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 军魂(三)

绛雪玄霜 收藏 378 317
导读: 军魂(三) 川山市人民医院的急诊室里,李龙的母亲高雨莲躺在病床上。老人身体虚弱紧闭双目,医生护士紧张的忙碌着。外面的走廊里李龙的妻子宋晓男焦急的来回走来走去,还不时的趴在急诊室的门窗上向里张望.......。 军部门前,一辆“猎豹”嘎然而止,特混师师长李龙从车里走了出来。他正了正军帽,扯了扯衣服的下摆,然后大步地走上了台阶。他来到军长室的门前“报告:特混师师长李龙前来报到!” “快进来李师长!”说话间,军长的秘书张健迎了出来。 “怎么?张秘书!军长不在?”李龙疑惑的看着张健

军魂(三)




川山市人民医院的急诊室里,李龙的母亲高雨莲躺在病床上。老人身体虚弱紧闭双目,医生护士紧张的忙碌着。外面的走廊里李龙的妻子宋晓男焦急的来回走来走去,还不时的趴在急诊室的门窗上向里张望.......。

军部门前,一辆“猎豹”嘎然而止,特混师师长李龙从车里走了出来。他正了正军帽,扯了扯衣服的下摆,然后大步地走上了台阶。他来到军长室的门前“报告:特混师师长李龙前来报到!”

“快进来李师长!”说话间,军长的秘书张健迎了出来。

“怎么?张秘书!军长不在?”李龙疑惑的看着张健。

“在!正在开会,不过马上就能过来”秘书张健边让坐边倒了杯水递给李龙。

“李师长!我听说你这次走了“麦城”?怎么!心里不好受吧?”张健坏笑着问到。

“唉!别提了,让谭明亮这小子检了个便宜!你还别说,这小子下手还真够黑的,直接端掉了我的师指,最可气的是我竟然没有察觉,要不然我.......”

“要不然什么啊?你是不是想说;要不然你不会败在他的手里啊?”军长突然走了进来,并打断了李龙的话。

李龙立刻立正敬礼道“军长好!”

“恩!你坐吧!”老将军头也不回的来到沙发前,摘下军帽轻轻地放在茶几上,这才转过身坐了下来“李大师长什么时间到的啊?”

“报告:李师长刚到”秘书张健在一旁答到。

“恩!”老将军用鼻子哼了声,冲着秘书摆了摆手“你去吧!着里没你的事了,一会谭明亮来了让他直接来见我”。

“是”秘书张健转身走了出去。

“说说吧?怎么回事?一个装备了现代化先进武器的特混师,怎么就只是不到四天的时间,就一败涂地了?让人家给端了指挥所,你李大师长还成了人家的“俘虏”!可笑!可悲啊!我的李大师长!”老将军的双眼凌厉地看着李龙。

李龙噌的站起“报告军长!这次我师的失败主要是败在了寒山岭的地形上,那里跟本就不适合现代化装备的展开,我师的炮群及自行火炮连一块象样的阵地都找不到,装甲部队更是没有能隐蔽集结的阵地,那里全是山沟及峭壁。再有就是.......”

李龙的话还没讲完,老将军猛然一拍沙发扶手“屁话!谭明亮的C师和你一样,同样面临寒山岭的地形,可他为什么就能取胜?而你却成了他的“俘虏”?不从跟本上找原因,你到好!怪起寒山岭的地形来了。我问你!你的装甲大队从集结到被谭明亮的C师消灭就没离开过原地,也怪寒山岭的地形?这只能说明你李龙的无能!或对演习中所遇到的问题没有充分的认识和解决!要是真的战争来了,你能去和对手商量一下:我的地形不好,咱们换换或另找个地方再打?在遇到突发问题上,你李龙就是不如谭明亮来的快,这一点你李龙就得要向人家谭明亮学习!”老将军缓了一下口气又说道:“刚才军常委开了个会,主要就是对这次演习进行一下评估。你李龙马上回去,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后你把这次演习的失败原因和体会写成材料交给我”

“是!”李龙转身刚要走。

“等等!”军长叫住了李龙“你母亲病了!在川山人民医院,晓男正在医院陪着老人,你先去看看你母亲吧!替我向老人问个好,”“是!我知道了!军长!”

“好了!你去吧!”老将军向李龙一挥手.......


寒山岭下一条小河蜿蜒的流过一片树林。李天雷双手枕在头下,闭着眼睛双眉紧皱地躺在一张栓在两树间的吊床上,他心情烦闷,甚至有些恼火,这次演习让他出尽了洋相。李天雷觉得自己委屈,因为在演习时自己曾多次向师里提出建议,根据寒山岭的地形,他的直航大队必须靠近装甲大队。他怕“蓝军”的武装直升机为了躲避雷达而沿着山沟低空飞行,那样他的大队和装甲大队就会很危险。可师长竟以自己的装备先进,对空火力强为由拒绝了他的建议。甚至,当他发现“蓝军”的装甲向黑山集结时,他向师长要求派出武装直升机前往拦截,可还是没被批准。在他一在坚持下,师长只命令派出三架运输机并搭载人员在黑山附近实施机降。用以摸清“蓝军”装甲部队的真实意图,结果造成了直升机被“蓝军”击落。他暴怒了,没有按演习的规则听从“蓝军”的指挥,而是架机飞了回来........

李天雷不服气,但他没有机会证明自己.他很懊恼!他觉得在李龙的手下是很难发挥自己的才华的.因此,他想到了离开甚至转业.由于他想的太投入了,以至于高颖来到了他的身旁都没能察觉.

高颖看到李天雷躺在吊床上,气得她银牙一咬不由分说上前抓住吊床用力一拉,把李天雷从吊床上甩了下来.

李天雷暴跳如雷开口骂道“混蛋!敢把老子.....”

他是想骂“混蛋!敢把老子摔下来!”可当他看清站在面前是高颖时,刚骂出个“混”字就把后面的话给生生地咽了回去。

李天雷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看了高颖一眼,用手一撑吊床又躺了回去。

高颖一看李天雷又躺在了吊床上,上前两步用手拽住绑在树上的绳结头猛的一拉“啪”的一下,李天雷再次摔了下来。

这回李天雷发作了“干什么你?”

高颖一步跨了过去“你说我干什么?”一双杏眼瞪着李天雷。

李天雷知道自己是真的惹不起她,无奈的站了起来。

高颖一扬手臂把手里的东西朝李天雷扔了过去“这是你干的?”

李天雷检起一看,正是自己还没写完的《专业申请》及《请调报告》。

李天雷涨红了脸“这! 这东西怎么在你手里?”

高颖气哼哼的看着他道“你还算是个男人吗?好啊!你把它写完!然后交给我,我去给你到军部批,也剩得你交到师里在转到军里,那样太麻烦!”

李天雷四下看了一眼道“我的小姑奶奶!您别那么大声好不好!我不是没想交上去嘛!”

“怎么?写了不交?那你写它干什么?你当是“情书”“日记”啊?”

李天雷看到高颖生气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过不了关。心想,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高颖见李天雷不出声“算了!回去收拾一下,下午跟我回川山,我已经和参谋长请好假了”

“我去川山干什么?在说我现在那有时间,还有一大堆事没解决呢!我......”

“爱去不去!你别后悔就行!”不等李天雷说完,高颖扔下话转身就走。

“哎!我又没说我不去!”李天雷望着高颖的背影喊着。

“耍什么小姐脾气!你以为我怕你!切!”李天雷望着高颖远去的背影小声嘟囔着.他伸手去解树上的吊床,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掉在了手背上.仔细一看,原来是鸟屎.气得他后退了几步检起一块石头用力向树上扔去“连你也敢欺负我”

那只受惊鸟“喳喳”叫着飞走了.......


川山市人民医院的病房里,宋晓男用刀削着水果,病床上李龙的母亲高雨莲半躺在那里,一旁有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正在讲着什么.病房的门被推开了,李龙大步地走了进来.

“是爸爸!”那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一下就扑了过来。

“呵呵!军军!想爸爸了吧?”李龙一把抱起儿子,来到床前“妈!我回来了!您老怎么样了?”

“咳!我没事,就是老毛病又犯了,死不了!这几天多亏了晓男和军军。你回来了妈就更没事了”高雨莲看到儿子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显得很高兴。

“妈!我这段时间我没回来看您,您别生气!”李龙歉疚地看着病床上的母亲。

“我不生气!你工作忙妈知道,妈不怪你!以后啊!你可得好好的关心一下晓男和军军,你小子欠人娘儿俩的太多了!”高雨莲提醒儿子晓男就在身旁。

李龙回头看着晓男“晓男!你受累了!”

宋晓男不好意思道“看你说的,这是谁啊!这是咱妈啊!我照顾妈还不是应该的”

高雨莲深情地望着晓男“好闺女啊!妈知道是我这不争气的身子拖累了你啊!”高雨莲两眼闪着泪......





本文内容于 2007-5-11 22:39:21 被绛雪玄霜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7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