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144

冯骥 收藏 13 49
导读: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1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


“快!加快!”

炎炎烈日下的山路显得蒸气腾腾,土耳其籍少校阿卡站在一艘橡皮舟上低头大喊,“你们这群猪!你们都是猪!快点!”

橡皮舟被五名不同国籍的侦察兵抬在肩上,他们使劲顶着肩膀上的巨力,玩命地在满是石块的山路上奔跑。他们的身后,还有七八只橡皮舟“凌空飞渡”,每只橡皮舟下都露出五张涂着伪装油彩的面孔。

一张张疲惫的面孔上淌着汗水,一滴滴的汗珠折射着阳光,透着晶莹的光。

张冲扛着载有阿卡的冲锋舟,身上的迷彩服布满了深色的汗渍,他将步枪斜背在肩膀上,双手扶着冲锋轴,气喘吁吁地大步沿山路奔袭,从下午一点钟到五点钟,他和其他受训队员们一直在扛着或拖着橡皮舟奔跑,有四名队员的胳膊被严重扭伤,被守护多时的救护人员立刻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受训了五个星期后,张冲的体力几乎透支,他心里直骂娘,这个土耳其宪兵突击学校特战集训真不愧号称世界最高级别侦察兵的“聚会”,比陆战队的刀锋集训还要苦!在任何时间内,接受训练的各国队员们只要移动身体,都必须快速跑步。以“红衣主教”少校阿卡为首的教官组像魔鬼一样严厉,不论队员做得好坏,教官们每天见到任何一名队员都要大声喊叫,每一名队员每一天都接受各种惩罚,甚至教官们把惩罚作为促进训练的手段。特别是阿卡,他每天开饭前会翻开一个本子,本上记着每个队员欠他多少俯卧撑,必须做完了才能吃饭。

这样的生活几乎让人精神崩溃,一名叫克拉克的法国空降兵少尉曾夺得全欧洲侦察兵竞赛的军事五项冠军,他在游泳、跑步各方面的素质都很过硬,但是他昨天训练结束后,以身体无法承受训练的原因主动提出退出集训的要求,离开了宪兵突击学校。张冲眼睁睁地看着克拉克带着国旗离去的身影,心里涌起了一股说不清的滋味,似乎是可怜,又有些悲壮。

土耳其籍少校阿卡身高1米85,结实得像一只北美棕熊,他站在冲锋舟上使劲剁脚,大叫着,

“快点!再快点!”

张冲陡然感到肩头一歪,橡皮舟的重量突然加重了。随后他又听到“扑通”一声,从橡皮舟的右侧传来一声闷哼,橡皮舟同时向右倾斜。

有人摔倒了!

张冲和其他几名队员急忙使尽全身力量,苦苦维持橡皮舟的平衡。少校阿卡一个箭步从冲锋舟上跳下,大喊了一声,

“停!”

扛着100公斤重的橡皮舟奔跑的队员们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喘着粗气收住了脚步。他们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四十公里?或者三十公里。总之,三个小时之内,他们已经翻越了三坐山谷,淌过了四条河流。

“你们这群猪!扛着橡皮舟!给我做原地蹲起!快!”阿卡的眼睛里射出凶狠的光芒,“快点!”

所有人开始做蹲起,阿卡走到那名摔倒的队员面前,轻蔑地问道,“雷纳,你还行不行?”

叫做雷纳的队员来自意大利宪兵蝰蛇突击大队,他肩膀上绣着意大利国旗,表情痛苦地倒在满是石块的山路上,他捂着小腿上汩汩流血的伤口,张开干裂的嘴唇,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的腿受伤了,水!请给我一点水!”

“水?好!我给你。”阿卡从身后掏出军用水壶,狰狞地笑着,“给你水!”他拧开水壶盖子,将水壶倒放,只见壶中的水像一条银线,哗啦啦地倒在山路上,激起一片黄色的尘土。

所有队员们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沉默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场景。

雷纳在地上移动身体,扬着脸,试图用嘴巴去接住从水壶中倒出来的水,可阿卡故意左右晃动水壶,不让一滴落入雷纳的口中,他哈哈大笑地说,

“来啊!来啊!你这个只意大利蠢猪!我看你能不能喝到!”

突然,一个人影从队伍中闪出,跃到雷纳身边,飞快地接住了一把水,然后将水填入了他的口中。

冰凉的清水流淌入雷纳炽热的喉咙,顿时让他感觉清醒了一些,他努力睁大双眼,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谢谢。”

“冲!你在做什么?”阿卡恼怒地丢掉水壶,冲着正给雷纳包扎伤口的张冲喊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张冲没理会阿卡的话,继续将雷纳的伤口处理完毕,而后回身站起,盯着阿卡发红的眼球,一字一句地用生硬的英语说道,

“我在进行战场救护。”

“混蛋!你这只猪!你救了他你就没命了!”阿卡飞起一脚,狠狠踢到张冲的肩膀上。张冲早有准备,凝神聚气,身体只是晃了晃,并没有被他踢倒。

“你!做五百个俯卧撑!现在!快!”气急败坏的阿卡见一击没有见效,立刻变换惩罚措施,“快点!你这头猪!”

张冲眼睛盯着阿卡,慢慢地俯下身体,一声不吭,开始在碎石路上做起了俯卧撑。

“其他人听着,因为中国冲违反纪律,所以你们要跟着他一起受苦!今天晚上每人要做三百个俯卧撑!现在你们继续前进!快点!”

其他队员发了一声喊,强忍着疲惫和高温的双重煎熬,迈开脚步,继续向前跑去。

张冲趴在地面上,飞快做着俯卧撑,按照规定,他要在完成500个俯卧撑后追上前进的部队。

最后一组扛着橡皮舟的队员从张冲身边跑过时,一只穿着陆战靴的脚故意在地上重重一踢,几块锋利的石块瞬间向正在埋头做俯卧撑的张冲飞去。张冲躲闪不及,“啪”的一声,一个石块击到他的额头上。

鲜血瞬间涌了出来,糊住了张冲的左眼。

“你这只支那猪!害得我们和你受苦!”一个声音恶狠狠地说道。

张冲看着自己的血一点点滴在地面,每一滴落下都溅起一股烟尘,如同盛开的红色烟花。他缓缓抬起头,看着那张冷漠的面孔,身体内一股杀气慢慢发散出去。

那名队员竟也是黄种人,一边跑一边回头盯着趴在地上的张冲,单眼皮里射出的目光毫不畏惧,似乎正在努力地和张冲的气势做斗争。

张冲歪了歪头,他的左眼透过淋漓的鲜血,看到一幅国旗标志绣在那名队员的右臂上。

那枚国旗像膏药一般贴在迷彩服上。

是日本国旗!

望着队伍远去的背影,张冲趴在满是碎石的山路上,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狮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冰冷的微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