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国家的崛起 新兵训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44/


1851年6月10日,在澳宋第一大城市—明炬城郊外的一座军营里,许许多多穿着淡黄色陆军制服准军人们正在集结。之所以说他们是准军人,主要是因为他们全部都是刚刚才应征入伍的新兵菜鸟,是一群连枪都没有摸过的家伙。

他们正是宋国陆军新建制的独立团,这个团的编制为2000人,由于他们将来装备的的武器设备和陆军第一师比起来,实在是太过于寒酸,所在国家军事院发布征兵通知时,没有一个宋国原生汉族愿意参军,倒是那些被宋军从英国人手中解放出来的华工和黑人们表现得到十分勇跃。因此,这支新军队基本上都有由大清王朝的子民、非洲来的黑人以及少量英伦族中的流浪汉组成。

不过,在这支军队中,还是有为数极少的澳宋原生汉族,他们就是这支军队中的主要军官。但对于澳宋原生汉族的军官们来说,到独立团来任职绝不是什么好事情,就算上升一级军衔也不愿来。而独立团的团长袁应波显然就是这些人中倒霉的一员。

但是,袁应波被任命为独立团长以后,他也只能抱怨自已命运不好,而无法责怪有什么上级军官有意玩他。因为根据澳宋国家军事院的安排,独立团的团长需从陆军第一师营级军官中选举一名营长担任。而宋军的军官任命体制与其他国家都不相同,上级军官都对下级军官只有罢免权,却没有任命权,下级军官必须由相应级别的政治委员会进行选举并任命。

对独立团长的选拨任用,此次选拨独立团团长,是把陆军第一师所有营级军官为侯选人,然后由全师团级政治委员会的所有成员进行票选举,以票数最多者任职。

而袁应波在所的营长中,是知名度比较高的人。因为在宋军与英军争夺澳洲的过程中,袁应波对解放黑人奴隶及华工表现得最为积极,他所领导的坦克营,所解放的黑人奴隶及华工比其他任何营都多,其中现在国内著名的餐饮巨头“好再来”的老板和著名的汽车销售商程小帆都是由袁应波从英国人手中解放出来的。而且袁应波对黑人及华工比较同情,与黑人和华工的接触也比较多。因此,多数政治委员们就想当然的认为袁应波是担任独立团团长的最佳人选,硬生生地把袁应波推到团长的坐位上去了。

从营长变成团长,军衔也从上校变成少将(由于宋军人数很少,因此军衔都比较高),但袁应波没有感到丝毫的快兴,总是认为自已一不小心成了多数人暴政下的牺牲品,要为多倒霉,就有多倒霉。看着眼前这些坐没坐象,站没站象的新兵,袁应波心里感到极不舒服,于是没来由的咆哮到:“全体注意,立——正——!”

袁应波的这一声咆哮,就如同炸雷一样在一百多号人的耳朵里爆发了,那一瞬间,所有的人都在耳鸣。那些从未经受严格军事训练的新兵条件反射的开始立正,虽然歪歪扭扭、不成样子,但好歹还是在立正。

看着新兵们有点怕自已,袁应波才开始有点满意,于他依然吼道:“先生们,大家好。我叫袁应波,你们可以称呼长官,也可以叫我少将。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们的长官了”。

说完,创他停了一下,观察着下面的反应,然后继续讲了下去:“作为你们的长官,我注意到了一个非常遗憾的事情,那就是你们的素质非常的差,差到了极点,和第一师的同行们比起来你们根本就是垃圾。先生们,我不喜欢指挥一群垃圾,我讨厌指挥一群垃圾,我憎恨指挥一群垃圾。所以,我决定,把你们这些可怜的垃圾训练成世界上最伟大的战士。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你们即将面对的将是这个世界上最严格的训练。等着吧,训练将会非常的残酷!”

看着新兵们眼中有些害怕的眼神,袁应波又接着说: “现在开始发放武器和服装,训练将会在2点30分准时开始,任何迟到的人将受到严厉的惩罚,所以——”他最后一句又是在咆哮:“所有人,动作要快!”

1851年6月10日,14点30分,训练场。袁应波满意的看着这块新开辟的训练场上站着的那些自己未来的士兵,虽然站得不怎么样,但是这些人总算没有迟到。“看来这些新兵还是比较听话,这样就好。”袁应波心想。

然后,袁应波向各个连长们点了一下头,各个心中早有积累了不少火气的连长们也大踏步的走到了自已队伍的前面,大吼道:“全体注意!在训练正式开始之前,我要申明三点,第一,从现在起,你们必须无条件回答长官的任何问题;第二,你们回答问题时必须加上‘长官’两个字;第三,回答问题时声音一定要洪亮。你们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满场子的新兵们稀稀拉拉的回答到。由于是那是从大清王朝来参军的新兵,他们根本没有见过严格的军事训练,还以为军训都象清朝八旗军那样做做样子而已,对长官的问话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混蛋!全部错了,重新回答!”连长的声音又变成了咆哮。

“听清楚了,长官!”这一次新兵回答对了,不过声音似乎还不够大。

“声音!混蛋,声音!你们这是回答吗?你们是在呻吟!重新回答!”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连长的声音又大了几个分贝。

“听清楚了,长官!”受到严重惊吓的新兵们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

“很好。”连长继续吼叫:“现在我们进行第一项训练,全体注意,立——正——!所以人,注意你们的姿势,保持和我一样的姿势,否则,他们会很乐意帮助你们纠正错误。”

队长所说的“他们”,指的是那些提着AK47步枪的排长们,看着这些排长目露凶光、虎视眈眈的样子,新兵们毫不怀疑这些人会用步枪子弹来纠正自己姿势上的错误。

于是所有的人都努力的学着连长的样子,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

“你打算让他们站多久?”在训练场的另一边,从新京赶来观看独立团训练的皇帝赵传林向陆军上将杨恩文询问道。赵传林虽说目前是宋国的三军统帅,但他却从来没有当过兵,而且很不喜欢军训。回想起自已在另一个时空中参加大学军训的场面,赵传林仍然认那是很折磨人的体验,即使他每次只站20分钟而已。

“两个小时,到吃早饭为止。”杨恩文回答。

“那将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赵传林想了一下,认为这样训练虽然很痛苦,但却有利于建设一支强大的军队,因此也不准备在这个问题上再多说什么,而是问道:“对了,你接下来的安排是什么?”

“下午是一般训练,让那些菜鸟们练习一下如何立正,敬礼和齐步走。明天么,暂时先让他们熟悉一下自己的武器。”杨恩文上将回答道。在他的心中,新兵不经过严格训练,是无法成大器的。当然,作为三军最高统帅的皇帝则可以不用军训,因为皇帝是天子,是创世神元始天尊在人世间的代理人,身份十分显贵,那能去做这个累活。

1851年6月11日,新兵张清明疲惫不堪的站在队列里,看着前面的教官为他们讲解他们将要使用的武器。他是受老爹张信勇的安排,加入宋国国藉并参军的。张信勇因到南洋营销货物,差点被英国舰队当成活靶子给射了,多亏宋国皇帝海军第一舰队相救,否则早就上西天去了。而张信勇被营救后,坚信宋国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是全球华人的将来的大靠山,于是要求自已的大儿子到宋国参军,而自已却开始在宋国与南洋间做起生意来了。

张清明在参军以前,也仅仅知道宋军装备很好,但没有想到军训很苦。昨天下午的训练把他搞得痛苦不堪,现在腿还硬得像石头一样,这种高强度的训练,不要在大清王朝的八旗军中没看到,就算在香港看英国人训练警察时都没有遇到过。

而且,张清明的耳朵一上午都在接受一个恐怖的家伙的轰炸,和其他人一样,现在他只要一看到连长的影子人就开始打哆嗦,同时开始祈祷那个家伙不要开口。每个人都知道,只要有哪个傻瓜犯了错,他的耳朵就会立刻被一阵咆哮包围,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更何况旁边的也会跟着遭殃。张清明不想给自己惹麻烦,所以他坚持着站得笔直的听着前面的教官的训话。

排长站前新兵们的前面,举着一支地火01式步枪(仿制于另一个是时空中美国陆军的M1伽德兰步枪),冲新兵们大吼着:“注意看,新兵们!这就是你们今后所使用的武器,地火01式步枪,这是国家新研制的武器,它口径7.62mm,全长1107mm,重量4300g,弹容8发,杀伤力很大。仔细看这支步枪,你会发现它比你用过的任何一种武器都要优秀,造型优美,做工精良,并且使用简单。”

在军官们的眼中,相对于第一师装备的AK47步枪而言,独立团装备的地火01式步枪显得很不上档次,但比英国人目前装备的前腔填装式步枪又先进太多了。而且这些新兵中,有一些是英伦族的流浪汉,他们曾经见识过英军装备的火枪,因此也更加明白宋军发放的步枪的好坏。他们中的有些在看到地火01式步枪时,眼光就象看拾到宝一样。

“新兵们。”排长继续吼到,“你们要牢牢的记住,在今后的日子中,这支步枪是你们最可靠的伙伴,除了死亡,没有任何力量能让它离开你。而你们,要像爱护你的老婆那样爱护它。”

“长官,我还没有娶老婆。”某个新兵跳了出来,看样子是不黑人,目前黑人在宋国是不太好找老婆,这家伙也许根本不知道老婆是怎样爱护的。

“闭嘴,并且仔细听清楚,从现在起,这支步枪就是你的老婆,你要用最好的态度来保养它,要认真的擦拭它的每一个零件,打完靶以后要记得清理枪膛,平时要记得给它上油。并且你要随时随地的带着它,不论你是去吃饭、睡觉还是上茅房,听清楚了吗?” 排长心情不太好。

“长官,听清楚了,长官。”这个新兵回答得干净利落而且声音也足够大。

“很好,新兵们,我想你们已经认识了你们的武器,现在我们要来学习如何正确的使用他们。全体注意,我们下面的训练内容是,瞄准!”

但排长所说的瞄准,不是让新兵们普通意义上的瞄准,因为他在每个新兵的枪口处挂了两快石头,这让新兵们很难让自己的步枪保持水平——对于的步枪来说这并不是轻松的事。

这真是在受罪!张清明前副连长愤愤不平的想着,但自已已经来参军了,他还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总不能丢这个脸。

“看起来还真是不错。”看着不远处的靶场上那些正一脸痛苦的练习着三点一线的新兵们,赵传林赞叹到。

“陛下,你指的是什么?他们的练习态度还是他们的水平?”上将杨恩文好奇的问道,在他看来,这些新兵们的表现并没有什么值得表扬的。

“当然不会是水平。不过,他们要达到你的要求需要训练多长时间?” 赵传林反问。

“我给他们安排的训练时间是四个月。”杨恩文上将的语气听上去并不是非常的乐观,“四个月的时间也许还不能达到我理想中的状况,这段时间只能进行一些基本的训练。”

“但那已经足以对付我们现在的敌人了。”赵传林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不过赵传林也想到了另一个问题,现在独立团的所有排长都是从第一师抽来的,而第一师也很缺人,这些排长在完成新兵们训练后,将返回第一师继续服役,而独立团所有的排长都要从新兵中重新选举产生,而在新兵训练中表现突出,而且善于团结的同志的人物,极有可能在四个月后成为新的排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