了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之后的那种愤怒。

“艇长……”政委陆天却并没有疯狂,虽然自己也是潜艇上的一员,但是只要战胜了日本舰队,那么不管是哪个军种来完成这个任务的,都是中国人的胜利。

鲍延年看了一眼这个与自己搭档了好几年的政委,停住了正要挥出去的手,制止了即将发动的鱼雷攻击。

“我们只有两枚鱼雷,而且攻击日本舰队并不是我们的任务!”陆天还想找点更有说服力的理由来,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最有力的理由。

“这……”原来鲍延年他们根本就不是来参加攻击的,开始他不是被人偷了自己家的果子,而是看到那么多的战果,自己却无法去摘去一颗了。

让鲍延年犹豫的并不是手里只有两枚自卫用的鱼雷,反正现在这片海域都已经在自己部队的控制中了,他们也不怕会遇到什么危险,最多不过到水面航行,让水面舰队为自己护航得了。他担心的是另外一点。这次他们的任务只是布雷,只要将水雷部署到了规定海域,他们就算是完成任务了。而这已经在一天多前顺利的结束了。按照计划他们应该马上返航,回去运载新的水雷到台湾的港口去,或者接受新的任务。但是,鲍延年察觉到日本舰队与那支庞大的运输船队正在高速接近这之后,将本已经开上返航之路的潜艇又带了回来,想在这浑水摸鱼,为自己多捞点油水。他这种积极的参战态度是没错的,也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反正晚回去几个小时,也是属于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从军法上来看,他这已经属于最严重的违令行为了,在纪律严明的潜艇部队中,肯定会受到严重的处罚。鱼雷打出去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当鱼雷命中了目标,他们就需要申报战果,即使是隐瞒战果,也需要报告鱼雷是怎么使用的,这点上,他绝对无法瞒得过去。所以,这时候,他犹豫了起来。

“那还有什么办法?”鲍延年放弃了这个“冒险”的行动,如果因此而丢掉了艇长的位置,损失是无法从这次的一两个战果中得到弥补的。同时,他也看向了别的人:“大家都想想,还有什么办法,鱼雷是不能用了!”

所有人都沉默着,痛苦而又迅速的考虑着另外的办法。虽然鱼雷只是潜艇最基本的武器,在此之外还有水雷与导弹,但是现在,他们手中是没有导弹的,水雷也都已经放出去了,他们也没有遥控那些水雷的权利。如果他们使用的还是二战时的潜艇的话,那还可以使用上面的舰炮发动攻击,当然,现在是没有了。也就是说,现在他们手中没有一种可以使用的武器,即使看到那些毫无还手之力的运输船只,他们也只能“望船兴叹”!

“真的没有了吗?”看到所有人都摇着头,鲍延年非常失望,即使他已经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上浮到15米,准备潜望镜!”

潜艇的前后主水说里面的高压气瓶开始工作,将里面的海水都排了出去,潜艇也开始缓缓的上浮了。虽然无法以自己的力量参加这次战斗,但是看看海面上的战况,也能够勉强的弥补下鲍延年心中的那种失落感。

当潜望镜一升出海面,鲍延年一看到海面上的那副场景之后,整个身体都僵住了。环视了两周,鲍延年铁着一张脸离开了潜望镜,让陆天也来过过“眼瘾”。

此时的海面上完全成了水与火的地狱。身型最威武的那三艘日本大型舰艇已经消失在了海面上,另外的六艘稍微小点的舰艇也已经到了沉没的边缘,出了一艘“村雨”级驱逐舰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将救生艇放到海里之外,别的只能看到即将被海水淹没的桅杆以及那些残破的,已经快要被海水唾沫的残体了。比起护航的战舰来说,运输船队的那些船只的下场更加糟糕。绝大部分的运输船只已经被黑烟与烈火包裹了起来,它们上面运载的那些武器弹药以及燃料物资成为了他们“自杀”的利器。天空中,一队队涂着红五星的战机正在朝阳之掠过战场,似乎是在检查自己的“杰作”一般。

“艇长,你看,鱼雷!”陆天看了一会,惊讶着把旁边的鲍延年又拉了回来,“鱼雷……鱼雷攻击!”

“什么?”鲍延年疑惑的把眼睛帖上了潜望镜,马上,他就明白陆天那句话的意思了。

海面上,数十条拖着明显尾迹的鱼雷正在向着还没有沉没迹象的运输船只奔去,而他也很快发现了三公里外一个微弱的太阳反光,那正是另外一艘潜艇的潜望镜。

“妈的,这次便宜了那些艇长了!”鲍延年放下了潜望镜,“我们返航,真是郁闷啊!”

艇内没人说话,声纳士官已经在先前听到了别的潜艇发射鱼雷时的声音,这可真是看着别人吃肉,自己却连喝汤的权利都没有,谁心里是个滋味?而最让鲍延年郁闷的是,那些潜艇明显比自己先进,但是却使用了最落后的鱼雷,也就是在潜艇武器库中存放了几十年的那种直航式鱼雷。看来,那些大胆的艇长不但是要获得战果,同时也想尽量为国家节约笔军费吧。

确实,这时候,早已经埋伏在这一战区的,作为主要海下攻击力量的2艘核潜艇与3艘常规潜艇已经同时出动,对还在海面上挣扎的那些运输船只发动了最后一击。

这5艘潜艇上并不是没有先进的鱼雷或者导弹,它们作为对付台湾那几艘潜艇的主力部队,都携带了国内最先进的鱼雷,那3艘从法国、德国购买的AIP常规潜艇上还都使用了欧洲最先进的鱼雷。但是,它们携带的所有鱼雷都是最先进的,就如同美国与英国潜艇一样,都会带几条准备退役的鱼雷,用在要求并不太高的地方。

虽然直航式鱼雷的攻击准确性,以及在航行的隐蔽性方面是比较落后的,但是其强大的战斗部以及对被攻击船只上的水手的心理影响却是非常有效的,而在这种一面倒的战斗中,这两点就显得非常的有用了。所以那些艇长们也不是在刻意为国家节约费用,只是他们将最合适的武器用到了最合适的战场上而已。

作为最后的扫荡,这5艘潜艇做得非常的彻底。在空军战机的攻击结束之后,日本护航舰队已经全军覆没,运输船队也遭到了致命的打击,但是仍然有一部分船只在挣扎着,准备逃离这水与火的地狱。而这5条深海“恶魔”的出现,彻底的断绝了那些还船只的希望。

三个小时的“扫荡”工作结束之后,当年“皇军”在华夏大地上的情景再次出现,而这5艘潜艇也坚决的执行了“三光”政策,只不过这次是“用光、打光、灭光”!“用光”是将潜艇上的所有武器都用上了,“打光”是将海面上的船只都要照顾到,“灭光”是将所有的运输船只都要消灭干净。而当2艘核潜艇最后一次巡逻了方圆二十多公里的“猎场”之后,海面上出了落水的,等待救援的水手外,再也看不到一条比帆板、救生艇还要大的船只了!


当空军战机与海军潜艇正在“肆意”的“挥霍”着手中的一切武器的时候,在前指、中央军委与国务院之间也进行着一场气氛激烈的电视会议。

“萧总部长,这次无论如何,你都要满足前线所有将士的这个要求!”罗开已经耐不住火气,几乎要拍桌子打巴掌了。

“罗司令,现在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总后勤部也是要服从国家的安排,也只能从国务院得到经费,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够解决的问题!”萧扬很憋气,自己只是个中将,只是管后勤的,而且已经是尽职尽力了,现在却成了双方矛头的焦点,心里很是不舒服,干脆就将皮球给踢了出去。

“总理……”看着一脸严肃的王一林,罗开的脑筋突然开光,语气变得“温柔”了许多,“总理,你要支持我们前线,也要理解我们前线指战员们的迫切要求,这一战关系到国家的前程,我们丝毫不能马虎啊!”

“罗司令,你有话好好说,总理又不是不通情理的!”老赵半笑的看着如同一个向大人要糖的孩子样的罗开,这也算是在帮这位前线总司令说话了。

“老赵,罗上将!”王一林一看情况不对,赶紧插进话来,“我们是能够理解你们前线的需要的,所以,我们的后勤保障工作一直做得很好,你们有什么样的要求,国务院都是尽可能的满足,从没有拖欠过什么,而且在国家经济上也在尽量调整,尽量配合军队的行动!但是,你们也要理解我们的难处,也要明白国家的难处,如果每次都像这样,就算我们有美国的国力,也坚持不下去!”

王一林的话,说得是锵锵有声,把那些还想要为罗开说话的嘴都给堵上了。

现在他们在讨论的不是别的时候,就是关于战争花费的问题,而引起了这场政府与军队“大对峙”的原因正是才结束的对日本南方舰队的打击行动。战果是辉煌的,行动也是成功的,但是,消灭了日本舰队,阻止了战争物资落入台湾军队手中,这并不代表着这次行动就完全成功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句话虽然是对于战争伤亡来说的,但是用在战争的花费上,照样有它的道理。

这场震惊了世界的海空大战,同时也震惊了坐镇北京国务院的王一林,他是被那张物资弹药消耗单给吓住了。一场海战,发射的反舰导弹数量达到了1058枚,其中从法德进口的ANSF384枚,按照平均单价350万美金计算,这384枚导弹就是13亿4400万美金;从俄罗斯进口的“俱乐部”导弹384枚,按照平均单价150万美金计算,这384枚导弹就是5亿7800万美金;国产的C802导弹145枚,按照单价80万美金计算,这145枚导弹就是1亿1600万美金;国产C301导弹(国产的第二代超音速反舰导弹,性能与SS-N-22导弹差不多)145枚,按照单价120万美金计算,这145枚导弹就是1亿7400万美金,总计22亿1200万美金。这只是用来发动攻击的导弹一笔的经费,还不算损失的20多架战斗机,以及那些战斗机花费的燃料,空战用的空空导弹的费用,飞行员的补助等等!而这些一定不会比这个数字少,而是大很多。如果当王一林看到潜艇部队交上来的军费清单,恐怕他要准备亲自去找罗开谈谈国家经济的难题,为这位花钱如流水的前线总司令上上经济方面的常识课了。

现在他们争论的焦点,就是这场战争到底应该控制在什么规模上,以及军队到底应该以什么办法来打这场战争。如果一味的拼高技术装备的话,恐怕最先支持不住的不是前线的将士,而是后方的国家经济了。

“总理,你开始说的那些困难我们都知道!”罗开知道在说经济方面的问题时,自己绝对不是王一林的对手,聪明的转移了“战场”,将这个大方面的问题缩小成了局部问题,“我们这次的行动已经取得了第一步的胜利,现在日本主力所在的北方舰队还没有受到打击。我们绝对不能放过……”

“等一下!”王一林一看出罗开在布置一个圈套,赶紧打住了他的话,“现在先不说具体的战事,我只是想知道,你们前指到底准备怎么来打这场战争,到底需要国家负担多少的军费!”

“这……”罗开愣住了,他不是没有计划,而是在这个时候将他的“宏伟”计划提出来,肯定会遭到总理的“枪毙”。

“我们的目的就是要统一国家!”何永兴在这个时候及时的帮助罗开避免了尴尬,“为了国家民族的统一,就算我们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们也不能后退一步,这个问题,在战前已经解决了!”

“但是,我们并不能做出超过国家力量的事情啊!”王一林明白在讲这些大问题上,他根本就不是何永兴的对手,干脆很现实的讨论这个问题了,“为了统一国家,我们是可以付出巨大的代价,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冒险让另外的十四亿人民因此而受到损害。不管是台湾的2000多万同胞,还是我们的14亿人民,都是我们政府服务的对象,也是军队保护的对象,我们不能因为2000万人的问题,而损失14亿人的利益!”

“王一林同志,你这话就有问题了!”老赵一看到王一林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赶紧出来帮他救场,“我们的目的是国家完成统一,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们的人民都是能够接受的,都将站在我们这一边。王一林同志,你应该深化思想,认清这场战争的正义性,在统一国家的面前,没有任何事情比它还要重要!”

“这个我知道……”王一林还想辩解,但是一看到周国辉连连给他发出暗示的眼神,就顿住了。马上,他就明白,老赵不是在批评他,也不是在与他对立,而是帮了他一个大忙,让他避免了一次政治灾难。开始那些话如果从何永兴的嘴里说出来,那意义将完全不一样,而由老赵说出来,也就是不用再讨论这个问题了。

“这场战争我们是一定会打下去的,不管困难再大,我们都必须要坚持下去!”这时候,已经有资格代表军队发言的周国辉也插话进来了,“但是,战争的主要因素是人,而不是武器,再先进的武器,如果不能正确的使用,也发挥不出它们的价值。罗司令,现在国家的困难你也了解,所以你也要支持政府的工作。当年我们的红军能够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获得胜利,那我们怎么不能呢?所以,前线部队也要发扬当年革命前辈艰苦奋斗的作风,用最小的代价,换取到最大的胜利,完成先辈们没有完成的事业!”

这可以说是一番毫无意义的政治思想教育,但是,却非常适当的缓和了紧张的气氛,同时也让给矛盾双方的罗开、王一林两人都留了台阶下,让他们能够心平气和的讨论后面的问题。看来周国辉在大西北搞秘密工作,还有个意外的收获了。

“好吧!我们将尽量减少行动开支,并且着重开发人的力量,让国家的压力小一点!”罗开的态度终于松软了下来,但是在一些关键性的问题上,他并不会退步,“但是,这次对日本主力舰队的攻击弹药与物资,我们必须要得到充分的保证,我们绝对不能够放弃这个千载难逢,可以击溃我们最大敌人的机会!”

这下,问题又转到了王一林那去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王一林的身上。王一林这下才知道什么是有苦自己知,罗开的话看起来像是做了巨大的让步,但是在关键问题上仍然是丝毫没让,而且为他今后提出另外的要求留了后路。但是,现在他却别无选择。

“好吧,在物资方面,我们将尽量满足军队的需要,燃料与经费都会补上去!”王一林也只能做这点让步,因为别的困难,并不是他一个总理说做就能做到的,“但是弹药方面,我们只能够提供最基本的保证,因为我们的库存已经见底了!”

罗开有点疑惑的看着王一林,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再把目光转向了一直缩在一边的萧扬身上,希望能够从他那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总理的话确实没错!”萧扬很无奈,虽然他不想因此得罪人,但是这么严重的事情,他是不敢乱说大话的,“我们的ANSF导弹已经耗空,新的定单已经发了出去,但是最快也只能在半年后交货,‘俱乐部’等从俄罗斯购买的导弹也已经不多了,就连我们的空空导弹存货都很少了,我们能够提供充足保证的只有国产的C802与C301导弹,另外,国产的空空导弹还有一批!现在我们手中拥有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这……”罗开有点惊讶的样子。其实他心理非常明白,这么多天的高强度战斗,以及在这一次空前规模的战斗中,恐怕就算是拥有美国般的武器库,也会被消耗得差不多了吧。

“我建议,今后这些导弹都应该国产化,不然我们将受制于人!”老赵皱了下眉头,军队没武器可用,那还是什么军队?

“这点我们已经考虑到了!”王一林看到有人帮自己说话,也来了劲,“我们的军购谈判团已经前往俄、法、德、意等军购大国,准备购买生产专利,虽然投期投入多一点,但是我们能够自行生产,并且对国防工业、技术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另外,我建议,国家加大科研投资,尽量争取装备国产化,至少要在下一次大换装的时候,让国产化率达到90%以上……”

“这个问题我们今后再讨论吧!”何永兴摇了下手,阻止了王一林的话,“军队的建设是需要时间的,但是对这次战争已经起不到什么帮助了。罗上将,你有信心在现在的条件下完成国家交给你的任务吗?”

“虽然有点难度,但是我有信心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罗开这下是被逼到的了死角,现在的情况不容他说没有信心。

“那就好,这次就讨论到这吧!”何永兴满意的点了点头,“罗司令,前线的任务就交给你负责了,国家也会密切配合你的行动,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能够听到更大的捷报!”

“主席放心,也让军委放心,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国家失望的!”罗开激动的立了军令状,但是心里却不是那么的坦荡。

电视会议结束之后,罗开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外面的综合指挥室,里面,数十双眼睛都急切的看着他,但是一见到罗开那个样子,个个都失望了。

“结果怎么样?”伍尚武大概想要抓住最后的一丝希望,第一个走上来关切的问到。

“不怎么样!”罗开摇了摇头,“准备按照2号方案行动吧!”

伍尚武点了点头,他并没有什么怨言,马上指挥着那帮表情失望的参谋们工作了起来,指挥室内的气氛一下又紧张了起来。


东南沿海的几个主要空军基地,当一道前指的电文通过地下电缆传过来之后,都忙碌了起来。

“什么?怎么会这样!”聂鹏举看到少将师长递过来的命令,样子不但是失望,还有愤怒了。

“没办法,这是上面新的安排!”少将的样子好象是愧对了这个大校一样,“我知道,你们都很想参加真正的空战,我也在努力为你们争取了,但是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这并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事情。现在任务已经发了下来,也容不得我们辩解了!”

“师长!”聂鹏举感激的抬起头来,“你放心,情绪是有,但是我们保证按照命令完成任务,只要是为国家服务的,我们并没有什么意见!”

“那就好,你快去安抚下下面的那些小子们吧,希望大家这次仍然能够发挥军人的本色!”少将挥了下手,送走了这位空军战斗机大队长。

聂鹏举离开师部的时候,心情却并没轻松下来,想到在大队翘首等待的那些飞行员看到这份命令后的反应,聂鹏举就觉得头大如斗……

在此同时,几乎所有参战的战斗机大队中都快要闹开花了,显然,新的命令,让很多人都不满。而在这几个机场,早已经在待命的地勤人员,也纷纷忙碌了起来,他们的工作也许比那些只驾驶飞机战斗的飞行员还要沉重,而这一天,他们将比过去更加的忙碌。除了这几个驻扎了战斗机的主要空军基地外,一些较小的,或者是隐蔽起来的小型军事基地,也在台海战争开始后,第一次运转了起来,里面已经轻松了好几天的那些地勤人员,也开始了他们为战争的第一次服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