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79年紧急战备的紧张气氛

majclh 收藏 162 77366

现在回想起来,1978年我师已经全面做战备工作。那一年的战备施工任务格外紧张。全师的兵力基本都投入到师主要防御方向的永备工事的施工。主要是步兵排、班坑道,炮兵单炮洞,防炮深壕等待。现在想一下,当时的工地(也就是防守纵深)能有几公里铁路。因为那个地方用评书上的话说,是一哽嗓咽喉之处。滨洲线铁路贯穿于此,山沟最窄处,只有三、四百米。按苏军坦克战斗条令规定的,正面进攻时每公里宽度20辆坦克的话,在这个地方他是过不了几辆坦克的,只能采用纵队通过。

到了十月份,战备施工结束。各部队回到驻地开始进入了紧张的冬训。新兵提前补充进来,老兵停止复员。原来各营口只有两个步兵连队,一个炮兵连。团二、五、八连,原空编迅速补齐。老特务连一扩为二。原特务连有七个班分别为警卫、侦察、工兵、通讯、总机、外线、电台。分开后,警卫、侦察、工兵扩充为排,又增加了一个防化排,其余班扩充为团通讯连。部队突击提拔了一大批干部,有的已经在泡病号准备回家的老兵,连自己也没想到还能提干。63式自动步枪换成了56式半自动步枪,深锁仓库,满身黄油的重机枪、82无、82迫、40火等步兵武器见了天日,擦拭的锃锃亮。团炮营、120迫击炮连、各营炮连的火炮摘下了炮衣,平日里被木桩支起车轮、车窗上粘满报纸的炮车也加满了油,频频出动。

10、11两个月,训练还算是常规化。一进入12月份,空气明显紧张,训练强度明显加大,军营里充满了临战的气氛。体能训练开始加强,部队拉练(我们守备部队不存在长途拉练的问题,所谓拉练,就是从营区到部队阵地的拉练)进入预设阵地开始频繁起来。我们特务连与团部同住一个大院,原来懒散的机关股长们、瞎参谋、烂干事们,也每早背起手枪,在值班首长的带领下认真的出操跑步。

特务连的训练内容比较多。但印象最深的还是体能的训练。按训练规定要打千层纸(练拳头)、蹲马步、拧千斤棒(一根短棒下用绳子栓一块红砖,两手转动拧,练手劲)、练前扑、侧扑等。一个新来的排长还带来了我们没见守的如蹲走、蛙跳等增加体能的新鲜玩意。开始几天练得走路都费劲。虽然有马骑,但骑马已经不是不是主要训练科目了。进入团指挥所和预备指挥所,都要徒步急行军,有时还要求单兵训练,自己带好装备到各营走去走回。有的营的阵地还是挺远的,要走几个小时。一次一个副团长到了班里,看我们休息时都在床上坐着,便说:这哪行啊,功夫得练啊。我们当侦察兵时时时刻刻都不闲着(有人说他69年珍宝岛时当过侦察连长),你们坐着,可以练手功啊,都用手砍床沿。以后大家只要一听到“陈副来了”(那个副团长),屋里就马上会响起一片砍床沿声。

一次年底全团进入坑道实训。夜间全团紧张集合进入坑道,我感觉很紧张。只见全团上下,忙忙碌碌,人来炮往的。炮车、运输车拉着火炮、装备一辆接一辆的行驶;步兵背着背包、枪支匆匆行进;我们骑在马上看着步兵们虽有些洋洋自得,但与坐汽车的兵比起来还是觉得差了点。背着背包骑马跑起来十分的不得劲。我发明了一个小办法,把背包带放长,让背包下沉到马屁股上,马既承担了一部份背包重量,人累了时候也可以稍稍的靠一下背包。我的经验马上传开。由于要求汽车是夜间无照明行驶,还差点出了事故,一台炮车急刹车,后面驾驶员没有注意,结果前车的炮管把后车驾驶室的车窗撞碎了,辛好没有伤到人。

团长、政委与我们一起进入团预备指挥所。看见首长们在坑道里的油灯下办研究问题,觉得又新奇又好玩。我们连马匹用的草料也运进了坑道,晚上躺在坑道里厚厚的干草上睡觉,觉得一身的疲劳都消除了。还觉得那天的饭菜格外的香。

过了新年,进入1979年,气氛越发紧张了。部队给每个战士重新测了血型,要求都记在领章后面。除了必备的生活用具和衣服外,其余物品都要打好包,包上写好家庭地址后,交到连部。大家都知道,这是准备牺牲后的事了。紧接着,连里又要求大家都要写请战书,表达自愿上战场的心情。这不知道是哪一级机关规定的。渐渐地,师、团首长们出行,也在腰间挎上了手枪。父亲的老战友、师政委到我们团蹲点(现在可能叫调研了吧)。一天晚上把我找了去聊天,在他询问了部队训练情况、战士心里活动等情况后,我主动把话题转到战备情况上来。

我问,战争的可能性有多大。这次要比珍宝岛还紧张吗?

回答,不好说,但我不觉得珍宝岛有多紧张。这次和打印度时差不多。他接着说,多年没打仗了,真想打一仗啊。

对他的想法,我真感觉有些奇怪。说老实话,虽然那时在脑海里曾经幻象出自己在战场上“矫健”的身影,希望一旦打起来自己能成为战斗英雄,父亲在关键时刻也写信告诫自己要大胆、灵活、机动,不要当胆小鬼。但总体上对战争还是怀有恐惧感的。有一次做梦,发觉苏联人骑着摩托车已经到了我们宿舍的窗子下面了,大家怎么还无动于衷啊,我赶紧从枪柜中拉出机枪,……。既紧张、又渴望紧张多于渴望的心情在那里是我心里活动的真实写照。

在进入坑道前最紧张的几天,连队已经被要求不准脱衣睡觉,要打好背包,全副装睡觉。连队的马匹也“军马不离鞍”了。我们在上交了多余生活物品后,把身边的衣服都穿在了身上,这下出早操可倒了霉了。我是连里轻机枪手。56式班用轻机枪重16斤,一个弹鼓满子弹是四斤(好象是这个数,具体记不清了),一共是四个弹鼓。身上再穿着绒衣、绒裤,棉衣棉裤,大头鞋。这跑起来真累啊。头几天还没经验。连长、指导员毕竟岁数大些,比较油。他们俩换班领着出早操。出操时只穿个胶鞋,背个空手枪套,在队伍前面一个劲的猛跑,把战士可“造稀”了。过了两天,我也学“奸”了,脱掉了绒衣绒裤,把给机枪的副射手背上两个,加上体能的增加,跑起来也些。

2月17号,这个叫人又期待、又不想到来的、永生难忘日子终于来了。早五点全团在严寒中传达了中央军委对越作战令,紧张的气氛和和严寒的天气交织在一起,那一刻觉得空气都快凝固了,脑袋有发炸的感觉。但是真正进入离开营房进入坑道,执行起备战任务后,紧张的气氛不知跑到哪去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