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山猪,也称野猪外形象家猪,身肥肢短,头比家猪窄,嘴比家猪长,背有刚鬃,雄的有獠牙,成年的体1米半左右,体重100至150公斤不等,听说最大的可以到2米,体重可以到300公斤,不过我剃刀没有见过。

好,废话少说,要不大家要拍砖了。十来年前在深圳公安边防(武警)当兵,第二年的时候从防暴中队分到执勤中队,那个中队驻守在梧桐山的半山腰,主要的任务就是防守从梧桐山到盐田区(那时候还叫盐田镇)几公里的边防管理线。我们防区的边防线刚好是围着梧桐山转,那时梧桐山是环境保护区,所以山里面的动物除了给我们打打牙祭外,其本都能够无疾而终。

我刚到中队不久,有一天下午4点多的时候,我们在副业地里种菜,看着副指导员带着扛着一把81式往山上跑,难道有情况?副指叫:“打山猪了,走,一起去!”班长丢下手中的工具,招呼兄弟们跟着副指屁股后面跑。原来今天环境保护区的工作人员上山清理防火带,可能惊动了山猪,跑到了水库边来。防火带就是为了预防山火,在山上每隔一定的距离将几米宽的草和树统统铲掉,将整个山头分开,如果万一山上着火也不会火烧连营。刚刚是哨位的哨兵发现了水库边有一头山猪,就打电话下中队。

我们来了水库边,副指一再交待不要出声,顺着哨兵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下面水库边的草丛里好像有一团黑色的毛,这时我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转头一看副指已经把枪举了起来,一勾扳机,一发子弹出去了。好像是没打中,山猪像箭一样地冲向水库里,这时,我们一条叫“老虎”的警犬也冲了下去,我第一次看见山猪的尊容,也第一次见猪游水,一个字“快”。我开始认为猪八戒这个天篷无帅应该是山猪而不是小说里写的家猪,它的速度给我感觉就是小快艇。当然我们的“老虎”也不差,不失警犬本色,跳进水里追了过去。“快,快开枪!”我们不停地叫。

“不行,这样会伤到老虎的!”副指怕误伤,毕竟“老虎”也是我们的战友。我们只好喊“老虎,加油!”可是,渐渐地距离拉开了,不一会,山猪上了岸,冲进了山上的树林不见了踪影。“老虎”上了岸后还想追,给我们叫了回来,它才不情愿抖抖身上的湿毛瞪着山猪消失的方向。

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山猪,这也从此让我对猪有了改观,我现在印象中的猪再也不是整天吃饱了就睡,睡足了就吃,一副白白胖胖的模样。说白了,就算要做猪也不能做家猪,要做山猪,这才是天篷无帅的真面目!

过了不久,冷空气南下,早晨起来,山上的水面还有一层薄霜。晚上我们站哨也冷得直发抖,只盼着下一班哨兵早点来接岗。这天晚上,我和副班长一个哨位,我们在哨楼里一边跺脚一边吹牛。这时,副班长示意我不要出声,他做了个猪的样子,聂手聂脚地走出哨楼,趴在了地上。不是吧,山猪还敢跑到这里来,我透过哨楼的玻璃向外望去,一边黑呼呼的,啥了没有啊。一会副班长回来后小声地打了电话下中队,一会队长和排长就上来了,带了两把81式。可能大家就会问,你们怎么不打了再说,非要通知领导?要知道,哨兵是不能随便开枪的,特别我们边防哨,没有发现敌情开枪简直就是找死。队长上来后就发给了几发子弹给我和副班长,因为我的枪只有一发空包弹,并指挥我们四人采用扇形包围过去。这时我们四合个人都低姿匍匐前进,我随着副班长的手指望去,大约在我左前方30米的位置有一团黑色的东西,仔细一看,还有两只发着淡黄光的眼睛,我一下子就把枪的向它瞄准。队长要求我们不能开枪,由他开第一枪后如果不死再开枪。“砰”的一声,队长的枪响了,我看到山猪好像震了一下,之后快速向左边移动,正在我要开枪的时候,在我左边的副班长的枪也响了,可是我看到山猪的速度并没有慢下来。“臭”排长的话刚出口,一个短点打了过去,我看到了山猪顿时倒在地上。我们打着强光电筒跑了过去,山猪趴在地上还喘着气,它的后脚中了一枪,肚皮也中了一枪,嘴巴也中了一枪。队长说这只山猪獠牙已经断了一颗,是老山猪了,称了一下200多斤。没说的,第二天全中队立马改善了一次生活,我也第一次吃到山猪肉,可是兄弟们有的还不知足,说这肉太老了,不好吃。副班长还一副见过世面的样子说:这肉不好吃,以后还有机会打只好的。好像山猪就是他养的一样,那个牛劲我至今难忘!

过了不久,夏天来了,那一年后勤处要搞一次副业评比,要求每个中队都要报种的蔬果、养的猪等收成情况,前三名的中队有奖励。我们中队可是连续几年的“达标先进中队”,这事更不可能落后,管后勤的副中队长还专门布置了任务,看来是志在必得。我们班的副业地是最差的,是在山边开出来的一块地,产量最少,所以没办法只能种番薯。一天早上,我们还在卫生间洗漱,轮到浇水的一个新兵狂跑回班里,不停地叫“班长,我们的副业地被打劫。”我们和跟在班长后面冲到我们班的副业地,我傻了,七八垅地好像给犁过了一样,番薯满地都是,土里面还有一些“肢体”不全的番薯。我拿起来看,上面还有牙印。“山猪,是山猪”班长说了。同时他还向中队领导作了汇报,副队长上来以后对我们布置了任务,反正番薯地里已经不见了一大半了,剩下的要干脆也做诱饵算了。平时都想你来做盘中餐,何况你既然敢踩上门,我们就要将你正法,管你是不是天篷元帅!

晚上,我们领了枪和子弹就在副业地潜伏了下来,中队领导也上来,交待了安全事项后就离开。一个晚上过去了,山猪没有来,两个晚上过去了还是没有来,难道它也能有预感,不可能吧?这样下去山猪没打到,我们整个班的人就要给搞垮了。在班长的分配下我们班里分成几组,每组负责两个头,就好像站哨一样。

这个办法好啊,我刚好是带一个新兵轮到2点钟到4点的岗。到了副业地后,我让新兵到老地方潜伏,由于是新兵,没有给他子弹,他全身的杀伤性武器只有一把上了刺刀的81式空枪。我爬上了一棵大树,坐在树杈,这样我就不单可以看清楚整个副业地,还可以看到周围的地方。那晚不是月黑风高杀人夜色,月光亮的很,这是和情人看月的最好时候,可是我偏要这里等山猪,并将其正法,都怪老天不配何,没有营造出猎杀的气氛,估计可能又是白等了。

困死,可能又不能抽烟,因为山猪的嗅觉比较灵敏,怕给它发现。不知不觉我竟然倦在树上打起瞌睡来。突然我好像要掉树下去了,一个激凌醒来了,原来是在做梦。这时我听到下面有声音,在我的右下方,那个新兵也睡得和死猪差不多,左闪20多米处,一头山猪正在拱地,月光下,我看清楚它的模样,背上竖起的鬃毛像剑一样,其他地方的毛乌黑发亮,两个弯曲的獠牙从嘴边伸了出来,这是一头很健壮的山猪。它完全沉醉于劳作,没有发现我正在注视着它。我悄悄地举起了枪,轻轻地将子弹推上膛,瞄准了它的头部,这时,它突然停了下来,伸起头,我想它可能听到我上子弹的声,或者是夸张地说:闻到了杀气。不好,它要跑。我也来不及多想,朝着他的头部就一个单发。山猪闻声而倒。我跳了下树,向我的战利品冲了过去。不错,这一枪打在了头部,把它的脑袋打烂了,脑浆喷了一地。那个新兵也给了我的枪声惊醒了,我让他下去中队报信,一会我们班的兄弟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把山猪扛到了炊事班,我们中队又改善了一次生活。

这就是我猎杀山猪的过程,那时中队每次都会节省一些训练的子弹,供作猎杀山猪之用。我当兵那几年,我们每年都会猎几头山猪来改善伙食,到了我当班长时我们的新任中队长更是乐此不疲,经常组织我们几个班长去“围猎”,他说这也是训练,可以提高我们的反应能力,夜间作战能力,射击能力,协同能力等等,还可以为民除害,最重要的是可以改善伙食,总之百利而无一弊,作为当兵的碰到这种中队领导我们高兴啊,反正我们中队山高皇帝远,哈哈!不过现在不行,山猪们真正作威作福的时代到了,广东省已经有明文规定不得私猎山猪,现在“天篷元帅”已经挤身保护动物的行列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