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七章 谍影重重 第七章 谍影重重(五)

HimalayaRange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7—5


小岹岧的神志恢复了正常。冷冰和甘钗夫妇到南宫那里多次串门,直到冷冰确信从小岹的口中再也得不到什么了才结束了频繁的走动。小岹是个可怜的姑娘,五年多前她被诱拐到临安,那时候她刚刚十岁。经过几年的调教和训练小岹做起了雏妓和间谍,没有破身是因为还没有遇见合适的买主。和她相同命运的姑娘很多,知道名字的就有三十多个。许多熟悉和不熟悉的姑娘都被人买走了,买主各种各样,既有达官贵人,也有富商巨贾。听说卖价都很高,卖价的一半归姑娘所有,这是十分具有诱惑力的,但是在完成任务之前暂时由主人代为保管。


小岹不知道买主的具体情况,也不知道那些被人买走的姑娘以后都做了些什么。但小岹知道如果她被人买走了,她的任务是收集买主的情报。情报的内容十分广泛,从买主的家庭情况、财产、亲朋好友的情况直至官府的机密和军情都在收集的范围内。情报不用自己传递,有人会来联络,或者留下暗号将情报放在特定的地方,方式是各种各样的。


小岹不知道主人是谁,调教和训练小岹的人是年轻人,有男有女,听说都是主人的弟子。小岹主要由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调教,偶尔还会有别的男女年轻人调教和训练她。训练的内容主要是愉悦男人和女人的技巧以及自己也得到快乐。其它的训练内容很广泛,但主要内容是侍侯人和让人喜爱,有的酒楼厨师也教过小岹做几样菜肴,还有人教会了小岹识字。有个年龄很大的光头男人训练过小岹,实际上就是玩弄,虽然次数不多,但每次小岹都觉得异常兴奋和享受。


小岹是个可怜的姑娘,而且她不会武功,所以她没有被处理掉,现在她和小雨相处的很好,但对南宫非常畏惧。冷冰的最大收获是了解了这些女间谍与自己人联络的几种方法。


贾迩冶从杨无过那里知道小岹的情况后显得非常吃惊,他隐隐地察觉到佛爷撒下了一个巨大的间谍网,许多朝廷的高官和富豪身边都有佛爷的眼线。看来佛爷不仅要情报,也要钱财。那么,皇宫里会不会也有佛爷的坐探呢?贾迩冶带着袭人和古丽在南宫住房附近散步,在房间里通过半开的纸窗观察的小岹差点惊叫起来,她认出了古丽,她被古丽调教和玩弄过许多次。贾迩冶又让湘云带着贾太师送的四个美女在那里游玩,结果更令人吃惊。小岹认出了莲儿和欢儿,菱儿和媚儿也见过,但不知道叫什么。大约半年前,有个管家模样的人买走了这几位姑娘。那一次小岹也在备选之列,那个男人对她身材很感兴趣,但捏了捏她的乳房后,嫌小而落选。


贾迩冶认为贾太师与佛爷勾结的可能性不大。半年前他们之间完全互不了解,贾太师不可能那时就为贾迩冶备好礼物。贾迩冶还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自己派出的谍报人员落到对方的手里,同伴也就十分危险了。另外贾迩冶让南宫一定要保护好小岹,以后她有可能认出更多佛爷的间谍。


贾迩冶和杨无过商定了一个秘密行动计划,这个计划的核心是发现并且铲除与美女间谍联络和取情报的行动人员,另外尽力缴获钱财。贾迩冶不满足只造两条大船,他希望能航海的大船越多越好,另外还想秘密组织武装力量,这些都需要大量的钱财。这个计划由杨无过亲自主持,执行时不要操之过急,不要连续进行,免得落入对方的陷阱而被反噬。


在贾迩冶将存放在寒霜和洪玉夫妇处的金元宝都悄悄地转移到密室里之后,夫妇俩和南宫带着小岹和小雨以及一条像狼一样的狗在一天的夜里离开了庄园。除了小雨之外,其他四个人都化了装,小岹的身材竟然胖了许多。十多天后他们回来时带回价值不菲的银票,被他们猎获的第一个目标是阴风道长。


佛爷终于答应了阴风道长的请求,今天完成密灌顶后就传授参欢喜禅的方法。为此阴风道长已经连续三天将他的情妇带到酒楼由佛爷教授空行母之道。这个妇人三十多岁,十分妖娆,正值虎狼之年。六年前阴风道长和她勾搭成奸,不久就秘密杀害了她的丈夫。母女两人随道长从明州迁居临安,阴风道长在城里买了一个小院,过着姘居的生活。


佛爷的教授之道就是和妇人行大瑜伽怛特罗,这是无上瑜伽乐空双运的双身修法。三天的教导将妇人丰富的经验引入撒克怛的左道,妇人已经初具那逸迦的能力,体验到了怛特罗的大乐。妇人被佛爷深深吸引,对佛爷产生无限的景仰和崇拜。每天回去后妇人让道长体验那逸迦的能力,期盼姘夫早日接收密灌顶仪式,以后就可以同参欢喜禅。


今天阴风道长接受了剃发,脱下道袍,批上袈裟。佛爷没有收他为徒,举行仪式时剃发换装是为了避免摩诃毗卢遮那佛的拒绝。妇人今天没有来,道长为举行仪式带来的空行母是姘妇的女儿。姘妇当然不是处女,没有资格进行密灌顶仪式。道长早已多次猥亵姘妇的女儿,而且不少次都没有避开姘妇的视线,但她仍然符合仪式的要求。


佛爷盘腿而坐,少女贴身坐在佛爷的怀中,面对面,姿态是怛特罗的永恒拥抱。佛爷的法力无边,使少女顺从和配合。佛爷瞑目,最高本尊的遍照光明让佛爷观空俗女身而生天女身。渐渐地佛爷面现欢喜宝相,进入和合之大定。阴风道长在静静地跪侯,他知道佛爷已经入定,正在观想最高本尊和金刚持。外在是静止的,意念趋于真空,但金刚杵是活跃的,在莲花中运动自如,空行母不时地轻微颤动,有时还激烈地震动和摇晃。


长长的时间在无声中流逝,佛爷终于从定中醒来,长身而起。佛爷念诵了许多经文和咒语,以大指和无名指取摩尼宝,这是妙菩提心。佛爷将摩尼宝置于道长的口中,道长虔诚地将之咽下,观想最高本尊摩诃毗卢遮那佛的法相,念诵希有大安乐的咒语。在佛爷的示意下,空行母用同样的手势从莲花中取出甘露滴置于道长的口中,道长如是将之咽下,从此汲取了赤白二菩提心。


佛爷让道长和空行母手牵手,自己以左手执彼二手,右手持金刚杵置于道长头顶,口中念诵“诸佛为此证,吾将伊授汝。”至此,密灌顶仪式结束。接下来佛爷向道长传授参欢喜禅的心法,道长受教后当即练习,居然发现仙佛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傍晚道长回家时佛爷没有将新开发的空行母归还道长,此女预先缺少准备,还需调教几日。对此道长心领神会,再说屋里有个调教好的空行母等着呢,这个再等几日又有何妨。今日接受了密灌顶和参欢喜禅的心法,以后就可以其乐无穷。接受了密灌顶还有一个好处,以后就有资格携带空行母参加圣轮聚会。阴风道长是换回道装回家的,一路上心情非常好,可以用心花怒放来形容。


从南宫指认了阴风道长开始,寒霜和洪玉秘密跟踪守侯了两天,将道长姘居的小院侦察的清清楚楚,决定今天就除掉佛爷的这个爪牙。为了不暴露行动的目的,寒霜决定在道长姘妇的卧室里秘密刺杀这一对狗男女,但对妇人的女儿有些头疼,最后决定让她昏睡。今天阴风道长出门时没有带走姘妇,带走的是姘妇的女儿。傍晚,道长的姘妇到厨房做饭。在柴房中通过一个新挖的小孔观察厨房动静的洪玉给寒霜打了一个手势,寒霜闪身进入厅堂,然后又进入妇人女儿卧室,钻进床下蛰伏。洪玉仍然留在柴房。


阴风道长是独自一人回来的,一对奸夫淫妇对席而食,俨然是一对夫妇。但是男人身穿道服,脱去帽子后露出光头,一切都显得不伦不类。饭后的活动表现出道长是一家之主,妇人是百般殷情,精心侍侯。寒霜耐心的等待,一直到奸夫淫妇进入对面的卧室,那里传来长时间的调笑,慢慢地归为沉寂,只是还有一盏油灯闪烁着亮光。


寒霜悄无声息地来到对面卧室的门前,先伏在地上从门帘下观察卧室里面。床上的两人坐在一起,脸贴着脸,棉被将两人裹成一团。寒霜站立起来,从怀中抽出一个吹管,将门帘挑开一条缝,吹管伸进门里,一只黑色的钢针扎进道长的玉枕穴,道长进入了永恒的欢乐大定。寒霜迅速地进入卧室,捏着一只同样的黑色钢针扎进了淫妇的后脑,妇人在欢乐中追随姘夫西去。寒霜取出一团棉花,擦去了两人后脑上的一点点血迹,又将棉团揣进怀里,然后打开厅堂大门。


寒霜和洪玉仔细而迅速地检查了衣物和各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连厨房、柴房和厕所也没放过。银票和金元宝都揣进了寒霜的怀里,只留下两个银元宝、碎银和铜钱。离开时寒霜是从大门出来的,洪玉是从窗户出来的。两人跃过院墙,向南急行,前面的小镇上南宫雇好了两辆马车在等待他们。五个人和一条狗回庄园的路线十分曲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