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传奇 第六章 出游访盗 第六章 出游访盗(五)

HimalayaRange 收藏 0 34
导读:二爷传奇 第六章 出游访盗 第六章 出游访盗(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3/


6—5


到达苏州时天已经黑了。找了一家门前灯火通明的酒楼,吃过晚饭后各人回房休息。晴雯让古丽和二爷住一起,自己和湘云住一起。


古丽确实爱好沐浴,卧室里本来就备有浴桶,现在盛上了大半桶烫手的热水,水面上漂浮着鲜艳的花瓣。古丽和二爷在客厅喝茶聊天,等待热水的温度降低一些。聊天时古丽赖在二爷的腿上不肯起来。


“二爷。晴雯妹妹是二爷的人吗?”古丽分明是明知故问。


“是啊,她是我的一个搭档。”二爷知道古丽是明知故问,但还是认真回答问题。


“搭档?哦,就是二爷的婢女,也是美人玩伴。那她为什么不和二爷住一起?”


“用不着天天住一起的。以后你也不要天天和我住一起。”


“不嘛,我要天天都和二爷在一起,侍侯二爷,和二爷玩乐。”


“不能天天玩乐的,那样会早死的。”二爷真的担心这个问题。


“要是二爷学会佛爷的欢喜禅就可以天天玩乐了,而且玩的空行母越多越好,最后还能登上西天极乐世界呢。”


“空行母是什么?”


“啊,就是和佛爷参欢喜禅的女人。”


“空行母能登上西天极乐世界吗?”二爷关心女人的下场。


“佛爷登天的时候会带走一些最喜欢的空行母,其他的空行母下世也会得到好报,有的下世还会做佛爷呢。”


“古丽是佛爷的空行母吗?”


“还不是呢,空行母都是佛爷最得意的女弟子。”


“古丽会参欢喜禅吗?”


“只有男人能参欢喜禅,女人只能做空行母配合。二爷你也学会参欢喜禅吧,那对二爷好处极大,说不定还能登天呢。”原来参禅是男女有别的。


“呵呵,我到哪里去学习欢喜禅呢。”


“只要做佛爷的弟子,佛爷就会教二爷欢喜禅的。”


乖乖隆的东,策反策到老子的头上了。“我可不想当个光头和尚。”


“只要有缘,佛爷也收俗家弟子的。”


“我和佛爷无亲无故,那有缘分。”


“心愿就是缘分。只要二爷发愿,时刻想着要做佛爷的弟子,二爷就会遂愿的。”


哇,还没戴金刚圈,就要老子自己先念紧箍咒。是要给老子戴金刚圈啊,到时侯一念紧箍咒,老子不就得乖乖的听话。“啊,以后再说吧。谁知道佛爷是不是有真本事,要是做个没真本事的和尚弟子,那不是太亏了吗?”


“二爷这种事也想着吃亏占便宜啊。”


“不错。本二爷是个生意人。”


古丽在给二爷宽衣准备沐浴时有人将房门敲的咚咚响。二爷不用问就知道门外是谁,除了晴雯还有谁会如此嚣张地敲门呢。晴雯现在跑来多半又是要搞什么古怪灵精的事情。


古丽开门后晴雯径直走进卧室,“呀,太好了,我要洗澡”。晴雯三下五除二地摆脱一切束缚,坐进了浴桶里。“太舒服了,二爷你也进来,泡在香喷喷的热水里真是享受啊。”


二爷也不谦让,跨进浴桶里坐下,和晴雯面对面,腿脚还纠缠在一起。古丽很不高兴,这个浴桶确实是个大浴桶,但无论如何也是坐不下三个人的,除非大家都在里面站着。


“姐姐,你反正闲着没事,还不如给我搓搓背呢。”晴雯向古丽提出了要求。


既然叫姐姐了,哪能小气呢。古丽高高兴兴地给晴雯搓背,还不时地搓到胸前。


晴雯享受足了搓背的愉快之后又说道,“姐姐的手太重,还是给二爷搓吧。”


古丽又高高兴地给二爷搓背。为了清洁小二爷,古丽干脆摆脱了衣服带来的不自在。不过小二爷就很不自在了,受到了严重的蹂躏,不得不生气了。


晴雯觉得二爷已经享受足了搓背的愉快,自己先起身跨出浴桶,又将二爷拉了出来。照理说晴雯是拉不动二爷,但晴雯夹持了小二爷,还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的。用浴巾草草地将二爷和自己擦了擦,就拉着二爷上床了,还对古丽说道,“姐姐你慢慢地洗吧。”


上床后晴雯在二爷耳边悄声说道,“古丽是个变态呢。”


二爷转过头来悄声问道,“怎么个变态法?”在古丽看来两人正在耳鬓斯摩,卿卿我我。


“严重的女同性恋。”


“你怎么知道的?”


“今天在马车里着了她的道了。”


“怎么着道的?”


“她用的唇油是庄园造的产品,但里面加了龙涎香,一定还加了催情药。我用了以后就情不自禁了。”


“那么厉害呀。那就是双性恋了。”


“二爷昨天和她那个了?”


“对不起,那是免不了的。”


“没什么。其实我已经知道了。她是老手吗?”


“岂止是老手,技术高超啊。”


“你很享受吗?”


“不享白不享,享了也白享。她的背景很复杂,有机会再详细告诉你。现在告诉你一点,她的性经验非常丰富,但昨天才捅破。”


“哦,你白拣了个便宜啊。”


“有什么便宜不便宜的。那个东西能说明什么,能说明有没有性经验吗?”


“是不能说明什么。哎,你是不是在说我呢?”


“哎,我不是说你的,我是在说老克和小莱的故事,虽然没有进入,但法官判定是性关系。我刚才不仅仅是对我们那个时代有感而发,也是对这个时代感到惊奇。那个时代不是有做手术掩饰性经验的吗?这个时代也有保留那一点点东西掩饰性经验的人啊。我现在相信古代的这一类故事了,比如赵飞燕的故事。”


“她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性经验。”


“这应当和她的背景有关,别忘了她是个间谍。”


“难道她的那些经验是间谍训练的内容。”


“应当是和间谍训练有关,可以掌握一种诱惑和控制人的手段,但她自己也被训练得贪图享受性活动,她被训练成性机器了。性机器女间谍,这个名称怎么样。”


“不怎么样。不过意思我懂了。”


“哎,你别受她污染啊,还有袭人,你得操点心啊。”


“你放心。我要和她斗一斗呢。”


“要小心啊。”


“二爷,我们做个游戏吧。”晴雯提高音量出题了。


“又是喝交杯酒吗?”


“不是啦。你告诉我你在我身上见到了什么,不许直说,要用比喻。比喻的好有奖,比喻的不好就罚。要说十个,不够数也要罚。”


“噢,试试看吧。嗯,有两颗明亮的黑宝石。”


晴雯给二爷一个吻作为奖励。


“有一个喇叭。”


不奖不罚。


“两个旺仔小馒头。”


二爷的肚皮上挨了一巴掌。


“两个红辣椒的尖尖角”


不奖不罚。


一个小酒杯。


不奖不罚。


“一个大白馍。”


小二爷的光头挨了一巴掌。


“两只白板。”


小二爷挨了一拳。


“一只红中。”


小二爷被踢了一脚。


“一朵菊花。”


二爷得到一个吻。


还差一个,二爷没词了,仔细观察,搜肠刮肚地挖词汇。啊,有了。“总共有两黑五白七点红。”


晴雯给了二爷七个吻,然后低声说到,“我做好准备了,你今天就彻底要了我。除了要避免怀孕,你要尽情的疯。我在那个时代有过多次经验,我会配合你的,会让你尽兴的。”


“何必急于一时?”


“我不想在古丽面前示弱,我要让她知道我在你心中的地位,那样她就会有求于我,就可以好好的跟她周旋。她今天对我施手段很可能是为了捕获和控制我。她能这样对我做,也就可能对别人这样做。她是双性恋,她想捕获和控制的人男女都可能,这是很危险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怕你会受到伤害。”


“心理上的我完全能对付,生理上的我会注意的,你不用担心。”


要说二爷不想得到晴雯那是假的,只是那个时代形成的观念还有许多保留。如果晴雯不说自己准备好了,二爷也不会做什么。其实晴雯那些作弄二爷的事完全是性关系了,只是没有捅破那个莫名其妙的东西。既然晴雯想要了,而且她还有一定的目的,二爷自然不会苦苦推辞,实际上是求之不得呢。


二爷做足了前戏,实际上就是用各种让人欣然接受的方式给刚刚研究出的两黑五白七点红来点刺激。特别要注意啊,对两黑的刺激只能是光线,当然光线可以来自于各种平面的或立体、黑白的或彩色的形象,其它刺激都是不允许的。


晴雯确实做好了准备,那个没用的东西被破坏时哼都没有哼一声。但是后来晴雯却大声尖叫了,那时她手脚都用来搂抱二爷了,而且还拱腰挺腹。


古丽为了避免晴雯的尖叫影响隔壁的房客休息,用自己的嘴唇封住了晴问的嘴唇,晴雯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了,而且音量低了许多。古丽还为了二爷不要压坏了晴雯的旺仔小馒头,将双手插入两个身体之间,一手一个护住了小馒头。


二爷没有激动地忘记晴雯的特别吩咐,他没有将种子撒在自己辛辛苦苦耕耘的一亩二分地里。因此这些种子是注定不会生根发芽的,更不会开花结果了。


战斗结束时双方的战士都没有站立起来,没有胜利者。因此打扫战场的是第三方。古丽做清洁工作的工具很奇特,居然是自己的嘴唇和舌头。她把战场舔的干干净净,把别人丢弃的废物都吞到肚子里去了。当二爷问她味道好不好,是不是很喜欢这个味道时,古丽说摩尼宝和甘露滴是做大瑜伽怛特罗时出自金刚杵和莲花的赤白二菩提心,是修行的上等法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