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七十九章 克洛斯 第七十九章 克洛斯

摇滚情人 收藏 0 4
导读:矢车菊 第七十九章 克洛斯 第七十九章 克洛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他坐在曾见过波夏特的小河边,夕阳沉了,水依然无声地向前奔流.他独自坐在这充满惆怅的地方,身边只有那只曾被她无数次抱在怀里的布熊,这是她唯一留下的东西了.他多么孤独啊,他失去了一切,苏露芝,伊斯,波夏特,这叫他该何去何从?


风啊,你在哪里?别就这样把我的心带去,别就这样把那难以忘怀的岁月也带去,我空荡荡的心里,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风啊,你在哪里?吹散的欢乐消失在空中,失去的耳语无声无息,月光下面那期待你的地方,留在我心间,是你空荡荡的坟墓.风啊,你在哪里?


克洛斯的这种状况实在令人担忧.组织已经察觉到他的反常.他们找到穆索兰,希望他,克洛斯曾经的小组负责人,能令他重新振作起来,他们不愿看到人民的英雄整天带着一只布熊游来荡去.这样下去他会彻底嘣溃的.

克洛斯又悄悄独自驾车外出.穆索兰忧心地跟着他,他很为他这种样子担心,他最了解他.最清楚这几年来所发生的一切,只有他明白他所承受的打击和痛苦.

克洛斯这次外出很有目地性,他离开波兹坦,就一直往西南方向走,一直走.这是不久前,也就几个月前,导弹部队后辙时行进的路线.那时,伊斯还在导弹部队中生活得阳光灿烂.

最后,他终于到达了波莱歇路德小镇.穆索兰一直最担心这件事.克洛斯进入了森林,再往前,出现了一个森林中的伐木场.他踏上这曾经熟悉而难忘的小路,他慢慢走过每一段林间小道,一直到天以黑,夜已来临.月光淡淡,如水如梦.他远远地望了望游击队曾驻过的小屋,院子.曾经,在这个地方,发生了一件令他如此痛苦的事.

这件事并不遥远啊,它就只发生在两个月以前.世界就在这个月中毁灭.他开始往回走,在这条公路上,他看见过伊斯,和何尼斯在一起.何尼斯,这个德军上校,他对伊斯一片痴情,他为她自杀过,伊斯为他还朝自已开过枪.啊,克洛斯发觉,自已根本不配得到波夏特的爱情.

克洛斯走到了开阔地,耳边传来河流奔腾的声音.他静静地听了一阵.他站住,在这儿,他曾站过,呼唤过:"伊斯,回来,回来."他望过去,可现在什么都没有,只有河水,一直在流.

那可怕的一幕总是浮现眼前,他手中紧握的刀刺进她身体的瞬间,她惊恐的,疑惑地望着他的眼神.当他说:伊斯,你过来时,她是如此信任地扑向他的怀抱.可等待她的,却是死亡.他亲眼看着她的眼神逐渐暗淡下去.啊,不,为什么会是这样?


啊,激流,回来吧,别带走我的心,啊,激流,回来吧,别让我独自在岸边等待,可我的期盼,已消散,已失去,我目送她离去却无法呼唤,你在哪里?激流,我付出我的所有,请求你回来,啊,激流,你能回来吗?激流,伸开你的双臂,拥抱我吧,为我指引吧,啊激流,把我的一切都带走吧,我已不愿留在孤独的岸旁,我的心灵无法平静,激流,带走我的痛苦,给我幸福与安宁吧.


穆索兰看他神色异常地来到小镇的墓地,他站在伊斯的墓前,失声痛哭.

"伊斯!"他仰头大声呼唤道:"你在哪儿?回答我!我错了,我做错了!"

他跪倒在墓前,悔恨和痛苦地落泪:"我原来深爱的人是你啊!伊斯,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我爱的是你啊,请你愿谅我吧,愿谅我!"

穆索兰看着这一切,他的思绪,也飘向了远方.克洛斯在伊斯墓前尽情的诉说.他远远看着,没有去打扰.

克洛斯伸手进衣兜,紧紧握着那把匕首,就是这把匕首,刺进了伊斯的身体,他闭上眼睛,任泪水掉下来,落进大地.


落下吧,泪水,去追寻她的方向,那天,她的泪水,也是这样落下,她的心,也是这样破碎,落吧,去追寻她的方向,让我们融在一起,我没有用幸福温暖你,就让我们破碎的痛苦融在一起.落吧,我的痛苦,去追寻她的方向,让我们在永恒中相会吧!


他抽出匕首,反手朝自已身上刺下.

"不!"穆索兰没料到竟会这样,他跳了出来,朝着克洛斯跑去.

克洛斯已经深深弓下身去,他还没死,他又拔出刀,准备再来一刀.

"克洛斯!"穆索兰及时拦住了他.

"走开!"克洛斯低声说:"别挡着我."

"我们很为你担心,克洛斯,别这样!"穆索兰紧紧抓着他,不让他的刀再次落下."克洛斯,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请你千万别冲动.为什么这几年的风雨,这几年的磨砺没能令你坚强呢?你远有许多事要做啊,你不明白吗?坚强一点,想想这几年吧,哪一天不是难忘的呢?你在自责,是吧?但这不是你的错,根本就不是!想想吧!你离开我们,事情会有改变吗?不会,你怎么能这么傻呢?"

克洛斯的头靠在了他的肩上,他的话终于让他有些清醒.还有许多工作在等待着他,祖国和人民还需要他.


回来,回来吧!我对你说过,对你说过,正是这句话,留给了我最大的创伤,回来,回来吧!现在,我也站在了它的边缘,你们对我的呼唤,我都听见,但我不知倒底该何去何从,回来!回来吧!为了活着的,为了死去的,就让我留下,独自去承受这巨大的痛苦,回来!回来吧!


他倒是回来了,可依然情绪低落和消沉,胜利没能带来喜悦,成功没有给他带来欢乐。由于他精神状况不佳,只好让他回到华沙。本来想给他一个长休假,可他却要求工作,拼命工作,以此来减轻些心头的痛苦。

伊斯的生活彻底改变了,她现在即不是波夏特,也不是伊斯,她是佳列娜,以前那个人,已经死在波莱歇路德了。她的生活中不再充满空气动力、喷气发动机、导弹……,取而代之的是钢琴、声乐、音乐理论、排练、演出。

她现在可以安心地吃安心地睡,再不会有什么军队,秘密警察,日以继夜的工作来打扰她。她现在和许多年轻人生活在一起,无忧无虑。

她刻意地多吃多睡,好使自己胖起来些,一有空,她就头顶一本书,直挺挺地站在宿舍墙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