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篇 海啸行动 第二章 防空压制

yuertou 收藏 13 23
导读:华夏春秋 第十篇 海啸行动 第二章 防空压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日本东京,首相官邸。

“首相阁下,美国人已经做出了决定,现在我们该怎么做?”流川有点疲惫的看着渡边。

“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做?总不成为美国火中取栗吧?而且这次美国显然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我们难道要永远当美国人的看门狗吗?”渡边硕得是气鼓鼓的,“纲本君,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首相阁下,我看现在我们应该稳住阵脚,不能走在美国人前面!”纲本马上就顺着回答道,“虽然我们的军队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以美国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明显不会在短时间内做好参与这场战争的准备,而中国现在也正在锋头上,如果我们马上参与进去,肯定会受到很惨重的损失。因此,我们现在还不能参与这场战争,应该等到美国人去承受了中国最猛烈的反击之后,再将我们的军队用到最需要的地方!”

渡边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向流川说道:“我也这么看,但是对美国却不能这么说。流川君,那些外交上的事情就要麻烦你去处理了!”

“首相阁下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流川点了点头,“但是赖特国务卿马上就要前来进行访问,这还请首相阁下表示一个态度!”

“这点我知道!”渡边有点不耐烦流川的小心,他还不用一个外相来提醒该怎么做,“另外,给台湾人发出消息,让他们放心,等到我们的军队做好了准备,自然会去帮助他们。另外,让那批已经准备好的物资都先在冲绳停留,等到与美国‘商量’好之后,再决定是不是应该马上发给台湾!”

流川与纲本这下都知道该怎么做了,纷纷离去之后,渡边才满意的回到卧室,显然,中国的这次突然军事行动,并没有被日本政府当做一件坏事。


正在台湾努力的进行着迎接第一波打击的准备,而美日都迅速的做出决定的时候,中国东南部的数十处军事基地以及沿海港口却是忙碌非凡。

与所有军事基地的忙于比较起来,虽然设在地下数十米处的前线指挥部照样是忙翻了天,但是却是忙中有序,所有人的脸上也洋溢着一种收获时的喜悦之情。

罗开坐在军事会议室的一头,看着面色严肃的那些高级将领,感觉很满意,至少他不用担心部队在经过了演习之后的状态了。

“作战计划已经分发到大家的手中了,由于时间紧迫,所以也只能在回去的路上再看,现在我简单的介绍下第一波打击的关键之处!”罗开并没让参谋长伍尚武来介绍情况,而是亲自说道,“首先将由陆军远程炮兵对台湾防空系统进行突击;在远程炮兵的攻击开始十分钟之后,二炮负责对作战计划中规定的十五处空军基地与军事基地进行饱和打击;随后,将由空军负责铲除残余的台湾空中力量,夺取制空权,在有剩余兵力的情况下,需要对台湾陆军进行打击,重点是在计划中的登陆地点,以及佯攻的登陆点上;海军潜艇全面执行封锁任务,绝对不能让任何一艘台湾舰艇逃跑,也不能让任何一艘运输船只进入台湾,关于攻击权限,在计划中已经说明,这次是让我们放手干;海军陆战队做好登陆准备,空降15军暂划归负责第一批登陆作战的海军陆战队指挥,在未来二十四小时内,将视前面的打击情况决定具体登陆时间。大家都明白了吗?”

没人表示有疑问,几乎所有人都兴奋的接下了领到的任务。但是却有个人并不是很满意。

“那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呢?”龙宏明很疑惑的看着罗开,因为他手中并没有领到任何作战计划。

“你们特种部队先不要急,我已经帮你们准备好了一份大的‘菜单’。”罗开笑看着这个性急的特种兵司令,“等下你先留下,我们再继续说!”

很快,这次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几乎创造了用时最短记录的战前会议结束了,出了留下来的龙宏明外,所有的将领都带着喜悦的心情纷纷向自己的部队下达了进攻开始的命令。


赵隼鹰上校躺在床上,一直无法入睡,如果不是飞行员被紧张服用任何有副作用的辅助性药物的话,他肯定会借助药力强迫自己入睡了。这天晚上,他并没有回家,而是在基地的军官转用宾馆中住下了。搭档宋世平就在隔壁的房间。两人一结束了那次“特殊”的任务之后,就来到了这,也无心去过问外面那些忙碌的战友在准备着什么,因为他们不但身体疲惫,心灵上更是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与自责。

聂鹏举并没有赵隼鹰这么幸运,他可以放那个中队长的假,但是作为空军大队的大校大队长,他却无法放自己的假。他必须迅速的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忘记先前的那起“特殊”任务,带领全大队的48名队员与48架战机投入到新的战斗中。

“这次的进攻计划已经下来了!”聂鹏举看了下手表,“我们的任务是协助夺取制空权的兄弟部队打击台湾的防空系统,现在还有五分钟准备时间,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马上提出来!”

“聂大队,难道我们不是去空战的吗?”第一个发问的就是杨鸿飞,态度很不满。

“这是上面的安排,我们必须服从命令!”聂鹏举的回答很直接。

“难道我们不是战斗机大队了?”杨鸿飞在下面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却并没再发问了。在大队中,就数杨鸿飞对换装F-15最不满了。他的梦想是成为传奇式的王牌飞行员,而F-15虽然也是出色的防空战斗机,但是其主要用途却是对地攻击,其强大的对地打击能力是中国空军中最强的。所以,当他们分到这批新战斗机后,杨鸿飞已经觉得离自己的理想越来越远了。

“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别的问题,现在登机,随时准备出发!”聂鹏飞一说完,就拿起了带有头盔瞄准系统的飞行员头盔向外走去。

飞行员休息室就在停机坪的旁边,外面四十八架F-15战机整齐的摆成了三排。战机比飞行员还要先做好准备,F-15的15个挂架上,机身侧下的四个,翼尖的两个是用来挂空空导弹的,机翼下最外面的一对挂架上挂着电子防御吊舱,挨着的两个挂架下是四枚法国的高速反辐射导弹,再里面的两个挂架上是俄罗斯生产,经过了改造的两枚重型远程反辐射导弹,机翼下最里面的两个挂架上是12枚自导炸弹,而在机身下面的中心挂架上是一个1200升副油箱,这是标准的防空压制任务配置,而且是按照最大载弹量进行配置的,可以看得出,他们这次的任务量绝对不轻。

地勤人员早已经等在了飞机边上,让飞行员在出勤表上签名之后,纷纷帮助这些天之娇子登上了他们心爱的战鹰。

当聂鹏举刚将自己固定在飞行员坐椅上时,出动信号已经传来。在这名空军大校的大量下,48架载满了致命弹药的战机纷纷滑跑了1200多米,才艰难的离开了地面,向着东南方向急驰而去。

聂鹏举并不知道,他们这次的任务可以说是对台战役开始阶段最重要,也是最危险的一次任务。他们担负着解决台湾防空系统,为后进的战机创造出安全作战空域的任务。而且在他们之前,并没有将台湾空军摧毁,所以他们还必须要应付台湾战机带来的威胁,即使有一大批更在后面,专门为他们护航,准备与台湾空军作战的兄弟部队在掩护着他们。但是这并不可靠,因为台湾空军说中有先进的AIM-120C型空空导弹,空中保护所能起到的作用是非常小的。

而按照作战计划,台湾被分成了五块大的战区,分别是北部的1号战区,中西部的2号战区,西南部的3号战区,东部的4号战区以及东南部的5号战区。而在每个大的战区中,又按照从北到南的顺序分成了数量不等的小战区。而聂鹏举他们的任务是清除1号战区中的所有有威胁的防空系统,在有剩余力量的时候,还将对2号战区进行打击。

按照台湾地面防空火力的布置来看,1号战区中的防空力量是最强大的。因为台湾首府就在这,另外还有衡山地下指挥所,以及陆海空三军的指挥所,同时这也是台湾经济最发达,工业最集中的地区。另外还有大量的军事基地,所以台湾空军也肯定会重点保护这一地区。但是聂鹏举并不是很担心,因为他们有强大的火力,并且还准备了一种秘密武器。

在这48架战鹰的武器弹药中,威力最大的是那种俄罗斯生产的Kh-31重型远程反辐射导弹。这是从俄罗斯一种空射反舰导弹改进而来的反辐射导弹,采用了火箭冲压二元发动机,攻击末段的最大速度能够达到3.5马赫,巡航速度也在2马赫以上,射程超过了120公里。而这已经在台湾防空火力的打击范围之内了。如果用来攻击最前面的那些台湾防空系统,聂鹏举他们在海峡中线附近就能够发射这种导弹了。

另外一种专门用来进行反空压制的武器也是反辐射导弹。虽然这种法国生产的“马拉特”反辐射导弹比俄罗斯的产品要小很多,但是速度并不慢,平均速度也在2马赫左右,只是射程与威力都小了不少,最大射程只能够达到40公里。如果用这种导弹对付台湾的“爱国者”防空系统,那将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而剩下的最后一种对地攻击武器——制导炸弹,这只是最后的选择,任何一名飞行员都明白,在对方防空系统还有反击能力的情况下,用这些最大投掷距离只有十多公里的炸弹发动攻击,那几乎是自投死路的事情。

当机群一离开大陆海岸线,48架战机就分成了12个小分队,以四架为一组,分别向12处最重要的台湾防空系统直扑而去。

聂鹏举所带领的小队的目标是台北市北面阳明山上由“爱国者3”防空导弹为主的防空阵地。这是他们所需要打击的12个目标中最危险的一个,即使用射程最远的Kh-31型防空导弹在最大射程处发动攻击,也已经进了在淡水处的“奈基”防空导弹的射程,而且“爱国者3”对飞机的最大射程也在120公里左右,另外还要受到众多台湾空军战机的“照顾”,这让聂鹏举他们的攻击行动异常的危险。但是聂鹏举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害怕的样子,而是很自信的带领着另外三架战机高速前进着。

“下降到50米,保持速度!”一过海峡中线,聂鹏举就下达了新的命令,同时一压机头,把油门开到了最大,战机从1000米高空呼啸着冲向海面。

在自动驾驶仪的的控制下,战机在距离海面五十米的高度顺利改成平飞,发动机的功率也被加到了最大,让这些挂满炸弹后显得格外笨重的战机保持着接近1马赫的速度。

聂鹏举稍微放松了下握住驾驶杆的手,让飞机由自动驾驶装置控制着飞行。虽然现在还是漆黑的夜晚,但是海面上反射着的粼粼月光让他们的高度看起来那么的低,似乎下一秒就要冲进大海中一样。而聂鹏举也有点无奈的感觉。他知道这种降低高度的办法对他们的保护作用并不大。现在的台湾防空系统中多了E-2T预警机,而预警机所增加的防空能力是非常显著的,聂鹏举也有切身的体会。

“蝙蝠一号,你们已经被发现!八架IDF正向你们飞来。”果然,还没有前进到10公里,后方盘旋在大陆上空9000多米的YJ-2型(借助了瑞典技术,以A320为基础的新最新预警机,中国空军一共只有2架,另外都是代号YJ-1的俄罗斯的A-50预警机)预警机发来了威胁情报。

“对方的距离,速度,掩护我们的战斗机呢?”聂鹏举有点不满这些空中指挥员,汇报情况应该更及时点。

“距离150公里,是从桃园基地起飞的。”空中指挥员应该是名有经验的老手了,“护航战斗机在你们后方20公里处,需要掩护吗?”

这时候,聂鹏举也从战区动态战术地图上看到了后面正在加速赶来的那些护航战斗机,稍微犹豫了一下,就说道:“不需要,请护航战斗机保持距离,等我们先清理掉他们的防空系统再说吧!”

“好吧,祝你们一路顺风!”空中指挥员说完,就关闭了频道,他也很清楚,在台湾防空火力的保护下,护航战斗机是很难起到作用的。

“上升到1000米,开加力,全速前进,准备对空攻击!”聂鹏举一口气下达完了命令,同时打开了战机上的相控阵雷达,马上,八个非常清楚的目标出现了在雷达屏幕上。

聂鹏举一点都看不起台湾自行生产的那些IDF。这种由美国帮助,台湾自行研制的战斗机还没上天就已经落后了,就算比起已经不算先进的F-16来说,都差了很多,比起聂鹏举的坐机来说,更是差得太远了,不但空中格斗性能差距巨大,就算是远程防空作战能力都差了很多。这种台湾战斗机只能够携带两枚射程不到40公里的“天剑2”型中程空空导弹。而聂鹏举他们可都带了4枚射程达到60公里的“米卡”中程空空导弹。而且从双方现在的距离以及相对速度上来说,当聂鹏举他们进入台湾战机的导弹攻击范围之内时,正好到达Kh-31的攻击距离。所以聂鹏举准备先打台湾战机,然后再袭击对方的防空阵地。

“蝙蝠2号负责对空警戒,蝙蝠3号,4号跟我准备防空压制!”在距离台湾战机还有80公里的时候,聂鹏举下达了另外一道命令,同时把战机的雷达换到了对B类地工作模式(减少雷达搜索范围,以高精度的确定目标坐标参数,是攻击时使用的一种雷达工作模式)。

俄罗斯的Kh-31好处是很多,但是最严重的一个缺点就是在发射导弹前,需要至少十秒钟将目标数据输入到导弹中,另外还要对导弹进行预热,这些都是西方导弹所不需要的。在没办法的情况下,聂鹏举只得马上开始攻击准备。

“蝙蝠2号传送目标数据,准备空空导弹攻击!”等到聂鹏举他们三人完成了对Kh-31的准备工作后,赶紧切换了战斗机的工作模式。

“阵风”是一种非常先进的战斗机,其中最为聂鹏举欣赏的就是比俄罗斯系列战斗机先进得多的电子与通信设备。而他们现在就是利用战斗机上的战术数据总线,将自己获取到的目标数据发送给友机,另外接收友机获得的目标数据。而“阵风”的雷达系统在对空模式下,一次可以跟踪20个目标,并且锁定其中8个威胁最大的目标,指挥导弹发动攻击。而现在“蝙蝠2号”战机就正在把其获得的空中目标数据传送给另外三架战机,同时也在接收由聂鹏举所在的“蝙蝠1号”发送给他的地面目标数据。

“准备2发齐射,各锁定两个目标!”聂鹏举下达命令的时候,用手指头在触摸式雷达屏幕上点住了两个目标,战机的战术电脑系统迅速的确认了这两个目标,并且将这一信息传送到了另外三架战机上,很快,八个目标已经被分别锁定了。

聂鹏举留了一手,如果按照最保险的办法,应该对每个目标使用至少两枚导弹,并且进行交叉攻击,但是现在他们只有16枚导弹,而其防空压制任务还没有完成,谁也不知道后面会有多少台湾空军的战机来找他们“麻烦”,所以必须要留点“存货”。而且聂鹏举也不担心那些最大机动过载只有7G的IDF战斗机能够在“米卡”的理想射程之内逃过这种过载超过35G的导弹攻击。

八枚并不粗壮,而且显得有点短小的导弹在从战机腹部掉下了大概10米左右,尾部红光一闪,很快就被加速到了4马赫,向着60公里外的目标直扑而去。

“蝙蝠2号负责引导,其他的跟我准备对地攻击!”聂鹏举又熟练的把雷达切换到了被动对地攻击模式。现在雷达屏幕上出现了好几个闪着红光的亮点,其中四处最为明显,那正是“爱国者3”型导弹系统的相控阵雷达发出的辐射。

“导弹攻击准备,发射!”随着聂鹏举的命令一下,四架战机抛下了8个巨大的物体,随即如同轻松了许多一般向上升了几十米,而那八枚巨大的导弹也顺利的点燃了火箭助推发动机,在达到2马赫的时候,冲压发动机启动,保持着这一速度向着目标飞去。

“蝙蝠3号,4号负责对地引导!蝙蝠2号与我制导空空导弹!”聂鹏举可以说是他们四人中最繁忙的了,现在他的战机雷达又被切换成了对空制导模式。

“阵风”一次只能引导四枚导弹攻击4个地面目标,所以必须要两架战机来引导8枚导弹。而Kh-31虽然说的是发射后不用管的导弹,但是在实际使用中,其近百公里的中段飞行却必须要进行制导,不然无法保证最后命中目标。

而聂鹏举在完成了这一系列的战术动作之后,也终于能够全力开始迎接台湾空军战机的挑战了。


带领8架IDF赶向战场的台湾空军战斗机小队的是左前少校,一名三十五岁的空军飞行员。

在从桃园起飞之后,左前就有种不祥的感觉,但是却又一直找不到那种感觉表达的是什么意思。而他们也在E-2T的指引下,一路向着那4架大陆战斗机飞去。

左前对这次的出击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他们这小队的飞行员,处了副小队长是个老手外,另外6人都是冈山航校才毕业的“菜鸟”。而且这些被分来驾驶IDF战斗机的飞行员肯定是很差的,优秀的都被送去驾驶F-16与“幻影”2000-5了。另外,因为这次的出动太紧张,每架战机都只在中线挂架上携带了一枚“天剑2”型中程空空导弹。这是台湾军队的规定,在平时,为了降低平时保养的难度,以及延长导弹的使用寿命,每架IDF战机只能携带一枚中程空空导弹,但是当战争爆发的时候,他们再也没时间为战机挂上第二枚中程空空导弹了。

在导弹淡水附近空域时,左前已经从E-2T那知道来犯的是四架承担防空压制任务的“阵风”,这让他心里更紧张了。他非常了解这种法国生产的先进战斗机的性能,虽然重点是对地攻击,但是却能够在任何任务中携带4枚中程空空导弹。而且“阵风”在进入到空战状态时,其机动性是很强的,IDF根本就不是对手。如果不能用“天剑2”解决掉对手,那么就根本不用格斗了,凭那些“菜鸟”,只能够增加大陆空军的王牌数量。而最让左前郁闷的是,“天剑2”的射程比“阵风”用的“米卡”少了20公里。所以即使对方现在承担的是防空压制任务,但是要打起来,IDF的胜算并不多。

一路上左前没有多的话说,而是不时的摸着坐椅前的弹射器把柄,他已经认定这是自己活命的最佳办法了。

“对方已经发动导弹攻击,快机动!”E-2T上的空中指挥员的声音很紧张。

左前没有回答,直接拉起了驾驶杆,向着高空直窜而去。他一直在观察着大陆那四架战机的动作,对方一直保持在1000米的高度,显然是在尽量避开地面防空导弹的攻击,这也就给这些IDF创造了机会。“米卡”的攻击范围是上下1万米,也就是说,从1000米的高度上发射,最多只能攻击11000米高度处的目标,再高,导弹就爬升不上去了。而左前就是想利用这点,将战机带到11000米以上,躲过这次攻击。

但是IDF的发动机太不争气了,左前才爬升了3000多米,到达10000米的高度时,飞机已经接近了失速的状态,如果不想一头栽下去的话,就必须要改平,增加战机的速度,但是现在已经没那么多的时间让左前增加速度了。

导弹告警机高声的“鸣叫”了起来,提醒飞行员导弹已经进入了最后的自导攻击阶段,导弹的导引头已经锁定他们了。

“抛副油箱,继续爬升!”左前一咬牙,将油门推到了底,并且迅速的抛掉了两翼下的副油箱,现在他只想到能够躲过这次攻击,管不了返航时油够不够用的事情了。

小队的副队长早就按下了抛副油箱的按钮,但是另外6名飞行员却迟疑了一下。这一下已经够他们付出生命的代价了。

两架IDF的发动机再也经不起折磨,干脆来了个空中停车,战机头一扭,如同喝醉了的酒鬼一样,摇摆着进入了螺旋状态。而那些露出了“牙齿”的“米卡”可不会管战机有没有失速,马上就追了上去,两朵绚丽的烟火好象在骄傲的证实着“米卡”100万的单价并不是白出的。

另外四架虽然勉强的保持着速度,但是他们已经没有机会飞到11000米以上了,“米卡”迅速的追了上来,其中两架被打得凌空开花,另外两架虽然没有这么悲惨的命运,但是在被炸掉了后机身之后,最多给了飞行员跳伞的时间,结果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左前幸运的上升到了12000米,当他看到漆黑的下方,那枚已经暗淡了很多的导弹头一歪栽了下去后,心里也塌实了很多。导弹告警器也安静了。但是松懈只是短暂的,左前还没来得及擦掉脸上的汗水,导弹告警器又疯狂的叫了起来,而且这次的频率更高,表示着新的导弹距离他们更近。

左前还没来得及拉下弹射器的把柄,就看到一个闪动着红黄色火焰从前面扑了过来,他最后的意识是这些导弹怎么会出现在这么高的地方。但是,他再也不用知道答案了。


邓家平上尉是驻阳明山防空部队的上尉连长,他指挥着一个“爱国者3”导弹防空连,其中有一部被动相控阵雷达负责探测跟踪目标,并且引导导弹攻击,另外还有四部各有16枚导弹的发射架。防空连是严格按照美国教官的指导进行部署的。四部发射架以2公里的间隔部署在了四个顶点,而雷达部署在了中间,邓家平所在指挥车则在雷达旁边500米的地方。

从接到大陆袭击警报之后,邓家平就一直很紧张。虽然他知道现在这种“爱国者”比他以前使用的那种2型导弹要先进了不少,但是更明白其中的弱点。要对付导弹,“爱国者3”确实厉害,但是要对付飞机,却有点吃力,特别是其专门针对高空高速目标的撞击战斗部,如果用来对付高机动性的低空战斗机,效果是很不理想的。唯一让邓家平放心点的是,在他们的前面还有几个“爱国者2”,“霍克”导弹群,这些导弹都是以打飞机为主的。而且他们也在大陆远程炮兵的覆盖范围之外,不用担心大陆用那些便宜的炮弹把他们给解决掉了。

紧张的战备值勤是非常疲劳的,但是指挥车里的5个人都很精神。让邓家平有点不耐烦的是,开始向他们飞来的那四架大陆战斗机在120公里的距离上突然掉头了。这不但在他们的打击范围之外,连部署得更靠前的那些“爱国者2”与“霍克”都无法够着那些大陆战斗机。现在邓家平还不知道空战已经爆发,因为他们的指挥系统与空军战斗机部队的指挥系统有点冲突,无法及时的获得最前线的战报。

“上尉,发现导弹!”双目一直注视着屏幕的上士雷达员紧张的叫了起来。

邓家平赶紧转过了身体,向雷达屏幕看过去:“确认导弹类型,以及参数!”

“应该……应该是Kh-31,现在距离我们只有20公里了!”雷达员声音变得更加紧张了。

“……”邓家平顿了下,赶紧叫道,“快,快转移阵地!”

以Kh-31最后3.5马赫的冲刺速度,20公里的距离只需要18秒就能够飞完,而Kh-31用的是300公斤级战斗部,就算使用破坏范围最小的高爆战斗部,都足以威胁到500米范围内的任何有生目标。所以,只要导弹稍向他们指挥车这个方向偏一点,那么他们就危险了。指挥车外根本就没有装甲,就连最小的破片都能够将他们送上西天了。

“妈的,你向什么方向开啊,快,快掉头!”当邓家平透过车窗发现移动的方向不对时,一切都已经迟了。

驾驶员慌乱之中,并不是向距离雷达更远的方向前进,而是朝着雷达车所在的位置开了过去。而他们绝对无法在剩下的十来秒时间中跑出是百米的距离的。当邓家平绝望的愣在那时,留给他们准备后事的时间只有10秒钟不到了。


当聂鹏举引导3枚导弹干掉了3个目标时,并没有多兴奋,因为他丢掉了最后一个目标。而稍感安慰的是,那架IDF并没能逃掉,而是被另外战机的导弹干掉了。

“蝙蝠分队,你们安全了!”通讯器中传来的并不是空中指挥员的声音。

“不用你们担心,我们一直很安全!”聂鹏举有点气的回了一句。那是后面护航战斗机的飞行员在表功。他们那些J-11上带的可是射程达到100公里的AA-12,所以能够打下那架逃过了“米卡”追杀的IDF。

“那就很好,我们去找台湾空军了,你们慢慢清理吧!”那名护航战斗机的飞行员不知道是在感谢还是在嘲笑聂鹏举他们。

“那你们一路走好!”聂鹏举虽然很礼貌,但是心里都快气炸了,转口就对自己的手下问道,“地面目标的情况?”

“干掉了4部雷达,‘爱国者’已经没用了。”蝙蝠3号的飞行员迅速的回答了问题,他的语气也很生硬,因为他们以前就是最优秀的空战大队,现在却沦落到要为别的部队清路的地步,心里都有点不甘。

“那好吧,继续向下个目标前进!”

聂鹏举检查了下飞机的状态,没有一点问题,就带着四架战机,把高度降低到了50米,帖着海面向已经出现在前方的台湾岛海岸线飞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