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七十七章 柏林地下避弹室(2) 第七十七章 柏林地下避弹室(2)

摇滚情人 收藏 0 28
导读:矢车菊 第七十七章 柏林地下避弹室(2) 第七十七章 柏林地下避弹室(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何尼斯呆呆地望着她,她睡得那么香,他过去,在她双唇上轻轻吻了一下,一滴眼泪突地掉了下来,消失在她密密地黑头发里.此时此刻,他的所有脆弱,终于爆发了出来.

明天将会怎样呢?俄国人,美英联军已从几个方面包围了柏林,德军被分割包围,相互之间无法取得联糸,待在地下室的时间指日可待.可伊斯却在这最后的关头独自驾机冲进来,来到他身边,他的泪水里,包含了各种的滋味,他的心里因为她的到来而一下子翻腾起来.


25日,伊斯呆在地下室里无所事事,她便在各个地方走来走去,糟糕的战况不断传来,在一个办公室里,鲍曼,布格道夫,克莱勃斯正聚在一起开怀狂饮,伊斯感到很惊奇,便走了进去.

布格道夫将军大声喊道:"该痛痛快快说回心里话了,波夏特,你来得正好,你是搞科学的,你可以作证,也许,再过两天就没有机会了."

她站在门囗,面无表情地听着.这三位"模范纳粹"分子竟会聚在一起狂言豪饮,说心里话,这也是到了未日才会出现的事.

他继续说:"我们年轻的军官上前线……一死就是几十万.他们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亲爱的祖国,我们的尊严,我们的未来吗?不,他们是为你们死去的,为你们能亨福,为你们能抓权……可你们呢?靠人民发了财,整天花天酒地,同时还在欺骗和压迫人民…….你们消灭了我国悠久的文化和人民.这就是你们的滔天大罪!"

最后,他指着伊斯,说:"尊敬的博士,包括你们在内,都是被利用,被奴役的.你们制造的那些先进的杀人工具,你的贡献越大,罪恶越大.所有人都是刽子手!美丽的博士,你照照镜子仔细看看自已吧!"

伊斯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室内非常寂静,鲍曼从容不迫,委婉巧妙地开了口:"亲爱的,你干什么扯到个人呢?来,为你的健康干杯吧!这场战争关她什么事呢?人家是为了那圣洁的爱情而来,来,干杯吧!"

布格道夫骂起了劲,挨个骂起了戈林,戈培尔,还有那个刚崭露头角的阿克斯曼.

电话铃声打断了布格道夫,克莱勃斯拿起听筒,边听边说:"明白了,明白了."随后他宣布:"俄国坦克已经从南北两个方面逼进了波茨坦."

布格道夫站起来大笑着说:"圣洁的爱情,有谁不知道你们那圣洁的爱情,什么动人的故事都是有原因的,你知道是谁下的命令?何尼斯,还有那纹身,谁下的命令?"

鲍曼去拉布格道夫,让他住口,伊斯却掉头就跑,克莱勃斯跟了出去,却不见了伊斯,他看到阿克斯曼坐在长凳上睡着了,伏斯海军少将低着头坐在椅子上.在走廊的尽头,新闻处的房间里,他看见劳连茨胸前抱着一个空酒瓶,也睡着了.只有女电话员们还没睡.她们向这位将军提出了一大串问题:"温克兵团什么时候到?""布谢什么时候

同我们会师?""舒埃纳尔什么时候到柏林?"

对所有这些问题,克莱勃斯都给了一个最简短的回答:"永远不会!"然后就回到了自已的房间.他照例要向元首作报告.今天的报告,要把柏林被围和苏军逼进易北河的最新消息讲得缓和一点.


26日,有些苏军部队已经到达莱比锡大街的地铁车站,这个车站与菩提树下大街车站相联,就在帝国办公厅旁边.这意味着他们能躲在地下室的时间已经不是以天,而是以小时来计算了.这时希特勒作出了一项最可怕的,令人感到恐怖的决定:他下令打开施普累河的闸门,水淹地铁,妄图以此阻止苏军前进.

这一天,戈培尔发表了《告柏林市民书》,他这样讲:"威武雄壮的柏林人:

柏林永远是德国人的!元首已经这样告诉了全世界,而你们,柏林人就应该让他的话变成真理,因为你们是威武雄壮的柏林人,你们的行为是卓越的典范.以后,你们还要这样勇敢这样顽强,这样无情,这样不怀宽厚之心地战斗.这样,布尔什维克的冲击波就一定会在你们面前碰得粉碎.

柏林人,你们要坚持住,要前进!"


又过去了一天,伊斯还是没有见到何尼斯,布格道夫的话让她感到心绪不宁.她害怕听到他说的那些.她满怀希望的来见何尼斯.可是事情却并不如她所想象的那样.

她也去找来一瓶酒,才刚打开,何尼斯也推门进来,他看见了这整瓶的酒,却只是也坐到沙发上去,淡淡的说:"给我也来一杯吧,我觉得很累."

伊斯便也给他倒了一杯:"给你,何尼斯,结不结婚随你吧,如果你希望我离开,我就离开.我就是等着和你道别的."

何尼斯吃惊地望着她:"不,不……"他有些结巴地说着.

"我还是相信你那个命令,"伊斯说:"和我结婚只是你的任务,现在一切结束了."

"不,"他很微弱地说了声.

"我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伊斯说:"也不知道现在该干什么,现在我是多余的."

"你跟我在一起,你后悔了,是吗?"何尼斯问.

"不,无论如何,我都会来的.可是布格道夫将军说,你和我在一起是刻意安排的,这是命令,对吗?"

"是的,"何尼斯不得不说:"这是真的,是有这么一个命令,我在拼命的执行它,并且,还会一直执行下去,这个命令是上帝给我的."

"哪怕听你这么说,我心里也是高兴的."伊斯勉笑笑:"我也不愿看到你痛苦,你想我走,我就走吧,如果我们还能再见的话……"伊斯不愿说出下半句.因为她对结婚已不再抱有希望.

"不."何尼斯说.他将衣柜顶上的提箱取下来,取出平整地叠放着的布套子,递给伊斯,并打开:"你认为我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呢?"他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