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抗战之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七章 见面

找爱的人 收藏 9 21
导读:异时空抗战之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七章 见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经过将近十个小时的激战,天云县和附属村镇全部落了复国军的手里,成为了来到这边后的第一个县级正式的根据地。在知道战斗已经顺利结束后,刘兴司令高兴的连说了三遍:梁冲,好样的。然后在与彭全多次交涉后,最终决定由他带领后续部队进驻天云县,而基地的事物全权由彭全负责。

正在天云县城收拾局面的梁冲,刚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准备躺下休息的时候,就见通讯员急急忙忙,风是风,火是火的跑了过来,连门都没有敲就直接创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到:“团长,总参谋长急电,司令已经下山正朝县城过来,同行的还有政治部主任覃旭和副主任徐富聪,团长,你看我们是不是也准备一下。”

听到这里,梁冲立即拿起刚脱下的衣服,边穿边跑,嘴里还一边埋怨着刘兴:“司令啊,才结束战斗多久啊,你现在下来不是给我添乱吗?哎~~~~~~~~,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通讯员,通讯员,你现在立即去警卫连,让丁连长带领全连给我立即跑步去接应司令他们,司令要有什么事情,就算我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通讯员答应着跑了。梁冲来到指挥部后,立即发出了一道又一道命令,而且道道都是紧急命令,这让下面的人个个都以为他梁冲疯了,当他们知道总司令马上就要到县城的时候,一个个又强打精神开始做着准备工作。

一阵密集的枪声突然响起,根据枪声的来源,梁冲立即判断是司令来的方向出事了。这下他可急了,抓起自己的手枪跑到外面大声喊到:“司号员,立即吹集合号,TMD,快点,司令来的方向有枪声。”

司号员一听,立即鼓起全身的气力吹响了集合号,刚准备休息的部队立即就集合好了,梁冲来到队伍前就说了声:出发,然后带着部队就开始玩命的朝刘兴来的方向跑去,边跑边喊到:“大家都跟上啊,不要掉队啊,司令那边可能出了点事情。”

大家一听刘兴可能会出事,立即再次打起百倍的精神跟随着梁冲,因为他们知道刘兴如果有事情,那么自己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

此时的新任关东军山本蓄正搂抱着刚从日本本土过来的慰安妇,当他接到天云县被某个不明身份的武装集团给攻占的时候,立即把正坐在身上撒娇的女人一把推开来。然后命令卫兵立即通知: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石原菀尔等重要人员立即叫到会议室开会会商,一边一边还在心里嘀咕着:从昭和十七年天皇搬进北京的故宫后,象这样的事情已经基本上绝迹了,自己可是才接手成为日本关东军的司令不久,怎么就碰上了这么倒霉的事情。哎~~~~~~~,这还真是叫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

来到会议室里,山本的脑海中不断思考着各种应对方案。因为他事先并没有接到消息说那里会出事,对于天云县的具体位置他也许说不上来,但是他知道最近那边一带并不安全,而且经常出事,最重要的是,那里好像比较靠近齐齐哈尔。更要命的是,那里离大庆的直线距离不到了两百公里,如果大庆有事,估计自己的司令也就到头了。毕竟那里是帝国重要的石油生产基地,帝国现在正在积蓄力量准备对苏宣战,必须尽快把这个事情处理,如果让陆军总部或者是大本营知道这个事情了,那自己就真的玩完了。

想到这里,他看了看自己的卫兵,然后焦急的问到:“石原莞尔中将、土肥原贤二少将和板垣部长怎么还没有到会议室来。难道他们不知道天云县发生了大事情吗?你再去催催啊。”副官答应着立即离开了办公室。

正当一路紧张的梁冲在快出城的时候,听到前卫部队报告说司令已经快到了。这时一颗玄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不一会就看一群骑兵护卫着刘兴出现在城边。见到刘兴,梁冲立即冲上前在敬礼后高声说到:“司令,您怎么来了,现在县城还不太平,我看您还是回去吧。等我把县城稳定了,我再去接你啊。”

刘兴见到自己的这个爱将,脸上露出着微笑的说到:“好了啊,别以为你打了一个胜战就天下无敌,你的团能打,我的警卫部队也不是吃素的,我的安全不用你担心。对了,现在进展的如何?”

说完便大步流星的朝前走去。梁冲跟着刘兴的脚步边走边说到:“现在大的战斗已经结束了,零星战斗还是有的,部队正在继续进行清剿敌人的残余势力,估计这一两天就能搞定那些残敌了。”

汇报完,梁冲一脸正经的说到:“如果司令一定要进城,那我就只好求司令听我安排,毕竟你是一军之司令,你出了事情我可承担不起,如果司令不答应,为了司令的安全,那我只好关闭城门不让司令进去。”

听到这里刘兴哈哈大笑到:“好吧,我听你安排就是,谁叫你现在是前敌总指挥呢。”

听到这里梁冲笑着说到:“恩,那说好了,司令进县城后,只能住在我司令部,司令要出去,必须先告诉我一声,在我安排好后,才能出去,就算司令要微服私访,身边必须带不能少于二十人的警卫部队。”

刘兴听到这里,脸上立即晴天转阴天,然后看了看梁冲说到:“你这是打算把我软禁是吧。不过没有办法,软禁就软禁啊。一切听你的了。”说着挥了挥手,喊了一嗓子:“进城赶考拉。”

再看身后的人一个个都跟在刘兴的后头,脸上都带着胜利的喜悦。来到司令部后,刘兴与梁冲做了简单的交流后,决定在局势稍微平稳后决定开一次总结大会。以便以后再战。

而此时在奉天的关东军司令部内,一种紧张的气氛正笼罩在会议室里,除开土肥原贤二外,其他的人都已经坐在了会议室里面了。其实土肥原早在几天前也曾接到过情报,但是情报只是说有人会武装攻取县城,对于其他的却没有做太多的详细说明。

见到此,土肥原本身也没有很在意,以为是情报传递错误,因为以前有过几次这样的失误,结果被原关东军司令天元阁给骂了个狗血淋头。现在又来这么一家伙,再加上司令也换了,所以他心里就更没有底了。出于慎重方面的考虑,他最终还是没有向司令部汇报,而只是通过石原的关系,增加了天云县的防御力量,将原来的驻扎在关外的宫本联队的三个步兵大队调到了天云县,希望以此能制止这次危机的发生。

毕竟现在的形式是整个支那都在他们手里,那些暴动在他看来不过就是隔靴挠痒,无关轻重。但是现在事情发生了,而且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想象的程度,这下土肥原可坐不住了,在接到山本司令官要他们几个立即去会议室开会的通知后,土肥原丝毫不甘怠慢一路小跑来到会议,但是最终他还是发现自己来晚了一步,包括司令官在内的其他几人已经都在会议室等着他了。这种场面让他觉得实在有点尴尬不已。

土肥原来到会议室后,便急忙坐了下来。山本司令官见人都已经到齐了,便板着脸,然后恶狠狠的问到:“不知道诸君对此次袭击事件做何评价,有何对策?对了,土肥原你们特高科是干什么吃的?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会事先一点信息都没有吗?”

土肥原见山本司令官点了他的名,便立即站了,满脸大汗的解释到:“对不起,司令官阁下。是我一时疏忽了。我早先确实得到过情报,但是我以为那只是一些游击队一般的袭击,所以也没有在意。这确实是我的疏忽。还请司令官制裁。”

山本挥挥手说到:“算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土肥原君,我看你还是说点有用的啊。”

土肥原听到这里立即说到:“现已查明攻占天云县城的一股来历不明的军人,他们训练有素,装备相当精良。而且他们在攻取县城后,并没有象以前一样对县城打劫了一番后就逃跑,根据现在所掌握的情况分析,他们有以此为据点扩大其发展的用意。”

山本望着土肥原,一脸阴沉的说到:“就没有更详细的情报吗?”土肥原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到:“目前还没有,我想过两天应该会有具体的情报传来啊。”

听到这里,山本突然站了起来,把桌子一拍大骂到:“八嘎,你土肥原不是号称军部情报之鹰吗?怎么连这么大一个事情,就只有这么一点情报呢?还等两天,等两天你知道你的脑袋会在那里吗?”

听到此,土肥原一脸尴尬的看了看石原,然后又瞄了瞄板垣,透过那目光两人都知道土肥原是希望他们两人能出面帮忙说点好话,让司令平息怒火。会议室内的气氛开始变的凝固了起来。

一阵让人发慌的沉默后,石原说到:“司令官阁下,我想现在最重要的是采取行动,只有采取了行动我们才不会被动。”

山本听到这里,微微的点头表示赞同,然后站起来大声说到:“为了防止事态的进一步扩大,我现在命令,各地守备队一定要严查各类人员。防止这样事情的再次发生,同时调横田联队的步兵第三大队、山下联队的骑兵第五大队、松下联队的步兵第三大队、井奇联队的炮兵中队,和田纲装甲车队组成第三清剿队,由关东军司令部的岗崎重担任大队长率领,对进入天云县的敌人执行全面清剿。望你们紧密配合,我希望土肥原君不要再犯什么错误了。”说到这里,山本用那鹰一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土肥原看了好一阵子,岗崎重等人听此立即站了起来大声回答到:“嗨”

很快清剿部队就基本上将残余的敌人全部肃清,见形势已经稳定。梁冲建议早点召开总结大会,见到梁冲如此着急,刘兴自然知道其用意是什么,于是便说到:“梁团长,我知道你的意思啊,你是想开完会就把我赶回去,对不对?告诉你,开完总结大会后,我人还是会留在天云县城,因为很多情况需要了解。所以在短时间内我不会回基地。好了,现在你该干吗,干吗去吧。可以不用管我了。”梁冲现在才正式理解什么叫高兴而来败兴而归。

总结大会最终还是如期召开了,在这次大会上,大家一致选举刘兴为总负责人,同时推举覃旭为联盟党常务副主任,主要负责联盟党的日常事务,推举徐富聪为地方军管会主席,全面负责地方事务的处理。面对大家的疑惑和问题,刘兴都一一做了详细的解答。并且对此次作战中好的与不足的方面做了总结,然后对于有人提出为什么不使用坦克和飞机的疑问,刘兴做了如下回答:“我很理解同志们的心情,我也想使用那些高技术的装备,但是古语说的好:好钢就要用在刀刃上,对于这句话,我希望大家好好的理解下。我想只要我们占领了将东三省,并且建立相对稳固的政权基础,那么不要大家说,那些飞机、坦克什么的,仓库里面的好东西,自然会拿出来给大家用,而且更先进的装备我们都可能发展的出来,毕竟只有在战争中才能造出最有效的武器,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听到刘兴这么说,大家都高兴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会议结束后,刘兴又特别接见了许崇生和柳媛两人,在交谈中他们都谈到了在此次战役中起到关键作用的焦敏宏营长,这引起了刘兴的浓厚兴趣。在与许崇生和柳媛谈话完毕后,刘兴立即让副官把一团长梁冲给叫了过来,询问他对于战场起义的三三六团一营的处理。梁冲只是傻傻的笑到:“这个事情我正准备向你汇报,目前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对待他们?”

听到这里刘兴就知道要坏事,刚准备洗脸的他立即把毛巾往脸盆里面一扔,然后满脸怒气的说到:“你是不是把人家晾在了一边了啊,你这是胡闹。搞不好,是要出大乱子的。走,现在立即带我去他们的驻地。”说完便朝门外走去,梁冲不敢多说什么,只好立即跑到前面带路。

来到一营的驻地前,就看见门口是尘土飞扬。再仔细一看,守门的卫兵正拦着一些要往外走的士兵。一个挂着中尉军衔的军官正组织士兵拼命的阻拦着那些想外出的士兵和军官。

梁冲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军官是谁,便对着他大声喊到:“陈华,这是怎么拉?”

军官听见有人叫他,便立即回头,发现是团长和司令来了,便立即跑上前汇报到:“团长,一营和另外一些五色军的官兵正在闹事。我已经向指挥部汇报,请求增援了。首长,这里不安全,还是请首长尽快离开吧。”

听到这里梁冲火腾的一下就冲了上来喊到:“警卫员,去通知二营长,让他把步兵一、二连给我带过来。我就知道这些家伙不可靠。”

刚说到这里,身后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咳嗽声,梁冲回头再一看,发现此刻刘兴的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显然是在生气,而且火气很大,梁冲立即将嘴巴给闭上了。

刘兴眼睛瞪了梁冲一眼狠狠的说到:“回头再收拾你。”说着迈步走向前,大声喊到:“复国军官兵们,我是刘兴,现在听我指挥,立正。”

原来还在拼命拦截的战士和军官,听到此立即立正站在了那里,而那些想往外冲的人,也立即愣住了,心里都在寻思:看来这家伙级别不低。现在最好别动,等看看情况再说。见自己的部队站在了那里,刘兴继续大声的命令到:“全体复国军军人,向后转,目标自己的营地,跑步走。”

值勤的士兵和军官听到此命令,立即离开了原来的岗位一路小跑的回到自己的驻地。此时从原来闹事的人群中闪出了一条路,只见一个挂着中尉军衔的军官出现在他们中间,也是大声命令到:“一营的弟兄们,全体都有了,立正。”

等部队集合完毕后,只见那个军官一路小跑的来到刘兴的面前高声报告到:“长官阁下,三三六团一营二连集合完毕,请指示。二连连长全飙。”

刘兴回了一个军礼说到:“全连长,部队解散吧,既然兄弟们要出去,那就让兄弟们出去走走散散心,别闷坏了。还请全连长前面带路,我想此刻去见下你们的营长焦敏宏。”

全连长听到此,立即高声回答到:“是”然后跑步来到部队前,喊到:“全体都有了,解散。”

听到此口令后,有些五色军战士准备动,但是一见很多人都没有动,便站只好跟着在了那里。然后看着全连长在前面带路,刘兴等人一路跟着来到了营指挥所内,这时早就有人给焦宏敏报了信说,复国军的那边来一些军官,其中有个叫刘兴的好象是他们的总指挥吧。听到刘兴这个名字,焦敏宏知道复国军的总司令来是,便立即迎了出去。刚到营部大门,就见一个方脸、个头中等、全身军装打扮,年龄约莫在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面带着一丝微笑,肩膀上挂着的中将军衔显得格外的耀眼。

在二连长全飙的带领下正朝营部这边大步流星的走来,后面紧跟着一些校尉军官。当刘兴走到焦敏宏面前的时候,焦敏宏敬礼说到:“鄙人就是原卫国军三三六团的一营长焦敏宏。”

刘兴回礼一本正经的说到:“复国军总指挥刘兴。”

此时两人在营部门口一阵寒暄后,双方走进了营部指挥所。当梁冲等人准备跟着进去的时候,就听见刘兴说到:“你们都回去吧,我想与焦营长单独交谈一下。”

梁冲刚准备说什么,就听见刘兴严肃的说到:“都回去,你梁团长回去后,给好好的反省下,写份检查给我,通不过,看我不关你的禁闭。”

这时梁冲只好带着那些参谋们离开了营指挥所。见梁冲等人走了,焦敏宏也让自己的人立即离开了营部指挥所,此时的门口除开刘兴的副官和警卫员外,还有就是焦敏宏的两个警卫人员。两人并肩走进指挥所后,焦敏宏对正在室内忙活着的营部人员说到:“你们都出去吧,我和刘司令要单独谈点事情啊。”

见到此,那些人只好答应着离开了指挥所。此刻的房间内就之剩下了刘兴和焦敏宏两人,双方都在说着彼此感兴趣的话题,而刘兴想了解的情况则成为了主要的话题,看着焦敏宏一脸的困惑和不解,刘兴一脸正经的说到:“我想焦营长此刻一定以为我是在装傻充愣吧,实话告诉你吧,我和我的这只部队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们是前两个多月前才来到这个世界的。”

听到这句话,焦敏宏在那里傻傻的呆住了,他无法相信刘兴现在所说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见到焦敏宏那一脸的呆样,刘兴嘴角一笑说到:“如果焦营长不相信的话,可以当我今天刘兴所说是玩笑而已。”

听到此,焦敏宏没有多想,只是一脸认真的说到:“不管你刘司令所说是真还是假,既然你刘司令相信我焦敏宏,那我焦敏宏从此就跟着司令干了。”听到此,刘兴和焦敏宏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