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1/


第十节

李天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个守城兵,非常奇怪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平都李天。”

两个兵卒立刻换上一副阿谀的笑容,“您看您怎么不早说呢,李大才子的钱我们哪敢收。”说完,赶紧把刚接到手的银子又递了过去。

李天很疑惑的接过银子,真不明白这倆傻冒想干什么。

“李大才子有所不知,内阁大学士刘大人专门派了家丁,在各大城门接您,没想到李大才子能从我们这里进诚,太荣幸了,快请进。”说完话,两个兵卒引领着李天往城门里边走。

李天也没上车,跟着走了进去,心里非常奇怪,车夫也牵着马车跟在后面。

一进入城门,就看到旁边挂了一个条幅,上写着‘迎接平都李天刘府接待处’几个大子,旁边还停放着一辆豪华的马车。

“请李公子稍等。”

两名兵卒上去不知说了些什么,不一会儿,从旁边的小门里跑过来两个家丁,给李天一抱拳,说道:“李公子久等了,奉我家老爷之命,在此迎接李公子,请李公子上车。”说完,跑过去一撩那豪华马车的车帘,意思很明显,是叫李天上这辆车。

“哦,这是??怎么回事,我带车过来的。”

“公子放心,您的行李小的会给您放好,您就不用操心了。”家丁赶忙说道。

管他呢,反正在京里也没熟人,接错了可别愿我,李天可不知到这刘大人就是那位主考官,自己还因为他的晕倒屁股上还挨了板子。

刘大学士的府地,在京城里不算大,却非常有格调,跟着家丁走来走去,看到四周的布局,颇有苏州园林的风格。

来到了一座楼阁之前,家丁停了下来,“请李公子留步,小的去秉报一声。”

这到底是谁想见我?会不会搞错人了,我可什么大人都不认识?一阵笑声传来,“李天啊,你可来了,可想死老夫了。”

我地天,这不是那位主考大人吗,这有毛病的家伙想死我了?还是想我死了?。

别管怎么说,人家是大人,礼节还是要到的,一躬身说道:“小民李天拜见大人。”

“哈哈,不用客气,不用客气,来来来,一路上也累了,先进来品品茶。”说完,很亲热的拉着李天的手就走了进去,弄的李天混身都起小米粒。来到客厅里,刘大人坐在太师椅上,也不说话,看着李天直笑,那表情整个就是一财迷看到了金元宝,越看心里是越喜欢,直把李天看的直冒汗,我和他很熟吗?,还是这老家伙有啥特别爱好?。

“咳咳”李天咳嗽了两声,“大人,不知您把小民找来有何吩咐,还望大人明示。”李天实在是忍受不住,刘老头再这样看下去,他非吐了不可。

“哦,是这样的。”刘大学士也从梦幻中清醒,“老夫看你文学天赋很好,特意把你上次的考卷上报给了皇帝陛下,我对你也是一番赞叹,陛下看完后是非常之高兴,所以,这次陛下特批,你李天免于殿试,哈哈,恭喜你啊,现在也没有外人,这事除了我和‘神使’大人别人可是不知到。”

我的天,免试了?哎,这老头还真不要脸,这不是明摆着要我领情吗,可是身上就还剩一百多两银子,给了他我怎么办。

李天装出非常激动以及欲哭无泪的样子,“大人啊,您的大恩大德小生无以为报,只是这次来的太急,没给大人您带点家乡特产,哎,惭愧,实在是惭愧。”

刘大学士一听,生气的说道:“贤侄啊,看你说的,老夫我可是很看好你吆,不为别的,只为了能发挥出你的天赋,不能埋没了人才,一会儿‘神使’大人也要来到我府,他对你也是非常欣赏的。”这一会连称呼都改成贤侄了。

在大安国,太阳神是至高无上的,随之而来就产生了很多神庙,除了很穷的小庙没有常住,各庙里有神仆管理,下面还有神奴,全国最高的就是白衣神使,没什么官衔却至高无上,神使说白了就是一骗吃骗喝的神棍,要说这神使我李天当最合适,我可是降生在神庙,还把那本来就破的小穷庙砸了个窟窿。

真是说谁谁就到,还没刚聊上一会儿,有个家丁来报,神使大人已经来到刘府。

“贤侄啊,随我一起去迎接神使大人吧,他可是专门来看看你的。”刘大学士说完,李天跟着一起往外走。

真是奇了怪了,刘大学士拉拢我情由可原,他一个神使来看我,想干什么?。

神使虽然没有官职,在大安国却很受尊敬,因为他代表着太阳神,是太阳神最忠实的仆人,所以刘大人还是亲自出来迎接一下。

看到神使的样子,李天还真有点吃惊,本来还以为,神使大人最起码也象传说中的‘教皇’那样,身穿一身白衣,头带神冠,一脸虚假而又慈祥的老人,但是眼前的神使却很年青,看样子比李天大不了多少,人长的到还勉强说的过去,只是留着个光头?难到说,这社会的神使相当于前生的和尚?嗯,看样是这情况。

刘大人引领着神使和李天一起又回到了客厅,神使一脸严肃的看着李天,问刘大人:“愿神与您同在,我的大人,这就是你推荐的那个才子李天?”。

刘大人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正是李天。”一转头。对着我道:“李天,还不过来给神使大人见礼。”

妈的,给一个神棍行礼,真有点窝火,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神庙里的人,家乡那破庙里连个神奴都没有,也不知要行什么礼,反正李天也不懂,就行个鞠躬礼吧,先来个三鞠躬,把神使鞠死了可别愿我,李天一边鞠躬,嘴里还一边说道:“尊敬的神使大人,您的光芒使照耀着大地,在黑暗中给我带来了光明。”就那贼亮的光头,夜里上厕所都不用点灯。

神使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刘大人道:“嗯,这个李天还不错,我将赐给他神的祝福,刘大人,我想和李天单独谈谈,您看??”

刘大学士一听,接口说道:“哦,那神使大人您请,我先去前厅吩咐一下饭菜,一会请神使大人在舍下吃完饭再走。”

“那就不客气了,神将与你同在。”不愧是神棍,神不离口。

刘大人走了出去,下人把门也带上,大厅里就剩下李天和神使两个人。哎,别说,要是在前生,咱们还是同行,一个骗子一个神棍,虽然手法不同,但目的还是一样地,一种亲近感由然而生,总算又见到组织了。

“神的孩子,你将接受神的祝福,阿拉西加。”一种典型的神棍开场白,只不过‘阿拉西加’是干什么的,看样和‘阿门’以及‘我佛慈悲’一类的口语。

‘神的孩子’?我要是神的孩子,那牛头和马面揍我的时候,神怎么不管管,他奶奶的,想起来就气。

“嘿嘿,多谢神使大人,不知您有什么事吗?”看到同行,李天可没有其他人那样尊敬,谁叫同行是冤家,再说他也不能把李天怎么样,又没有官职,最多说我对神不敬。

“李天,我看过你的考卷,听说了你的善举,非常不错,所以想奏请陛下,以你的才华和道德品质,非常合适做神的仆人,怎么样,神的孩子,是不是很高兴!以后你就可以专门为神写赞美诗了,伟大的太阳神,在您的照耀下,您看这孩子多高兴啊,我赞美您,阿拉西加。”神使兴奋的在那说着。

什么?叫我做神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