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七章 谍影重重 第七章 谍影重重(三)

HimalayaRange 收藏 0 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7—3


南宫艳云回来了。她是夜里回来的,不是从大门走进来的,而是从后墙偷偷进来的,所以值夜班的警卫都不知道她回到庄园。南宫并不是为了避开庄园里的人的视线,实际上庄园里的许多人都认识她,而且还很喜欢这位美丽安静的姑娘。南宫是为了避开对手的坐探而偷偷进庄园的。


还是有人在南宫踏进自己家门的第一时间就知道南宫回来了。南宫虽然是个单身女人,但她有一套住房,对面门对门的一套住房是寒霜和洪玉夫妇的住房,他们的客厅里有一条长得像狼一样的狗。这条狗对南宫的气息和脚步非常熟悉,所以南宫回家时寒霜和洪玉立刻就知道了,但是夫妇俩当时不知道南宫带回来一个女扮男装而且有些痴呆的姑娘。


第三个知道南宫回来的人叫小雨,她是南宫的使女,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很多人都以为小雨是南宫的徒弟,因为有人见过她跳起来后用一只手在围墙上按了一下就跃过了一丈高的院墙。小雨仅仅是个使女,但南宫给她传授了一些粗浅的武功。南宫艳云是被家族驱逐出门的,她没有资格收徒授业。


南宫艳云现在泡在有些烫手的热水里,这是每次外出归来时必须做的第一件事,桶里有股淡淡的药味。浴桶安放在卧室里,半截是铁铸的,座落在一个半地下式的火炉上。庄园里的大多数人认为南宫的年龄为十八九岁,如果得知她的实际年龄要比外表的年龄大的多一定会吃惊的。如果有人看见南宫现在赤裸的身体一定会认为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她的身体表达的年龄比脸庞表达的年龄更小。南宫家族的武功源远流长,有根有据的源头是战胜了彭祖的采女,传说的源头是轩辕魃。魃的意思是善收云雨,实际上魃是上古时一个被神化的人,常住昆仑。


南宫跟踪佛爷的目的是找到这股势力的巢穴。刚开始跟踪洛都佛爷时南宫觉得很轻松,佛爷一日步行七八十里或五六十里就住店休息。但是佛爷从不住大的城镇,专找只有一家客栈的小镇,南宫不能让佛爷见到自己,只能风餐露宿,觉得非常辛苦。后来南宫发现佛爷一直都是沿着大道向临安方向而去,就在佛爷住店以后自己到前面的小镇住下,终于美美地睡了一觉,还洗了个热水澡。但那时离临安只有一天的路程了。


进入临安城时南宫缩短了跟踪的距离,害怕跟丢了佛爷。佛爷只是穿城而过,直接来到西子湖畔,进入一家豪华的大客栈。客栈门口招呼客人的店小二对佛爷不仅仅是热情,更多的是敬畏。在街对面观察到此景的南宫觉得找到了巢穴,或者至少是这股势力的一个据点,于是住进了街对面的一家客栈。南宫要了二楼一间临街的客房,在这里住了四天,很少迈出房门,一日三餐都送到客房里。店小二发现这位女客是个洁癖,每天两次给南宫送来滚汤的热水,看来她每天都是长时间的泡在水里或等待水凉一些。而且浴桶安放在窗前,一扇纸窗总是半开的,一点也不担心有春光外泄的可能。


从半开的纸窗向外望去,街对面的景色一览无遗。其实真正的湖光水色被挡住了,看到的只是三座建筑,一个气派的客栈,一个豪华的酒楼,一个妖娆的青楼,客栈边上有个马厩,应当是客栈的附属建筑。三座销金的建筑之间没有空隙,连带客栈旁的马厩成为一体,与两侧的其它建筑有小巷隔离。南宫断定这三家建筑有共同的主人,它们之间很可能有暗道相通。


在这里观察了三天也没有见到佛爷出来,南宫在犹豫是就此为止还是到里面去一趟,最后决定再观察一天然后决定去留。第四天的傍晚南宫有了发现,阴风道长骑着马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客栈的门口,马匹被店小二牵到马厩,道长进入客栈。南宫不知道佛爷和道长的名号,但在佛爷和道长逗留在庄园里时暗中观察过这两个人,而且还从甘钗口中知道庄园外还有一个女扮男装的年轻小道士。从出发开始跟踪佛爷到这一天已经有十天了。


南宫又观察了三天,既没有见到佛爷和道长出来,也没有见到小道士进去,南宫决定进入里面侦查。翌日南宫一大早就离开了客栈,先到城里,在那里雇了辆马车到郊外游玩去了。天刚黑时南宫乘马车来到佛爷和道长进入的客栈门前,人和马车都是风尘仆仆。


客栈里灯火通明,装饰豪华,接待热情周到。南宫要了二楼一套客房,在这种豪华的地方带客厅的住房是非常昂贵的。但是南宫从来不缺钱,自从半年前来到东山庄园后又有了新的收入,每月龙女侠都会发放一笔不菲的薪金,外出活动的经费也从不短缺。南宫很早就决定此生不嫁,她自己的财产在有生之年应当花完,她估计按现在的生活方式这个打算是实现不了的。南宫对龙女侠说过,如果她未达天年而夭折,请龙女侠将她的财产给小雨留一些让她终生无虞,其余更多的财产捐给庄园用以抚养孤儿。


将南宫送入客房的店小二得到了意外阔绰的小费,态度从热情上升到谄媚。小二建议可以到隔壁酒楼去吃饭,那里一楼大厅里有歌舞杂技表演,在二楼也可以观看,另外一楼二楼都有安静的雅间,可以有三陪服务,而且是男女任选,还有在楼里就可以通达隔壁的酒楼。南宫说明天过去领略,今天就在客房吃饭,现在就给送来滚烫的热水,吃完饭后正好可以沐浴。小二又问要不要人侍侯,服务到那个阶段都可以,也是男女任选。南宫想了一想,说要一个女的侍侯,而且还明示要雏的。小二说雏的有两中,其中还有一层有孔薄膜的一种是不能进入的。南宫说侍侯到那一个阶段要看侍侯的质量,如果无味则中途终止,清纯的最好,但是对进入没有兴趣。最后小二拿出菜单请南宫点菜,还让南宫看了侍侯服务的价单。南宫不仅点了晚餐的酒菜,还点了明天的早点,也是双人分的,对此小二会心而笑。


三位娇柔的侍女送来了酒菜,然后站成一排,身材又细又长的小岹成为南宫的选择,余下的两位得到了小费。上等的女儿红是当场撕开封口的,南宫喝了第一杯就知道酒里有催情的肉苁蓉,只要喝上三四杯就一定会欲火熊熊,烈女也会丢掉贞洁二字。南宫很早以前就过上了游戏人生,今天就打算有所保留的游戏一下。两杯酒喝完以后小岹已经和南宫并肩而坐,三杯酒以后两人脸上都是嫣红,春意昂然。菜是互相喂着吃的,酒是渡着喝的,而且两人都有一只手臂搂着对方纤细的腰肢。


在双人的浴桶里两人亲热相对,细心地清洗对方的每寸肌肤。南宫的身材和柔嫩没有让小岹自惭形秽,但有些细节确实让小岹自叹不如。两人都不是丰乳类型,南宫的乳房娇小、圆润、挺拔,结实和弹性如同牛筋,乳晕是淡淡的粉色,乳头尖细鲜红。小岹断定南宫的实际年龄比脸上的年龄要小几岁,否则怎么会没有褐色沉淀。


在床上两人用一切办法愉悦对方,同时感触和观赏对方的美妙。小岹发现了不可思议的景色,茂密的黑色森林后面是两座白皑皑的雪山,仅仅在两座山峰之间的沟谷里盛开着一溜艳丽的桃花,没有一点杂色污染。最后小岹拿出牛角制品,南宫温柔地拒绝了细心周到的服务。不过南宫和小岹都经历了高潮迭起,但规则得到了遵守。


第二天早上南宫委托店小二买来一套男装,小岹变成了一个奶油小生。两人手牵手地出门游玩,雇了一条花船在西湖尽情游荡。晚上归来后决定到酒楼吃饭,小岹带领南宫通过一条走廊来到酒楼。南宫注意到走廊那一头和这一头一样也有个拱形门洞,问小岹通向何处,答案是通向青楼。


在二楼栏杆旁边饮食边观看一楼大厅中央的表演别有一番情趣。歌舞令人想入非非,杂耍中穿插了许多露骨表现,观者皆如醉如痴。当中小岹借故离席,南宫知道她是去汇报,不闻不问,自己观赏表演。


回客房后又是一场激情游戏,南宫的主动和激烈让偷窥者断定这个女人是个理想的猎物。偷窥的秘密昨晚就被南宫发现,偷窥点有两个,分别能观察到浴桶和大床,但这没有妨碍南宫尽情尽兴的享乐。激情过后是昏睡前的宁静和温柔的爱抚,这时小岹向南宫描述店中少年的俊美、温柔和技巧,南宫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但是现在还舍不得小岹离开。然后商量明天的游乐项目,最后的计划是上午进城游玩购物,下午在钱塘江口观潮,晚上在酒楼的雅间饮酒和观赏室内表演,如果有兴趣还可以得到表演者的特别服务。


上午出门登上马车时没有跟踪者,昨天的跟踪者是在登上花船时离开的,南宫相信湖面上众多的花船中肯定有许多眼线,或者有些花船和其中的船娘就属他们所有。晚上南宫和小岹都没有回到客栈,她们没有逛街购物,而是登上了一艘即将起锚的大船。船的终点是泉州,她们在台州下船,换乘马车进入雁荡山,她们换了十辆马车,有时还在崎岖的山间小道乘轿而行,而且她们好象没有明确的目的地。


有一天两个业余的轿夫露出了狰狞和淫亵的面目,南宫表现出害怕和顺从,她主动向劫色劫财者展示身边的小生其实是个姑娘,请求劫匪不要害了她们的性命,可以顺从他们的随心所欲,保证他们享受到快乐和满足。劫匪在狰狞刚转变为惊喜时猝然死去,脸上凝结着开心和欲望。南宫将劫匪搜刮一空,将几张银票藏入袖中,将金银放进包裹,其它的东西和劫匪的尸体被扔进深深的山谷。南宫还向山谷狠狠地啐了两下,完全不顾淑女的形象。


后来她们在温州乘船来到建康,在那里住了一夜,又在客房里消磨了一个白天。晚上乘马车驶向东山,夜里在离镇不远的一个村庄下车,沿着河边步行了不太长的距离。南宫搂着小岹的细腰跃过后墙进入庄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