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抗战之凤凰重生 第一章 再生 第五章 异动

找爱的人 收藏 16 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4/


奉天城内,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外,几个小商店正在开着门等着生意上门,而老板则静静的坐在了商店内,没有人敢没事乱走动的。偶尔有一两个过路的行人走到这里的时候,都是行色匆匆的离开了。院子前戒备森严,站岗的士兵个个面无表情,手臂上都无一例外的带着绣有:宪兵两字的袖箍,而这座个不起眼的小院子就是日关东军特务总部所在地。

日本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正端坐在办公桌前,认真查看着最近关东军特高科从各地汇总过来的反抗情报,而对于天云县出现的情况则引起了他的特别关注,带上他那特有的老花镜,开始认真查看着情况汇总报告:

3月15日,夜十时许,一群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袭击了我驻天云县司令部,造成三人死亡,五人受伤。

3月18日,上午十一时一群穿着我军服的人袭击了我驻扎在天衡镇守备队队部,打死少佐以下三十余人,抢走武器若干。同天下午五时,袭击我天衡镇看管所,放走政治犯若干名,打死看守及守备人员共计十一人。

3月25日,成云村村公所储存的两万斤大米被抢走,我政府任命的村长以及保甲长被处死。

3月31日,我军一补给车队遭袭,车辆全部被毁,押车之我军官兵力战而死,全部效忠天皇。

4月2日,成云、海天、流直、分黄等6个村镇相继发生袭击皇军,造成我军官兵死伤三十余人,成为了及全面战争结束后损失最为惨重的一天。

4月15日,黄天镇爆发大规模暴动,我驻扎之第十三守备队之三百名官兵全部战死,伪军第十五,十六,十八三个连全部或部分参加暴动,成为此次暴动成功的最大原因所在。看到这里土肥原再也无法抑制自己本来就已经激动的心情,把情况汇总往桌子上一摔,大喊了一声:八嘎。听到这一声喊,门外的卫兵以为土肥原有紧急事情吩咐,便立即推开门跑步来到了土肥原的办公室内,然后一个立正站在了土肥原的面前,冷静下来的土肥原挥挥手,示意士兵出去。

想了想然后立即对着准备出门的士兵说到:“请立即把石原君请来,就说我有要事相商。”士兵答应了一声后,就跑出了办公室,其他站岗的卫兵见他出来,便将门关上了。

不一会,门再次被打开,一个个头中等,相貌一般,全身穿着军装,肩抗中将军衔的人走了进来,土肥原见他走了进来立即迎了上去,然后面对该人深深的一鞠躬说到:“石原君,对不起,打扰了,实在不好意思。因为情况紧急,所以只好请石原君来拿个主意,还请石原君不吝赐教才是。”

听到此,那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完后说到:“土肥原君,客气了。谁不知道你土肥原君是有名的支那通啊。有关支那的一些问题,前任司令官可都是要先听了你的意见然后再做出决断的哦,什么事情把你土肥原君为难成这样?居然还让我来拿主意啊,既然土肥原君诚意相邀,那么我就只好关公面前耍大刀了,只是不知道什么问题让土肥原君如此为难?”

说完石原的眼睛便看着土肥原,土肥原没有说话,而是将天云县的情报汇总放到了石原的面前。

看过情报汇总后的石原则是一脸惊讶的问到:“情况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土肥原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门再次被推开,勤务兵将茶奉上后,就礼貌的退了出来,门也再次被关上。

土肥原泯了口茶说到:“自从昭和十七年天皇陛下宣布中日战争结束,天皇移架北京后,各地的反抗到是从来没有停止过。但是象天云县这样成规模,这样频繁的遭受袭击,恐怕在各省都不多见。而且从袭击的手段和规模上来,这不是一群简单的家伙。帝国马上将要对苏宣战,满洲国无疑将成为帝国最重要的后勤与兵力转运基地,如果任其这样发展下去,那将直接影响帝国对苏之作战。我的意见是趁他们还没有形成大气候,集中一部分兵力聚而歼之。”

土肥原说完后,便眼睛直直的看着石原,石原在略微思考了一会儿后,不紧不慢的说到:“不可,支那的孙子兵法早就说了知己知彼,方百战百胜,而且从目前的形式来分析,我感觉这应该是同一伙人所为,而且他们不象是一般的流匪。不知道土肥原君那里有多少关于他们的情报,是否可以拿出来给我参考一下呢。”

听到此,土肥原的脑袋立即摇了摇,然后说到:“很抱歉石原君,就目前来说,我这里没有一点关于此股力量的任何情报,对于他们我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啊。”

听到此,石原诧异的看了看土肥原,然后便说到:“不会吧,以你土肥原的能力,会没有这些人的情报吗?我不相信,实在是无法相信。”

见到此,土肥原无奈的摇摇头说到:“石原君,对于这伙人的情报,我真的是一点都没有,不过前段时间我听说在大庆那边发生了一些怪异的现象,不知道是否与这些人有关啊。”

听到这里,石原点了点头,然后便说道:“看来你说的那个事情就算与这些人没有直接的联系,也肯定会有间接的联系。”

话还没有说完,土肥原立即打断,并且好奇的问到:“石原君何来此想法?”

石原喝了口水,润了润那早已干的不行的嗓子,继续说到:“难道土肥君没有看出来,如此频繁的袭击如果没有系统周密的安排,可能成功吗?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为什么对手对我们的守备情况会如此清楚?甚至是了如指掌呢?而且他们可以直接袭击我军补给车队,这在以前好像并没有发生的啊。所以从这点上来分析就充分证明我们的对手一定是一群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人。而且估计与那个怪异事件多少都有着一定的联系。”

说到这里,土肥原不由的佩服起来,然后默默的点头说到:“照这么分析,还真是那么回事啊。石原君不愧是帝国陆军大学的高才生,佩服佩服。那么下步我该怎么做呢?还请石原君不吝赐教才是。”

石原沉默了少许,一只手习惯性的摸着他那八字胡,然后很平静的说到:“恩,我看这样,你应该加强对天云县一带的侦察,特别是对这股反抗力量的侦察。了解他们的活动范围,搞清楚他们的活动规律,对于敢于帮助他们的中国人就直接~~~”说着,石原用手做了一个杀的动作,土肥原立即知道其中之意,微笑着点了点头。

随着特种大队的不断出击,在整个天云县的日军、五色军、汉奸是人人自危,生怕那天就会被给灭了去,所以相对于以前来说也老实了许多。在县城的茶馆中,一个中年人朝正在远出的日本巡逻队吐了口吐沫,然后再看了看周围,然后小声的对自己同桌的人说到:“嘿,几位听说了没?大汉奸黑二被什么联盟复国军给灭了全家啊。”

有个年轻人毫无顾及,但是说话的声音还是比较小,就见他压低嗓门说到:“对啊,听说后殿村的大汉奸闵三也给灭了全家,只是这家伙当时不在家,让他给逃脱了。结果是没有三天有人就发现他的尸体被挂在云冲村的果树山上啊。”

同桌的老年人看了看周围,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这联盟复国军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和正规军打了几年没有灭了小日本,反到是自己被日本人给灭了,你说这联盟复国军就敢这么公开对抗日本人。哎~~~~~~~,要我说,还是不要招惹日本人的好啊,不然真的会死无葬身之地。”

中年人刚准备反驳,就听见小二轻轻的咳嗽了几声,然后朝房柱上“莫谈国事”的字条噜了噜嘴,这时一个头戴日本军帽,上身穿黑大褂,下身穿大马裤,身上斜挎着盒子炮的家伙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见他走进来,小二立即笑脸迎了上去说到:“哟,这不是余队长吗?好久没有见您来了,里面有雅座给您留着啊。您,里面请,里面请啊。”

说着小二将手放进了那人的衣兜内,几秒钟后,又立即抽了回来,见小二的手收了回去,那人把手跟着放了进去,然后脸上微微一笑的问到:“这里可有生人来啊?”

小二立即答到:“余队长,您看啊,这里坐的那个不是熟人、老人啊,别说没有生面孔来,就算有生面孔来,我们也不敢接待啊。”

那人满意的点头离开了茶馆。见那人走远了小二朝着背影也吐了口吐沫小声的骂:“我呸,什么玩意。人不做,偏要做狗啊。尽做你们的生意啊,我还不如趁早关门的好啊。哼,迟早你会让联盟复国军给灭了啊。”说着继续给客人端茶倒水去了。

小二正在忙活的时候,靠外面的一桌三个人此时正坐在那里,一边不经意的欣赏着外面的风景,一边警惕的注视着每个路过的行人,而在心里也在暗暗的嘀咕着:看来这猴子动静不大,这影响到是不小。回去和司令员说下,让猴子多活动几次是没有错的。

见那个被称为余队长的人走远了,便对小二高喊到:“小二,结帐,钱在桌子上啊。”说着将钱放在茶桌上,转身离开了茶馆。在七拐八弯的小巷中转了几圈,在确定无人跟踪后,便来到了一户大宅门前,有人上前连续扣了三下门环,听上去更象是一种暗号。

不一会儿,随着一声响,门开了,一个打扮妖艳、满脸是粉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其中一人后,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但是被那人用严厉的目光给立即制止了。身边的两人在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再次确认无人跟踪后,便立即闪了进去。女人在关门的时候还不忘把头升出外面四处观望下,以确认无人跟踪。

来到房间的正厅女人对着里面喊到:“当家的,来贵客。你还在里面躲着干吗?还不出来见客啊。”一个国子脸,身高在一米七五上下,全身小褂穿着,样貌略现俊俏的男人从里面跑了出来。

见到为首的那人,一脸惊讶的看着他,急忙上来握住对方的手说到:“黄部长,你怎么亲自来了啊。有事情,让交通员通知我们一下就是,我们也有这么久没有回基地了,还真怪想基地那帮兄弟的啊。”

而为首那人正是特战队副队长有鳄鱼之称的黄厚杏。刘兴在思考再三,与彭全商量后决定,将特种大队一分为二,一部分还是由猴子李忠率领继续执行特种作战任务,而副队长黄厚杏则率领另外一部分人便开始筹备组建了复国军的情报部。

而黄厚杏的副队长位置便又以前的副参谋长邱随接任了。见那人把手松开了,就见黄厚杏从衣服兜里套出一份文件,然后看了看这眼前的这两人,便满脸带笑的念到:“总部命令。”

那对男女听到此立即表现出军人的作风来,抬头、挺腰、收腹,双手自然下垂,双腿并拢,眼睛平行的注视着前方的站在了那里。黄厚杏用眼睛看了看他们两人后,便继续念到:“根据许崇生和柳媛的表现,现特批准两人加入中华人民联盟党之申请,同时晋升许崇生同志为少校军衔,晋升柳媛同志上尉军衔。特此命令。”

念完后,许崇生和柳媛脸上都露出高兴的笑容,黄厚杏看见两人幸福的笑容。也随着他们一笑后说到:“好了,还有一个事情,那就是:小许,小柳经组织批准,你们现在已经正式接为夫妻了。”

两人听到这里,彼此都看着对方,然后会心的一笑。这时黄厚杏从衣服口袋里面拿出几个银圆放到许崇生的手里满面笑容的说到:“这是刘兴司令员和彭全参谋长特意让我送给你们的一点心意,你们就收下吧。”

两人接过银圆,泪水开始在眼眶中直转,这时黄厚杏说到:“小许,小柳,别哭啊,你们现在可是三喜临门。也该我老黄有服气啊,怎么着我也要吃了饭再走啊。”

见黄厚杏这么说,许崇生立即阴阳怪气的对柳媛说到:“老婆大人,就只好辛苦你下,上街采购点吃的来,一是为了庆祝我们结婚,二也算是慰劳我们的黄部长啊。”

说着将刚接过的银圆放在了柳媛的手里,柳媛看了看许崇生,然后答应着便出去了。

许崇生见柳媛出去了,立即安排大家坐下,而跟着黄厚杏一起来的警卫员则自觉的站到园子里面放哨去了,两人在略微寒暄了一阵后,就听见黄厚杏说到:“这段时间你们辛苦了,总部首长和同志们都很牵挂你们的安危。刘兴司令员再三叮嘱,要我转告你们,如果发现情况不对,可以在做好相应的安排后立即转移,不必等上面的回复,因为你们每个人都是十分宝贵的。”

许崇生点点头,然后看了看黄厚杏便故意用一种怪气的声音说到:“好了,头,我想你这次亲自下来不光是为了宣布命令和来我这里要吃要喝吧,恐怕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布置,不然也不用劳动你这么大的特务头子亲自出马啊。”

说完后爽朗的笑了起来,黄厚杏跟着笑了笑说到:“呵呵,你们啊,现在一个个都成精了啊。这次我下来确实是有重要任务布置。总部决定在八月十五日正式开始行动,打出旗号,和日本人公开对抗。这次的目标是解放天云县及其附近的乡镇,而现在离八月十五只有十二天了,但是我们对于日军以及五色军在天云县的布防情况基本上一无所知,所以总部希望你们情报员在八到十天内搞到日本人在县城以及附近几个乡镇的布防情况。而且是越快越好。不知道是否有问题。”

许崇生听到这里,立即站了起来,兴奋的说到:“部长,司令终于决定动手了啊。”黄厚杏面带微笑的认真点点头表示肯定。

这时兴奋的许崇生差点要跳起来啊,然后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箭一般的冲进了里屋,然后很快的又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张图纸放在黄厚杏的面前,在认真仔细看过地图后,黄厚杏再次握住许崇生的手说到:“小许,谢谢你,真的很感谢你。看来首长说的对,你们个个都是好样的。”

因为许崇生从里面拿出来的正是黄厚杏所急需的日军在天云县城的兵力布防图。见黄厚杏将图纸收好后,许崇生接着说到:“最近有支部队的头和我们走的很进,在与他的交谈中,我感觉这个人可以实行策反,而且成功的概率很高,所以我准备在这几天跟他摊牌。”

黄厚杏想了想便说到:“你们多考虑下,还是那句话,安全第一。你们每个人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那个人情况如何?你说下吧,我回去好向总部首长汇报啊。”

许崇生见黄厚杏问起,便说到:“他原来是东北军的,在一次战役中受伤被俘,现在担任的职务是五色军第三三六团三营的营长,他的部队现在主要负责城东门的警卫。该人名叫焦敏宏。”

黄厚杏略微思考下说到:“这样吧,为了安全起见,我建议你还是多接触他几次,反正离动手还有点时间,如果你们确认安全了,那么你们就可以合盘拖出。总之还是那句话,安全第一。”正说着,门开了,柳园从外面走了进来,大家见她回来,就开始忙着摆起碗筷了。

当大家都入座,彼此的酒杯都斟满白酒的时候,黄厚杏端起了酒杯,站起来说到:“来,为了祝贺许崇生和柳园同志三席临门,我建议大家干一个啊。”

大家听到此提议,纷纷站了,这时许崇生打断到:“黄部长,我提议为了即将到来了的光明干杯。”

听到此黄厚杏肯定的说到:“对,同志们,为了即将到来的光明干杯。”

大家一起小声重复着说到:“为光明干杯。为胜利干杯。”这句话也成了以后情报部开聚会必须要说的第一句话。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