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日本老太太当场吓傻的一场饭局zt

三万八的一桌饭吓傻了日本人.


若是这样的饭菜,三万八不知道够多少人吃多少顿?


[邻居小路和我讲了这件事后我一直不敢写,怕影响不好...以下是他的口述]



"几年前我的一个老同学森从日本取得博士学位后带着日本太太回国定居.我们班的老大哥在位于北京西二环附近的某酒楼为他们接风.

这个五层营业面积的大酒楼确实高档,一楼基本就没有就餐的席位,豪华的大厅布置成了可以行走其中的山水`盆景",一座汉白玉的人行拱桥跨过潺潺流动的小溪...一水儿磨得甑亮的花岗岩地面反射着华丽的水晶吊灯散发出的耀眼光芒.

我们径直来到了二楼按照五星级饭店标准装修的带有独立洗手间和视听设备的VIP包房.上楼梯的时候,老同学森的日本太太就小声地赞叹道:`真豪华,在日本还没进过这么高档的餐厅呢..."我们听了森的翻译都笑了起来.进入包房,一看到富丽堂皇的欧式装修和巨大的旋转桌面上精致华美的餐具,森的日本太太好奇地睁大了眼睛.森解释说对于自己的妻子-一个日本贸易商社社长的女儿来说,这样高档考究的餐厅还真是没怎么见识过呢.

那天的饭菜和酒水基本记不起来了,不过有几道菜是绝对不会忘记的.十几个人每人一道鱼翅,一道燕窝外加产自南非的鲍鱼.每上一道菜的时候,森的日本太太都拉长了声音轻轻地发出`哦---"的一声,然后,在主人的劝说下率先品尝一口,之后每每又会再发出一声长长的`哦"来,席间还不时地向老公请教中国话`好吃"和`太好吃了"的说法...

吃完饭结帐的时候,老同学森的日本太太不好意思地说:`我知道和日本一样,在中国问主人请客花了多少钱是很没有礼貌的,不过我真的很好奇在中国这样一顿饭会花多少钱,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否...."

听了她的话我们都笑了起来.请客的老大哥也无奈地笑了笑,说:`我知道你第一次来中国,对中国的什么都有种好奇,我们当然不会介意的..."

这时候,在坐的一个同学说:这顿饭花了三万八,这是老大哥对老同学的一片诚意啊...

森把价格翻译给了太太,他的太太听到这个价格以后又琢磨了一下估计是在把价格合算成日圆,稍顷之后嘴巴张得大大的发出`哦--"的声音,然后不好意思地说道:`太让你破费了...太感谢了...."一边说还一边深深地点头致意.不过看得出来,森的日本太太对这顿饭的昂贵着实吃惊不小.

宾主尽兴之后很快就要告别了.趁着老大哥上洗手间的当,森的日本太太又好奇地问老大哥是做什么职业的.当森正准备如实回答的时候,我的另外一个在北京某重点中学教书的同学偷偷提醒他说,就告诉你太太老大哥是做生意的吧...

森本是中国人,对老同学的提醒非常理解,于是就告诉自己的太太说老大哥是做生意的.没想到太太还是好奇,又接着追问道:`那他是做什么生意的呢?"

一个女生抢着回答道:很大很大的生意哩...

大家一听全笑了,这时候,正从洗手间里出来的老大哥不名就里,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敢肯定,这三万八的一顿饭差点没把老同学森的日本太太给`吓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