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一篇 海空长城 第二章 深海长城

yuertou 收藏 12 7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经过八个小时的休息,罗开就补上了前几天拖欠的所有睡眠,这让那些比他年轻了近二十岁的参谋们都羡慕不已。

“尚武,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罗开接过一名参谋员递给他的茶杯,一坐下就开始紧张的工作了起来。

“最新的情报已经传来了,你先看看!”伍尚武马上就把情报部门送来的东西交了过去,“日本舰队已经出海,超过两支‘十·十’舰队规模的护航舰队,保护着一百多艘运输船只,其数量非常吓人!”

罗开皱着眉头看了会,确实很吓人,这样的规模,就连二战中的北极航线都比不上,恐怕这已经能够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运输舰队了。

“日本空军的动向呢?”罗开放下了情报,看着伍尚武。

“日本空军也已经开始集结,但是并没有出动!”伍尚武让一名小参谋打开了投影仪,“这是冲绳嘉手纳空军基地的情况,实时录象,但是情报员却没有更多的消息发回来了!”

摄象机的位置明显没有放好,显然已经没人控制它了。而在远处的机场上,一队队的战机以及辅助飞机正在起飞与降落。效果并不怎么理想,镜头也一直没变过。

“那情报部门的分析下来了吗?”罗开指着屏幕又问到。

“已经下来了!”伍尚武点了点头,把另外一份油墨还没干的情报交给了罗开,“日本在嘉手纳空军基地至少部署了200架战机,另外还有50架左右的辅助性军机。而按照琉球群岛上的空军基地数量估计,日本最多能够投入600架战机到这次护航行动中来,而从日本的承受力上来看,能够投入使用的战机数量应该在300架以下!”

罗开点了点头,表示情报部门的分析并没有错。日本一共才700来架作战飞机,出去一些准备淘汰的,能够与解放军空军对抗的战机数量不超过500架,而日本能够投入300架到这个战场上来,那已经是极限了。

“那现在日本舰队到什么地方了?”罗开看了下手表,再次确认了现在的时间。

“日本舰队已经出发了6个小时,以他们的最大航速估计,现在应该距离那霸200公里左右,距离基隆还有900多公里。”这时候,房间中间的三维战术地图也被打开了,伍尚未走到了地图旁边,“半个小时前,我们的卫星侦察报告已经证实了日本舰队的动向,这次他们并没有走任何弯路,而是沿着最近的航线向台湾进发。看来日本军队并不想浪费时间,准备把那些武器尽快的交给台湾!”

“应该如此!”罗开当然知道现在台湾军队的情况,那些武器对台湾军队来说,就如同血浆对重病人的意义一样,“那我们海军舰队的位置呢?”

“我们的舰队是在五个小时前出发的!”伍尚武指了地图上的舟山群岛,“现在正以三十节的最高速度南下,这时……”伍尚武看了下表,“应该已经到了大陈岛南边五十公里处,距离战场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也就是说,我们的海军舰队无法及时的感到战场了?”罗开心里迅速的算出了双方因为速度上的差距而出现的结果。即使中国海军舰队一直保持30节的最快速度,日本舰队也维持在20节的速度上,东海舰队要想在日本舰队进入战区之前进行拦截,已经没多大的可能了!

“确实如此,但是我们并不是没有办法降低日本舰队的速度!”伍尚武的话一完,地图又回到了琉球群岛上来,“我们可以使用手中的潜艇力量来阻止日本舰队,至少也能让他们减慢前进速度!”

“潜艇?”罗开看了伍尚武一眼,有点不相信的样子,“我们的潜艇在哪?”

“在赤尾屿与宫古岛之间有三艘常规潜艇,另外在钓鱼岛附近还有两艘常规潜艇,原本在台湾东面执行任务的三艘093也在全速航行,能够在日本舰队到达先岛诸岛西面的时候进行拦截!”

罗开点头表示明白后,就不再说话了。显然那些潜艇本身就是在那一海域或者附近海域执行巡逻任务的,数量并不多,要想对反潜力量相当强大的日本舰队发动进攻,那就是在拿鸡蛋撞石头了,就算这些潜艇都卖命般的进攻,也对日本舰队构成不了多大的麻烦。最为重要的是,这些潜艇本身并不适合进行拦截,要想偷袭也没有机会,另外还有更适合使用它们的地方。随便浪费手中有限的兵力绝对不是一命优秀将领应该做出的决定,所以罗开的沉默就已经驳回了这个计划。

“你现在算下,如果我们不阻挠日本舰队,我们双方的舰队将在什么地点会合?”罗开开始寻找另外的办法。

“如果日本人按照现在的航线航行的话,我们只能在距离台湾大约150公里的海域进行拦截了!”伍尚武早就算好了这些参数,“当然,从这次的行动上来说,日本舰队应该不会一直走这条航线,他们的护航力量并不足以进行一次冒险!”

“那还有什么可能?”罗开早就想到了这点,现在就马上询问伍尚武。

“如果我是日本舰队指挥官的话,我先会在宫古岛停留,然后将舰队分成两部分,其中一部分继续西进,向基隆前进,另外一部分从宫古、石垣间穿过,南下向高雄或者台东前进!”伍尚武做了一个简单的分析,道理罗开也懂,所以他没有多做解释。

“确实如此,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这么做!”虽然罗开不是海军将领,但是对于军队战略上的思想还是很熟悉的,这种分兵而进,避过对方的强大力量的办法在陆军中也很常见,“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好应付这个可能性的准备!”

“也许没时间让我们做出这个准备了!”伍尚武的神色有点为难,“原本在东沙群岛附近的南海舰队,因为海况变糟,他们已经无法及时感到台湾东南部海域,而那些在台湾东部的潜艇力量,也无法对日本舰队构成太大的威胁!”

罗开点了点头,战争绝对不可能按照计划进行,虽然南海舰队现在遇到的麻烦让他有点吃惊,但是这也并不离奇。

“那我们只能进行一次赌博了!”罗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出了海军舰队之外,我们能够动用的机动力量只有那些战机了,而我们的打击重点是那支运输船队,重点也要放到这上面来。所以,我们的打击力量应该主要用到南面去!”

罗开的意思已经很明确,如果日本舰队分开前进的话,那么就只能够选择一个重点进行打击。而以日本人的习惯,向南前进的舰队肯定是重点,即使有舰队继续向基隆港前进,那也只是个诱饵。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这次中日舰队之间的决战有可能并不会发生。

“但是我们无法在台湾东南面集结足够的舰队!”伍尚武心里有点不甘,却不得不承认现实,“所以,我们能够使用的就只有空中力量了,这么做的难度非常大!”

现在日本的“十·十”舰队最出色的已经不是反潜作战了,因为他们已经不再受到前苏联庞大水下舰队的威胁。顺应时代的发展,日本借口防御朝鲜弹道导弹的威胁,将舰队的建设重点转移到了防空方面来。所以,要想完全以空中力量发动对日本舰队的打击,那将是一件非常艰巨的任务。

“我们手中的并不只这么点力量,我们还有二炮与潜艇部队!”罗开在尽量寻找着更多的力量,“我们在台湾东部的潜艇有多少?”

“有十八艘,其中十二艘在执行寻猎台湾潜艇的任务,另外还有三艘正在执行封锁港口的布雷任务!”

“很好,这已经身强大的力量了!”罗开满意的点了点头,“让这些潜艇马上赶到台湾东南部海域,另外,让那三艘布雷潜艇将携带的水雷都部署在这里,这是日本舰队必经的航道,我们就在这对付他们!”

伍尚武看到罗开手指着的地方:台湾东南部兰屿附近。心里也马上想到了理由。日本舰队如果真的将主力南下的话,以运输舰队携带的那么多物资来看,他们只能将这些物资带到高雄去,台东港是接纳不了这么多物资的。那么,日本舰队就必然会通过这一海域。而这也正好在中国战斗机的理想作战半径之内,在这里打一场歼灭战,应该是比较理想的了,虽然距离台湾太近了点。

“但是我们怎么能够让日本人走到这来呢?”伍尚武问了一个严峻的问题。日本军队的指挥官肯定不是笨蛋,他们肯定也想到了这些因素,而要让他们上钩,那并不容易。

“这个只能争取了!”罗开也有点担心日本舰队不会进入这个伏击圈,而选择走更南端的巴士或者巴林塘海峡,“我看这么办,让我们在台湾东部的潜艇适当曝光,让日本人认为那的潜艇数量很多,另外,让南海舰队向巴林塘海峡前进,挡住日本舰队继续南下的道路,就不怕他们不钻这个圈套了!”

“也只能这样了!”伍尚武也确实想不到别的办法,“但是……如果日本舰队主要走北部航线,那我们又应该怎么办呢?”

“那就让我们的东海舰队到台湾北部去等着,另外让那几艘潜艇也做好准备!”罗开也考虑到了这点,“不关日本人走不走北部航线,物资是绝对不能运到基隆港去的!”

关于总参策划的那些秘密行动,伍尚武也很清楚,如果南部拦截失败了,还有弥补的办法,但是只要这些物资被送到了基隆,那给台湾军队带来的帮助,给解放军带来的危害却要明显很多了。

“好了,我看就这样吧,让空军与二炮的主力都向南转移,准备迎战日本舰队,另外,让东海与南海舰队加快前进速度,潜艇部队也要尽快准备好!”

罗开下达了最后的命令。一道道电文也送到了各个正在紧张准备迎战的部队中,几乎所有准备参加这次拦截行动的部队都兴奋了起来,因为这是二战之后,中国与日本的第一次正面交手,只要是中国人,就绝对不希望中国输掉这次对抗。


与其他几乎所有军人兴奋的心情不同,坐在指挥舱内的鲍延年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特别是在接到了那道他认为“该死”的命令之后,心情就更加难得兴奋了。而他的这种情绪也影响到了艇上的每一个人,所有人都闷闷不乐的样子。

原因没有别的,是因为他们非常憎恨那些分配任务的军官以及那些“糟糕”的海军潜艇部队维修人员。本来按照原先的计划,他们的布雷任务只有两次,然后就将携带正规的装备进行战斗巡逻了。最后却因为两艘本应该执行布雷任务的潜艇出现了鼓掌,无法执行任务,让他们这个“运输大队长”的角色又继续延长了下去。

接到将要向日本舰队动手的消息后,鲍延年的心情就更加糟糕了。他们这次仍然是按照最低标准,只携带了两枚鱼雷,然后就是32枚水雷了。而要他们用2枚鱼雷的“资本”去参加对日本舰队的攻击行动,这似乎不大可能,连上级都肯定不会同意,而这让他们改变布雷地点都变得索然无味了。

其实那些命令还算可以接受,也可以忍受的,毕竟只要他们布出去的水雷炸着了日本舰队,或者对打击日本舰队起到了作用,那也是光荣的事情。但是最让鲍延年火大的是,上面却要求他们停止使用AIP系统,只能用蓄电池与柴油机航行,且每次上浮后还必须要对潜艇的舷号进行涂改。

命令是下达下来了,不容鲍延年不执行,但是却阻止不了他发火。潜艇本就是以隐蔽性为最重的武器,失去了隐蔽性的潜艇将一文不值。本来AIP系统就是常规潜艇的福音,不用让他们经常浮到水面上来充电了,也不需要使用极易暴露的通气管了。但是,现在上面却要求他们暴露自己,并且放弃使用AIP系统高速南下,那不是在向日本的反潜兵力招手,让他们来打击自己吗?即使猜不透上面的意思,鲍延年却只得严格的执行上级的命令,这是他作为军人最重要的信条与素质。

“艇长,第三队人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可以上浮了吗?”这次带队的轮机长有点担心的看着鲍延年。上面不但要他们上浮,涂改舷号,还要他们每次都更换海面值勤的人员,确实让所有的人都觉得奇怪。

“准备好了?那就上去吧,在美国与日本的侦察卫星下晒晒屁股,也算是我们难得经历的事情了!”鲍延年下达了命令,却不忘讽刺一番。

“老鲍,你还是去休息下吧,这次我来指挥好了!”陆天有点担心鲍延年现在的状态,主动接过了“重任”。

“也好,这次我就休息了,到布雷开始的时候再来叫醒我吧!”鲍延年甩下了包袱,拖着并没轻松多少脚步走向了自己的艇长舱。


而在鲍延年去休息的时候,另外一名潜艇艇长却在指挥舱里抽着闷烟。

苟过茂所在的093上的条件就比鲍延年那艘常规潜艇好多了,大功率的空调以及氧气产生系统能够让他们不用担心艇内的环境会因为吸烟变得太糟糕。但是苟国茂却并不是一个经常吸烟的人,他在指挥舱吸烟的机会就更少了。

“艇长,我们已经到达预定海域了,要不要减速?”航海长捏了捏鼻子,看着苟国茂。他并不是反对艇长吸烟,而自己也想吸上两口了。

“减速,按照战术条令做吧!”苟国茂回答得有点没力气,他的心里很烦闷。

本来按照计划,他们应该是到更东面的地方去拦截那支日本舰队,但是临时计划出现了变动,要他们在与那国岛北面的海域等待。这里已经很靠近日本在宫古与西表岛上的空军基地了,而那两处地方已经部署了大量的反潜巡逻机。虽然苟国茂并不像那些常规潜艇的艇长害怕反潜飞机,只要他们潜到400米以下的深海,这里复杂的水文情况,就能够让那些反潜机投下的声纳找不着北了。而苟国茂烦闷的是,他们必须在这等待,等一支有很大可能并不会出现的舰队。

“艇长,你说日本人可能走这条航线吗?”潜艇速度已经降低到了2节,而这片海域对他们来说已经非常熟悉了,就如同在自己家一样,所以航海长把导航任务交给了电子系统,当政委不在的时候,他就是这里出了艇长之外的最高军官了。

“也许会吧!”看到航海长那副烟瘾犯了的样子,苟国茂掏了根烟给他,“但是更大的可能是不会从这里经过的!”

“为什么呢?”航海长急着点烟,问了个白痴级的问题。

“如果我是日本舰队的指挥官,我就不会向基栊前进!”苟国茂却并没有在意,很耐心的说道,“到基栊的距离虽然近,但是也将面临我们海空潜力量的联合打击,如果选择远点的南方航线,那么他们将避开我们的海军舰队,而且南方的潜艇数量也不够,重点只需要应付我们的空中打击了,即使花的时间将更多点,但是那却更安全,也更能达到战略目的!”

航海长点了点头,用着敬佩的眼光看着他的上级:“那么日本舰队真的走南路的话,他们应该是从宫古水道换方向吧?我们怎么不到宫古水道去拦截他们呢?”

“你认为我不想吗?”苟国茂反问了一句,“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与日本宣战,到他们的领海去打,政府肯定不会同意的,而且宫古水道的条件并不适合我们行动。上面的命令也很清楚了,我们必须在这配合舰队行动。也就是说,在这,我们不一定会空手而回。日本舰队为了麻痹我们,让他们南下的主力舰队更安全,肯定会分出一支规模小点的舰队过来,到时候就不知道我们抢不抢得到了!”

“恩,那我们就不能再前移点吗?我们可跑不过飞机,鱼雷也跑不过导弹!”航海长在想歪点子了。

“前移点!?”苟国茂惊讶的看着航海长。

“对,笨鸟先飞嘛,既然我们跑也跑不过,抢也抢不过,那就到前面去,能够最先动手,到时候就不怕无功而返了!”航海长见到艇长在考虑自己的意见,就很兴奋的点起头来。

“这个意见值得考虑!”苟国茂还没回答,就被才走进来的政委荀思良抢着说了出来。

“你来得正好,我们就商量商量这个办法!”苟国茂见到连政委都不反对,心里也激动了起来,马上就走到了海图桌边,“航海长,我们这次的巡逻范围到哪?”

“最远可以到战区的边界上!”航海长在海图上标出了东面的极限地带。

“那好,我们就到那去等着日本人来送死!”苟国茂拍了下桌子,想起还没征求另外一个人的意见,“政委,这么做没有违反上面的意见吧!?”

“当然没有,而且只要能够更有效的打击日本舰队,我们就应该去做!”荀思良马上举双手赞成了。

得到了最重要人的支持,苟国茂不再犹豫了,马上就下达了重新起航的命令,这条深海大鲨鱼以着八节的最大静音速度向着东面悄悄的摸了过去,而它的刺刀已经把了出来,随时准备捅向敌人的心脏。


在苟国茂他们东面更远处,另外一名艇长却仍然在继续擦着他的刺刀,即使看到了猎物,他却只有忍着快要流出来的口水不发动攻击,因为一条无形的绳子拴住了这条大鲨鱼。

“艇长,目标已经脱离接触,我们还要继续前进吗?”操作潜艇的舵手看到艇长已经第五编的擦着那把56式军刺了,心里也不免有点焦急,同时在怀疑,他们的艇长上辈子是不是搞特种兵的。

“不用了,准备发送消息,我们应该回巡逻海域了!”政委王海龙帮政委下达了命令。

“妈的,这气我受不下去了,到现在我们的鱼雷还没用掉一枚呢,看到猎物从眼前过去,却不能使用,这罪真难受!”艇长凌之栋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刺刀,同时也发泄起了熊熊燃烧的肝火,“老王,你来指挥吧,下次日本舰队再出现的时候来叫我!”

王海龙看着比自己年轻几岁,冲动的艇长离开了指挥舱,摇摇头不再说话了。

其实王海龙心里照样窝火,他们这艘W级常规潜艇虽然也装上了AIP系统,但是要想跟上日本运输舰队那只有20节,并不快的速度,却显得非常吃力。如果只用AIP系统的话,他们的速度只能达到4节,即使用上蓄电池,速度也无法超过20节,且以这种最大速度航行的话,他们最多只能坚持两个小时。所以,他们在跟踪了日本舰队两个半时十分钟后,日本舰队也从他们的声纳中消失了。如果负责跟踪的是一艘核潜艇的话,当然不会存在这样的问题,甚至可以绕到日本舰队的前方去,摆好一个埋伏阵地,给日本人迎头痛击。这也是为什么常规潜艇,即使是装上了能够让其在水下连续作战20天的AIP系统的常规潜艇仍然比核潜艇差了一大截的主要原因了。

当然,王海龙知道自己潜艇的性质,他也不埋怨这点,而最让他气愤,更让艇长凌之栋气愤的是,开始那些日本舰队从他们埋伏的海面上经过时,他们却无法发动攻击,丧失了最好的一次机会。而在潜艇战,特别是潜艇破交作战中,机会就如同中六合彩一样的少,丧失了一次机会,就丧失了这么多天来的努力。所以,这不但让凌之栋心里很是不甘,也让王海龙的心情也很不平静,更是让那些水兵们有种压抑的感觉。

作为政委,王海龙并没有抱怨什么,他明白为什么不能在这个时候发动攻击的理由。但是要想让潜艇上所有人明白,那就不容易了,光是做通艇长一个人的工作就很困难了。而现在,他能够做的只有尽量鼓舞大家,让潜艇处于一个比较好的状态,避免下次因为自己的因素而再错失一次机会。

这艘潜艇按照王海龙的指挥,慢慢的向他们已经偏离数十公里的预定作战海域驶去。而一具载着信号发射器的通信仪也被抛出了潜艇,当这个通信仪的天线一露出海面时,一道高频率,带着重要价值的情报就被发送到了空中,通过通讯卫星被迅速的转送到了前线指挥部。

同时,另外的近三十艘潜艇,包括二十三艘AIP常规潜艇与五艘核潜艇的庞大水下力量也在静悄悄的行动着,一张针对日本舰队的恢恢大网正在台湾岛两端的海域展开,这也是一道生死之网,一道无可循型的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