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七十七章 柏林地下避弹室(2) 第七十九章 认识伊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他是从波莱歇路德镇重返德国的,在这个地方,发生了一些他永远深感内疚的事情.他在小镇的墓地边上,找到了那座简单的坟墓,他将一束花放在墓前.他亲手杀了她,亲手结束了她的生命,让她永远地留在了这儿,这是一个不可愿谅的错误.因为他们最终发现,一直将游击队的行踪暴露给敌人的,是伊洛夫.伊斯已经提醒过他的.可是那纹身,一直清晰地映在他心中.为什么会是这样?伊斯为何会有那种纹身?她已不能再为自已辨解,这个迷,永远打不开了.

他又重返波兹坦,希望能发现一些导弹部队的资料.国人首先从柏林得到一些珍贵的电影胶片.因为知道他是见过波夏特的不多的人,所以美国人也邀请他一同前去帮助辫认导弹部队的核心人物.

这是一段导弹试射过程的镜头,当时希姆莱来观看导弹发射时拍摄的,还曾让一些高级官员看过.

在一个大办公室里,窗子已经挂上厚厚的黑窗帘.吵吵闹闹的美国人架好了电影机,淮备放映这些资料影片.

银幕上出现了竖立在发射架上直指蓝天的导弹.

"这是V-2."有人说.

希姆莱出现在镜头中,一些人陪同他观看这枚巨大的即将发射的导弹.其中有个年轻女郎,黑头发,戴着一副大大的太阳镜.

"这个姑娘什么人呀?"有人问.

克洛斯紧张起来.这个姑娘正向希姆莱讲解导弹的各部分.她肯定就是波夏特无疑.

"她就是波夏特博士."他这样告诉美国人.

"哈哈,怎么可能,她是个年轻美女嘛!"美国人笑了.

"我肯定是她."克洛斯说.

"不会是个骗局吧."人们议论:"她戴着那么副太阳镜,看不出她的面目嘛."

"我见过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克洛斯说.

"那么你也没见过她的本来面目?"

"是的."

影片在继续.人们退到了掩体里,火箭点火,随着一团巨大的烟雾,巨大的火箭缓缓上升,场面十分壮观感人.所有人都一声不吭,全都被火箭发射的场面震动了.

这时有人进来,低声说:"找到慕尼黑的导弹部队了,可只找到格塞博士."

"波夏特博士呢?"

"没找到,只找到一份死亡证明."

"什么?"克洛斯惊得几乎失声叫了出来."

"快看,那个美女博士,她……"

影片上,导弹成功发射,所有人都兴高彩烈,纷纷到另一枚未发射的导弹前合影留念.其中,那个年轻姑娘很是得意.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站在她旁边.

"这个年轻人就是格塞博士."后来的那人说:"那么这姑娘就是波夏特博士了."

"波夏特博士真是女的?"

"是的,而且两人都年轻得不可思议,让人难以想象!"

"她摘下眼镜了,哇!"美国人全都孩子般叫了起来:"她怎么这么漂亮?多可爱的女博士!她上哪儿去了?"

影片中,伊斯洋洋得意地摘下太阳镜,露出成功地笑容来.

天呵!克洛斯却大睁双眼,热血沸腾,他无法控制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伊斯就是波夏特?他无法理解.

影片结束了,窗帘已经打开,人们却发现克洛斯还呆呆站着一动不动,他脸色苍白,面露一种极度痛苦和茫然的神色.

"喂,上校,你怎么啦?"有人问他:"你认识那姑娘?"

"她死了,已经死了,为什么?"他说.

"你怎么知道?"后来的那个人问道:"据说她是被游击队刺杀的,在战争结束前.这是找到的死亡证明."

克洛斯没有接"我知道."他失魂落魄地说.

"她被害真是可惜,上校,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是他亲手杀死了她,亲手结束了自已最心爱的人的生命!他见到德国人埋葬了她,他还在她的坟前放过花束,那坟墓是真实存在的!

"你怎么了?上校?"

"没什么,我得走了."克洛斯低着头,幌幌忽忽地离开了.

这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一个事实.怪不得她能得到这么机密的情报,怪不得波夏特会那么帮助他,怪不得何尼斯跟伊斯和波夏特约会,怪不得他说他不认识波夏特,也不认识伊斯,因为她俩就是同一个人!先前他怎么就从未将两人联系起来呢?他只觉得伊斯有些神秘,却没有再进一步,去发现她的真面目.他无限的后悔,本来有许多次机会,他都能够发现真象的.

现在他认识她了,伊斯是波夏特,波夏特就是伊斯!可他却明白得太晚了,太晚了!一切都已来不及.他茫然地走在街上,她的每一次笑,每一句话.她那双闪闪的黑眼晴,那亲切可爱的背影.永远失去了!以前他对她那么冷若冰霜,却不知道他一次次拒绝的,却正是他心爱的波夏特!

他的头发长了,他无心去理会,胡子长了,也无心去修理.他就象变了个人似的,整天沉默不语.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就这么一天天消沉.

他独自驾车去到每一次他见到她的地方.他独自徘徊在波兹坦的街道上,她和他曾经过的地方.而现在,这些发生过难忘往事的地方,却是一些陌生的人,做着一些欢乐的事,战争结束了,他却不再为此感到喜悦.

伊斯曾经的住所在炮火中幸存了下来,他悄悄的进去,这儿已经成为俄国人的一个办事处,一些人来来往往热闹极了,到处扬溢着胜利的喜悦.点儿也找不到从前的任何一丁点踪迹.在一个角落,他发现了那只做工精细的漂亮的布熊,布熊上已经落了些灰.被这些房间的新主人无情地抛弃了.他就默默地拾起它,永远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