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加爵的日记

42军124师师长 收藏 1 13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临死前,残忍夺去四条同窗性命的马加爵终于沉重忏悔,向家人,向同学的家人,向媒体,向社会。

人之未死,其言也许更真。尤其是不受人打扰的日记,私人信函。今天,本刊特别系统披露马加爵青少年时代的日记,信件,以及他在逃亡期间给家人的录音留言。

马加爵一度被媒体和民众妖魔化,好象他天生一个“校园屠夫”。

但经验告诉我们,没有一个人是天生的罪犯,特别是像马加爵这样“风华正茂”的杀人犯。今天,这个经验应该成为常识。

在短短23年的人生历程中,马加爵经历了16年的校园生活。他短暂一生的喜怒哀乐,以及他最终的极恶,与学校相关,与教育相关。

这些原初质朴的记录,是难得的研究资料,是珍贵的民间文本,是新闻背后的新闻,是原因背后的原因。


早熟的寒门子弟

初中和高中的马加爵都住校。学校实行全封闭管理。学生一星期可以离开学校半天,其他时间要出学校大门必须有老师签字,再盖校章,他初中藏在床垫下的那个小小的蓝色日记本,揭开了马加爵少年时光中心灵苦苦挣扎奋争的印迹——

1996年1月7日 阴冷

今天考试。早餐,我喝奶粉冲水,大概10口。

…… 我被寒风吹得直跺脚,我真想大哭一场,但没勇气。我不知什么时候回忆起了往事:小学全校数学最好,一年级全班第一,曾得过小学中南五省数学竞赛一等奖,初一南宁地区数学竞赛一等奖,在班上第一,每次考试数一数二不低于三!但为什么这学校已不见?董明炬、马世荷、樊艺谋,为什么?我决定超过他们!(注:最后一句话,少年马加爵用了阶梯般上升的加大号字体)

1996年1月9日 阴冷

今天很冷,妈妈说穿了两条长裤还冷。我真担心妈妈受冷。

……

今天一切都好,家庭和谐,吃了好菜,穿了暖衣,穿上好鞋,遗憾的是我想买双手套给妈妈却没记得。

1996年7月22日 晴

今天我本想去跑步的,但起来太晚,不想跑了。

我起来洗脸后买包子吃,正巧向先祖醒了,我就帮他买两个。吃后我不好意思地问:“你现在有钱吗?”他明白我的意思,递过一元钱,但他并不自然,因为他根本不情愿。说实在的我也不想问,还是好朋友呢,但是上个星期他已向我借大约一块五了(记不清),我不想不敢问,而现在又叫我先买包(子)吃,我明天没钱买包(子)了,所以我并不忍住,错就错吧,反正钱需要。

晚自习,物理老师发试卷了,我得了96分,马世满却得了98分,我好气不过。不过事实总是事实,以后我决定检查的,因为这次所以失败,是因为不检查。

马加爵初中的日记,第一行几乎写的都是今天早餐吃了什么。马加爵的姐姐阿泉告诉记者,她和小弟读小学那阵子,家里常常吃不饱肚子,父母为了不让四姐弟挨饿,总是把粮食留给他们吃。

随着宾阳城市的发展和扩张,宾州镇马二村的许多土地被征用,农民失去土地后,都涌进城里做小手工生意,城市化进程使宾阳有了广西“小温州”的称号。

阿泉说:“我们小时候家里每人有半亩地,现在越来越少了,全家只有一亩多地。种粮食不合算,花钱也没法指望它。”说到四姐弟读书的钱,阿泉说:“我父母老实,头脑不活套,不会做生意,为供我们读书常常要借钱,再一点点攒了去还人家。先前做过几天小生意,后来也不行了。”

为供四个儿女读书,马加爵的父母就靠每天给人烫裤子,每条二毛钱,这么积攒学费,马加爵一次半夜醒来,发现父母还在给人烫衣服,不禁潸然泪下。

从马加爵初中时的一篇日记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马家面对的精神和经济的压力。

1996年7月19日 晴

今天我非要写日记不可……

大概是六点钟吧,我被一阵阵寒心刺骨的吵闹声吵醒了!原来是爸跟妈在争论,可气势非凡。爸说一大堆脏话,很臭,很臭的脏话,看来爸是发疯了。

他们是围绕是否用抽水机抽井水等问题闹的。爸说:“你这个蠢货,用抽水机抽井水都不行么?你说用电多,怎么多?用现在那个有窟窿漏水(的桶),一装上(水)马上就漏完了,这样好?到冬天打水脚就湿,你们更不愿打了。既然小钱不用,那就用大钱,等下又说到那220元的烧柴炉……”噢,妈妈也对抗起来: “当然,做错了就得讲。那个火炉还不跟我商量,就私自去买,现又不好用,这不白费220元么?现在后悔有什么用,人家还钱给你不成?现又想用抽水机,我看你又花几百块钱买个后悔,有什么用?这一小缸水,用什么抽水机?七八桶就满了,以后我们都勤快些就行了,抽水机开关一次多少钱?用多少电?我看是做不过的。”

爸咆哮起来:“你这蠢货,丫电,去电就去电,去钱就去钱,每次想买些东西你都不同意,害得我也不好受,你我是对敌,和不来的!我来你想死了,不是我死就是你死,我想这样好多了,我、我变、我变、我变坏,脾气坏,我想杀人、杀死!”

爸爸真是太狠毒了,我真是太气愤了,真想一刀杀了他……但我会坐牢的,我又不想坐牢,如果是十年,我将是25岁,真不好!要知道我的前途是光明无比的,我不能轻生,不能这样做……我无奈……

不知什么时候爸妈不吵了,但很久,很久就听到一声“哧”,我想是爸用烫斗吧,我真恨!接着,“哧”的一声更刺骨。我控制住杀人的念头,我想无论如何我都要考上宾中、考上重点大学,迎来新生活,现在毕竟是此事与我无关,这是姐常教我的……

姐姐的理想教育

上大学前,马加爵的经历基本上是一个寒门子弟发奋图强的故事。他倾其一切力量奋斗的目标只有一个——拼命学习,考上大学,跳出农门!行进在“独木桥”上,生活在封闭式管理的校园里,整天想着分数,生命充满着迷惘、嫉妒、仇恨和孤独。

1996年1月19日 晴

今天一睡就睡到了10点,是妈妈叫醒的!

早餐我吃了三碗粥,很是幸福。

……哥哥回来了,他又问起我放弃历史、地理的事,我真是厌倦回答了,但还是答了,结果他说我还会得年级前10名吗?我说我多少次说不要前10名了(大声些)……


同年12月,马加爵在大姐阿泉给他的信上用红笔,对他感兴趣的话划下了许多着重符号。阿泉的信这样写道:

“亲爱的小弟弟:

现在姐姐想跟你说说理想、志向和学习方法的问题(马加爵在“理想”、“志向”、“问题”几个字下,重重地画了四条红杠!)……我学习成绩还可以,是靠我做任何事都全神贯注,不弄清绝不放松。……当农民太辛苦,要“偷懒”就得跳出农门,要跳出农门就必须考上大学,要考上大学就必须学习好。就因这样,我才约束自己专心于课本……我只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

“上初中后,由于相对于城镇的学生,我的基础差,我学得不好。农村的又被人瞧不起,我的人际关系更是糟糕。同桌跟我吵架后不跟我说话,女生给我取个侮辱性外号“马老叔”,坐在多后面(原文如此)的女生经常踢我的椅子、我的屁股,我是有苦说不出,孤苦零丁四面楚歌。但我没有屈服……勤奋,到了废寝忘食……(先前)期末一次测验几何证明题只考30几分,毕业考试时,(我)平均90分以上,在重点班上居于第四。

“几乎每个和我同学的人都说我‘聪明’,然而有谁知道在聪明的背后我付出的努力,勇于求真知的精神和稳如泰山的态度及对所学事物、对正在做的事的完全投入!”

从马加爵对大姐来信划下的那些着重号来看,可见他对大姐的意见是多么看重。其中一句话被反复标记,引人注目:

“读好书,考上好学校,取得高文凭,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文凭(高等学府的毕业证),你的才能难以被发现和承认,你难有机会展现自己的才华。对一个喜欢自由、讨厌被人制约的人来说,具有文凭和真才实学是非常重要的。……好人才处处受欢迎,不用为生计而发愁,工作之余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应试教育,把对学生的评价标准、粗暴而简单地定位在了是否能取得高等学府的毕业证上。分数,成了中国学生唯一的奋斗目标,也成了马加爵生命的价值尺度。在他初中的日记中,记载快乐时光的日记非常少。他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曾两次怀着欣喜的心情提及自己发现一名女生对自己有好感,但为了读书的终极目标,他在日记中提醒自己“不能做这种不好的事”。 马加爵凭着自己顽强的努力,整个初中名居年级排行榜的前茅,并连连获得各种奖项。

高中生活,应试魔窟?

1997年9月,勤奋聪慧的马加爵如愿考上广西南宁市宾阳中学。在他毕业的初中和马二村引起轰动!

这是一所自治区重点中学,有着百年历史,环境优美。校门左手边的柜窗玻璃内,是文、理科考试排名前一百和五十的优秀生彩色照片和考分。两步之遥处,是当年全校考上北大、清华、中科大和各种名牌、重点大学的877名同学的姓名和分数。

1983年以来,宾阳中学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就有50多人,其中清华36人,北大16人。2002年高考,宾阳就有17名同学的考分达到清华、北大的录取分数线,广西的文、理科状元都出在宾阳,因此,宾阳被称作教育大县。

我们走进宾阳中学的这天,是一个周末的上午,而这所学校压根看不到周末的气氛,赶课时的老师和学生好像星期天赶集一样人头攒动。

马加爵考入宾阳中学读高中的第一年,参加全国奥林匹克物理竞赛就夺得二等奖。

但高二开学的第一个星期,他的自尊和自信就遭到了无情的打击。他在写给他哥的信中说:

“哥,很感激你对我的关心,你最想了解我的情况——我想——一定是我在宾中的表现吧?哥,告诉你一个坏消息,高二开学一个星期后,我们就分文理科和重点班了。理科重点班2个,非重点班7个,很遗憾,我没能进重点班,希望你不要伤心,不要难过,以后也不要对我期望什么,好么?也许你很心痛弟弟的愚蠢,你的心正在流血,是么?哥,对不起,我也非常不想说出这些话来让你伤心,但我说的都是真的,不要对我期望什么,我是一个平凡的人。不要伤心,好哥哥,平静地接受这一事实吧……我不知怎样安慰……

“但——弟弟,就是三哥的儿子马杰邦——也没有上重点班。他很勤奋,耳朵上边的头毛(发)有细半掺白了,身体也不强壮,好像比我矮3厘米,轻20斤左右,成绩听说在班上是中等的。而我的成绩一直都在我们班的20名前。哥,我实不应该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但我是想安慰你的,而且我说的都是事实。事实上我一直是同情他的……”

在这个高二理科有9个班级的重点中学,重点班2个,非重点班7个,这些从小学就一路拼杀过来的孩子,在重点班与非重点班的划分中,人格与自尊也被划分为三六九等。

宾阳中学大门对面,穿过一条狭窄的街道,便是宾中宽阔的学生宿舍区。举目望去,学生宿舍走廊上密密麻麻晒满了学生们刚洗的衣物,当我们走进高三理科班男生宿舍时,听说记者来采访,一时间,那个拥挤着几十名男生、40余平方米的寝室热闹起来。

说到马加爵从初中到高中的住校生活时,一位学生班长说:“学校搞全封闭管理,我们只有星期天下午才让出去,集体活动少,不与外界接触,时间长了就很压抑。”

另一个男孩接着说:“特别是老测验、老考试,升学压力大,很多同学都有心理问题,不知跟谁说。不是他不想说,是从小就没人给他说。”

这些马加爵的师弟们,话匣一开,倾诉欲潮水般涌来。其中一名戴眼镜的小个子男生说:“应试教育等于模拟讲话,讲的不是我们自己的话。在高考这根指挥棒下,你没分数,再有特长也不会被承认,人才市场上你干得了那活人家也不会要你!”问到生理和心理卫生方面的知识,一名趴在上铺的男生坦诚地说:“我们自己在黑暗中探索!”话言未毕,引起同学会心的大笑。

那位学生班长接过话头说:“教育部门从来没下到我们中间了解制度该怎么改革,他们是让学校去适应教育制度,不是让教育制度来适应和服务我们!”

海边,最后的忏悔

2000年高考,马加爵考出697的高分,超出云南大学录取分数272分。2004年,海南省三亚市的大海边,就在他即将结束16年寒窗苦读之际,当他终于第一次独自来到渴望已久的大海边时,他竟是以一个杀害了四名大学同学的在逃犯的身份。

自知难逃一死,逃亡途中他买下了一个复读机,给他的亲人录下心灵深处的遗言——

这盒磁带,我是想给我姐(阿泉)听的。

姐,阿妈很喜欢(你)的,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吃饭(时),阿妈好多次都提到你,一讲到你(她)好高兴的!我仍记得你读初中时,阿妈早上用粥汤冲鸡蛋清、蜜糖给你吃,我们都没有份,就你一个人(吃)……在我印象中,我很少见到阿妈笑,不过我记得,阿妈一提到你之后,总是开心地一笑。

……

姐,现在我对你讲一次真心话,我这个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出在我不明白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为了什么?100年后,早死迟死都是一样。在这个问题上我老钻牛角尖,自己跟自己过不去,想这个问题想不通。王菲有一首歌。歌词是“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其实,在这次事情以后,此时此刻我明白了,我错了。其实人生的意义在于人间有情!真的,我现在有些后悔了,以前是钻牛角尖,我现在也不想讲那么多了,我希望以后阿妈、妈爸(的事情)你和七姐能够多分担些,经常打电话回去,了解他们,你和七姐之间也经常打电话、通信,姐妹情嘛!

姐,下面一段话是我想和七姐讲的,希望你能够想办法让七姐听到。

……

二姐(春芳)、二姐夫,你们好!

发生这些事情,一定给你们带来了很大的影响,我、我、我只能说对不起了!……

七姐,一想起我们小时候,我就会高兴起来……我还记得去耕田、插秧、打草结、打谷,我都记得,打禾时,有时我会偷懒、睡觉,阿爸、阿妈和你们都不讲我,现在想来你们对我实在好,总之那段时间我觉得是好快乐的。……

我之所以变得这么坏,跟我所在学校的环境有很大关系的,因为我从初中、高中到大学,一直都是住校的。初中的时候,一个星期只回去一天、二天;高中的时候,常常是一个月才回去一次;大学就不用说了,所以我说,我之所以能够变成这么坏,是跟在学校这种环境有关系的,其他的我就不想再说了。

现在看来,许多相关报道、还有马加爵本人,都在把此次犯罪归结到“穷人的自尊”上。这种将“贫穷”归结为犯罪动机起点的归因并不全面!也并非真实的问题起点。如果以这种归因解释马加爵的犯罪动机,很容易以“一般的社会理由”遮掩“个性中的问题”,进而误导人们对于马加爵犯罪心理原因中重要因素的判断!

真正决定马加爵犯罪的心理问题是他强烈但压抑的情绪特点,是他扭曲的人生观、还有“自我中心“的性格缺陷。同时,他的犯罪心理、犯罪方式与手段又与他的智力水平密切相关。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