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七章 密林脱险

富贵不淫 收藏 2 5
导读: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七章 密林脱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七章 密林脱险

远处,整齐的步伐声越来越近。

“你快去叫她,这里你就不要管了。还有,检查一下艇上看看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收拾好一起带走。”郑寅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位朋友,便把知道该怎么办的先嘱咐清楚。

“大哥,郑院士怎么办?”王景弘跑了几步又停下回头问。

郑寅顿了顿,道:“你背他去后面的树林里,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先简单埋一埋,等那些人走了咱们再好好埋葬他老人家。”

“好吧,也只有这样了。”说完后,王景弘便蹬蹬蹬跑去探测艇那里去了。

郑寅猫腰试着抱起那个人,可是由于他的腿压在枣红马身下,加上郑寅有伤在身,所以没有抽不出来,时间紧急,看来只好把他留在这里了。

郑寅心中暗暗祈祷:对不起兄弟,我只好留下你了。

转身刚要走,他又想起来,既然来到了这该死的明朝,那么身上的钱肯定成了废纸,如果能从这兄弟的身上找些银子那是最好了,反正我不拿,那些人也会拿,为啥要便宜他们呢?

说时迟那时快,想到这里,郑寅立即在那人身上又迅速搜索起来,果然在他的袖口处又搜出一个布袋,布袋里装满了散碎银两,足有二三斤重。在他的腰间他还找到了一块红绳串着的玉牌,上面刻着些小蝌蚪字儿,来不及细看,郑寅随手装进了裤袋。

这时王景弘在远处喊道:“快走吧,他们快到了。”

郑寅最后低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自己的“影子”,在心中说了一声:“再见了,朋友,祝你一路走好,来世投个好胎。”然后转身快步向探测艇跑去。

王景弘身上背着郑修平院士,丁小乙则提着一个不大的袋子。郑寅问道:“难道就这么点儿东西可以带走?”

王景弘点点头,而丁小乙则说:“信不过,你再去检查检查啊。”

郑寅看了她一眼,心说这个丫头怎么这么多刺儿啊?

“既然如此,我们快走吧。”

说完,郑寅从丁小乙手中接过袋子,第一个向树林里冲去,中间是丁小乙,然后是王景弘,几个人一路小跑,插进了路边的树林。

树林里灌木丛生,杂草纠结,郑寅他们不顾杂草的缠绊,迅速的向树林深处跑去。树枝树叶哗哗哗作响,割的所有裸露的地方,包括脸和胳膊处处生疼,就这样跑了半天,谁也不知道跑了究竟有多远。

王景弘终于顶不住了,呼哧呼哧喘着气,小声道:“大哥大姐,我,我可是跑不动了,咱们歇——歇脚吧。”

郑寅听了回头看看,他也已经累得喘不过气来,当下道:“好吧,咱们休息一下,再走,也好看看他们的情况,再说下一步怎么走。”说完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丁小乙双手支着膝盖,边喘气边对郑寅说:“你,你就偷懒吧,怎么,怎么你不背郑老师?”

郑寅斜了一眼丁小乙说:“我的,我的丁大奶奶,你,你,专门跟老子作对,是吧?”

“谁,谁跟你做对啦?本来,本来就是吗?”丁小乙看着郑寅道。

王景弘在一边躺在地上,喘着气,看着这对儿活宝,说不出话来,也懒得去说。

郑寅正想再辩解,却见丁小乙猫腰正对着自己,一对白白的大咪咪,起伏跳跃,深邃的乳沟,隐隐约约,比全裸更加诱人,不由得看直了眼,那里还有心思去斗嘴。

丁小乙看郑寅的眼色不对,低头一看,连忙站了起来,双手护住前胸,羞得满脸通红,竟憋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王景弘一骨碌爬了起来,道:“郑大哥,快,他们跟上来了。”

果然,静下来一听,身后已是一片呼喊声,似乎很多人正在向这边搜寻过来。

郑寅连忙起身,对王景弘道:“快,那边有一个坑,我们把郑院士先掩盖起来,然后再走。”

顺着郑寅的手指,王景弘也看到了那儿有一个深坑,一丛灌木又高又密,正是一个藏人的好去处。

两个人赶紧把郑老师抬到灌木从里,又拔了些乱草,盖在郑老师身上。这是就听身后追上来的人更近了,王景弘双腿立正,向着郑老师的遗体打了一个敬礼,郑寅看了,也低头表示哀悼。

三个人又开始了狂奔,身后咋咋呼呼的声音愈来愈远了,直至再也听不到。

这次不是王景弘先要求停下来了,也不是郑寅,而是丁小乙,一个女孩子,跑了这么远,已经打破了她的体力极限。

她几乎是摔倒在地上的,趴下后,就再也不起来了,任凭王景弘怎么拉,郑寅怎么叫,她也不动了,而是喘着气说:“算了,不跑了,宁可给他们抓住,也不累死。”

郑寅和王景弘只好也四仰八叉的躺了下来。

直到三个人气息平定下来,也没有听到再有人追过来的声音,想必是那些人放弃了。

《大明天象》中是这样记载的:“洪武二十五年,有流星坠于燕京南郊,余使人巡查,见一玄铁之物,似船非船,似箱非箱,匪夷所思,其内散落琉璃若干,红绿软线无尽其数。奏于燕王,藏于内宫,自此无寻其迹。”

…………

终于可以放松的歇一会儿了,郑寅拿过袋子翻翻里面,想看看究竟有些什么。

那里面是两把手枪、一支微冲还有三把带鞘的军刺,其余尽是些巧克力呀,化妆品之类的杂物了。乖乖,到底是军队,到底是司令员的身边,手枪都是最新装备的06式,郑寅曾经看过它的介绍,100米距离的误差只有50mm,而50米距离更是降到了12mm,比美国的手枪还要强上百倍。那支微冲,黝黑的枪体给人以极佳的质感,几乎可以想像得到他的威力。

他抬头问丁小乙和王景弘道:“就这些么?”

丁小乙在一边说道:“郑寅先生,手枪是还有一把,只是那里面的子弹我都退下来了,你要是想要,就去探测艇去取,我们不会拦你的。”

郑寅斜了她一眼,心说我去拿一直空枪干嘛?这里又没有子弹,要想补充子弹,只有回南海舰队,明朝就是有南海舰队,也没有子弹啊,没子弹,手枪再好,拿来自然也是没用,你以为我白痴啊,你个小蹄子,处处跟我作对,句句话都带刺儿,总有一天让你变得只会说老子爱听的话!

想到这里之后,他顺手掏出了那块白色小牌子,拿在手里,细细的端详着。上面用篆文写着几个稍大一点的字,郑寅看了半天,愣是不认识。正面用楷书竖刻一行字,这行字郑寅认识:“燕王府印绶监马三宝”。小牌的背面则竖刻四行楷书:“内官长随悬带此牌,不许借失,伪造,升迁者改写、兑换,事故者缴监。无牌不许擅入宫禁。违者治罪。”腰牌右侧脊部浅刻有“燕王府”字样,右侧脊部浅刻有“洪武二十一年”的字样。

这马三宝是谁呢?郑寅搜肠刮肚,绞尽脑汁也没有想起他是谁来。

丁小乙看着郑寅在端详一个小牌牌,不禁好奇心大起,学者对于未知的事物,永远保持着探索的热情。便不顾刚才只和郑寅作对的想法,凑近了也要看个端倪。

哪知郑寅感觉到一阵女人香气扑面而来,随手便把牌子塞进了衣兜,那洋洋得意的样子把丁小乙气得七窍生烟。

“估计那些人也该走了,我们回去看看郑老师吧。”郑寅说道。

王景弘也说:“是呀,不知道郑院士的遗体会不会给那些人发现。”

于是两个人起身准备往回走,郑寅把手枪分给了丁小乙一只,丁大美人嘴噘得能拴头驴,郑寅心中快活极了,暗道看你还跟老子作对。然后把微冲给了王景弘,王景弘没有言语,顺手接了过来,心说:“真怕郑大哥给我把手枪哩,那玩意儿用着实在没劲。”之后是三把军刺,一人一把不多不少。

他们又沿着来时的路折返回去,到了大坑处一看,因为掩藏的好,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发现郑老师。于是三个人手忙脚乱的用军刺挖出一个坑,把郑老师放进去,只见郑老师面容安详,似乎刚刚入睡。

郑老师牺牲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牺牲在了他一生所从事的考古探索事业中,所以他没有懊恼,没有遗憾!

在丁小乙呜呜的抽泣声中,郑寅和王景弘鞠躬致敬。

当郑寅和王景弘两个人把痛哭不已的丁小乙拉起来时,天色已经接近傍晚了,来到明朝的第一天就要过去了。

三个人默默无语向着树林深处走去,他们不敢去大路边了。

前面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谁也无法知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