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三章 深海沉船

富贵不淫 收藏 0 11
导读: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三章 深海沉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黑暗的大海深处,在潜艇后部的鱼雷管里,逸出一艘深海科考探测艇。潜艇悬浮在水下七百米的深处,不再下沉了,没有必要用一艘先进的海军作战潜艇去冒险。

探测器是一个密封的小型潜艇,只是他的耐压性要比庞大的潜艇要大得多。

郑寅按照要求换好了一身军装,和三位军队的研究人员就坐在这艘探测器里,三个人都在忙碌着,其中一位竟然是女生,而且长得实在漂亮。所以在郑寅的眼里,似乎只有那个女孩子忙碌的身影,其他人仿佛根本不存在。是呀,一个女孩子,尤其是一个漂亮女孩子,而且是身穿军装的漂亮女孩子,对年轻男孩的杀伤力是极大的,可以说无人能够抵御。

郑寅好色,他自己也承认,坚决而且百分之一百二的承认!此刻他盯着那女孩凸起的胸部猛看,由于眼睛有些近视,实在是看不清,便眯起眼看,仿佛要看穿她的衣服,身体也随着不由自主的前倾。

那女孩看着他色迷迷的样子,讨厌的转过了身子,就在转身的一刹那,郑寅看到了她胸卡上三个字:丁小乙。

郑寅提起勇气想去主动搭讪,却被眼前的美景再一次震惊!


…………


探照灯射出的强光,在深海里只能射出很近一段距离,不远处就是一片茫茫的黑暗。

探测潜艇的目标非常明确,似乎沿着既定的目标,不管不顾的在下沉,指示器上显示着深度的变化,1000米,1200米,1300米,1350米,1400米,1500米……指针变化的越来越慢,潜艇在减速,操作员驾驶着潜艇稳稳的停在了1627米的深度上。

潜艇慢慢的旋转着,透过高强度玻璃,还有刚刚开启的船舷氙灯,海底的世界清晰的呈现在郑寅的眼前。

一只巨大的奇形怪状的海鱼游弋在潜艇周围,时不时把它的眼睛瞪向潜艇,也不知道它的眼睛在这样黑暗的环境里究竟能不能看到东西?

操作员放下操纵杆说:“郑博士,这里就是郑和沉船的地点了,您看,那就是主桅杆之一。”

沿着操作员的手指,郑寅向远处望去,隐隐约约他看到了。

一根粗大的桅杆由海底刺向上面,桅杆上、粗大的缆绳上长满了壳类动物,斑驳陆离。继续向下看去,却看不到船体。

“能继续下潜么?”郑寅问。


“当然可以,郑先生,之所以在这疙瘩停一下儿,是想让您全面感受一下郑和宝船的风采!”操作员就是刚才被韩忠诚称作王景弘的东北小伙子,说起话来,文绉绉的还真敢捅词儿。

潜艇继续下潜,一艘巨型的古代船舶呈现在郑寅的眼前。谁都会奇怪,为什么一艘船在海底存在了六百年而没有腐烂?甚至船桅上的缆绳和风帆也是完好无损。

那艘船有多大?你都不敢想像,探测潜艇围绕着那大船转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才算看完全貌。

一只,两只,三只……,郑寅默默数着,九支巨桅直插向上,直到视力不及,没入黝黑的海水之中。一马平川的甲板上,已经栖息了数不清的鱼虾蚌蟹,奇形怪状,悠然自得地游来游去,或是爬来爬去,似乎根本不怕人类的到来。不过若是他们知道,人类以吃他们的肉,尤其是咀嚼他们肚里的鱼籽、蟹黄为趣,那就肯定不会这样镇定了。想到这里,郑寅呵呵笑了。

另一位一直一言不发的探测员,此时说话了:“郑寅先生,我是中国海洋考古研究院院士郑修平。”说罢,友好的伸过右手,郑寅正目瞪口呆的观赏着舷窗外的美景,听了这话,差点吓了一跳。

“海洋考古研究院”,在郑寅心中那可是一个神圣的殿堂,高不可及,想都没想过。不想今天竟然能一睹这些大神们的英姿,最重要的是这位还不是什么“圣殿”的门卫、清洁工、养马的所谓哼哈二将和弼马温之类的,而是真正的大神:院士。

郑寅的眼睛几乎成了正圆。

他激动地握住那人的手,连道:“您好,您好。”

“是这样的,郑寅先生……”

“您快别叫我先生了,我这个先生,做您的学生,恐怕都不知道够不够格儿,好像咱们还是本家呢。”

“是呀,我也姓郑。不叫你先生,那叫你什么?”

“叫我小郑,或者是郑寅都行。”郑寅答道。

“那好,我就叫你郑寅吧。你听我说,这艘船,是我们迄今为止所知的保存最完好的郑和宝船。我们在对它进行发掘的时候,发现了一段非常奇怪的话,需要你来配合我们,共同破解。”郑修平院士的话很严肃。

“没问题,只要我能帮忙的,绝对不遗余力。”

“这就好,郑寅,等一会儿,你不要紧张,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可能会发生,因为这些天我们一直是在不可思议中度过的。”

……

说话间,探测器悄悄的降落。

“这里是中央指挥室,指挥室在宝船甲板以上二楼,指挥室的上方还有一层,是用来瞭望和测定方位的,一些仪器还保存完好。”那位叫做丁小乙的姑娘说起话来,非常像歌星田震,婉转好听还略带沙音。

“那我可一定要看一看。”郑寅转过头,望着丁美女,如果不是有别人在场,估计哈喇子早就流到地上了。

“小王,你把船开进去吧。”郑修平对那个东北小火说道。

“是!”王景弘答道。

他操作着一只机械臂,轻车熟路打开了指挥室的门。

探测船往里游去,宽敞的中厅,几张巨型桌子,东倒西歪,不时有小鱼小虾从里面成群结队的游出来。

桌子旁边散落着一些木盘,木盘上已然空无一物,不过从木盘旁边的木尺、圆规可以看出,那一定是郑和他们使用的沙盘之类的绘图工具。

中厅散落着三副骨架,骨架在氙灯的照耀下,泛着白光,阴森恐怖。

探测船灵巧的越过骨架,不敢稍有触及,似乎不想惊醒他们这六百多年的美梦。

机械臂再一次推开了中厅的大门,里面显然是会议室,一张固定在地板上长条桌,桌子正中间有一座固定着的铜灯台,灯台里栖息着一只小蟹,见有人来,从容的游了出去。

地面上是散落一地的各种瓷器,几乎都是完好无损,只有个别的摔成两半,周围的椅子由于没有固定,已是摆放的毫无规律。

自长条桌向里,又有一方桌,也是固定在地板之上,桌子地下散落着一地的方形小块儿,四具骨架,东倒西歪躺在那里,似乎刚刚开完一个什么会议。

“你猜那些小方块是什么?”郑修平指着地上问道。

“是麻将呗。”郑寅毫不犹豫得随口答道。

“咦?你怎么知道?”三个人都望向他,满是疑问。

“看我干什么?”

“你怎么猜到的?”

“那么大的东西,还有这么多,能是什么?”郑寅很不以为然。“肯定是麻将啦。”

三个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暗想这话也有道理。

郑寅很好奇,为什么船将要沉没的时候,这四个人竟然毫不惊慌?看样子他们连逃跑的意思都没有,而是从容的继续着麻将桌上的战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