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三十六章 淞沪会战之一个鸡蛋(一)

haoren5100 收藏 35 36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三十六章 淞沪会战之一个鸡蛋(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由于阿超和小鬼头都没有什么子弹和给养了,我们为了不和鬼子的某些小分队相撞,只能走山路。

还好这地图详细,只要顺着方向爬就成。

走的时候我还特意的到那几个躺在大街上的三个指挥官旁,取下了他门的军衔,娘地!有个还是个少佐(相当于少校级别)。小鬼头立即就记录下了这个人的编号和军衔级别,回去后我就等着升官吧。

人逢喜事精神爽,现在的我就是这样。

自己三人没什么损失,都能安安全全地回到小军哥那儿,我们都高兴的很,看什么都顺眼,听什么都开心。虽然我们依旧很小心的尽量不弄出声音快步赶路,但是我们的心里就跟吃了蜜糖一样的舒心,而且有种打到大猎物后,趾高气扬的回家见亲人,听取亲人表扬的急切感,最少我就是这样的感觉。

“峰少。你看那!”正当我们都开心的小心而快速的穿梭于山林之时,阿超突然拉着我指着山路下的两个人影对我说。

我们三人都反应很快的快速趴在地上或者躲在旁边的树后,顺手就把背在身后的毛八枪给回旋到右手上,然后通过瞄准器仔细的观察山路两边。

几分钟后,我悄悄地从树上下来,爬到正趴在地上的阿超和小鬼头身边,小声的说:“奇怪啊!阿超,怎么就只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女孩呢?周围我观察了老半天,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啊?”

阿超也点点头表示他也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就是有点奇怪。

“你俩在这等着,我去问问。”好奇心能把人活活的折磨死,我就是忍不住了,说完就不等阿超有反应的跑了出去,阿超和小鬼头急忙用毛八枪在周围搜索。

眼前的老妇人穿的很朴素,一身的青布衣洗的有点灰白了,但是她很精神,头发向后打着一个大柩,用一个米汤色的小玉錾子从中穿过,脸色有点白,看起来有五十多岁了,只是我怎么老觉得她的眼神中,透露着浓浓的哀伤与急切,拉着那个六岁多的小女孩就这么看着我下来。

看着我走近后,那个老妇人先向我鞠了一躬,然后用一口浓重的上海话问我(对不起,我不会上海话,所以只能用普通话代替,见谅):“这位小哥从哪来的?”

我先是下了一跳,按我们那儿的风俗,老人给小的鞠躬是恨极了对方,咒对方早死的意思,所以我稍稍地移了一下方位。

“我是刚从前线宝山下来,现在到后方去补给一下。老奶奶有什么事吗?”我一听这么重的上海话就知道准是中国人,日本鬼子一辈子也说不好这么纯的上海话,加上我从小没有见过奶奶,这老人的形象和我想象中的奶奶很相似,给我的感觉是很亲切。

“小哥知道两个长得大大的个子,眉毛很黑,有个脸上还有一条这么长的刀疤的汉子么?他俩穿的好象也和你一样,也是要到前线去打鬼子的。小哥见过吗?”老人很急切的就向我打听。

我仔细的想了又想,肯定的摇摇头。

失望的神色在老人的眼睛里一闪而过,老人现在给我的感觉是好象瞬间老了十岁一样,让我这个从小没见到过奶奶的人很是心痛。

急忙问:“老奶奶,你怎么呢?”

老奶奶慢慢地坐到地上,看着上海市(当时叫上海特别市)的方向就是不说话,眼睛里的哀伤与绝望还有痛心,都一一的表露出来,让我更着急和堵心了。

“小哥,你走吧,好好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老奶奶看了老半天后才收回目光,悲哀的看着我说。

“老奶奶,你说吧,是不是有人欺负你?”我看了看那小女孩的装扮,突然发现她和老奶奶手上都挂着一条细小的白丝,我知道这一般是失去亲人才挂的,而且还是有那种天大的冤仇才会收在左手衣袖里。

老奶奶看看我,摇摇头,到是旁边那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小声的说:“日本鬼子用飞机炸死了我爸爸和妈妈,我长大了要打日本鬼子。”说完她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看了我一下,又有点害怕的往老奶奶身后挤了挤。

我看着老奶奶,她的目光有些畏惧的看了我一下才点点头,然后我发现泪水已经开始在她的眼眶中打转了。老奶奶一低头,泪水终于掉落在地上,好大好大地两滴泪珠。

原来老奶奶家就住在这不远的半山坡上,有一儿一女加上媳妇和这小女孩,一家人靠种点水果为生,虽然穷了点,但是日子过得也很舒心,可日本人怀疑这个地方是我军的转接站,就派了几架飞机前来轰炸,住在半山坡上的几户人家自然就成了醒目的目标,所以……

老奶奶边擦泪水边哽咽的说完,然后又苦笑的说:“我家那闺女在上海市内当记者,没有回家,所以没有——哎!这都是命啊!”

老人说到这眼泪又飞快的流了出来,说真的,我听到被炸还没什么大的气愤,但是我看到一个老奶奶对自己边流泪边诉说着自己的不幸,我心里感觉就特别不是个滋味,就象有人当着我的面骂我娘一样,让我特气愤,特想杀人。

老人看我眼中冒着精光,脖子上的筋是越来越粗,表情很是严肃,手把枪抓的紧紧的,也许是感觉到了一点杀气吧,老奶奶有点害怕的抱着她孙女说:“小哥,你怎么呢?”

我听见老奶奶连喊我几声后才回过神来,笑的有点阴凉的回话:“没!没什么,老奶奶,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本来我是信菩萨的,相信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但我这心里老是有口气堵的慌,所以想求人能帮我报仇。我是没机会了,这孩子也还小,我那闺女还不知道这事,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我知道我们自己的军队到上海大多数都要路过这儿,就想让人帮我杀几个鬼子,只要一个鬼子脑袋放在我儿子和媳妇坟前,我死也甘心了,所以我天天在这等着。昨天有两位小哥从这路过,听我的事情后,拍着胸口保证今天中午给我带鬼子头回来,可是现在都这时候了,我想他们会不会也被鬼子——呸!呸!呸!菩萨不怪,我刚才乱说,这么好的人怎么会这样呢,我乱说的……”

看着老人因自己一时说错话,而急忙站起来边对地上吐口水边用脚乱踩,我知道她是好心的。

“老奶奶,不要紧,我们不信这个,菩萨不怪的。”我连忙安慰几句,可是心里却想着:也许这两为兄弟真的没了。

“对,对!一定不算的。”

“老奶奶,您在此等我三天好么?我给你抓个鬼子大官回来,亲自让你在你儿子坟前砍他脑袋成不?”我试着问。

老奶奶仔细的想了一下,最后面露恨色的下定决心:“好!反正我已经求人去杀人了,死一个也是罪,死两个也是罪,我一大把年纪了,不怕菩萨怪罪,要怪都怪在我身上。可是小哥,你就一个人——?”

忘着老奶奶担心的目光,我向山上的阿超两人一打手势,两人立即就下来了。然后我又把老奶奶的话讲给两人听,两人听后二话没说的就点头答应了。

“妞妞,快!快给三位恩人磕头,要记住三为恩人的样子,将来一定要报答。快,磕头。”见我们三人都答应后,老人一边说,一边要她孙女磕头一边擦泪。

她孙女立即就跪下磕头,阿超一把抱起她,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问:“多大呢?”

“六岁半。”小女孩很是聪明的就回答。

阿超从小鬼头那个上衣口袋里摸出了几颗用红胶纸包着的水果糖,让那女孩在一边吃着,然后向我打了个眼色,是回去取给养的意思。

“三位小哥等一下,我这有些熟鸡蛋,是我亲自煮的,我没钱来给三位小哥,还好我家的那两只母鸡这几天下蛋多了几个,所以我就都煮了,也能让三位小哥在打鬼子时给充个饥。请三位小哥一定要收下。”老奶奶见我们三人要走,马上擦了几下脸上的泪水,努力的一边说一边转身从一块石头下面的小洞中,取出了一个蓝布包的小篮子,打开一看,里面有八个鸡蛋。

我一看阿超刚想拒绝,怕老奶奶误会,立即抓起一个鸡蛋握着,抢先开口:“老奶奶,你就在此等我们几天,我们定给你抓个活的过来。这个鸡蛋就当是我们收下的定钱,余下的等我们回来后在吃,成不?”

老奶奶开心的笑起来了,眼睛上的皱纹多了起来:“好!我专门给您们留着。”

……

等我们从小军哥那急风急火的拿了给养,并约定下次的补给地点后,连记录薄都没给他看的,又飞快的回来,见老奶奶还等在那。

“老奶奶,回去吧,从明天算起,三天后在到这等着我们哦!”

“好,好!我就想看看你们。”

走上了山坡上后,我回头看了一下,发现老奶奶还牵着她孙女的手向我们告别。孤独而又凄凉的身影,一只大手一只小手,在那里不停地向我们挥手再见,动作有些缓慢也有些吃力,但是我仿佛看见老奶奶正慈祥的向我笑,叫我加油,多杀鬼子。

我心里热呼呼的。

……

太阳正热的厉害,三条人影在树林中快速的穿过,走向远方的战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