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二十四章 因为我们是军人

haoren5100 收藏 0 18
导读:祖国的狙击手 第三卷 凇泸会战 第二十四章 因为我们是军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时间:公元1937年7月25日。

地址:中国国民党第三十五军驻扎地(湖南省长沙市市内军官驻扎地)。

看看天色,已经是灯火初上的时间,我被一阵阵冷风惊醒。

不动神色的睁开双眼,眼角处正好看见阿莲正把头放在我左手臂处,不过她的脸正配合着眼睛往不该看的地方看,左手正慢慢地慢慢地小心地掀起被单的一角,飞快地看了一下后又立即盖上,然后脸红着快速的看看我醒了没有,这次却看见我正征着眼睛直瞄她,马上闭眼不动装睡,不过那眼皮却在猛地抖动,呼吸有些急促,脸上的苹果色红晕表明她的娇羞,脸上的泪痕正显示她不久前的痛苦。我可以想象得到,她一定是好奇心做怪,在连续的接被单看我下面雄壮之处。

我是实在忍不住了,这个大妮子在那种生死关头还挑逗我,我怎么可能放过她。

看到她笑的放肆无比,我一把推开阿超,抗起她就出门,上车后就用枪指着司机,要他以最快的速度开回驻扎地,然后一脚把门踢烂,抱起她就上了床,整个过程是流畅无比,刺激无比,当然也是猴急无比。这可不能怪我,我是祖国的大好青年,谁叫她老是勾引我呢?所以我代表人民让她受点惩罚。这就是我发现她是处女后,给自己找的最好解释。

我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女人的身体,带着好奇和兴奋激动无比的心情去探索的。就在我还要好好地欣赏这样的山水画时,讨厌的黑暗当头罩下,我愤怒的用右手抓住一座山峰,然后努力的用力攀爬了几下,感觉到征服的快乐后,我才一抬头,见阿莲正娇怒的红着脸看我,身体也努力的向后躲着,可是我在要失去山峰的一瞬间,双手用力一抱,整个世界又是我的了。

阿莲带了点劲的在我胸口上咬了一口,然后在得意的太起头问我:“痛么?”

“痛得要死,比刚才某个人直叫救命还痛,真的?你不要咬啊!”

“你还咬,你再咬我我就咬你了。”我一看她还咬我,立即开心的就威胁她。

“哼!看你还欺负我不?”阿莲得意的抬起头,不过我从她眼睛中看到的是幸福和一丝丝担忧。

“想什么呢?”我努力的让自己忘记那一点点担忧的眼神问她。

“阿峰,你说我俩真的可能在一起么?你就不怕我是别人派来的奸细么?”阿莲看了看我的脸,突然使劲的抱住我,然后用左手抚摩着我的眉毛担忧的问我。

“想那么多干什么?我说能在一起就一定能在一起,你是什么人也于我无关,但我只知道一点,你是我的女人,这一辈子都是我的女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还叫男人,那还是男人?”我也用力的抱着她的背(那样顶到胸口上很舒服),在她的红唇上蜻蜓点水式的吻了一下后,很温柔的说。因为平叔告诉我,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和你上床的处女,不论她是干什么的,只要她对你有一点意思,那她对你的忠心就绝对超越以前的任何人,包括她的父母。当然在上完床后,对女人的安慰和抚摩是最重要的表现。

阿莲当然很感动,因为她的嘴唇已经和我的帖在一起,努力的吸收着我的关爱,她的身体也开始往我的身体上移动起来。

“你还痛么?”我突然轻轻地抱起她的头,看着有点开始因春潮泛滥而脸红的她问。

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一摆头后,对着我的嘴唇进行了更用力的帖吻,这还等什么,我立即就一个翻身要开始准备大举进攻起来。

我本来以为,我师傅不在身边,没有人会打扰我的好事,哪知道我犯了个非常大的错误。

“叭!——咚!”

我这可怜的门板被人粗暴的一推就顺势倒在了地上。

可它所发出的声音却激起两只鸳鸯的好事打了飞蛋。

我首先的反应就是飞快地抓起被单,往阿莲的头上和身上一盖,然后在抬头看是哪个不要命的,左手执掌着身体,右手从枕头下抽出铁盒子短枪。阿莲的反应也不慢,左手抓起被单盖在头和身上,右手也是从她的枕头底下飞快的抽出一把小手枪,一个飞快的转身,把被单接开一点,小手枪就对着门外之人。(怎么样!两个枪手在一起激情的时候,你最好不要打扰,不然就不是一颗子弹了,嘿嘿!)

阿莲是等了老半天也没见到我开门,有些奇怪的从我背后坐起来,一手抓被单捂住胸部,一手拿起小手枪对着门外,那个美丽的脑袋从我背上伸了出来,一看后……:“啊!——”同时一声尖叫带着害羞和震惊,在我耳边剧烈响起,也让房中的几人和外面之人吃惊不已。

何键真是要不得,来看我就来嘛,干什么还要带上这么多穿着古怪的人来;那群人也是要不得,看见两只鸳鸯戏水也希奇么,看见后就应该立即出去,然后说声走错了对不起之类的话,还要关上门;可你不出去就算了,为什么还要一本正经的用枪指着我俩,而且不公平的是,你们就没有一点骑士精神的让我用手枪和你们十几把冲锋枪对抗么?

何键和另一个当官的是一看见这场面就出去了,而他的那个副官却笑着看我,而且还是坐在桌子上,拿出打火柴边点烟边笑着看我俩。

我乖乖地把枪放在床上,跳下床就去拣自己的和阿莲的衣服裤子。我是故意这样的,气死你们没有我的大,虽然我没有机枪,但我有大炮!我不赶你们出去(他们都这样了,摆明了是不想出去),但我用这样的方式鄙视你们。

没多久,我穿戴好了,阿莲还是用力的用被子捂着身体和脑袋,就是不肯露脸见人。

“我的长官大人,干什么啊这是?要这么绝情么?我不就是和我婆娘睡觉么,要这么多人来抓我吗?”我拿起那副官的烟盒,想也没想的就抽了一根烟,坐在旁边抱怨。

“兄弟,今天你们就得去首都了,上面来了电令,必须今晚就走,前线战事吃紧的很,总统要求必须尽快到达——,我都在外面等了你半个小时了,时间紧迫没法子才这样,见谅!”那副官一扔烟头就对我小声的说。

“现在就要出发么?……”我边问边看床上的阿莲。

“快点吧!”副官点了点头,叹息的对我说。

“给我五分钟成不?”

副官点了点头,然后低着一挥手就和那十几个人都出去了。

房间一时空荡荡地,我的心也是空荡荡。慢慢地接开阿莲的被子,一条美人鱼飞快的从中滑出,一把抱住我。阿莲的身体显然在抖动,慢慢地开始一阵一阵的抖动起来,她努力的控制自己不哭出声来,可是抽噎之声还是在我耳边一遍遍的响着。右脸上突然感觉到湿湿的,我知道那是阿莲的泪水。

我用了很大的劲才让她看着我:“别的话我不多说了,等着我!成不?”

看着我期盼和哀求的眼神,阿莲用力的点点头,胸部一阵阵的抽噎似的抖动,沙哑又有些像被某种东西堵着一样的声音,从她那依然红润的口中发出:“成!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这辈子我就跟着你。”

我猛地用力的抱着她,她也小声地哭泣使劲地抱着我。

就这样,我们都没有再说一句话,说什么呢?说什么都没有两句“等着我”“我这辈子就跟着你”来的重要,一切的话语还不如让我俩在分别时体验一下对方的关爱来的重要。

副官进来看了一下,我看着他点点头,他没出声的又走了出去。

“等我有了安定的地方,我就让人来接你,你千万别变了地址。成不?”我抚摩的那湿湿地又带着一点点温度的俏脸,看着她红红的眼睛里射出的诀别和关爱还有不舍的神情,我只能如此说。

阿莲点点头,猛地一把抱住我的头,四片唇紧紧地在一起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猛地一推她,从怀中拿出一枚玉戒指,轻轻地给她戴上,她哭了,真的哭了,捂着嘴就这么看着我哭。

戴好后,我看了她一眼,拿起床边的长枪盒,就要出去,阿莲光着身子一把从背后抱住我,那轻微地颤抖声再次响起:“你一定要活着,尽快给我写信。”然后她从后面给了我戴上了一个用红线挂的绿色小玉佩,再紧紧地抱着我。

感受到她身体就像大冬天光着身子站在雪地上剧烈颤抖一样,我反手紧抱着她,再轻轻地给她擦了擦泪水,转身背起枪盒就出去了,再也没有回头开阿莲一眼,说真的,我和她认识还没有一天,但是我真的在乎她,心里很痛,痛得我不敢回头,深怕一回头就再也走不了了。

阿莲知道我这是要去战场,因为报纸上每天都说这抗日的事情,所以她没有再拉我一下,也没有出声叫我回头,只是看着我出门而去,然后倒在床上大哭起来。

我听到她的哭声,愣了一下,副官轻轻地拍了我肩膀一下,叹息道:“走吧,因为我们是军人。”

是的,我现在是一名军人了,是一名就要上前线的军人了,我必须舍弃这种生离死别的伤感和痛苦。

叹息了一声,我头也没回的就走了,只是那一声声哭泣的声音在我耳边哭泣着回荡着,它就好象一把把的尖刀,在狠狠地挖着我的心。我仿佛看见阿莲在拉着我,让我回去和她生活,可是我能么?

哭泣的声音不止一处传出,而是从军官楼里多处传出,我知道,这都是那些将要和我一样,奔赴远方战场去杀小鬼子的战友们,他们的亲人在为这离别而哭泣,一声声的哭泣,一次次的离别,一次次的担心,它代表着诀别-孤独-担心-不舍……当然还有“爱”。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要妄想忘记这种撕裂心灵般的声音了。

何键就在操场的讲抬上,下面站着九个人。下面的人各个都拿着不同的箱子,阿超站在最右边,看到我下来,何键也走下讲台。走到何键面前,他看了看我,平静而有些伤感的对大家说:“军人,是为保护国家保护亲人而存在的,军人,是以服从为天职。我们保护的是国家的安定,是为民族的昌盛而拼死杀敌,只要是国家和民族的需要,我们任何人都将用生命老保卫我们的家园,保卫我们自己的祖国。目前,日本小鬼子正在攻打我国,他们在我们的土地上杀我同胞,欺我百姓,辱我姐妹,将士们!你们能看着这些该天杀的畜生,在我们面前放肆么?你们能看着这些畜生杀我们的同胞占我们的国土么?你们能看着这些畜生欺褥我们的姐妹么?诉我!”

“不能!”人很少,但是我们的声音很大很坚定。

“那好,让我们一起对着国旗宣誓:打倒小日本,还我河山!”何键也有些激动了,他一下子把右臂伸向天空,用老虎吃人般的眼睛看着我们喊道。

“誓死抗敌,还我河山!”

“誓死抗敌,还我河山!”

“誓死抗敌,还我河山!”

我们连喊了三声,各个都很激动。

“我是你们这次的联络员向天军,现在都给我——出发!”原先和何键一起进我房的那个人,跑到我身边后对着我们就喊,然后他一个立定转身带着我们就往那俩大卡车跑去。

“军座找你俩。”副官轻身的对我说。

我和阿超连忙跳下车随他走

“对于这次比赛有把握吗?”何键问的很直接,而且是面带微笑的问我俩。

“请军长放心,保证第一。”我小声的回答。

“好,好!一切都要小心。今天袭击你们的人,我会派人重点调查的,定要追查幕后黑手,你们可以放心。”何键笑的更开心了。

“谢谢军座!”我俩同时答话。

“在战场上小心点!回来我请你们和好酒。走吧!”何键看车快开了,拍了拍我和阿超的肩膀嘱咐道。

我和阿超一起立正敬礼,转身向卡车跑去。

车开了,我突然看见操场边的小山坡上,一群女人带着老人和孩子在向我们挥手告别,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起身,大家都看着,默默地看着。

不知道是谁开头唱起了“《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爱国的同胞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唱着唱着,就有人唱不下去了,坐在座位上开始轻声地抽噎起来,可是,更多的人更大的声音从军营中各个角落响起,就连小山坡上的亲人们也唱了起来。一声声一次次的唱着,大声的唱着,我仿佛看见了一团红红的火焰正在军营中燃起,燃烧着整个中华大地,燃烧着每一个炎黄子孙的心灵,而敌人却在火中哭泣着-颤抖着-绝望着。

此时此刻我突然很想哭。真的!想哭。

坐在火车上,看到火车缓缓地开动,我拿出那绿色玉佩,轻轻地放在嘴唇上吻了一下,两滴晶莹的泪珠顺着我的心留了下来。

离别的滋味很不好受,可我知道,我自己的舞台就此开始。

兄弟姐妹们,本书第一个大高潮宣布到来了,请大家支持啊,票票,收藏,点击,都是对我的理解和支持。先谢谢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