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0/


沈剑在龙家村山口紧锣密鼓的备战,横山镇的鬼子司令部也是灯火通明.带队来增援的鬼子中队长高桥次男正和望月商议进攻龙家村的事.


其实,高桥有点看不起望月,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堂堂日本皇军,竟然被支那的乡团武装打的损兵折将,守在镇子里不敢外出.


导致镇外的村庄都不把皇军放在眼里,转而支持支那乡团武装.真是丢尽了大日本皇军的颜面.自己也见识过支那人的乡团武装,不过是一些拿着大刀,梭镖,装备了一些破旧步枪的乌合之众,人员也都是一些没有经过什么训练的农民,战斗力极其低下.虽然听望月说了龙家村的武装装备很好,训练有素,并讲了战斗的经过.


高桥还是不以为然,武器装备好还有可能,只是说明了望月的无能才被支那人抢走了皇军的装备.训练有素倒未必,最多可能是有被击溃的国民党军队的军官在里面指挥.望月之所以这么讲只是为自己的无能掩饰,面子上好看一些.毕竟都是同僚,当着下属的面也不能说破让望月太难堪.


想到这里对望月说:望月君,请不必担心,我这次带来了两门92式步兵炮.专门对付你所说的支那人的坚固工事.何况听你说龙家村的武装人数不是很多,我有一个中队的大日本军精锐,还有120名支那治安军.你就在横山等着我剿灭龙家村凯旋归来吧.回来再帮你征服周围这些胆敢不和大日本帝国合作的村民.


望月看着骄横的高桥,知道他有点看不起自己.没办法,谁让自己被支那人打败了呢.想到这里对龙家村恨的咬牙切齿.只好无可奈何说:好吧,我带领其余的部队守卫横山镇,等着高桥君凯旋归来.


第二天一大早,高桥带着一个中队180个日本兵和120个伪军浩浩荡荡,杀气腾腾的向龙家村杀去.


龙家村的山口阵地上一片寂静,所有的战士都进入了阵地.沈剑凌晨5点就集合了部队,匆忙的吃完早就准备好的早饭就进入了设置好的防御阵地.沈剑知道鬼子这次肯定带了直射火炮来,一线阵地只留了4挺机枪和70多个新战士和少量的担任班排长的老战士.山口地方小,人太密集反而会遭到对方的炮火杀伤.


紧挨着一线阵地的后面,是数不清的单兵坑,很多没有武器的新战士一人提了一竹蓝的土手雷蹲在仅能容一人的单兵坑里.后面相距40多米是第二道防线,因为地方大了很多,240多名有枪的新战士在明山的带领下带着4挺机枪被沈剑安排在这里的倒八字形阵地里.他们的任务是在一线的部队和手雷兵撤回第三道防线后,用密集的火力封锁狭窄的山口.小炮班的阵地也在这里,负责对山口前80米早就标定好的目标盲射,为一线部队提供火力支持.


剩余的枪法精准的老兵被沈剑安排在附近的高地上充当狙击手,其实沈剑也存了私心,怕枪法好的老兵损失太大,这样会严重的影响部队的士气和战斗力.


沈剑巡视了一遍布设的阵地和火力点,为了这次战斗沈剑狠了狠心从上次截鬼子运输队的库存子弹里拨了1万多发子弹,加上前几次战斗缴获的弹药,保证每个战士都有充足的弹药.妈的,就当是连打带练了,沈剑恶狠狠的想.眼睛却心疼的扫视着战士们阵地上的弹药.


觉得没什么纰漏了就到了一线阵地,注视着山口外.刚喝了口水缓了口气,正想点根烟在战斗前过过瘾.派出的警戒尖兵在看守地雷阵的埋雷战士的带领下,七扭八折的沿着事先留好的一条路,通过了地雷阵跑回了阵地向沈剑报告:报告团长,山口外5里处发现鬼子的伺候尖兵,后面跟着大批的鬼子和伪军,估计有3百多人.沈剑一挥手:知道了,下去通知准备战斗.侦察尖兵和埋雷的战士向2线阵地跑去了.


沈剑拿着望远镜,死死的盯着远处.身边的战士们也纷纷子弹上膛,聚精会神的注视着远方.过了10几分钟,沈剑的望远镜里出现了几个鬼子的伺候兵,后面跟着大队的鬼子.回头命令战士:注意隐蔽,准备战斗.


眼看鬼子尖兵快走进雷区了,沈剑的心提了起来,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鬼子的一个尖兵踏响了地雷,弹片击倒了2个鬼子.其余的两个拖着受伤的鬼子急忙向后退去,一个鬼子慌忙向后面跑去报告高桥.


高桥接到尖兵的报告吃了一惊:这些民团居然还有地雷,太出乎意料了.举起望远镜象几百米外的山口看去,远处的山口象一个张着大嘴的巨兽.仿佛在等待进食一样静悄悄的伫立在那里.高桥看了一会,没发现什么动静.和身边的一个汉奸胖翻译说了几句什么,命令伪军在前面开路,继续前进.


带队的伪军军官一听让他们在前面开路,十分恼火,这不是让自己在前面趟雷嘛,这个狗日的汉奸翻译.伪军军官心里暗暗骂道,却忘记了自己也是汉奸.恼火归恼火,在鬼子的淫威下不敢不从.只好恼火的瞪了那个胖翻译一眼.


催着伪军到前面开路去了.伪军们听说前面有地雷,腿顿时就不知道怎么走路了,抬起来不知道该往哪放.看着那里都象是有地雷.回头看看,身后一排鬼子督战队挺着雪亮的刺刀.后退铁定就会被当场击毙.只好迈着不听使唤的双腿,心里默念着佛祖保佑一类的话,胆战心惊的向前走去.


走了不多远,轰轰~~连着两声,5,6个伪军又踩到了地雷被炸的浑身是血.伤重的当场就动弹不了,伤轻的还勉强可以动但是也装着动不了的样子,躺在地上不停的叫唤.反正被炸的黑乎乎的又满身是血谁也看不出来.


剩下的伪军看了看后面督战的鬼子兵,无奈的磨蹭着向前走去.高桥看到伪军又踏响了地雷,心里也犹豫了一会,但一想就是回去也没有工兵啊,只有驻扎在芜湖的日本军队有工兵.显然回去也来不及了,何况自己来的时候对望月夸下了海口,就这样见了两颗地雷就回去不是被望月看了笑话.


想到这里高桥心一横:反正支那人的命不值钱,战斗力也差.就让他们在前面开路,损失了也没什么可惜的.这样的士兵想要多少就能抓多少.只要自己的主力不受损失,等趟开了路杀光这些可恶的胆敢和皇军作对的中国人.


伪军们哆哆嗦嗦的在前面走着,在又踏响了几颗地雷,被炸伤了10几个士兵后.终于支撑不住,哗的一下退了下来,退的过程里又踏响了几颗地雷.更加恐慌,不要命的向后面的鬼子退去.高桥见状毫不犹豫的举起指挥刀向下一挥,身边的督战队突突突~~的开火了,立即就把退的最快的几个伪军士兵打死在地.


伪军一看顿时停住了溃退,站在地上不知所措.几个伪军士兵愤恨的看着日军,气的抓枪的手都哆嗦了.有的伪军已经悄悄的把手放在了扳机上,带队的伪军军官看到了,急忙制止了手下.他的一个心腹悲愤的小声对他说:大哥,难道我们就这样给他们趟地雷去送死?已经有2个兄弟被炸死了,伤的更多.小日本就没把咱当人看啊


伪军军官的看了看后面鬼子的几梃机枪,黑洞洞的指着自己的部队.无奈的说:走吧,在这跟日本人真干上了,估计一个都活不了.说着叹了口气让队伍继续前进.


高桥见伪军有要反抗的架势,命令一个鬼子小队长带着一队鬼子跟在伪军后面,押着伪军走.伪军看路上有地雷,纷纷下了大路,企图绕过雷区.可是路旁也埋了地雷,炸的伪军哭爹叫娘.高桥一看没办法,命令伪军在大路上走,日军在后面跟进.


一路上地雷不断被踩响,一些连环雷和跳雷更是让伪军损失惨重,好不容易趟到了离山口400多米远的地方.伪军基本已经没有几个不带伤的了,一个个被炸的满脸漆黑,半死不活的坐在路边包扎伤口.再也不肯动了.


其实黑火药做的地雷威力不大,主要靠混在爆炸物里的铁片、石子伤人,崩得好能打中要害能炸死人,崩得不好也就是个烧伤。炸伤胳膊炸断腿的也很多.因此,踩到地雷出现那种“地雷一响人就飞到天上”的场面其实不多,更常见的是“轰”的一声,伪军突然变成个黑不溜丘浑身冒黑烟的怪物,怪叫着又蹦又跳。不过,鬼子驱赶伪军趟雷,却严重的分化了鬼子和伪军.


高桥见伪军个个受伤躺在地上,部队也到了离山口不远的地方,也就没再搭理伪军.举起望远镜看了看平静的山口,只发现了一排黑乎乎的射击口,狡猾的支那人一定躲在那里.立即命令重机枪占领阵地,掷弹筒和步兵炮也各自去找阵地准备掩护步兵冲锋.准备就地发起攻击,几个鬼子刚抬着机枪走到一个小土包后面,轰的一声踩响了一颗地雷.顿时被炸的满脸是血.几个鬼子的掷弹筒小组和别的机枪小组在布置阵地的时候也踩响了几颗跳雷,被炸死一个,炸伤了好几个,退出了战斗.


高桥一看连敌人的面都没见就将近一半的部队丧失了战斗力,气的哇哇怪叫,心里直骂卑鄙的支那人,不敢和自己正面交锋,只会用地雷这样的武器躲起来暗算.还好自己的主力精锐伤亡不大.等支援火力布置好阵地迫不及待的举起了指挥刀,就要命令鬼子进攻山口的阵地.看那架势恨不得立即杀进村子,杀光全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