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哨所趣事十 我把最好的反坦导弹给摔坏了

那天,是10点到12点的岗,我正赶上库里有一批紧急发出任务.发出的地点,就在我的哨位前的31号库.这次的发出主要目的,就是为配合兄弟部队军事演习,同时更是检验我们库,对后勤军火保障机制和供给系统科学管理的水平,所以,全库上下对此发出任务是非常的重视,一切为服务,服从于这次发出任务.


按上级的要求是:不用现代化的装载工具设备,目的就是模拟在我们遭到攻击,陷入困境时的状况,全部由人力来完成这次发出任务.


这一条可真是利害,就装车的地点距库房有70多米远,要是在往常,火车皮直接就进山洞库了,叉车一叉,"三下五除二"就完活,这点小发出任务,对于我们这现代化程度非常高的军火库来说,就是小小菜.可这次竟还不用火车皮了,就是往汽车上装,开始我们有几个身体素质好的战友,还是一个胳膊夹一箱的来回装车,这么一折腾,没几个来回,装车战友的脚步就不象开始那样快了.这次的发出真是一个艰难的考验,特别是对这种"保姆"型弹药,我们装车真的是很辛苦的.


原因是这一箱里,只放一枚TC-71D小型反坦克导弹,当然是引信没有安装上弹头上的,它连箱的毛重在35公斤.它是一种高性能的肩抗式反坦克小型导弹,据有"钻,炸,深炸"的性能,它对付象以色列"梅卡瓦"那样的所为高端坦克,据说是打一个就趴下一个,就象是刀切豆腐一样的容易,特别有效.所以,我们把这种弹药看的非常重.但它就是有一个要命的弱点,就是怕摔,怕震,只要是在一定高度上落下,不用多说,肯定是进报废库.在每次发出前总是安全教育,教育,再教育.就是你在教育,这弹药还不是要人力来装车,在看我的那些战友一路小跑的在装车,个个累的是气喘嘘嘘,汗流浃背,就一会,工作服就让汗水湿透了,有的爱出汗的人,大腿根出的汗都湿透了裤子.


我站在远处的哨位上,心里骂道,这不是"脱裤子放屁,费二便事吗?"谁出的馊主意,现代化的装备不用,就是没事找事的瞎指挥.一边想着,一边心不在焉的在哨位上跺着步.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们的库主任(团长)在那面大喊到:"小赵你没看见大家都在干活吗?快去装车去."我说:"主任,我的岗,不能离哨位的."主任:"谁说的,我就是命令,把枪放岗楼里,快去干活去."我说:"要是有主任的命令,我就执行."说罢,我把枪往岗楼里一戳,就一路小跑的来到了库里,和战友们一起挥汗如雨的干了起来.我们库就是有个好传统,真是官兵一致,只要是有发出任务,从上到下,全员上阵,工作服一穿,看不出谁是领导,谁是兵.



当我干到第二趟的时候,正好和连长走了个对面,连长表情严肃的说:"你的岗怎么来干活来了."没等他的话音落下,库主任就把话接了过来:"我看人手不够,是我让他来干活的."连长说:"主任让来的就行,别说我们的哨兵脱岗就行,注意点安全,快干吧."


我是刚开始干的活吗.体力还真是不错,别人都是拿一箱,我就是拿二箱,就是一个胳膊夹一箱,几趟下来我也有点吃不消了,两个胳膊夹的发酸,发麻,发木了.这时我就换了每次背二箱的方法,这样也很省劲.也许是在哨所时间长不干活的关系,精神不够集中,在一段坡路上,脚下让一个东西绊了一下.这下可好,我借着背弹药的惯性,身体重心没控制住,就把上面的那箱弹药给甩出去老远,有5,6米吧,好还好,手底下的那箱弹药,让我死死的用手扣住,没扔出去.


这时,在一旁看到全过程的一个年轻股长,在大声狠狠的说:"没有劲就别显摆,你看又报废一箱."我知道理亏,也没知声.这小股长还在那磨磨唧唧的嘚咕,把我气的鼓鼓的.他还说:"新兵芽子都爱嘚瑟,要知道这一发弹要多钱呀."


我一听他这么一说,我这火就上来了.用手指这他大骂道:"你他妈说的是人话吗?我好悬没让弹药箱砸到我,你不问我伤到没有,还说些没用的,是人值钱,还是弹药值钱.我看你真是欠削了."他听我这么一说,不给他留面子,他也来气了.说:"小X崽子,你也太狂了."说着他就向我冲了过来,我也在气头上,我比他个高嘛,没等他上前来,我就飞起一脚,好家伙,我把他踹了个咧且.这时战友们赶紧把我们两个人分开.


连长过来对我说:"你可真行呀,有劲就多搬几箱弹要,在这给我扯'王八犊子,盐吃多了--闲的(咸)'想要处分呀,还动上手了."


库主任走过来关心的说:"没伤到吧,没有事就好了.不都怪你,他说话过点头,也没恶意,都是战友兄弟.你动的手,过去认个错就完了.要不,握握手吧."我们合好了.



后来据说.这种反坦导弹的造价是非常高的,也难怪小股长心疼,但我也真不是有意的.


现在想起这事,感觉真的对不起小股长.


本文内容于 2008-9-4 12:34:37 被知松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