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小说《血染金子楼》---3.往事

二战买了一瓶7块钱的烧刀子,这瓶酒花掉了二战的两顿泡面钱!

而我也没有小气,我花了一块五,买了一包油炸花生米!要知道,这一块五,很可能会让我买到一条别人穿过的二手内裤了!

二战从球球窝里找到了原本属于他的一个1号瓷碗,拿到我面前,有些不好意思"你嫂子临走时把能带走的全带走了!这个碗还是球球帮我藏起来的呢!你也别刷,就着那原来还有的牛肉味,直接喝吧,我就对瓶吹了!但是有一样,你可得把油炸花生米的皮儿给我留着!"

"成,我知道你想用皮儿给球球做陈皮汤,这个愿望我应了你还不行么!"我看着那瓶烧刀子,舔了舔嘴唇说

"恩!没白交你小子,有良心!来!哥给你先满上!"二战打心眼里乐和

就这样,我和二战兴高采烈的吃了起来,因为我们都很清楚,这顿,绝对不会是"最后的晚餐"!

二战原名叫二百来斤,人如其名.曾是水区城八戒山泔水河一带有名的三好学生.哪三好?好吃,好睡,好色......用老人们的话说"要是在以前,就这孩子的才华,进京绝对能中个探花,举人什么的!"可惜的是天不随人愿,二战进京考试的时候,守门的卫兵一看他是来进京考试的才子,就和他索要贿赂,二战怒了,钱没给,和守城的那个兵打了起来,结果一不小心把人家当兵的给拱伤了!这下可闯了祸,结果试还没考呢,先被抓进衙门蹲笆篱子去了!一个多月出来,全国考试也都结束了!二战心恢意冷,临走的时候,在打伤士兵的城门上提笔写下了"夫子教我助国荣,却陷官门误成龙.身遭竹篱让佛痛,心已成冰似寒冬.从此醉睡泔水畔,梦醒时分望星空. 闲来喝盏解忧酒,只为知己付此生!" 本来是几句发牢骚的句子,结果一传十,十传百,最后变成了全国皆知的千古绝句了!他老婆,就是他那个时候认识的!至于怎么认识的,我不想多说,毕竟那是人家的家事!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我怎么说,大家明白?

至于我为什么叫他二战时代,而不叫他二百来斤?那是因为他和他老婆一共打过两次架,两次都以他失败告终!第一战是他们初次相遇的时候,当时嫂子只用了两招,就把二战击败了!第一招是--半面妩媚代忧伤;第二招是--芊芊玉手绕指柔,后来二战和我说,当时他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他的心,就被俘虏了......第二次是洞房那天晚上!咱们一帮小哥们趁着酒劲让二战从震夫纲!可当我们把二战踢进洞房以后,我们只听到了一种声音,就是那张会嘎嘎响的床发出的声音!于是,很多男人在那天晚上明白了一个道理--活好!身体本儿棒!干嘛嘛香!!!这一次失败,我没有问过二战为什么,因为我知道一个男人被女人俘虏了心,那就肯定会败第二次!让人奇怪的是两口子再也没动手较量过.不过从二战结婚以后,他就不再用自己原来的二百来斤这个名字了!叫二战时代,是因为他想来纪念他和他老婆之间的爱情!

你问我是怎么和二战认识的?说来话长了!当时我是刚来水区城,那个时候我还再干老本行--潜水员呢!有天我潜水到了泔水河附近,而当时二战恰好在钓鱼,他钓鱼很有特点的,把两只脚放进水了,一会就看河里的鱼开始翻白儿了!这种化学性武功实在是让我们这些做潜水员的难以承受!于是我决定浮出水面透个气!我这一出来,可怕二战吓了一跳!!!

"恩?这...这...这幅尊容也...也叫人样?"二战心里纳闷,河里的人长的可以说是"杀死千万少女,迷倒万千少妇"了!无法形容,无法形容!先不说他的脸,你看那头型,那叫什么来着?叫什么来着?对对对!那叫3.14151926...那叫"派"!你看人家这头型,怎么梳的呢?一半一半,中分,象屁股似的!再看那张脸,简直就是--青春的诗篇写满了沧桑的歌!看那双眼睛,色咪咪的,多淫贱,多猥琐啊!再看那张嘴,厚厚的嘴唇象腊肠,向世人透漏出发法掩盖的性感!

"此人绝非等闲之辈!"二战心说"我还是先探探他的底"!

此时我也正盯着二战看呢"这是人吗?整个一肉球啊!难道说是《山海经》里记载的‘太岁’"?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来者何人?"二战向我大吼一声

我正纳闷呢?听到他喊,我连忙左右看了看,没人?他在叫我?太岁会说话?不可能,对方应该是个人,我就暂时先把他当做人吧!毕竟以同类的角度来考虑,还是应该能好交流的!想到这里,我正了正身,向对方作了个揖,说道"黄灯七十六,蓝灯八十五,绿灯九十四.红灯一盏照天庭!小弟五五二十六,在此有礼了!"

"原来是江湖中人,二百来斤刚才失礼了,有得罪之处,还望不要见怪!"二战嘴上说着,可是心里却没敢一丝放松

"哎!兄长这样说可就有些让小弟受不起了!小弟本是路经此地,若是打扰了兄长的清雅之梦,那小弟我给兄长赔个不是!"说完,我一个向前旋转三周半,难度系数1.1,落地时基本完成了305A的动作.降落在离他大约有一丈远的地方!

"好轻功!好身法!"二战看完我的动作以后,心里暗暗佩服!

"兄弟好轻功,好身法!若是兄弟不嫌弃,请到哥哥寒舍小住几日,你我二人以茶为酒,以棋代剑,以武会友,切磋切磋如何?"

"好好好,那小弟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哈哈哈!"

"哈哈哈,好!兄弟请!"

"哥哥请!"

就在我和二战一同前往他住的小屋时,我们俩彼此间又增添了几分心心相惜的感觉!



本文内容于 2007-5-10 7:32:54 被五五二十六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