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空间之新世纪抗日 第五章 外籍兵团 第九节 荒凉的南泥湾

懒虫的世界 收藏 1 223
导读:平行空间之新世纪抗日 第五章 外籍兵团 第九节 荒凉的南泥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9/


火车刚过了临汾就得到消息,运城到解州之间的一段铁路被破坏了。这样一来,原本打算走这条线并在华阴更换车头的计划便不得不进行更改,使得外籍兵团乘坐的火车拐了个弯奔着韩城驶了过去。

而在到达韩城后,刘颖决定让部队在这里休息一下,同时等待新的车头和一支从蒙古过来的部队到达后再继续前进。

这期间有一个小插曲。因为正式的番号还没有下来,所以为了将来人多的时候好区分,刘颖决定暂时按照地名来替代番号。比如说,第八中队是在河北地区作训的,所以就叫做河北中队,而山下.金次的人马自然也就叫做山西中队了。只是刘颖没有想到,这个图省事而诞生的临时称号却在今后的日子里成了个中队之间的习惯性叫法,除了在一些书面报告和家信中会使用正式番号外,平日里大家都习惯用地名来呼叫彼此。

不过从蒙古过来的部队在半道上遇到了一个问题——他们迷路了。而且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他们迷路的原因竟然是由于看错了地图~~~~~~

“看来这回柱子算是有伴了。”被差去接应蒙古中队的李云峰在临走的时候这样说道。因为宋庆喜在他们中队里是有名的地图白痴,就算是他自小走过无数次的路段,只要换到地图上的话那他就会立马抓瞎,最后连教书出身的陈涛也只能无奈的摇头。所以一想到几百个大老爷们儿竟然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他的这句话便马上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

但是说归说,人还是要去接的。

本来刘颖是想让山西中队派人走一趟,但是李云峰却说这样会让人觉得厚此薄彼。毕竟在受训期间刘颖基本上都是呆在他们那里,如果不再在这类事情上多走动走动的话,很容易会被别人说成她刘颖偏心的。刘颖觉得李云峰的话不无道理,于是便将这件事交给他去处理了。

而事实上,李云峰之所以会如此主动的替刘颖着想,一方面确实是因为对她的关心,但更主要的是因为他无意中知道了那支蒙古中队等待接应的位置……...


南泥湾是位于延安城东南45公里处的一条狭窄溪谷,此地野兽出没,杳无人烟。 1941年春,由于当时国民党反动派对陕甘宁边区及抗日根据地实行经济封锁,所以,中共中央命令八路军三五九旅进驻南泥湾,实行屯垦,生产自救……...

有关南泥湾的那点资料在李云峰的脑子里翻滚。这次那支来自蒙古的中队迷路之后,误打误撞的就跑到了一个叫麻洞川的地方。而李云峰则知道,从麻洞川往西不远的地方就是南泥湾了。

在前世中,李云峰不太喜欢搞什么偶像崇拜,慢说是什么当红的影视歌星的大名了,就连中国的十大元帅都有哪些人他也未必能够说得清楚。但这并不是说他记不住,而是因为他压根就没想过要把这些东西装进脑子里,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记住那么多的影视剧作品,并借此在这个世界里站稳脚跟了。

其实李云峰之所以记不住那些大人物的名字,是因为他觉得这些人并不值得或者并不缺少自己这样一个小人物的追捧。相反的,被李云峰崇拜和追捧的人,大多都是些能够真正去改变自己和一个时代命运,或者真正对社会周围环境有着无私奉献的人。

所以,当课堂上老师抱着恨不能是从他师爷那辈就在使用的教案,在讲台上把家喻户晓的开国领袖们神格化的时候。他的思维却早已经漫游到了西半球,去研究那个长得非常像卓别林的奥地利下士是如何当上德国元首的。因为在他看来,这个小胡子画匠虽然是个疯子,但是他的的确确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与奋斗成为了一代枭雄。按李云峰自己的说法就是,他只是个无法实现自己小小的梦想,却被一幅本不是和他的过于沉重的担子压榨疯了的可怜大叔。

同样的,对于将光头和日本人李云峰也有自己的一套看法。

比如将老头的那套攘外必先安内的做法,在李云峰看来就并没有太大的错误。因为那就好像救火一样,在家门口和卧室同时着火的时候,我们都会选择把第一桶水淋到房间里不是吗?不同的是,当时老将掌管的这个家太大了些,而且没有像毛爷爷那样做到在战术上对敌人采取足够的重视,导致最后不但外面来了个火上房不说,房间里也留下了星星之火。

而至于日本人的问题,李云峰只用了十六个字来概括他们在前世和今生的作为,那就是:岛国思想,蛮夷作风。管账可以,当家不行。

返回来再说这南泥湾。

李云峰之所以能对他记忆犹新,起初并非是因为课本和史料上记载的那些知识所辞,而是托将那里改头换面的哪支部队以及他的指挥官的福。说白了就是因为李云峰对王zhen将军产生了兴趣,从而导致了对他部队的研究,也因此才真正了解了南泥湾的发展历程。

在李云峰看来,三五九旅当年在那里的所作的一切的确称得上是改天换地的一个壮举,不但让一片荒芜的土地变成了美丽的田园更是因此救活了无数的生命。让他觉得更难能可贵的是,当年在开始作这件事的时候他们就连最最普通的工具都少的可怜,其困难程度不是光靠一句“物质资源急剧匮乏”所能够形容的了得。而且他觉得,这些人的行为恰恰可以当作中国人那种吃苦耐劳,坚忍不拔的优秀品质的缩影。

所以李云峰一直想去看看,看看这片曾被称为陕北好江南的地方到底是个什么样,同时也感受一下那些先辈们曾经奋斗过的环境是什么样子。于是他主动要求去接应那只蒙古中队,希望到时候可以有幸到南泥湾看上一眼。

不过有这种想法的似乎并不只是他一个人。

当李云峰与蒙古中队在麻洞川相遇后,中队长格桑纳捷一听说从这里往西再过去一点就是南泥湾时,便直截了当的提出要去瞧瞧。

“我爷爷当年曾经和这的八路有过点生意上的来往,说那里的汉人个个都是好汉是巴图鲁,而且特别的勤快。小时候常听他老人家念叨,说头年春天去的时候南泥湾还是快不毛之地,可转年再去看的时候那里就富饶的认不出来了,所以我就要去那里看看,到底是不是像我爷爷说得那样好。”

本来还有些担心的李云峰一听这话当然高兴了,于是当即就把这个蒙古汉子拉上了自己的吉普车,一溜烟的奔西扎了下去了。

路上二人也没闲着,蒙古人豪放的性格正和本性憨厚的李云峰的口味,没聊上两句俩人便好似多年不见的兄弟一般,搞得车上笑声一片。

从谈话中李云峰得知,在日本人的控制下不论外蒙古还是内蒙古,现在日子都不是特别好过。过度的放牧和农耕不但使草场退化严重,而且相应的还带来了大面积的鼠灾以及病虫害的问题。前年整个蒙古受了一场大白灾(雪灾)死了不少的认和牲畜,元气到现在都没能够缓过来,可日本人却依旧压榨他们的血汗。于是许多活不下去的人开始外逃,而另一些人则选择揭竿而起,但这两种选择带来的结果都不太好。毕竟人家手里有飞机坦克,而他们这边却可以说是一穷二白,所以不管是战是逃最后大多都失败了。

格桑纳捷家里也不好过,但是好在占了块水草相对丰厚的土地,所以一家人还能勉强温饱。去年老婆给他又添了个儿子,虽然心里非常的高兴,但是面对贫苦的生活却没有人能笑得出来。也就在这时候,他听说了日本人的那则新的征兵法案,所以便跑去想碰碰运气。

“长生天保佑,我不但当上了兵,而且因为骑术好的缘故,所以还混了这么个中队长的官当,寄回去的钱足够家里的那几张嘴熬过这个冬天啦。哎,李老弟,你说咱们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啊?”

看格桑纳捷唉声叹气的样子,李云峰镇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只比自己大两岁,但将心比心得想一想他也明白对方的难处,所以只得软言相慰几句便转移了话题。

二人边聊边赶路,转眼间就到达了目的地。但是,面对眼前的一切,他们心里却都沉甸甸的。站在山坡上,只见整个溪谷里杂草丛生乱石成堆,一些寸草不生的地方依稀可以看出有过被人耕种的迹象。

“老人家,问您一下,这里是南泥湾吗?”李云峰拦住了一个从附近经过的老农问道。

老农有些慌恐地打量着面前的这几个大兵,好半天才点了点头表示这里确实是他们要找的南泥湾。

“这就是南泥湾?!不是说这到处都种着庄稼吗?”格桑纳捷问道。

“哎,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叙事觉得这几个人还算和气,于是老农便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南泥湾确实曾经富饶过,可后来日本人来了以后就用化学药剂把这里给毁了。而且这还不算完,他们又逼着当地的老百姓往这里搬运了大量的垃圾和石头,说是要彻底填平这块曾经供养过八路和无数匪帮的罪恶之地。有不少人当时都不肯帮日本人作者中伤天害理的事情,于是便被他们口上了反日分子和八路余党的帽子给杀了。而从那时候开始,南泥湾也不再叫南泥湾,而是被称作死人谷。

巧的是老农当时还只是个生活在附近村子里的小孩,他不但见证了这里曾经诞生的那段奇迹与辉煌,更是看到了这里的衰败与没落。

“后来日本人取消了对这里的封锁,于是俺就搬回来了,算算也快三十年了吧~~~~~~”老农说到这里,两行泪水不由得划过了满是皱纹的脸。

“这的地都给毁了,您为啥不到别处去谋生呢?”格桑纳捷问。

“...................”

老农不说话,于是李云峰说:“咱中国人对故土的依恋是其他人没法比的,要不怎么老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土窝呢?但凡只要有一丝希望,咱们中国的老百姓是不会舍弃自己祖祖辈辈所生活的那片土地的,这就好像你们蒙人宁可和草原上的狼群搏斗,也不愿意放弃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一样。我想人家之所以一直守在这里,也是因为那份对故土的热爱,所以宁可自己多吃点苦也要留在这里努力挽救自己的家园。”

格桑纳捷点了点头,然后长叹一声说道:“哎,这帮杀千刀的小鬼子,好好的一块土地就这么给毁了,真不知道他们还想干什么?看来咱们是没法知道这里以前的样子啦。”

格桑纳捷不知道日本人这样做的用意,但是李云峰却能够猜到一些。他觉得日本人很可能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抹煞一种精神,那种由当年八路军所留下的抗争精神。不过李云峰觉得,他们这种做法只能表示他们心中一直有一种恐惧感,一种对中国人精神上的恐惧感。想到这,李云峰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于是说道:“老哥,我记得有一首歌曾经专门描写过这里的景象,我之所以想来看看其实也是受这首歌的影响。不如我把他唱出来听听?”

“行,你唱,也让这位老人家听听,看看你唱得是不是和当年这里的景致一样。”

于是李云峰情了清嗓子,面对那片曾经富饶的土地唱道:“ 花篮的花儿香, 听我来唱一唱 唱一呀唱,来到了南泥湾, 南泥湾好地方 好地呀方。 好地方来好风光,好地方来好风光,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当年的南泥湾, 到处呀是荒山, 没呀人烟,如今的南泥湾,与往年不一般 不一呀般, 如今的南泥湾,与往年不一般,再不是旧模样,是陕北的好江南………”

这之后,李云峰和格桑便匆匆离开了这块令人心情压抑的土地,而在他们离开的那座山坡上,却有一位老农用陕北民间特有的那种曲调在一遍又一遍的唱着李云峰留下的那首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