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我执行枪决犯人的任务

十来年前,我在武警X部防暴大队服役,由于新兵考核射击得了满分,被作为狙击手培养。有一天,通知我到连部,指导员找我,作为一名新兵,领导找总是会有点忐忑不安的。在去连部的时候,我一直努力在想最近有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毕竟我也不是一个好兵,除了军事素质还过得去之外,其他方面也是劣迹斑斑,其本上可以说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我们同一年的兵当中我是刺头行列之首,人称“老油”(就是整天吊儿郎当)。不过我还是安慰自己,最近好像是没做错什么,应该是通知我去参加什么反面教育的事吧!

到了指导员办公室,我看到还有另外一个战友在里,这个战友也是狙击手,他的是一个各方面都好的兵,领导对他的期望也很高(后来提干了,现在是中队主官)。我一看他在我放心了不少,应该不会什么坏事。不过一想,不会是这小子来告我的状吧,前几天训练时我还因为争射击位置踹了他一脚,不是说这么小的事也告到指导员这里吧?不过想想他也不是这种人,没那么小器。指导员见我来了,说了一句:“走,你们跟我到大队部”。考,什么事这么大单,要搞到大队部。我们跟着指导员的屁股后面走向大队部,我悄悄地问那战友说是什么事?他也是一头雾水。

到了大队部会议室,里面已有几个中队主官带着几个和我们同一年的新兵,一共有七八个吧,不一会大队长进来了,宣布了一项我从没有做过的任务,明天枪决犯人,要我们去执行。首先他说了一大堆大道理,同时也让我们考虑不敢去的可以退出,但是要保密。我们当时都是20岁左右的人,杀人的事可都是没有干过,就是想也可能都没有想过。我们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我没怎么考虑,也不懂得考虑,只觉得很刺激,心理不免有一份紧张。一会,有人叫“报告”,那是另外中队的一个兵退出了。大队长再问:“还有没有人想退出的。”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没人说。“好了,留下来和都是可以接受任务的同志了,你们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没人反应。“有没有信心?”大队长大声地叫,吓了我们一跳。“有”我们吼着回答,我心里一横,TMD不就杀个人嘛,接着叫“保证完成任务!”

回到中队后,指导员又和我们谈,主要是主我们放松心态,说这其实是一次很简单的任务,没什么好怕的,我们是代表人民,代表正义的,这些枪毙的犯人都是十恶不赧的人渣,都是抢劫杀人的主,活着也是害国害民,浪费粮食。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我们一定要一枪毙命等等。之后让我们回去准备一套干净的制服,明天一大早就在执行任务。

那天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想明天的任务,的确很紧张,我要杀人啊,一想到这个问题我就有点害怕。不过我也一直在安慰自己,不就是开枪吗,没事的,一枪放过去就是了,管他三七十一。就这样,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要让我们这些狙击手去执行任务,这应该是给一个锻炼我们的机会,不要以后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真要击毙罪犯时下不了手。

第二天早上我们5点多就开饭了,之后大队分成几批人,一批到监狱提犯人,一批负责沿路警戒,一批到刑场警戒。我们几个坐了一部面包车随刑场警戒的兄弟们到刑场。到了刑场后,已经有公、检、法的人在那里了。布好警戒后,有一个公安(还是法警,我忘了)带我们到刑场里去,地上有一行小坑,和我们吃饭的盆差不多在。他告诉我们一会犯人来了就在这个位置枪毙,据说地上的小坑是防止血流到满地,哦,那是装血用的,晕。并对我们编了号,每一个射手按自己的号对被执行犯人开枪。并一再强调,这是一次简单的任务,不要紧张,没什么的。同进还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并给我们每天人发了一双手套和一副样式很老土的墨镜,之后我们就回到车上。

我们在车上重新检查了武器,当时是用56半自动步枪,压了5发子弹,在检查武器的时候,我的手心都是汗,并有点发抖。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带队的排长看到这样就给我们讲笑话,他是我们这一次任务的指挥员。他说他执行了很多次这样的任务,他还说死在他枪下的如果都回来找他的话他家里都住不下,又说他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也差点尿裤子。并说,执行过这种任务后的人脸上有杀气,男人就要有杀害气什么的。听他这么一吹,我轻松了不少。

就这样,我们也话多了起来,大家有说有笑了。过了一段时间后,刑场外响起了警笛的声音,排长要我们整理着装,重新检查武器,并交待一会听他的口令开枪。犯人已经到了,为了避免我们见到犯人,产生阴影。我们等到公、检、法和法医等相关人员验明犯人身份后,押到行刑位置我们才出去。不一会,所有的手续已结束,犯人也在行刑的位置,我们走出车,向他们走去。

警戒线外围了一大群老百姓,小声地在议论,我们没有理会,但是我感觉有很多眼光在注视着我,我仰首挺胸地走向行刑位置,到了这个时候怕也没有用了,反而心中有一种快点执行任务的念头。犯人由两名我们的兄弟按着肩膀,跪在地上,背对着我们,眼睛蒙了一块黑布,听说嘴上还塞了块布,我没有看到。“各就各位”排长下达了口令。我们按照事先编好的位置半跪着下来,打开枪刺顶住犯人后心的位置。我打量了这个就要被我结束性命的男人的后背,这一个比较壮实的后背,大约三十岁左右吧,也不知道他是犯了什么事。很快,我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口令,我把子弹推了上去,开了保险,我感觉我握枪的双手在微微地抖动,我一再要自己镇定,一定要打好这一枪。“预备,放!”的口令响起后,我听到了其他战友的枪声,我也毫不犹豫地扣了扳机。我听到自己枪响的时候看到了我面前的犯人后背出现了一个洞,子弹钻进了犯人的身体,犯人应声而倒。我站了起来,用枪对准他的后背,因为如果犯人这时还不死的话要补一枪,直到当场毙命。不过我看了他挣扎了一下,两脚一蹬就去向阎王爷报到了。可是我旁边的兄弟就没有这么好运气,那个犯人补多了两枪才毙命,乌红的血流了一地。

我们开完枪以后,法医等相关人员就上来,确认死亡后,好像还签名。火葬场的人上来装死者用透明薄膜卷了直来,拉上车到火葬场去了。这时我才感到生命的脆弱和可贵,管你是什么能人,一枪就可以让你上西天。我们也撤上了汽车,回了中队。去监狱提犯人的兄弟还讲了笑话说,有一个犯人提出来时老叫,你们是那一个要开枪打我的人,打准点,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等,可是到了宣判台上,脚却吓到发软,在前住刑场的时候还尿裤子。他们还说,就是你干掉的那一个,哈,原来也是草包。

不过,我后来那几天老是睡不好,吃不香,做了几次恶梦,洗了几次澡后还是觉得身子上有血腥味,特别怕见到红色的东西,肉也吃不下,其实这都是心理作用,慢慢地我又投入到部队的紧张训练中去,将这事忘到后脑去了。

这就是我参加执行枪毙犯人的经过,不过我们在部队一般都不说枪毙犯人,只说去执行任务。所以,以后有兄弟说去执行任务我们都知道是去干什么。当兵三年,那次是唯一的一次,以后虽然也有到刑场,不过都是担任警戒。我永远忘不了那一次的经历,那一年我才19岁!

补充一点,军团前政委老踏曾要我将此经历写出来,可一直不知道怎么动得笔,现在终于写了出来,希望老踏你能够看到!


本文内容于 2007-5-9 17:21:52 被小郑剃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说错了。是1998年。不好意思啊。更正上一篇日期。

212楼legadema

 以下是引用瘦得就剩骨头 在第22楼的发言:
我说我的亲身经历吧。

那是98年的时候,12月底的时候,一个下午,指导员在开完 安全会议之后,对大家说:“有个日任务,我先不说是什么,愿意去的起立!”我是第2个站起来的(原因是开会坐久了,站起来想活动下)。之后就陆陆续续站起来30来个人。指导员又说:“任务有点好耍哈。”(四川人)又起来10几个。最后他点了5个人,只有我一个是1年的新兵,把我们5个单独留下。告诉我们说:“后天有个押解任务,之后要送去刑场执行死刑,你们5个人上!有问题没得?”

当时也是年少轻狂,觉得无所谓,想也没想就回......

你是挺恐怖的

216楼afei743

小弟有个问题想咨询:枪毙犯人到底是拿枪打头部还是打后背?

楼主不对吧为什么会是主执行手补抢呢?应该是副执行手补抢的吧??我们可是一个大队的哦,你三中队的吧?我是一中队的副班95年兵,去刑场执勤我也去了3次呀,包括枪毙杀害我们战友班荣煌的那个罪犯(猪肉佬),我都在外围都看到了的。没有老百姓能在执行手旁边的他们都离主刑场很远的更不会说他们讲什么执行手能听到的,死刑犯也没有遮住眼睛的啊,执行手更没有半跪着的,难道要执行手要给死刑犯下半跪???也许是你脚软了?我没听到有谁叫开枪什么的只是看到法医把执行手的枪刺顶在死刑犯的后心后执行手看着死刑犯的右侧一个台上站着的一个执法者举起小旗旗放下枪就响了死刑犯就好像有谁在他后面用力推了一下一样很快速的扑下了有没有死掉就不关主执行手的事了他们收枪转身就齐步走上车了,剩下的就是法医来检验没死的就是由另外枪手来补抢的了

213楼ghealach

 以下是引用hunter021 在第191楼的发言:
这就让我想起了《士兵突击》里许三多的感受,人生的第一次,还是杀人。在地方,这个年龄的人好多都还在父母面前撒娇,战士们却要背上这个沉重的思想负担。

20多的大老爷们撒什么娇啊……当兵就该锻炼心理素质 万一哪天上战场开了一枪敌人倒了自己也尿了 那就丢死人了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