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之斗----抗日铁血营传奇 第二卷 大国的责任 第二十六章 天猎行动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6/


第二十六章 天猎行动8


沉默,可怕的沉默。这并非战场上战斗即将打响那样的沉默,这种可怕的沉默令久经血雨腥风的林虎也感受到窒息。难道真要兄弟反目,祸起萧墙?三营的军官都在看着他,三营已经习惯唯他马首是瞻,他的态度决定一切,只要他一发话,或者一个掏枪的动作........于源也在用眼角的余光盯着他。他知道马永强虽然把手放在腰间20响旁边,但是他不是傻瓜,应该不会主动拔枪。因为只要他一做这个动作,旁边特务排拿冲锋枪的卫兵就会有理由毫不犹豫一梭子打过去。现在关键看林虎是什么态度了。


“林营长,”一个声音打破了沉默,是游击队的李斌政委。“我记得昨天出发前,林长官答应过,这回缴获的武器除了毒气弹外,都归我们游击队所有,敢问现在这话还算不算数?”李斌的语气不硬,话可一点不软。他这一问让林虎到让十分尴尬。“这个......”


“当时林营长并不了解情况。况且情况现在比预计的也有变化,1000发炮弹,只运回500发。这样就空出来很多地方装武器。”于源说


“这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吧。又不是我们造成的,我们得到这批武器也是为了打日本鬼子。希望贵方不要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马永强说。

“话是这样说,可是本是多方同时采取的行动,你一方独吞战果也不是很仗义吧。”

马永强刚想发话。

李斌抢先说“那么于组长是怎么想的,不妨说说拿到桌面上说说吧。”

“我的意见是一切缴获武器一并上交,由我们情报组负责分配。”

“那么请问如何分配?”

“这个要研究决定。”

“好,现在我们这些负责人都在。我们不妨在这里研究一下。”

"我的意见是本次行动是由军统负责,那么战利品就应该由军统负责分配,根据这次行动情况一共是共四个方面参加,何大奎的游击队虽然没有来这里也应该分到战利品。所以我认为应该把缴获的全部战利品分成四份,每方一份。这样才公平。”

“哈哈,于组长真会安排,军统两个人就要200条枪?不是开玩笑吧?我看最少应该二一添作五,国共各一份。”马永强讥讽的说。

“你.......”

“我看这样吧军统要枪也没有什么用,毒气弹归军统, 其他的分成三份吧。每方一份。”林虎说

马永强刚要争执,李斌拉了一下他,“好吧,本来说好了全部归我们,现在一半都不给了,那么既然林营长这么说了,那么我们就连让两步。同意按林营长的意思办。”


“李政委真是爽快啊。好那就怎么办吧!”林虎没有想到对方答应的这么快。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于是赶忙找个台阶下。因为他在昨天是满口答应了马队长,现在又反悔本来就觉得理亏,现在见对方如此给自己面子。对这个李政委顿生好感。


“这个.....”于源心里暗惊“这个李政委真是厉害啊,一句话就把林虎拉了过去,此人眼光独到,显然已经分析出林虎是关键的实力派人物,而且是个爱面子有弱点的实力派人物。他能够又卖人情又得实惠,利用对方的弱点达到自己的目的。”本来于源他想借这个机会解决这个游击队,看来今天这个希望要落空,现在他找不到翻脸的机会了,如果硬来,显然是理亏。那样的话看样子林虎还真不一定会帮他,而军统在场的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搞不好偷鸡不成蚀把米。看来想解决这个共党游击队得等下次了。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既然林营长和二位已经答成了共识。那于某就不多说了。”

一场危机终于化解。其实林虎内心是不想和游击队刀兵相见。


兄弟相残,只能是亲者痛仇者快。他不想让三营去杀的同胞和被同胞杀死。虽然他并不惧怕游击队。他认为如果打起来三营会消灭游击队。但是三营一定会有不小的伤亡。但是他的仇敌是日本人,他的铁血三营绝不会以杀戮同胞为荣。想当年李鸿章向德国皇帝夸耀自己在镇压太平天国内战中的赫赫战功的时候,德皇确说了句让我们李大人非常尴尬的话。“我们德意志人从来都是以征服异族为荣。而不会杀戮同胞为荣。”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这在抗战中是一句很能鼓动人心的口号,它曾经瓦解过不少同室操戈。使很多伪军反正,避免了很多悲剧发生。但是这也是一种悲哀。中国在百多年的内战中流的血人不比在外战中少。几千年你死我活的残酷的政治斗争,让这个国家缺乏政治和解。造成了一幕幕的悲剧。即使在外敌入侵的时候也发生了诸入皖南事变那样的内讧。这实在是一种悲哀。

但愿如此先进中国的自己武力不在述诸于自己的同胞头上。林虎在军旅生涯中还没有向同胞开过一枪。以前不想,现在不想,以后也不想。但是他以后还会有今天这样的选择权吗?


孟月绮和赵越峰来到距离云锣村5里外的一个僻静山谷的小树林中。看来军统早就选好了地点,孟月绮让大家把50箱500枚炮弹埋在树林里,并派人在周围负责警戒。等过几天条件允许就会派专家过来处理。孟月绮和赵越峰等军官两人一组负责巡视周围。赵越峰理所当然跟孟月绮一组。


“这地方景色不错,你挺会选地方啊?”


“主要是僻静,周围没有什么人。”孟月绮一边走一边用眼睛警惕看着四周。


“是啊,所以我说你挺能干的,找了这么个幽静的所在。”


初夏的午后,阳光灿烂。山谷中林木郁郁葱葱,林间山花浪漫。流水潺潺,鸟儿欢叫。空气也十分清新。眼前美景与美人几乎让赵越峰忘记了有任务在身。一条清溪拦住了去路。清溪边几块巨石。阳光下溪水闪着迷离的光。

“我们坐下歇一会吧。”赵越峰一面建议一面找个大石头坐下来。


孟月绮显然也累了,在另一石头上坐下。


沉默.....


“其实冷美人并不都是为了装酷,可能是她看倦了一些东西觉得没必要对每个人都那么热情。一般外表冷的人内心不冷,如果你喜欢她就要观察她喜欢什么样的类型,但并不是说要你也变成那样的类型,你也要有你个性,有一点是绝对的——你也要优秀才行。”赵越峰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表现出自己的优秀呢。赵自认为自己是优秀的男人只是没有让孟月绮这个冷美人知道而已。


一般男人都是对越不容易得到的东西越要去追,赵越峰也是这样。


他现在有机会仔细看看坐在对面的孟月绮。明媚的阳光下,孟月绮越发显得肤色如雪,清艳不可方物,宛如九天仙子落入凡尘,令人心中爱怜之时,竟还有几分敬畏。这个冷美人,美丽的眼睛中闪烁的是倔强的光凄决的眼光, 令人顿生“问世间情为何物“的悲怆。


“难道她现在是对李浩然无法割舍。才对我冷漠?”他想。“从现在的情形看李浩然对她也单恋而已呀。”


此时,孟月绮低下头,用手撩起一捧溪水,然后举到嘟起樱桃小嘴边,把樱唇轻放在溪水里,然后放开手,让水珠在阳光下眩出五颜六色的美丽彩虹,然后再撩起一捧溪水放在朱唇皓的嘴边,似乎在亲吻着可爱清醇溪水。她露出眩然欲泣的表情,偶尔用手撩起乌黑的头发。那姿态那,那风韵,真的好美,把赵越峰看呆了。怪不得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水确实能让美女更加美丽,此时的孟月绮仿佛成了 安格尔的著名油画《泉》中的那个美少女。


“走路渴了吧,我这里有水。”赵越峰把军用水壶递过去。他马上发现自己这是个愚蠢的行为。但是想收回来已经晚了。


孟月绮看了一眼,礼貌的一笑“不用了,谢谢,我嘴唇有点干。”说完脸在瞬间红了一下。自己怎么能和一个色迷迷的男人说自己嘴唇有点干啊,丢人了。


赵越峰发现了说完这句话自觉语失的孟月绮脸红了,脸上娇羞红晕让她显更加漂亮了。

他也不自然的干咳了一声。

“上火了吧。唉....因为李浩然?他真是个不错的军人,可惜啊。不过有你这样的红颜知己,我到也挺羡慕他的。”


“其实我一直把他弟弟看,总觉得他还活着。真不敢不相信他已经.....”孟月绮出神的看着溪水。


“这是军人的宿命啊,我也一样眼看着这些年很多这样的兄弟离开。早上还都在一口行军锅里吃饭,中午人就不在了,我有的时候也梦见他们....唉,算了,不说这些了,好在现在小日本就要完蛋了。我们能做的就是抓紧时间为他们报仇。他们也就能含笑九泉了。”


孟月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你家在杭州,那可是个好地方,都说这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等打完了鬼子,我一定到你家看看。”


“ 其实我也离开好多年了。37年杭州沦陷的时候我17岁,跟着父母逃难,父母都被鬼子飞机炸死了。我也受了伤,躺在路边没有人管,我成了孤儿,后来一个国军上校救了我。收我做了义女。还送我上军校。后来我就参加军统情报部门。”


赵越峰同情地说“原来你是苦出身,等抗战胜利以后,有什么打算。”


“这我还没有想好,走一步算一步吧。”


“说来也巧,你我的名字都有个月(越)字,你说是不是有缘呢?”


“呵呵,”孟月绮被他逗乐了。“你是哪个月呀?”


于是, 赵越峰拣起一块小石头写起来,“就是这个月亮的月呀。”他知道孟月绮肯定是这个月。


“不是吧,军官证我看看。”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