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炒鱿鱼-短篇小说

每禾 收藏 5 7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去他妈的!老子今天要倒炒你的鱿鱼!


葫芦在纸上把自己的大名刷刷几笔一划,最后手腕儿用力一顿,象画龙一般将葫芦两个字的英文字母潇洒地留在了辞职报告两行大字的右下侧。随后,他把笔啪地往桌上轻轻一丢,红头蓝杆的圆珠笔在光滑如镜的桌上滚了几滚,叭嗒一声落在了地上。


组长阿木两手拿着葫芦的辞职书,认真地看了两遍,倒着小碎步,猫捉老鼠般脚步极轻极快地奔想葫芦。


“你真要辞职?”


阿木两眼圆睁,淡黄的瞳仁望着葫芦,辞职书在他手中轻轻抖了两抖。


“对,不想在这儿练骗招儿了。”


阿木一怔,一时找不出接碴儿的话,进退两难地站着。


阿木个不高,头发被魔丝抹得湿漉漉的,一小撮一小撮地在头上戳着。他长得五官端正,美中不足是日本人长了对黄眼珠。另外,两腿不够直,并在一起象画椭圆。但阿木穿的可一点不含糊,全身都是名牌包装,波罗衫,罗波裤。


“你不想再考虑考虑?”阿木又谨慎地问了一句。


葫芦没心思花时间和阿木多过话,自从递了辞职书,他便不再受任何人管,是个彻头彻尾的自由散兵。他一边把自己的几件小东西一一丢进书包,一边用余光看着一头一脚照顾得极好的阿木,拉开腔调说:“别在这儿操心我了,抓紧时间关照奖金去吧。”


阿木听出了葫芦话里的臭味儿,但也拣不出还嘴的词儿,只好悻悻离去。


现在空空的桌上就剩下一个水杯了,上面印着ICM电话公司几个血红的字母。葫芦歪着头朝水杯望了两眼,在想,是把它拿回家作个纪念呢,还是丢在这秃桌上,永远不再想ICM。



(一)


十四个月前,葫芦成了ICM电话公司的一名雇员,说法是销售员。十四个月来,葫芦每天整整八个小时头戴耳机,嘴对微型麦克风,端坐计算机终端前,用如簧般的巧舌向东西南北中50个州的男女老少,向全国人民一而再,再而三,舌卷唾沫不辞辛苦地推销着ICM的各类电话产品和服务。


葫芦是在长达十五页的招工广告中无意看到了ICM的一则小广告,字体很小,仅三行。然而,让葫芦眼睛发亮的是,招工的条件之一是要求中英文俱佳。中文是葫芦在十个月时就开始说的语言,尽管属世界最难语言,但对葫芦来说,却象用鼻子呼吸空气一样自然。葫芦的英语也不含糊,他是个准博士生,论文已经洋洋洒洒地写了100多页。


葫芦从寄出申请到面试到接到电话录用通知,总共等了三个星期。这三周里,他兴奋、焦虑,但也颇为自信,因为面试时的感觉相当好。当然了,做个电话公司的销售员对他来说,就好比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不过,也有点大才小用。但话又说回来,现在是在美利坚,要一切从头来,要务实。


葫芦很快又接到了正式录用信函, 之后又做了个是否吸毒的尿检.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一, 葫芦乘着地铁, 精神抖擞的去ICM上班. ICM的办公大楼是座气宇轩昂的暗红色高楼, 高傲抢眼的座落在繁华的十字路口.


最初八周,新职员培训.要求熟悉ICM的所有产品和服务, 共三大厚本铅印材料. 培训时,每天都有小考试. 葫芦每天必定提前40分钟来到办公大楼. 先在一层花一块二买一杯咖啡, 一边用精致的小勺搅拌着杯底的白糖, 一边小口小口的品着咖啡, 同时把ICM的大小条条框框在脑中飞快的过一遍. 早晨喝咖啡的效果特别好, 心情平静, 大脑兴奋. 葫芦每次都考的非常好, 几近满分.


这时葫芦的感觉特别好, 推销产品, 不过是蚊子打喷嚏 ------ 小踢打. 葫芦在第八周培训结束时踌躇满志的对自己说.


(二)


葫芦的第一任组长戴安娜坐在电脑前, 正在给大家做示范, 如何纪录每个打进电话的顾客的服务内容, 并教大家怎样使用规范词和缩写词. 戴安娜十指纤细,鲜红的指甲油均匀的涂在指尖上, 嫩葱白般的十指在键盘上流水般划过, 一行英文迅速地显现在电脑显示器上.


身材瘦小的戴安娜一身素装,黑上衣,黑短裙,两条细腿被炭色丝袜裹得紧紧的. 她长着一张中国脸, 但是个ABC, 中文说得怪腔怪调.


“现在差一分钟八点, 赶快坐到座位上去. 把耳机马上戴上! 八点整, 顾客的电话就会进来.”


戴安娜对大家发出命令.


八点0秒, 新来的20人马上各就各位, 迅速挂上耳机, 等候从50个州打电话进来的四方顾客.


“ICM. 你好! 我是刘先生. 请问,我能帮您什么?”


“谢谢您打电话到ICM.”


“ICM的价格最优惠, 您是否转用ICM?”


“ICM……”


“ICM……”


很快, 整个大厅都是推销员与顾客对话的声音, 以及手敲键盘炒豆般的噼噼啪啪声. 葫芦的公司, ICM的大名在大厅里频频传出, 不绝于耳.


“打中国大陆一分钟应该是八毛九, 帐单上怎么是二块二?”


“对不起. 小姐, 我给您查一下. 对不起, 是帐单错了, 我现在就给您改正过来.”


“对不起, 先生, 您应有的折扣优惠没兑现. 我马上给您补上. 寄支票付帐单时您可少付15块三.”


“对不起, 上次那个销售小姐推销的优惠已过期, 不能生效, 所以您为什么在帐单上每看到优惠价.”


“ICM……”


“对不起……”


95%的电话都时与帐单有关.



葫芦发现顾客帐单上的错误有时竟莫名其妙. 似乎是计算机编程员的程序有毛病所致. 但也有很多情况是推销员拍胸膛打保票卖出的产品和服务没有兑现.


葫芦每次见缝插针捧着新发的大杯子喝水时, 脑中不禁自问, 自己现在怎么干上了给人擦屁股的活儿, 而且这屎屁股还都跟钱粘在一起, 得捏着鼻子干.


(三)


戴安娜手举一大把五颜六色的气球走进大厅. 她灵巧的手指三绕两绕, 迅速的在小白,小黄,小青, 小紫的坐椅上扎上一个个大气球. 饱满的彩球在大厅上空矫情地轻轻飘舞,一晃一晃地向往来人们频频点头, 骄傲地宣布:


“销售第一!”


“大家要追上小白,小黄, 小青, 小紫!”


“这个月的销售定额是每天拉8个新顾客加入ICM!”


“超额有奖, 有大奖, 有大大奖!”


戴安娜挑高了嗓门,转着圈儿的在厅里大声宣布着.


“一天拉八个?!”


葫芦把浓眉一拧, 黑疙瘩结出个问号,

“靠骗?”


上个月, 葫芦的日平均额是每天劝降了三个顾客转到ICM. 殊知现在的大小电话公司比狗还多, 八仙过海, 各有神招. 拉一个新顾客别提多费口舌. 尽管葫芦已有商业管理硕士学位, 但他还不能做到在市场大洋中游刃有余, 炉火纯青的卖出个销售超额50%, 卖出个极致.


他低头干淬了一口,继续守株待兔的实现他姜太公钓鱼的战术. 葫芦从不主动出击. 他还不习惯花言巧语生拉硬拽的把顾客抢进ICM, 仅为在业绩表上多一截红杠.


“小白今天已经拉进了12个新顾客了. 超额50%.”戴安娜每走过一个座位,便对着每个人的耳跟子大声说一遍.


响鼓不用重捶. 葫芦右边的小蓝与顾客说话的语气顿时变得又甜有软.声音也变得极轻极小. 葫芦并非不想提高语言和发音技巧, 但他是个爷们, 嗲不起来.



“认了, 完不成就完不成, 谁稀罕那点奖金.”


葫芦自圆道.


(四)



“连续三个月完不成定额, 走人.”


葫芦的头儿换了. 新组长叫阿木, 刚提拔上的. 他在过去三个季度的销售指标连续第一. 新官上任三把火, 阿木在第一次小组会上铁着脸对大伙儿说了上面这句话.


回到座位后, 葫芦浑身觉得不自在, 椅子被他的屁股碾的吱吱乱响. 侧耳听听,右边小蓝的声音更甜更软了. 但左边的小黑却仍是嗡声粗嗓, 听到的尽是算术减法题的结果, 告诉顾客下次应少付多少钱.


葫芦尚是单身, 自然倾向时向右靠拢, 与江南女子多搭几句. 但现在小蓝顾不上和他神聊. 小蓝已建起三人王国, 她不仅要保持有一份工作, 还希望月月多拿点奖金, 好给儿子买高兴的玩具.


葫芦只好把椅子转向小黑.


“哥门儿, 今儿又骗了几个?”


“这他妈不是好人干的活儿. 一天拉8个. 拉他个头!”


“我真纳闷儿, 他们怎么能一会儿就拉进一个. 神了.”


说着, 葫芦把头趴在桌上, 脚底打着拍子, 嘴里高一声低一声的哼起了 “黄土高坡”.


“葫芦, 三点半时你先停一下, 到我办公桌来一下.”


阿木站在了葫芦的背后.


葫芦正哼到半云半雾之中. 毫无准备的听到组长在和他说话, 心里砰的小跳了一下. 但毕竟是男人, 而且是面对另一个男人, 他很快脸上展着笑容, 应着:


“奥. 三点半.”


阿木把三张表摊在葫芦眼前. 两张是前两个月的销售纪录, 另外一张是这个月前两个星期的数字.


均在100%以下.


“准备怎样完成定额?”


阿木言简意骇, 直奔主题.


“我, 尽量吧.”葫芦一下一下的脚打地面.


“好.”


阿木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五)


葫芦也不是个软料.


他首先想知道第一是怎样产生的.


葫芦在悄悄的观察着. 耳朵和眼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尖,都贼. 吃饭时, 他在饭厅听见销售高手前三名之一正在给顾客往家里打电话, 便马上把耳朵支起来. 声音传来, 吓了葫芦一跳. 原来那三分之一对顾客满口答应下来的优惠全是公司没有出台的. 葫芦用眼角悄悄瞟着她, 听着从她嘴里斩钉截铁重复说出来的一个个优惠. 心中说道, 真不愧外号叫牛胆, 胆贼大. 怪不得人们说, 马不吃也草不肥, 人不发外财不富. 事事必有其原由.


葫芦继续着他的侦缉工作. 他悄悄地拿了张另一个三分之一当日打进来的电话号码的纪录, 然后极快的把这些号码打进电脑. 顾客帐户一个个被调了出来. 葫芦仔细的看着帐户上的每一项产品当日纪录, 他惊奇的发现好几个客户的帐户都被这位三分之一自作主张的进行了关闭帐户, 重开帐户的二次革命.


原来如此, 冠军竟是这样产生的!


(六)


接下去的一个星期, 葫芦的销售额仍然停止在50%的水平, 始终稳稳地落在最后一名. 但他的眼光不再自卑,语气也不再激忿. 想了一个星期, 他想明白了. 商品社会就是起生产商品的功能的.有了商品就得卖出去. 只要能卖出去就是有本事, 就能拿奖金, 上高枝, 露大脸. 葫芦发现自己对卖的认识离大彻大悟还相差很远很远. 但他不打算再继续搞明白了.他现在已是王八吃秤砣 ----- 铁了心:


今天就辞职, 炒你们的鱿鱼!


本文内容于 2007-5-12 21:37:28 被每禾编辑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