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读书乌龙山原创]矛盾的文化心理 变态的儒家礼教——读《封神演义》有感

zlfmhl 收藏 27 777
导读: 《封神演义》,鲁迅先生称之为神魔小说,并将其列为神魔小说代表作之一,与《西游记》并称。 商周之战历史太过久远,所遗留的文字凤毛麟角,口头流传的内容比之《三国》以及后来的《大明英烈》等更是相距甚远(大体是一本《武王伐纣平话》)。所以尽管《封神演义》抛弃了上古神话对大自然的敬畏而产生的真诚以及如诗如画般的故事场景,但毕竟牵强地把诸多人名用各种不合情理的情节联系在了一起,强行构筑起一个故事框架,勉强勾勒出一个神仙体系。 [center][/center]一、不可逾越的天命与王权

《封神演义》,鲁迅先生称之为神魔小说,并将其列为神魔小说代表作之一,与《西游记》并称。

商周之战历史太过久远,所遗留的文字凤毛麟角,口头流传的内容比之《三国》以及后来的《大明英烈》等更是相距甚远(大体是一本《武王伐纣平话》)。所以尽管《封神演义》抛弃了上古神话对大自然的敬畏而产生的真诚以及如诗如画般的故事场景,但毕竟牵强地把诸多人名用各种不合情理的情节联系在了一起,强行构筑起一个故事框架,勉强勾勒出一个神仙体系。


一、不可逾越的天命与王权


《封神演义》成书大约在明隆庆、万历年间,正值明朝由盛转衰的历史时期。书中第一回描写纣王初登基时天下太平的景象,“坐享太平,万民乐业,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就很象在折射万历初年张居正当政时那段政治比较清明的历史时期。当纣王到女娲宫进香,特别是娶了妲己之后,一代名君变成了残暴帝王,短时间内搞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这也象极了万历皇帝亲政后明朝一下子就变的破落不堪。作者大概亲身经历过这个转变的过程,看着社会一步步走向衰败,而又无力阻挡衰败的脚步,于是只能寄希望于一个不存在的理想世界。正如鲁迅所说,“侈谈神怪,十九虚造,实不过假商、周之争,自写幻想”(中国小说史略)。

首先肯定的是,《封神演义》对于暴君、昏君的揭批非常有力度,尽管他的目的是为了衬托文王与武王的“仁爱”,但在古典文学作品中,这方面它无疑坐了头把交椅。里面一些悲剧型的英雄,如商容、梅伯、闻太师等人物的刻画,虽不如《水浒传》人物形象那么鲜明,也算比较成功。其他如哪吒的叛逆,土行孙的猥琐,黄氏父子的时运不济等等,都还能留给读者深刻的印象。当然,我们也不能忘了妲己,就是这个形象使“狐狸精”三字由名词转化为形容词。由于书中这些不多的亮点,使得该书自成书四百年来经久不衰,以大众对它的熟悉程度的角度来说,将其列为第五大名著并不为过。

但对于长达百回,六十余万字的巨著而言,上述亮点还远远不能把《封神演义》抬到四大名著的高度。

原因之一,无限制推崇天命思想。

书中第六回“一则是成汤合灭,二则是周室当兴,三则神仙遭逢大劫,四则姜子牙合受人间富贵,五则有诸神欲讨封号”,这几句话可作为本书的总纲。从中可以看出,对命运的无奈并非只是凡人的苦恼,即便是修炼了千、八百年的神仙,一样逃不出冥冥中的天意。神仙本应该是一群高高在上、长生不老、不食人间烟火的物种,但当他们也变成朝不保夕,随时都可能丧命的可怜虫时,也只好抛弃应有的道德,扯下神秘的外衣,手捧看家法宝,不遗余力地加入到人间战争中来。他们之间的相互作战,使得本来轰轰烈烈的商周之战变成了神仙们的帮派群殴。

这种手法虽然客观上使神更加贴近人的形象,但完全抹杀了人在历史进程中的推进作用。书读起来也没有了悬念,矛盾冲突则象一群小孩在过家家那样幼稚可笑。既然上天都安排好了,谁也扭转不了,那么是死是活、是胜是败,只需要坐在炕头上等就是了,何必还要进行无谓的抗争?

书中关于神仙帮派的描写也颇有意思,非人类修炼成仙,有了人的形体,穿着人的衣服,说着人的语言,但旁门左道的烙印却永远洗刷不掉。这也许正是截教教徒们内心的一个死结,自卑导致他们脾气暴躁,轻信人言。英雄如赵公明,忠义如闻太师,也深深陷入这个怪圈当中。

然而助武伐纣的阐教诸仙,一点也不比它们高明。虽然拼命往自己脸上贴金,一相情愿地将自己列为正统,但他们却活得粗鄙卑微,浑浑噩噩。失去法宝的广成子与赤精子的那副窝囊相,很难与正义、尊敬和仰慕联系起来。以至于后来两教教徒同进“封神榜”,我们也不会觉得有多惊讶,这恰恰体现了作者或作者所处的那个时代的道德价值观的沦丧。

原因之二,拙劣的表达王权思想。

武王伐纣,就其历史意义而言,是进步的,是一场“武王领导的当时的人民解放战争”(***,《别了,司徒雷登》)。虽然没有马上将奴隶制推向封建制,但对于社会的稳定以及文化的发展,都起到了积极作用。作者在肯定这点的同时,幻想了一个虚拟世界。“民丰物阜,市井安闲”“不肆干戈,不行杀伐”“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即使有人不小心触犯了法律,也只是“画地为牢”。我们今人同样羡慕这样一个美好的世界,但这个根本不可能存在的美好世界,正说明了作者对历史认知的幼稚。

作者极力描写文王与武王的“仁政”,同时还要突出表现商朝作为一个正统王朝的绝对权威。七年之困,以及大王子伯邑考被做成馅饼,都不能动摇文王对商纣的奴性。传至武王一代,则更加战战兢兢,满腹委屈,好象是被人逼上梁山似的。大概作者感觉要树立文王与武王的“圣人”形象,就必须这么写,而且必须不厌其烦的重复重复再重复,以至于“圣人”们被这巨大的枷锁压得变成了痴呆与弱智。

当然,天命与王权是我国两千年封建社会的主流思想,在人们头脑中根深蒂固,古典作品或多或少都有所宣扬。《封神演义》作者不是伟大的思想家,无法摆脱历史局限性也无可厚非,但他对度的把握比之《三国》、《水浒》等名著,确实还有很大的差距。


二、《封神演义》中的道德思想


“三教合一”是封建统治者的一个重要的思想武器,即使在《西游记》里,孙悟空也说过“也敬僧,也敬道,也养育人才,我保你江山永固”这样的话(一只上窜下跳的猴子居然念起了社论)。《封神演义》的“三教合一”一目了然:道教中的阐教,即道教的正统,西方佛教,还有以文王、武王所实行的“仁政”为代表的儒家。不过这种阅读上的通俗,又体现了作者对“三教合一”思想理解的幼稚。

幼稚之一,抛弃了佛、道两教的真正内涵。

纵观全书,道士们一不炼丹、二不打坐,只因为一本小册子,致使两派争个你死我活。我对道教了解不多,但我想同室操戈应绝对是宗教教义所禁止的,何况里面还包含了种族歧视的因素(阐教和截教的区别主要在于修行本体是人或者非人,其他的都属鸿钧老祖一脉相传)。书中道士们好勇斗狠,与《道德经》的无为而治精神背驰。

至于佛教,我不理解作者为何要将其扭曲成道教的另一个分支,燃灯古佛居然成了原始天尊的弟子,慈航普度的所作所为与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也大相径庭。而两大巨头接引与准提见人打畿手,口称“道兄”。所有这些形象导致书中佛教显得不伦不类,和尚们的行为颇有几分诡异。这大概是从《武王伐纣平话》引申尔来,不过我没有看过《平话》,只是胡乱猜测罢了。

宗教毕竟是严肃的,《西游记》虽然也有恶搞,但并未脱离其根本宗旨:唐僧尽管迂腐,仍然心怀慈悲,抱着众生平等的信念;太上老君的实力从各方面来衡量,除了物理攻击稍差外,综合能力绝对可以制服孙悟空。但看他对孙悟空的态度,就算显得小家子气,其度量也不失为一代宗主。

幼稚之二,将儒家的信条沦为招牌。

明朝中后期,封建制度高度发达,上层政治道德沉沦,“文人已经没有了塑造贤明如孔明、忏悔如宋江那种人物的热情,进入只能创造诙谐如游戏的《西游记》以及道德与艺术混合催生出奇特费解的《金瓶梅》的时代了”(这是我从一部《封神演义》的前言中看到的一段话,感觉很好,与原话有些出入,原因是我记不清了)。与高尚的儒家理想相对应的是日趋强烈的政治腐败,这种现状使得《封神演义》作者的思维逐渐混乱。

就其小说表面现象来看,他描写的是一场黑白分明的战争,周武王就是好的,商纣王就是坏的。不过细细品味过后,发现事情却不是这么简单。双方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将自己摆放在正义一方,周武王打出的大旗是顺应天意、锄暴安良;商纣则大可骂对手是乱臣贼子,忘恩负义。互相指责是现实战争所惯用的伎俩,比如《三国》就将这种手法刻画得淋漓尽致。但《封神演义》这样写的用意很明显不是出于描写战争的需要,而是作者已然分不清正义的一方到底是谁。也许他本身就希望有人站出来推翻黑暗的明朝统治,可心底又死命维护当今天子。

所以,《封神演义》的战争是一场无所谓的战争,武王胜了固然可喜,被剿灭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我来替作者设计一个最理想的结局吧,武王起兵造反,最后失败。纣王从这次战乱中吸取了教训,转而又成为一个有道明君)。历史上的一场正义战争,立刻就变成了军阀混战。对于儒家信条,双方各取所需,标榜自己,打击敌人。除了“成汤气数已尽,周室天命当兴”这个判决不能变之外,其它则说变就变。如44回开篇诗道:“左道妖魔事更偏,骂诅魇魅古今传……”明显是说魇镇之法不光明磊落,只有左道旁门才会使用,是一种无耻的法术。可当姜子牙被救醒之后,48回就请人做了写着赵公明生辰八字的小人,天天对着念咒,一个大英雄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这种曾被施术者骂为无耻的手段之下。自命正统的一方不仅没人脸红,反而洋洋自得。


三、人物形象与艺术特点


作者思想的混乱,使书中正面人物缺少了应有的气质。如对姜子牙发迹之前的描写,就颇有无厘头的意味。

太公跟随原始修道四十年,天赋不够,无法成仙。下山后娶六十八岁老处女为妻,为了生计,做起了小买卖:卖笊篱,“卖到未末申初,也卖不得一个”;卖面,“面都泼在地下,被一阵狂风将面刮个干净”;开饭店,“鬼也不上门”,“天气炎热,猪羊肴馔,被这暑气一蒸,登时臭了”;卖家畜,“难道活的东西也会臭了?”,却赶上“天子祈雨,断了屠沽,猪羊牛马入官,本钱尽绝”;最后操起老本行,开个挂摊算命,生意刚有起色,又因火烧琵琶精,被全国通缉。

腾达之后,姜子牙则更体现出一个江湖术士的本色,言而无信,出尔反尔。答应文王永不伐纣,可见时机成熟,立刻毫不犹豫帅军出征;答应武王解纣王之危,转脸就传令“擂鼓”。为破红沙阵,心安理得的让主子死一百天,按照作者宣扬的封建礼教,就算他事先不知,事后也应该拼了老命抢尸体出来,然后负荆请罪,自贬三级。想那闻太师一定不会因为一场战斗的胜利,而让纣王去冒生命危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姜子牙的另一个性格特征。

作为贤者,诸葛孔明恪守着臣子的道德规范,因而束手束脚,甚至作茧自缚。姜子牙就永远不会因为这些原因苦恼,他深知自己需要什么,更加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场面上不得已说过的话,毫不影响他事情的进程。对照一些成功人士的发迹史,这些经历,比之高俅还要不堪。但高俅一开始就打算作个奸臣,身上也没背负着替天封神的重担。

由于书中无休止的宣扬天命与王权,正面人物大都没有了生气。反到是一些无耻小人,形象要鲜活得多。申公豹本来是阐教的门人,但他偏要逆天行事,帮助截教对抗姜子牙。其实两个人初交手显得申公豹要高明一些,如果不是老寿星赶到,姜子牙还没下山就已经失败了。后来他四处寻找截教高手,还懂得从阐教的内部挖掘漏洞,说反了殷郊、殷洪。他自己的法力不算高明,行事也不光明正大,但他给姜子牙制造了无数个麻烦,让人不得不重视他的存在。

纣王也是一个相对成功的形象,残暴、贪婪、好色等性格让人恨得咬牙切齿。书中揭露他的同时,也给了他无情的讽刺。如请妖赴宴一回:鹿台竣工,纣王满心虔诚希望神仙下凡,招待规格隆重。然而赴宴的却都是妲己的狐子狐孙,酒席宴上丑态百出,无疑是给纣王脸上狠狠抽一记耳光。不过作者心底的正统思想还是把他塑造成一个末路英雄,当八百路诸侯打到皇城根下,纣王已经众叛亲离,无路可走。最后单枪匹马苦战几十员大将,其威风比之西楚霸王也当仁不让。

另外书中有些人物开篇写的很好,比如雷震子,他的奇特遭遇给了我们很大的惊喜,但后来形象却越来越潦草,几乎就淡淡地忘掉了。再如方弼、方相兄弟,身高三丈六,物理攻击绝对属前两位,应该是很出采的人物,只可惜留给他们的篇幅太少,最后又死的毫无价值。

《封神演义》按照主观地想象和愿望创造了一个神话世界,尽管虚无,却脱离不开当时的社会生活方式。我们可以从光怪陆离的情节搜寻到现实生活的光影,也能够从激战正酣的沙场读到社会矛盾的尖锐;它一方面甩开社会以人为本的宗旨,让人的战场成为神仙的斗法场,而神的光芒也被诸多法宝所掩盖。另一方面又比较真实地描述了当时社会状况中人的无奈与挣扎;作者任意支配书中人物的行为,使他们如同行尸走肉,不同人物、不同性格也要说着相同的台词。但哪吒的莲花化身、杨戬的七十二变都堪比远古神话之优美。


现如今,读者们早已适应了《天龙八部》、《小李飞刀》等同样虚幻的世界,反而遗忘了《唐传奇》、《大八义》以及《封神演义》等先驱作品。寻根问祖,如果没有祖先的文化根基,我们怎能品尝如此丰富的文化大餐?历史供我们借鉴,但今天同样会成为历史。我很想知道如果四百年后还有人手捧着《天龙八部》,就象我们今天手捧着《封神演义》一般细细品味,那么他能够从中读到些什么呢?

我们留给后人的遗产是否还象古人留给我们的一样丰厚?


本文内容于 2007-5-6 17:27:50 被zlfmhl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