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八章 三发钢弩 第八章 三发钢弩(一)

HimalayaRange 收藏 0 4
导读:二爷传奇 第八章 三发钢弩 第八章 三发钢弩(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8—1


贾迩冶的化学实验台上有二百多根琉璃管,就是贾政在琉璃车间见到过的那些形状奇怪的琉璃管。这些琉璃管做好足有半年了,大家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现在贾迩冶要让它们有用了。每根琉璃管都被固定在一块表面光溜溜的木条上,木条的底端镶嵌连接着一块琉璃板,它的中心部分有个半圆的凹坑,琉璃管底部中空的圆球刚好有一半嵌入其中,这么巧当然是琉璃车间工匠师傅们的功劳。底部有一段全是琉璃的目的是为了将底部能放进强酸溶液中。


贾迩冶将水银用一个小小钢制漏斗灌进琉璃管,水银液面的高度超过底部琉璃板的高度大约三十毫米。实验时里很冷,滴水成冰。所以有一个火炉在燃烧,这是个从冶炼车间取来的乌金冶炼炉,烧的是焦碳。火炉旁很暖和,十几名喜欢待在化学实验室的学生围在火炉旁静静地观看老师在做什么。


一名学生被贾迩冶支使到外面取回半铁锅干净的冰雪,将琉璃管插进冰雪中,过了一会,又拔了出来。看清楚没有?水银液面降低了。怎么?有人没看清楚。没关系,再来。将琉璃管靠近火炉,水银液面迅速地上升,学生们发出呼叫声。再插进冰雪中,再拔出来时液面又降了下去。这次太清楚了,没有任何疑惑。大家都明白了热胀冷缩的效果,有几个思想复杂些的男生联想到某个部位的热胀冷缩现象,甚至个别偷尝过小半个禁果的女生也有类似的联想,虽然热胀冷缩的东西长在别人身上,但是意识里归自己所有。


将铁锅座在火炉上,冰雪融化了,最后烧成开水。琉璃管被插入开水中,水银液面的高度还不到琉璃管的长度一半。贾迩冶用削扁的碳笔在白色的木版上画了一条细线,记下水银液面的高度。又有一个学生被支使到室外,倒掉开水,取来冰雪。当冰雪烧成开水时,琉璃管的水银液面也降了下去,再插入,再画线。不厌其烦,反反复复做了十几次,画了十几条线。线条的分布有一定的宽度,大约三四毫米宽。该回去吃饭了,明天下午大家再过来。


第二天上午贾迩冶到冶炼车间和金工车间转了转,现在金工车间的人手较少,有十个人到临安太师府安装自来水还没回来,但索师傅领导的三人小组没有撤消。他们在和钢丝小组合作做弹簧,用的硼钢有软有硬,做出的弹簧也是为了给贾迩冶做各种各样的玩具。现在他们知道这些玩具的共同特点是用一个小东西有力地打击一下另一个小东西,贾迩冶现在不出主意,由他们自己发挥想象力制作。贾迩冶只是转了一圈就回去了。


袭人上课去了,其他四位都待在客厅里,现在天寒地冻,野外训练停止了,特训的学员分批到冷冰和甘钗的住处受训,今天晴雯和郑氏姐妹实际上都没事干。客厅里有一盆碳火,房间里很暖和,最近贾迩冶也喜欢赖在这里。古丽一见二爷回来了就腻了过来,别人都司空见惯了,见怪不怪。大家围坐在碳火旁说说笑笑,郑芙和郑蓉已经开朗了许多,也自信了许多。有时二爷拍拍她们的屁股,她们也是欣然接受,还以笑脸回报。可惜现在是厚厚的冬装,没有机会享受手福。


古丽确实有非常优秀的优点,袭人刚回来她就拉着袭人到厨房做饭去了。古丽一走。晴雯就有些发腻了,歪在二爷怀里撒娇。郑氏姐妹有些脸红,嬉笑着跑到厨房去帮忙做饭。


“二爷”,郑芙郑蓉走后晴雯突然严肃起来,“昨天下午湘云来过,还邀请古丽今天下午到女教师别墅去玩。”


贾太师送的四个美女以及小岹的情况贾迩冶都对晴雯说过,要她特别注意别让古丽见到那几个人。“那得赶快让那几个女的转移才行啊。”


“我早上让她们住到贵宾苑去了,告诉她们今天下午别到食堂帮忙。哎,你那几个小警卫也住在那里。嘻嘻,你说他们会不会好上?”


“能好上最好,反正我不想要。”


“真的吗?难道你不好色了?”


“我怎么就好色了,都是情况特殊嘛。你看,郑家的两个也是情况特殊,还下了聘礼,就这样我到现在还没动过人家呢。”


“哟,你还是正人君子呀,真看不出来呢。”


“事实胜于雄辩,我确实没动过她俩。”


“都什么呀,她俩还不是迟早的事吗?反正你是不能不要的,难道还一直留着做老处女呀。”


“呵呵,最好别和女人争论啊,正反两面都是女人正确。”


“咯咯,懂事还算不错。哎,那两个,要不要帮忙?”


“你怎么帮忙?哎,你可不能用古丽给的唇油啊。”


“唇油算什么,还有更厉害的呢。不过你放心啦,那种下三滥的东西我是不会用在自己人身上的。我只是想让她们两个进入应该进入的角色,要不然住在一起有些怪怪的。”


“这话有道理啊,否则好象不平等,这一点我这么没想到呢?”


“哼,你想到的一定是不健康的,正经事情你哪里会想到?”


“衰啊,和太妹讨论问题总是衰的。”这是贾迩冶的腹诽。


下午到化学实验室之前贾迩冶到贵宾苑去了一趟,四名警卫占据了大门边的两套房子,都在客厅加了床,四名美女占据了大门对面的两套大客房。两套房子之间的墙上居然挂了一个箭靶。现在小院成了练武的场所,虎威用长剑练习公孙家族的剑法,门开合使一杆长枪,金无忌使单刀,茗烟用尚方宝剑跟虎威学剑,四位有空就在院子里切磋武功。


贾迩冶指了指箭靶说道,“哎,你们几个要上心一些,练习弓弩是可以的,但千万别伤了人。那里面现在住了四个美女,美女是不能用弓箭射的,也不能用弩箭射的。啊?虎威你说说美女要用什么箭射?”


虎威挠挠头,又摇摇头,“公子,我不知道。”


贾迩冶又问门开合和金无忌,两个人不明白公子是什么意思。茗烟好象忽然恍然大悟,“二爷,是不是用肉箭射啊?”


“咳咳,咳咳咳咳。”贾迩冶好不容易恢复正常呼吸,“茗烟,就你人不大鬼大啊。咳,记住了,先要用心箭射。心箭是射心的,事先还要用心选择好目标,用心瞄准好目标。不能乱射,不能都射。”


贾迩冶说完就走了,他听见身后传来茗烟的声音,“哎,你们装的很纯洁啊。虎威,你说你最想上谁的?开合,···。”


贾迩冶到冶炼车间要了一口小铁锅,又到食堂要了一勺油倒进铁锅里,端着铁锅来到化学实验室。学生们都在等着老师,他们生着了火炉,还备好了大半锅冰雪。贾迩冶取了五个琉璃烧杯,在每个烧杯里放上一杯冰雪,然后用一个酒精灯给一个烧杯加热。冰雪开始融化,用琉璃管在冰水里搅拌,在最后一点冰雪消失时,取出琉璃管,画一条线,记下水银液面。然后用酒精灯给另一个烧杯加热。如此反复,最后画了五条细线。盖上酒精灯的盖子。


第一个烧杯里水很凉了,开始结冰。用琉璃管在烧杯里搅一搅,刚结晶的冰少了一些。再搅,直到冰不少反多,用细线记下水银液面。最后又是五条细线。十条细线的分布宽度有六七毫米宽,在中间位置用刻刀刻一道槽,宽度一毫米,长度一厘米。这道刻槽是水和冰转化的温度,可以规定这个温度为零度。贾迩冶用刻刀在刻槽旁刻了个‘0’字。


将两口锅都座在火炉上,然后水开了,油锅冒烟了。将琉璃管在油锅里放一下。哇,液面快到顶了,取出来后在放到水锅里。等一会,液面下降了。再等一会,直到液面看上去不动了,画一条细线记下液面高度。用的时间不长,可以反复多做几次,最后画了十几条线,和昨天的线有重叠,总的分布宽度也是六七毫米。用刻刀在中间位置刻一道槽,宽度一毫米,长度一厘米。这道刻槽是水和蒸汽转化的温度,可以规定这个温度为一百度。贾迩冶用刻刀在刻槽旁刻了个‘100’。


将水锅和油锅都撤掉,将坩埚座上,放一点碎琉璃,再放一点碱面和硼砂玻璃珠。鼓风,直到琉璃融化才停止鼓风。换上油锅,油冒烟了,将琉璃管底部插进油锅,水银液面迅速上升。挑一点粘稠的琉璃熔体抹进琉璃管里,然后等待冷却。


最后做成的温度计在学生们手里传来传去。“哇,热油的温度有二百三十多度耶。”“是啊,怪不得热油比开水烫得多啊。”“哇靠,室内温度是零下十二度呢。”“乖乖隆的东,怪不得冷的一塌糊涂。”“外面更冷耶。”“冷的一屁掉糟。”


“啪。”刚做好的温度计掉在地上摔坏了。


“冬瓜头,你抢什么抢嘛?”女生刘老八想哭。


“我,我。”冬瓜头吱吱呜呜。


“没得关系,反正明天开始我们自己做。二百多个呢,老师肯定看不出来。”毛疙蛋安慰刘老八和冬瓜头。


“老师知道也没得关系,以前弄坏东西老师都是只问有没有伤到人,别的都从来不说的。”王媛在为老师说话。


“明天我们要做的更好,把长长短短的刻槽和数字都涂上漆,那样才醒目呢。现在我们也回家吧。明天大家按时来。冬瓜头你把火灭了。”韩老五明显是个学生领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