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三十二章 淞沪会战之小试身手(六)

haoren5100 收藏 26 3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哒!哒!……”

一阵轻机枪的声音从北面响起,清脆而有力,让我格外的亲切,特别是看到好几个鬼子倒在地上,还有大门口的鬼子都慌乱的朝门里退去,但是子弹瞬间要了他们的小命,这种亲切感让我真的很激动,第一次为自己不是孤独的战斗而感到有种投入母亲怀中的温暖。看到他们的出现,我的眼睛顿时就红了,有种被别人欺负后,见到亲人帮自己忙时的感动。

一个中等身材,剃着平头,双唇有些厚,眼睛大而有股子锐利,加上细细的眉毛,让人觉得此人是个教书先生,而不是一名中校。

资料上有他的照片,此人是国民革命军第十八军九十八师五八三团第三营中校营长——姚子青,此时,他正带着三百名手下,向大楼中的鬼子冲锋。

他亲自端着一把歪把子轻机枪,带头冲锋,最先响起的枪声就是他手中的机枪发出的。他向门口的鬼子扫射了几下,见鬼子都退到大楼中,立即指挥手下弟兄把这楼从北面东面和南面三面合围,只留下西面让鬼子退去,这样做可以使鬼子觉得有生还的希望,免得鬼子狗急跳墙拼死抵抗,增大我军不必要的伤亡;还有一个就是可以在鬼子从西面逃跑时,三面一拥而上,边追边打,就像剥皮一样,可以让敌人留下一路的尸体,而自己的伤亡绝对要比硬打强攻要少的多。

楼上的枪声和时不时响起的手雷声让我格外的焦急,我急忙站起来就要冲过去,最少我手中还有三颗手雷,还能支援一下阿超,分散敌人的主意力,这个时候,一只大而有力的手一把就拉住我,死命的把要站起来的我往下按,因为鬼子已经反应过来了,子弹开始往我们这边结集,时不时的有不长眼的子弹打在我前面的石堡上,在“咚!咚!”声中带起了一小撮飞尘,留下一个小小地一两厘米深的小洞。

“找死么?这个时候还敢露头,不要命了。”一个身体边压着我边在我耳边大吼。

我也是一时着急才想看看,回头一看,正是姚子青营长压着我。

姚子青一见我点头看他,知道我恢复了冷静,这才放开我,靠在石堡后面,从旁边拿起那把轻机枪,向后面几个低头的兄弟大吼:“把机枪都集中起来,对着鬼子给我狠揍他娘地,快去!”

一个兄弟立即向后退去,一转弯就跑的没见了,不过我可以听见他吼:“机枪队!都给我上,快点!”

姚子青对我笑了一下,然后悄悄地慢慢地站起身,露出半个脑袋飞快的看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又蹲下微笑着问我:“兄弟哪的?怎么没见过你这身打扮的队伍,不过来的时候我到是见过几个和你穿一样衣服的弟兄,可惜都没了。刚才你想干什么?”

我心里一痛,一是为阿超现在的情况而着急,二是这些牺牲的弟兄,怎么说也是一个队伍中的,老话说就是自己人,听见这事,我当然有些心里不快,不过我不好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所以我低着头大声说:“我是特勤处的,专门在此地防守,里面有我两个兄弟,不知道怎么样呢?我着急!”

“看!是不是那两个?”姚子青一边听我讲一边又慢慢地站起来,突然一拉我叫我看。

我飞快的站起来拿出毛八枪,手放在额头上露出半个脑袋,眯着眼睛从瞄准器中瞄外面。

这栋三层楼的楼定是瓦房,阿超把瓦房捅破了一个大洞,然后麻利的用双手一抓一拉再一撑,身体就上来了,立即又反转接枪,然后拉出了小鬼头,两人身上除了毛八枪外,只有阿超左肩的一颗手雷了,背包什么的都没带,可见情况很危机。一拉出小鬼头,阿超立即向小鬼头吼了句什么,小鬼头头也不回的就踩在瓦房上向北面跑,那边瓦房顶头有个四层楼的平房,估计是什么公司的办公大楼。小鬼头一离开,阿超马上抓起左肩的最后一颗手雷,拉环后对着洞里就扔了进去,抓起枪就顺着小鬼头的方向往北面跑。

小鬼头在房边时被阿超追上,两人想也没想的就对着三米外那栋办公大楼的一个玻璃窗口跳。

“哄!”

那个手雷响了,我看到阿超和小鬼头似乎在空中好象停顿了一样,接着在和小鬼头低头-弯腰-双手档在前面,脚在空中走了几步,就这样穿破窗户进了办公室里面。

我长长的吐了口气,放心了!

“是他俩么?”姚子青也是看的很痴迷,等事完了才问我。

我点点头。

“里面是哪来的鬼子,知道有多少吗?”问到正事姚子青和所有的我军指挥官一样,表情严肃起来了,那双眼睛看着我却让我感觉到被一只老虎盯着一样,我很顺从的就答话了。

“我不知道,他们是从南面来的,大慨有三百来人,我和我两兄弟在此阻击了他们快一个小时了,他们发现我兄弟的藏身之处,就不要命的猛攻,我们都快顶不住时你们就来了。”我老实的回答。

姚子青表情就像看到外星人一样的吃惊不已,嘴巴张的老大老大,眼睛更是直接看着我的眼睛,老半天没吐一个字出来。

就在他伸出一根手指对我又指了几次,刚要问话时,他那名手下带着六挺轻机枪和两把重机枪上来了。

“快!进入阵地,给我狠狠地打。”姚子青一看到这东西的到来就顾不上问话了,两眼放光的就只差跳起来吼叫指挥了,是一颗子弹打在石堡上所发出的声音让他瞬间就蹲下。

“哒!哒!……噌!噌!……”

六挺机枪和两把重机枪的声音不一会儿就开始怒吼起来,打得对方哑火了。

对面大楼中的小窗口很多,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但是现在对我们有些不利,不少鬼子就是从这些小窗口中射击我们,使我们伤亡不少,而鬼子躲在小窗口后面,就像躲在碉堡中一样,双放的伤亡比例也太不对称了。

“啾!”

一颗子弹头划破空气所带起的声音飞快的从我耳边响过,又快速的射中我不远处一名轻机枪手的脑门上。这名机枪手立即就倒在机枪上,再也没有反应了,好多好多的鲜血顺着他脑门直流而下,在地上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大血滩。

他旁边一名后备人员正打着步枪,一见他的枪声哑了,立即回过头来看,然后推开他,拿起他的枪就在死者原先的位置继续射击。我清楚的看到他脸上是麻木的,没有对死者多看一眼,可是他那放光的眼中闪烁出的是一种仇恨到吃人的目光。

我现在见到如此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个营里好些弟兄都是这样正面牺牲的,看到他们的鲜血我再也没有让我兴奋感,有的只是一种痛心和愤怒,还有一丝丝对战争残酷的冰凉之意,就像原先日本人对自己同胞死所带的愤怒一样,我也为兄弟的牺牲而悲愤,这种愤怒立即就吞灭了那一丝丝凉意。我知道,如果对方依然在小窗口放枪,那么这名机枪手也将要走上不归路。

我时刻紧记着自己是一名狙击手,冲锋陷阵不是我的特长,我要用自己的特长来打击敌人,让敌人付出几十倍,几百倍甚至几千倍的代价,血债须用血来偿,这才是我要的,黑打黑正是我的特长。

姚子青营长一见自己兄弟在机枪的支援下还有如此伤亡,气愤的就想来个冲锋,他刚要向后面传令,我一把拉住他。

我见到他看向我的眼睛就猛的把枪握紧了好几次,他眼睛里的瞳孔放大了又飞快的收缩了两下,没有说话。

“我来,给我十分钟,我保证让他们熄火。”我自己都觉得声音有些冰冷,大慨是看到自己同胞牺牲后才变得这样吧。

姚子青依旧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示什么,不过他的视线却没有离开我的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