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看着由三维投影构成的战区战术地图,罗开的眉头一直紧锁着。虽然台湾的地面防空系统已经被打碎了筋骨,但是在第一轮的空战中,碍于台湾的地面防空系统有战斗力,所以台湾空军的损失并不严重。即使台湾西部几乎所有能够起飞战斗机的机场都受到了弹道导弹的“照顾”,但是那些在近程导弹与远程炮兵射程之外的台湾空军基地却基本上完好无损,支撑着台湾空军继续作战。另外还有一些重要军事与战略设施在第一轮的空袭中并没有受到大的破坏,离摧毁或者瘫痪战斗力的目标还相差甚远,这让罗开很是不放心。

“罗总指……”随着声音,南京军区空军司令,也是该次战役的空军部队指挥官李向前中将走了进来。

“李总,你来得正好,快过来!”罗开正在等他,马上就把他叫到了身边来,“现在空军能够集中多少的战机?”

李向前是有思想准备的,被罗开叫来,肯定有重要的任务,赶紧就回答道:“能够动用的战斗机在400架左右,另外还有一批老久的战斗机可以使用。”

“恩,这差不多了!”罗开看着台湾战区地图点了点头,“你来看,现在我们的进展比计划的慢了点,我准备集中所有的空中力量,先打掉台湾所有的战机,然后再进行对地打击,你看这可以不?”

“先打空战!?”李向前疑惑的看了罗开一眼,这并不是原先的计划,他不得不有点为难的说道,“现在台湾的指挥系统并没有瘫痪,而且那四架E-2T仍然在战场上空活跃着,如果我们这时候进行大规模空战,在没有优势兵力的情况下,很难取得大的成果,而且将付出很大的代价!”

“恩……”罗开沉默着点了下头,目光落在了战区地图上表示E-2T所在位置的光标上。

两人都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那四架E-2T以每架八小时,三架轮流值勤,并且保留了一架备用,一直在台湾东部的花莲到丰滨这段空域中活动,并且随时保持着一个中队20架F-15E战斗机的护航部队。而这已经是台湾的大后方了,以现在的战场情况来看,根本就无法突破台湾空军的重重防线,将这些E-2T打下来。即使用射程最远的AA-12E型导弹,也无法顺利的完成攻击。而要派战斗机绕过台湾岛,从东面打击这几架预警机,却又是困难重重,光是在加油机的调度与安排上,就存在着很大的麻烦与困难。

“如果不能打下这四架E-2T,我们无法保证空战能够获胜!”李向前看到罗开有点激动,不免又这种补充了一句。

“那我们就先干掉这四架E-2T!”罗开指着那个亮点,“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只能够从东部发动偷袭,李总,你有什么好的办法?”

“这个……”李向前有点为难,不敢马虎做出保证。

“你也看到了,这是挡在我们面前的一道拦路虎,如果我们不能够迅速的干掉这些台湾的空中眼睛,那么就无法保证后面的行动能够迅速展开!”罗开咬着嘴唇,心里对美国人是狠透了,“现在先不说有没有困难,你只需要给我一个答复,能不能打掉这几架预警机!”

“办法是人想的,不是没有……”已经没有拒绝的余地,李向前只有硬着头皮接受了这个任务,“但是麻烦肯定有,我们将尽力完成任务!”

“好吧,那你快回去安排任务!”罗开很满意的点了下头,“等打掉了这些‘眼睛’后,空军先对台湾的指挥系统进行摧毁性的打击,然后寻找台湾空军主力决战,如果台湾空军避战的话,就直接轰炸他们的机场!”

“好的,我明白了!”这是原先的计划,李向前早有熟烂在心,现在他最担心的是怎么才能够干掉那几只“鹰眼”预警机。

一会到空军指挥处,李向前就把所有的参谋,不管大小都集中了起来。

“这次叫大家来,是有个重要的任务需要大家群策群力,能够找到一条可行的办法来解决!”李向前看了看这些年轻人,把希望都寄托在了他们的身上,随即就把罗开的命令转达给了他们。

“李总,办法不是没有,但是很冒险!”空军处参谋长,也是李向前在南京军区的助手加参谋房佑铭上校听完介绍后,第一个发言。

“哦,不管有多冒险,先说出来听下!”李向前现在是急病乱求医了,而且他素知这个三十岁的上校是以鬼点子多而出名的。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用射程超过120公里的AA-12E也无法保证能够打得着这些台湾的预警机。而且他们能够在数百公里外就发现我们的战斗机,到时候肯定会向东方后退,所以我们的突击也是徒然的,除非想办法解决掉所有台湾的拦截战斗机,当然,这在现在来说并不现实!”房佑铭有点卖关子的味道,被李向前横了一眼后,赶紧正经的说道,“因此,我们只能偷袭,而且只能从东面发动偷袭。”

“但是我们并没有能够绕过台湾岛,并且在战区上空巡逻两个小时以上的战斗机啊!”一名小参谋带李向前问出了这个问题。而李向前看出自己的助手肯定有解决的办法,所以并没有发问。

这也是很现实的问题,台湾一直只部署了一架E-2T在战区上空巡逻,如果偷袭打掉一架的话,对正个战局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帮助,因为E-2T的巡逻时间最长能够达到12小时,如果有加油机的支持,甚至能够继续延长。所以,要想破坏台湾的空中预警系统,就最好把所有的E-2T都干掉,至少也要干掉三架。但是,要想让偷袭的战斗机在战场上空巡逻两个小时以上,即使有加油机的支持,这也很难办到。

“这个问题比较容易解决!”房佑铭有点给别的参谋上课的味道,“我们可以使用‘伙伴式’加油系统,如果能够派出足够多的战机,那么就能够保证最后会有战机留在上空,等待下一架E-2T上来送死。”

“但是打掉两架并不够啊!”李向前这次问出了一个似乎无法解决的问题。

“要想让E-2T全部出动,这也不难!”房佑铭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E-2T的电子系统只能够保证同时指挥50架战斗机进行空战,而为了更加准确的控制空战,应该使用人工指挥系统,那么一架E-2T最多只能够同时指挥20架不到的战斗机了。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发动一次大规模的佯攻,到时候,就不怕那些窝在地面的‘鹰眼’不出来了!”

“大规模的佯攻……”李向前低头想了下,“正好,这次正好有一个绝佳的机会。上面要求我们发动对台湾指挥系统的空中打击,同时要寻求台湾空军决战。所以,我们这次完全可以假戏真做,佯攻是假,等到那些E-2T被打下来之后,佯攻的机群开始总共,打台湾一个措手不及!”

“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效果更好!”房佑铭对自己的计划更放心了。

“但是我们应该用什么战机执行这个任务呢?”李向前却为这点头痛了起来。

“那120架从法国购买的‘阵风’都能够进行伙伴式加油,而且其空中奔袭距离能够到达1500公里以上,是最好的选择!”一名负责战斗机硬件方面的参谋迅速的做出了回答。

“那样就好,连加油机都省下了!”李向前赞赏的看了眼那名反应迅速的小参谋,“飞机有了,但是怎么让它们躲过E-2T的‘眼睛’呢?”

“这个不用担心,在空战大规模进行的时候,E-2T不会使用全向扫描模式,所以要成功避开并不是难题!”房佑铭迅速的思考着解决办法,“而且E-2T对低空目标的探测距离只有150公里左右,而我们手中正好有几枚改进的KA-142反辐射导弹,正好用来对付E-2T。”

“另外,上次我们用上的那批模拟辐射系统也能够派上用场!”李向前很得意的说出这句话来,但是除了房佑铭一人听懂了之外,别的参谋都有点茫然。

李向前说的是上次赵隼鹰他们驾驶F-15伪装成“幻影”2000-5战斗机击落民航客机的那次事情。而正是依靠了这种才研制出来的新型电子设备,F-15才能够顺利的模仿“幻影”2000-5战斗机。而现在正好又能够派上用场了。

“好吧,这事情就商量得差不多了!”解决了所有大的问题,李向前终于松了口气,以一名战区空军司令的身份参与到解决这样的小问题的讨论中来,恐怕李向前还是第一人,“房参谋,这次的行动由你亲自去安排,同时也要准备好对台湾指挥系统的打击以及与台湾空军决战的准备,务必在2个小时之内,也就是在凌晨5点之前完成一切准备!”

那正是第一攻击波都完成任务返航的时间,即使再急,也只有在那时才能够发动起足够的力量,展开台海战争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与台湾空军的大规模空战。


飞机才一停稳,没等到地勤人员把舷梯送到,聂鹏举就借着F-15上自带的飞行员登机系统跳了下来。

“啊……好舒服啊!”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聂鹏举这才松了口气。

他身后的战鹰并没有一点损伤,但是出发时挂得满满的那些弹药却都不见了,全被投掷到了台湾的防空系统上。

“聂大队……”还没等聂鹏举缓过气来,一名任务计划处的上尉军官就向他跑了过来。

一看到这名上尉,聂鹏举精神一兴奋,知道有新的任务分配下来了,心中也在默默祈祷这次百再是负责防空压制或者对地攻击在和类的任务了,不然大队中那几个成天叫嚷着要当王牌的“愣头青”飞行员可真要“跳墙”了。

“有新的任务了,中队长以上级别官员都前去开会!”上尉军官说完,对聂鹏举敬了个礼后,就坐着吉普车回去了。

看到那名上尉不带自己一起去,聂鹏举猜到这肯定是次大规模的行动,心中一阵欢喜,转身就向已经停在旁边的吉普车走去。

“大队长,有新的任务了吗?”

这声音很熟悉,聂鹏举还没坐上车,就愣在了那,两秒后转过身来,看到一张带着非常熟悉神色的面孔。

“隼鹰,你怎么来了,现在你还在休假呢!”聂鹏举话一出口,察觉到这话不怎么对劲,现在所有的人都在紧张的参与到各种行动中,而赵隼鹰却以特殊的理由在休假,他开始那话有点伤人。

“大队长,你放心,我已经好了!”赵隼鹰并没在意这点,“现在我请求参加大队的行动,希望你能批准。”

聂鹏举上下看了下这名自己最欣赏的上校中队长,确认他完全恢复过来后,才郑重的点了下头:“好吧,你跟我一起去,这次的行动规模应该很大!”

赵隼鹰点头表示明白后,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不再多说什么了。吉普车载着两人,在机场的高速跑道上以近200公里的时速向着前方的作战会议中心开去。

“情况大家都有所了解了,现在我们开始分配任务吧!”房佑铭看着下面那些挂着校官肩章的高级军官,继续说道,“这次的行动由聂大校负责前方的指挥,行动中,可以酌情处理。年大校,你们大队要切实配合聂大校他们,不能出现一点疏漏,明白吗?”

年登云有点不甘的点了点头。同样作为空军战斗机大队的大队长,他并不甘心受到聂鹏举的指挥,而且那个负责这次行动总指挥的房佑铭只是个上校,在军衔上还低了一级。但是这是军队的规定,即使他们的官衔再高,他也必须听从总部的安排,因为在房佑铭身后的是空军中将李向前,更是年登云老大的老大!

知道自己所在的大队领到了最重要的任务,如果是以前的话,赵隼鹰肯定已经兴奋不已了,但是现在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而是很沉着的想着这次行动中的细节部分。让他最不理解的是,他好象与特殊任务挂上钩了,才从一次特殊任务的阴影中走了出来,现在又要再次执行特殊任务,让他觉得很郁闷。

当聂鹏举带着另外47名飞行员返回机库的时候,他们心爱的坐架都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各中检查与维护,并且重新装满了油,挂上了弹药。

这次他们没有再携带对地攻击武器,全都换成了空战用的导弹。4枚“米卡”与两枚“霹雳-15”是标准装备,第1中队的12架F-15的两侧3A与3B号(机翼下向外数的第三个挂架)上挂着两枚体积庞大,如同用于对地攻击一般的奇特导弹,另外还都多带了两枚AA-12E,出此之外是四个最大规格的2200升副油箱,机身下面的中心挂架上是一具1500升副油箱。而另外两个中队的32架F-15出了挂上4个2200升的副油箱外,中心挂架上是一具装油1200升的伙伴式空中加油吊舱,另外在3A、B两个挂架上用三联方式带上了6枚AA-12E。

一看这样的武备,所有的飞行员都感受到了这次任务的困难程度,而那些梦想着当王牌的飞行员更是兴奋不已,这些导弹可以打下多少台湾的战斗机啊,说不定这一次出击就能够完成梦想了,甚至有可能成为双料王牌!

48架战机很有秩序的滑出了机库,在跑到上滑行了1500米才腾上了天空。而当聂鹏举在机场即将消失在后方的夜空中时,也看到机场里面另外一个大队的48架F-13正在滑向跑道的一端,做着起飞前的最后准备。虽然看不清那些F-13的机翼下带的什么武器,但是这次的空战规模绝对不小。而那些F-13应该是协助他们进行空中打击行动的,台湾空军要遭殃了。

起飞或,聂鹏举他们一直向着东骗北10度的方向飞去。当他们到了台湾岛北部200公里,钓鱼岛西北部150公里的海面上空时,与年登云的大队成功会合。然后这两个大队在完成了空中密集编队之后,下降到了距离海面20米不到的超低空,向着正南的方向直飞而去。

赵隼鹰一路上并没有说话,宋世平就跟在他左后10米处。两人都没有控制战斗机,完全由自动驾驶仪在控制着战斗机飞行,如果不是依靠这种先进的自动驾驶仪,他们根本不敢在漆黑的夜空,在距离海面不到20米的高度做这么密集的编队飞行。

吃完一块高能巧克力后,赵隼鹰觉得身体又恢复了力量。而他的目光每过几秒钟就要看一下显示着飞机状态的屏幕,上面标志着油料的那几个绿色数字让他很是担心。现在他们是在超低空高速前进,这是非常耗油的。虽然F-15标注的截击半径能够达到1500公里,但那是在高空理想状态下,如果以低空突击的方式飞行,作战半径最多只有800公里不到。而他们这次还需要绕很大一个圈,所以以F-15上的油料来说,是绝对不够用的。

当聂鹏举他们出发一个半小时后,到达了基隆东面259公里的海域上空,此时,太阳已经出现了在遥远的海线上。机群也开始上升,按照计划,他们将在这进行一次伙伴试空中加油。

负责加油的是年登云他们大队的48架F-15。将按照一对一的方式给聂鹏举他们答对的48架战机补充“珍贵”的燃料。年登云大队的战机多携带了2个1500升的副油箱,而且他们不需要考虑回程的燃料,在他们开始汇合的空域中已经有12架JY-2型(俄罗斯伊尔-76运输机的加油型)在等着年登云他们。本来应该是由这些JY-2型加油机来为聂鹏举他们授油,但是加油机无法跟上战斗机的突击速度,而且也不能在1000米以下的低空进行加油操作,而要将这些笨重的,毫无防御能力的加油机部署到大陆空军的保护范围之外,本身就是件很危险的事情。所以,最终只能由年登云他们这些有自卫能力的战斗机来客串一会加油机的角色了。

整个加油过程只花费了不到10分钟,非常的迅速,这是每一位F-15的尖子飞行员在适应训练中就已经掌握了的技术。在相互道别之后,聂鹏举带领着48架已经“喝足喂饱”的战机继续前进,而年登云他们也完成了任务,带着只够与加油机汇合的燃料返航了。

看着已经跳到最高的那个燃料数据,赵榫鹰稍微放心了点,现在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完成任务了,除去返航时必要的燃料,他们可以以最省油的方式在战场上空巡逻2个小时以上,这是任务中必须要达到的一点。而这时候,天色也逐渐明朗了起来。

“1中队1小队准备导弹攻击!”刚一到达预定战场上空,聂鹏举就下达了命令。

现在他们并没有开载机的雷达,就算F-15的火控雷达再先进,在探测距离上比E-2T都短多了,他们也不准备用这种方式来确定E-2T的位置。台湾E-2T的目标参数是由战场通讯系统从太空中的卫星转发给聂鹏举他们的,而这些参数都是由在海峡上巡逻的解放军空军的预警机获取的。而聂鹏举他们的任务就是依据这些参数将导弹发射出去。

听到命令,赵隼鹰迅速的做好了导弹发射工作。他是1中队的中队长,而他将承担起第一波攻击。1中队16架战机携带的那种独特的导弹是俄罗斯最新才研制成功,并且以技术转让的方式出售给中国的。这种KA-142反辐射导弹的对空最大射程达到了400公里,即使最理想的射程都有300公里。而俄罗斯当初开发这种导弹的目的就是要对付美国的预警机,可以说,这是一种非常极端的导弹。作为空空导弹,机动性并不强,对付战斗机是力不从心,但是要对付笨重的预警机却是游刃有余,特别是其超长的射程,让预警机的远程探测几乎起不到任何的防御作用。

“1小队发射导弹!”聂鹏举确认目标信息已经传输到了准备攻击的四架战斗机之后,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赵隼鹰迅速的拉起了机头,在他后方,另外三架战斗机也跟了上来,当这四架战斗机跃升到2000米的高度时,几乎同时抛出了翼下的两枚重型反辐射导弹,随即压低机头,会到了20米左右的超低空。

8枚导弹如同屁股上着了火一样,在空中以惯性飞行了大概4秒后,第一级的火箭加速发动机顺利启动,迅速的将导弹加速到了2马赫,然后整体式冲压发动机开始工作,再次将导弹的速度提高了4马赫,向着300公里外的目标直扑而去。


陈冠军上尉是编号2502的这架E-2T上的雷达控制员,他主要的工作是负责对空目标的搜索与跟踪,并且在必要的时候能够担负起战场空战指挥员的角色。

按照原先的计划,早就应该由轮班的另外一架E-2T来接替他们的工作,现在他们应该在基地的休息室中安稳的睡个好觉了。但是一道紧急命令却将他们留了下来,他们还必须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坚持下去。

这架已经在战场上空巡逻了近9个小时的E-2T在完成了空中加油之后,向东面后退了50公里,到达了花莲东面的太平洋上空。而他们的任务就是警戒从没有发现过大陆战斗机的东方。这也算是一种休息吧,对西方的警戒工作已经交给了另外两架E-2T,而最后那架E-2T正在基地中紧张的维护着,最快也得4个小时之后赶来接班。

陈冠军耷拉着疲惫的双眼,虽然一直都看着面前的雷达屏幕,但是很多时候精神都处于一种恍惚状态,9个小时的连续值勤是相当累人的,而且他更后悔昨天与那名“小姐”做的次数太多了,不然现在也不会这么疲惫。

突然,雷达屏幕上标志着东面300公里出空域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微弱的小亮点。

“张少校……”陈冠军的精神一紧张,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看花眼了,当他揉了下返着血丝的眼睛再次看着雷达屏幕的时候,那个亮点已经不在了。

“怎么了,有情况吗?”听到呼叫到的小队指挥官张少校的询问让陈冠军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没什么情况,也许是我看花眼了!”陈冠军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旁边的电子分析仪的屏幕,这时他才发现自动分析仪已经被关闭了,是他前面指挥了战斗机后忘记打开,想到会因此受到处罚,他赶紧把电子分析仪打开。

“那就好,将雷达转到自动模式吧,大家都已经累了!”张少校的声音也充满了疲惫。

“明白!”陈冠军打了个呵欠,把工作全都交给了电脑。然后掏出了一块高能口粮,虽然味道并不那么好吃,但是他现在急需补充热量,不然没办法坚持完剩下的4个小时了。

而陈冠军不知道的是,当他吃着高能口粮的时候,8具足以将其炸成飞灰的导弹已经到了距离这架E-2T只有不到150公里的地方了。而他再也不用担心后面4个小时的体能问题,甚至连让他消化这块高能口粮的时间都不会有了。


看到战术势态屏幕上第一个目标消失之后,赵隼鹰心里一阵兴奋,即使无法肯定这个目标是由自己的导弹干掉的,但是这至少是一次值得永久骄傲的战绩,打下1架预警机绝对比打下5架战斗机成为王牌更有意义,因为这个世界上,之前还没有任何一位飞行员有过这样的记录。

“2、3中队雷达开机,加速迎敌,准备空战。1中队后退50公里!”聂鹏举却没有能够兴奋起来。

当那架E-2T被成功的干掉之后,负责护航任务的20架F-15E已经反应了过来,在另外一架把雷达扫描方向转移到这个方向来的E-2T的指挥下,如同被人摸了屁股的老虎一般扑了过来。虽然大家都有信心战胜这些F-15E,但是聂鹏举再不敢如同对待IDF那样的粗心了。这可是美国空军现在都在使用的主力战斗机之一。即使在空战性能上并不算最先进,甚至连美国海军的F-14战斗机都比不上,但是比起IDF可高了好几级,比起他们使用的法国“阵风”也差不了多少。

“中队长,我们要去帮忙吗?”在赵隼鹰还在犹豫是不是应该跟随那12架没有完成任务的战机后退时,宋世平已经兴奋的想冲上去了。

“帮,怎么不去帮忙?我们的任务已经结束了,现在可以跟随大家一起参加空战了!”要说赵隼鹰不想当王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现在他已经有4个半的击落记录,只要再打下一架敌机,他就能够成为王牌飞行员了,所以马上就一推油门,跟了上去。

对赵隼鹰他们这四架不听指挥的战斗机虽然有点不满,但是聂鹏举并没有发火,默许了赵隼鹰他们的行动,带领着36架战机杀向了正在高速接近的那20架F-15E。

空战在双方之间的距离还有120公里的时候就开始了。32架F-15发射了64枚AA-12E,并且以交叉攻击的方式率先发动了攻击。赵隼鹰他们四架战斗机并没有急于发动攻击,因为他们不比另外的战机,只有2枚AA-12E,不能大肆“浪费”。而且第一轮攻击收到的效果并不会很明显,所以赵隼鹰准备把这些导弹用到更重要的时候。

聂鹏举他们所有人都在紧张的进行着导弹引导工作,他们并不担心那些台湾战斗机能够对他们构成威胁,因为F-15E使用的AIM-120的射程只有80公里,就算最新的C型,射程也只有100公里,因此他们有足够的把握先打乱对方的阵脚,解除对方的导弹威胁。

很快,双方的距离接近到了80公里,此时,如果一切顺利的话,F-15E应该已经进入了AA-12E的自导范围之内,而聂鹏举他们在完成了最后的引导工作,将攻击权限完全交给了导弹之后,纷纷掉头,现在是他们开始逃命的时候了。如果台湾那些飞行员有点理智的话,肯定也已经开始迎接导弹攻击了,他们发射的导弹应该无法对聂鹏举他们构成威胁。

在32架发射了导弹的F-15集体转向的时候,赵隼鹰他们四架战机并没有跟随大部队行动,而是在继续前进着。

赵隼鹰是想赌一把,赌对方的F-15E无法完成导弹的初级引导工作,也就是说,对方的导弹将按照程序预定模式进行攻击,而赵隼鹰想在对方的导弹开启自导系统之前越过那批导弹,用射程短的“米卡”取得战果。而雷达屏幕上显示的情况也证明了赵隼鹰的猜测。那些台湾战斗机已经失去了阵型,正在纷纷躲避猛烈的导弹攻击,而这正是赵隼鹰他们的机会。如果能够及时感到,在对方躲避过了第一轮导弹,飞机的能量处于最低的时候补上一轮导弹,那就是拣了大便宜了。

设想是美好的,现实却并不那么美好。当赵隼鹰他们继续前进了20公里,到达了最危险的阶段。此时台湾战机发射的导弹距离他们只有20公里了,如果能够安全的通过这20公里,那么就能够避免那些AIM-120的威胁。赵隼鹰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赌博的胜败就在此一举了。

“嘀……嘀…嘀!”

突然导弹告警机疯狂的叫了起来,赵隼鹰心里一阵迷茫,来不及想那么多,赶紧做起了规避动作,同时在“米卡”的最大射程,距离那些F-15E还有60公里的时候以全自主的形势将4枚“米卡”都发射了出去。

“中队长,快爬升规避!”宋世平紧张而又焦虑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在赵隼鹰后方约2公里处,正好看到两枚被赵隼鹰先避过,但是再次完成了转弯机动的导弹从后方杀向了赵隼鹰。

赵隼鹰从后视镜中也看到了那三枚距离他不到一公里的导弹了,来不及多想,条件反射性的拉起了操作杆,随即觉得眼前一黑,在还没有失去理智的时候猛压油门,并且按下了操作杆上的诱饵弹按钮。这种在高速时进行抬头跃升时产生的接近9G的过载差点让赵隼鹰失去了控制。

在后面的宋世平只看到中队长的坐机一个漂亮的小半径垂直转弯,并且放出了大量的雷达诱饵,心里直叫佩服,这种反应速度,以及做出决策的决心并不是普通飞行员能够拥有的,这也是高手与“菜鸟”之间的根本分别。

但是宋世平的佩服还没有叫出来,就看到另外两枚迎头扑来的导弹钻进了中队长坐机的腹部,随即一团巨大的火花包裹住了那架漂亮的灰色战机。

“中队长……”宋世平一阵冲动,已经忘记了自己也身处危险之地。还好,大部分的导弹都被爆炸产生的大量破片吸引了过去,而在宋世平正要绝望的时候,在前方的空中展开了一朵黄色的伞花,赵隼鹰在最危险的关头顺利的弹射了出来,至少他现在还没有阵亡吧!

“宋世平,你们的情况怎么样了,赵中队呢?”在宋世平冲过了这段死亡距离的时候,聂鹏举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中队长被击落了……他还好,没有阵亡!”宋世平简单的回答了一句,他没有心情来理大队长了,现在他想到的只是为中队长报仇,那2枚AA-12E导弹已经完成了数据输入,呼啸着脱离战机。

“1小队准备返航,呼叫救援部队!”聂鹏举的声音有点颤抖,但是现在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通知后方,将落水的赵隼鹰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