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四卷 异样的战斗 第七十四章 报仇!报仇!(七)

haoren5100 收藏 0 19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第四卷 异样的战斗 第七十四章 报仇!报仇!(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彭营长回来了吗?”我一到部队休息的小山凹里就问一个正在警戒的哨兵。为了摆脱那个二麻子,我和兄弟们可是绕了好大一圈,多走了十几里地才来的。

“大哥,彭营长还没回来。”坐在树叉上的哨兵小声的回答。

我点点头,擦了擦汗头上的汗水,和几个兄弟继续走。而在城内,由于‘荷花药铺’的田老板帮忙,有十个兄弟在小鬼头的带领下潜伏在哪儿,只等着信号好动手。

“这点苦就忍不住了吗,还是个男人么?都给老子忍着点,尽量不要弄出响声。”看到好些兄弟不停的挥手扇蚊子,我只能不停的连路小声提醒。

走到一棵老树下,我对花和尚说:“十一点半的时候叫醒我,让有任务的兄弟们都多睡会儿,养足精神好行动。”

花和尚点点头就和几个兄弟围着我躺下。

黑暗降临了。

我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梦见小鬼头的脑袋没了,却能叫我给他报仇,而他的脑袋长到了张大彪的身上,正奇怪的看着我笑,笑的我是心里一阵阵地发麻。

“大哥,大哥,醒醒,醒醒,时间到了。……”

迷糊中,听见了有人叫我,睁开眼便见花和尚和一群身穿便衣手提大包的兄弟围着我。

我背上的衣服都湿透了,但顾不得这么多了,时间要紧。一擦脑袋上的汗就站了起来,心里却提醒自己:自己还是年纪太小,这么快就没警惕性了,下次改正,下次一定得改正。”

“大哥,有任务的六十位兄弟都到齐了。”花和尚拿他那正闪着精光的三角眼看着我,兴奋的说。

“任务都清楚了吗?”我小声的问。

“清楚!”整齐而低沉的声音回答着。

“现在开始最后一次检查自己的装备,只准带两天的食物,多给我带些手雷,把那四个大箱子一定要保护好,成败就看它的了……”我不时的低声提醒兄弟们。

五分钟后,我带着这六十人开始出发了,刚穿过树林,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梦,心里老不是个滋味,因为按我们湘西的规矩,杀人越货前做个噩梦,绝对不是个好兆头。想了想,把花和尚叫到身边:“你去给大头说声,叫他亲自带人把警戒范围扩大两里;让刘振峰带上三十个弟兄,布防在我们这条路线上,随时接应;另外叫兄弟们都提高警惕性。快去!”

看到花和尚消失在夜色中,我心里稍稍地放心了一点,看着星空下的人影在无声地前行,我只能感叹: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希望老天爷保佑兄弟们都平平安安地回家吧!

……

安县的城墙高九米,宽五米,城墙微微地有点向内倾斜,没有护城河。城墙外到处都是半人高的野草,城墙内的巡逻兵是五人为一队,每隔一分钟左右就会有一对巡逻兵经过这里一次,期间还时不时的有几个汉奸来巡视一下,把守的很是紧密。

我和兄弟们来到北门城墙下,我们身体紧靠着城墙,身边的二十个兄弟手拿着用布包裹了一下的三爪铁钩,都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命令。

我看着天上的明月,等待着。

一大片乌云正向明月接近。

近了!

近了!

终于挡住了明月那淡黄色的光辉。

我看了看时间,知道一队鬼子兵刚刚经过这里,见时机以到,两手同时向上一挥。

“呼!呼!……”二十个三爪铁钩散乱地扔向城头,然后二十名兄弟飞快的抓住绳子向上爬去。

看到第一批顺利的翻过城墙,没有以外发生,我心里放心了不少。

看了看时间,按预先的观察,应该还有时间,可是我不敢冒险,只得对身边的花和尚一拍,然后向上指了指,他点点头,飞快的爬了上去,很快的对着我们向上一指,我两手又向上一挥,第二队的十九名兄弟开始向上爬,可是他们才爬到半路,花和尚突然急促的向下猛指,那十九名兄弟只得吊在半空中,根本就不敢动一下。

“……他妈的,狗日的小日本鬼子,竟然让我们来巡逻。大爷投靠他们是来享福的,日后好混个衣官半职的,我日他个娘地,叫老子半夜来巡个鬼啊,这么亮的月亮照着,连地上的蚂蚁我都能看清楚,我就不相信还有人能飞得过去。”一个有力的声音有远而近,不停的发着牢骚。

“明哥,骂他们有什么用,还是好好办事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我听一个太君说这次来的可是老蒋的精锐,叫什么‘特勤团’,而且还听人说他们在上海杀了好多日本人,各个都被训练成了杀人魔王,不好对付啊!而且我昨天还听一个日本商人说,这些人以人肉为食,以杀人为乐,一天不杀人,就跟断了‘黑砖’(鸦片)似的,会惨叫而死。我听豹爷说,前几天去捉那个张大彪的时候,还被他杀了七八个兄弟了,要不是他受了重伤,还不一定能捉得住,真他娘地倒霉。”另一个声音安慰道。

“都是张云那狗日的害的,杀个什么人不好,偏偏要去惹那些杀人魔王,现在好了,杀了他们一个,惹来了一窝子杀人狂来报仇,还说一定要血洗安县,搞得老子也要把那几个婆娘都送到乡下去。”

“大哥,不会这样吧,我们这可有一千多皇军啊,而且还有我们自己兄弟了,城高墙厚的,他们不一定能打得进来,再说了,离这百里不是驻扎了个皇军独立混成旅团有六千多人呢!他们最多也只要一天的时间就可赶过来支援啊!急什么。”另有一个沙哑的声音吃惊道。

“看你们是兄弟的份上,给你们说个事,你们可不要乱说啊,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你们也是知道的,我亲大哥在给日本人开大四轮(汽车),他说日本人让他明天早上去报道,说是要趁着那些人明天晚上到来之前,把他们的日本婆娘们和小毛孩都送走。要不是我大哥让我也把家人送到乡下去,我还不知道了。狗日的,还在蒙我们,想让我们当炮灰,门儿都没有。”那个大哥小声了些,但我还是能听见他那公鸭般的叫声。

“大哥,这是真的?那我们不就……”

声音远去了,那十九名兄弟急忙爬了上去,但他们并没有急着从另一面下去,而是按事先安排好的,左右各三名兄弟到两边警戒,剩下的人连忙用力的开始拉下面的绳子,因为绳子正捆在了四口大箱子上。

看到这种场景,我心里真是焦急万分啊,只要一个暴露,那整个兵行险招的安排都完了,也打草惊蛇了。

看到箱子被拉了上去,着急的等了老半天,直到花和尚握着拳头对下面摇了几下,我心里的‘石头’才落下。

这是最后一批了,过的很顺利。

安县城内的灯火就像天上的群星一样,点点落落,真是黑中有亮,亮中有黑啊。

平安的进如安县内,没有打扰任何人,我们就这么躲躲藏藏地向‘荷花药铺’前行。心里放松了,但烦恼就来了,回想起刚才那三个汉奸的谈话,我全身如同掉落到了冰窟里,‘特勤团’

‘血洗安县’

‘日本婆娘和小毛孩明天送走’

……

这些字眼不停的在脑海中盘旋,出现最多的就是‘内部叛徒?’真没想到,就连个汉奸都知道了这些秘密,而我自己还以为很保密了……

这不想还好,一想就想起了日本人三架飞机来攻击火车,而且时间是那么的准确,以前从来还没有过同时三架飞机攻击平民火车的事,最多就是一架……

日本的间谍从南京一直跟到了安县,他们是从哪得到的情报……

看来我们内部真的出了叛徒。是谁呢?

这两百八十多名兄弟中间,还有没有叛徒了?……

现在我们进城了,敌人知道了吗?……

那三个汉奸是发现我们后故意这么说的吗?……

边走边想,真是越向越心惊,越想越胆寒,娘地!师傅从小就教导我,杀光叛徒,一个不留,最好不要让老子碰上,不然老子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双杀一双。

不想了,自己给自己添乱,走一步是一步吧,大不了,杀一个够本,杀一双赚了。

就这样,我在胡思乱想中,来到了‘荷花药铺’门外。

为了已防万一,我让二十名兄弟,分成两批,从两边翻墙进去,自己按事先说好的暗号,对着大门敲了两短三长再两短的声音。

对方从门内敲了一下,然后又敲了三下,接着门打开了。

一个伙计模样的青年人开门,看了我和身后警戒的兄弟们一眼后,二话不说的就站出来让我们进去,他自己却留在门外最后一个进来,看得我心里一阵感动。

嘿!嘿!新章节没见过吧,支持!支持!

难道是我写的不好么?为什么有位兄弟收藏了还要退啊?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