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三十节 师傅牢骚(下)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0 1
导读:海霸 第三卷 武将文魁 第三十节 师傅牢骚(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吴登骂到赵世卿时,嘲讽他水平太次,连朝堂上算金银的比例都算不清楚,还厚着脸皮当了这么久的户部尚书。说这老头那天跟他说起朝堂上台湾挖金的争论时,按一两黄金比八两五钱银子的比价,算出四十万两银子等于四万七千零五十八两八钱黄金的价钱。哪简直就是狗屁算筹水平,四十万两银子那是等于四万七千零五十八两八钱二分三厘五毫二丝的黄金!

吴湜突然脸上露出促狭的笑容,往他爹看了一眼,说:“是四万七千零五十八两八钱二分三厘五毫二丝九忽四微。”

符强立即就傻了眼,这小妞心算也太厉害了吧?别人才说两句话的功夫,她就把数字都算到小数点后面七位数去了!

吴登张着嘴愣了一会,马上问符强看见没有?连他的女儿都比赵世卿厉害几十倍,就更不用说他自己了。接着也不等符强表示赞成,继续说赵世卿胆小、固执、死板。明明人家虚报的帐目上来,虽然帐面上无懈可击,可是一看就知道里边那些报帐和核账的人有鬼。自己跟他出主意说应该驳回重核时,他却说要是把这些帐目驳回,那些人贪不到钱,就会去截留真正用在正当处的银子,那时候户部的工作就更无法施行了。

骂到这里时,吴登拍了一下桌子,说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让那些言官们去勘劾?朝廷养这些言官们是吃屁用的?

话题说到言官身上,吴登又大骂言官,说他们一个个都是卑鄙奸诈,手里收着地方大吏的银子,嘴里替他们说好话,还要装着廉洁混住在公廨里。整日里勾心斗角,把个朝廷闹成了市井泼皮吵架的地方,浑然不把百姓的死活放在心上。又说言官们只有一个熊延弼除外,不过这个熊延弼马上就要死了,估计还会连累他带来京城的那个伏波将军,到时候两个人死在一块,还要留下千古骂名。

本来符强被吴登那些立场混乱的言论灌得头昏脑涨,听到这一句时,吓得差点把酒杯掉下,赶紧问为什么熊延弼和那个伏波将军就要死了?是不是另有什么秘密?

吴登指手画脚,说熊延弼出任南直隶巡抚,根本就是一个阴谋。八成是他得罪了什么大僚,人家要置他于死地,才哄动言官和大员们会推他升官。这江南是那么好去的么?别人去可以升官发财,他去就一定是死路一条。

因为熊延弼是推官出身,任御史这些年却没有对农商海禁发表过什么意见,说明他原先没有学过经济民生一类。但是这种人推官出身的人本身就慎密多察,如果到了江南,身处其地,每日耳闻目睹,那么他立即就会明白,农商、织造之间如果发展得不均衡,将会使民生陷于困境。海禁如过不严,则会使整个朝廷的天下物质过分外流,最终陷于崩溃。以他在朝廷上逢触必发的表现看,一定会大动干戈,整治江南商贾。

符强本来想插嘴向吴登问上一句,为什么他会跟那个汤务一样,认为海禁如果不严,则会使整个朝廷物质外流,最终陷于崩溃。可是看到吴登瞪红着双眼,滔滔不绝地自顾自己的言论后,知道他现在正处于兴奋状态,只好决定等他演讲结束再说。

吴登继续发表高论,说那些商贾又那里是好整治的?豪商巨贾们个个都与地方乃至朝堂上的官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到时候他们一定会想尽方法,抵制和蒙骗熊延弼。那个伏波将军和熊延弼听说交情匪浅,这次来京都还是借住在熊延弼家里。熊延弼如果要动江南商贾,一定会在他出任台湾总兵后,要他严打海商走私,让江南商贾无处牟利。

商贾们一旦利途被截,肯定会故意煽动民众闹事,说都是因为熊延弼勒令商贾不许通商,台湾总兵借打击走私扣押正当商船,所以才使商人无处行商,百姓失去生计。百姓们一旦鼓噪,熊延弼肯定先要弹压。到时候那些定下阴谋的人,只要暗里杀个什么人栽到熊延弼的头上,让东林各系书院的生员们在刊抄上大肆攻击。说他和台湾总兵草菅人命、罔顾民生,表面上为朝为公,暗地里中饱私囊,那么江南的几个商织大城就会立即群情激愤、秩序大乱,甚至酿成民变、兵变。

这时候只要朝廷上再有言官推波助澜,说他们倒行逆施,以至于激反兵民的话,熊延弼和那个伏波将军,就等着要去大理寺被砍头了!

符强听完吴登的酒话,冷汗淋漓,如坐针毡,把原先想问的问题都忘到了脑后。熊延弼虽然在和他说起去江南的时候,也说起过这次出任巡抚是非之行,可是却没有想到像吴登说的这么凶险的情况。现在熊延弼已经启程,自己和他无法互通消息,再则江南和北京相隔两千多里,就是互通消息也来不及,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自己正式外放后让熊延弼提早辞官了。

符强往醉眼惺忪的吴登看了看,暗暗打定主意,自己去台湾的时候,一定要想法子把这位老师请去帮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