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第二章 灾难 第十七节 双泉庵

wanhexing 收藏 0 1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慧慈师太不是本地人,她出生在偷盗世家。自幼随父亲学得一身小巧功夫,后来嫁给了师兄。出道后,夫妻二人专偷大户人家,没有失过手。随着越来越多的大户人家购买了枪支,偷盗越来越难,夫妻二人被迫当了土匪。她的男人成了大当家的,心思缜密的她也成了丈夫的军师。当山寨越来越兴旺的时候,丈夫打劫时,被流弹打死。师太也是个心高气傲的女人,她不想把丈夫拼命打下的基业拱手让给别人,就自己执掌了山寨大权。二当家的看不起女人,不服她当头领,起了贰心。他暗中收买人心,时机成熟就找机会暗算了她。她侥幸逃脱,二当家却派手下寻迹追杀。负伤的她被迫躲进荒山,靠打猎和野果维生。奄奄一息时,她被平顶山附近的尼姑救活,无家可归的她为了躲避二当家的追杀,不得不当了尼姑。几年后,生活安定后,她将寄养在别人家的女儿嫁给了平顶山的一户人家。1932年9月16日,她的女儿怀了第二胎将近生产。她不放心就去看女儿。正赶上鬼子屠杀矿工和村民,她眼睁睁看着女儿和三千村民矿工被鬼子杀死,她凭借身手灵活侥幸逃出鬼子魔爪,成为几个幸存者之一 。

鬼子为了掩盖屠杀无辜的真相,到处追捕未死的人和知情者。她师傅清楚她出家的动机和秉性,害怕她找鬼子报仇而连累寺院,就将她送到关内师叔处。她在平谷的双泉庵住了下不久,她的师叔老尼姑就病死了,没有其他尼姑的双泉庵就由她主持。失去报仇机会后,她强迫自己潜心修法礼佛,她努力把女儿的不幸归结到自己头上,归结为她和丈夫造孽的缘故。努力说服自己是自己使女儿遭到了报应。她用更多的时间念经礼佛,希望能平复复仇的心。但仇恨始终都在折磨她,她的心也难以真正平静。木英不幸的遭遇,使她的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木英的到来让她的母爱得到释放,对木英有了一种依赖感。

双泉庵有几十亩庙产,每年收取的地租足够慧慈师太的日常开销和庙宇房屋的维修。平时善男信女的香火钱也十分丰厚,庵中的生活是富足的。木英每天早晚随慧慈师太念经礼佛,有时也帮助师太干一些庵内杂事。

自从木英认师太做了义母,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深厚。一个是少年丧母,一个是中年丧女,两个都象找到了久违的感情,就象亲生母女一样相互照应。慧慈师太自从木英作了女儿,再也不提木英出家的事情,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个想法一样。她有时仿佛忘了自己出家人的身份,对木英的关爱程度有时达到溺爱的地步,想方设法逗木英开心。

闲暇时怕木英憋闷坏了,就鼓励木英练习拳脚功夫,有时还教木英一些小巧功夫。木英对功夫天生就具有好奇心,看了就想学,一学就要学精。一点点师太把自己会的功夫都教给了木英。木英已经十八九岁了,飞檐走壁的轻身功夫不可能有很大成就。疼爱她的师太为了弥补这个缺陷,买来大绳,把大绳的一端拴在庵后悬崖上的大树上,一头从悬崖上垂到地上,叫木英每天练习爬绳。这样不仅增强了木英的体魄,锻炼了木英手臂大腿的肌肉,还训练了木英身体的灵活性。也间接提高了木英的轻身功夫。慧慈师太有了女儿,对外出做法事也慢慢失去了兴趣,开始时,还是能推就推。到后来,干脆找借口一概不去,整日陪着木英练习功夫。见木英一练起功夫就能忘记一切,师太又教她飞贼经常使用的飞抓,以弥补木英轻功的不足。慧慈师太把女儿从小就寄养在别人家里,心里总是觉得亏欠女儿,母爱也从来没有真正得到释放。木英的出现让她第一次感到做母亲的快乐。她越来越溺爱木英,最后甚至连溜门撬锁的功夫也毫无保留地教给她。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木英在慧慈师太的照顾下,不仅又学到了许多新奇的功夫,而且身体更加健壮。当时女孩子十五六岁就结婚,因为生活条件比较差结婚时往往发育都不成熟。女孩们一个个长得面黄肌瘦,个子矮小,头发枯黄,这也就是当时为什麽称呼女孩子为“黄毛丫头”的原故。女人结婚后,经历了爱的滋润,身体开始发育,当生养子了子女后,她们的身体才会真正发育成熟。木英专心练功,身体更加凹凸有致。有时,慧慈师太望着木英标致的身材和俊俏的脸蛋都会脸红,心里有时都会为她感骄傲,但同时也感到惋惜。她们像一对真正的母女,安静的生活在双泉庵中。

“娘,您最近好长时间没有出门,您不能总把心思放在我身上。您抽空还是到外边走动走动,做做法事吧。这样也能散散心。”慧慈师太见木英第一次提出让自己出门做法事,没有表态,疑惑地看了看她。木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您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了,您也应该到我们村前的小庵去看一看。”

“想孩子了吧?当娘的怎麽忘了你的孩子。好,明天我就去。”慧慈师太理解了木英的心思。“娘,最近我总是心神不定,现在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孩子。您替我去看看孩子吧。”木英对清水湾人和于家已经不抱幻想,清水湾对她来说唯一的牵挂就只有她的一双儿女了。

慧慈师太已经出门一天了。木英在师太走后,感到很是无聊,也无心练武。她插上庙门,独自一人躲在庵中想像一双儿女的模样,可惜她自己不能在去看望他们。心头一阵喜一阵忧,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敲门声将木英惊醒。她看天已经完全黑了,迷迷糊糊中想起还没有吃晚饭。她走出卧室,想为自己和师太准备饭食。走进院中,她才听清外面师太的叫门声。

打开庵们,看见师太脸色没有异常,木英的心情也好转了。木英一边帮助师太将小驴车安顿好,一边着急地问师太她儿女的情况。慧慈师太平静地告诉她于友德夫妇已经带着孩子离开了清水湾投奔大儿子去了。木英感到有点失望,就默默地到厨房做饭去了。

吃饭时,木英忍不住问师太:“娘,于家是不是怕我回家看孩子才故意躲到孩子他大爷家去了?”

“英子,你走了以后清水湾并没有安生,又发生了许多事情。”慧慈师太看着木英,斟词酌句地说:“清水湾人以为你跳崖死了。还修了‘英娘庙’把你当神仙一样供奉起来。但为了钱,他们却招惹了不少是非。”

木英跳崖死了,清水湾的村民安静了几天。跪请木英离村时,答应的条件许多人都不愿意承认了。几家死了人的人家,开始不断地到于家去要木英答应的丧葬费。结果都被于家的儿媳妇们骂了出去。这些人家觉得吃了大亏,就联合到一起,跑到县里将于家告了官。县长一听此事跟杀死日本人的案件有关,又不敢做主了,主动将案子交给了日本顾问。

日本顾问森尼根本不相信中国人,他听完村民的叙述。觉得村民是在戏弄他的智商。一个女人怎麽能能同时轻易杀死四个训练有素的帝国士兵。村民们竟敢拿一个死去的女人充当挡箭牌,简直是在侮辱他的智商。森尼恼羞成怒,他决定惩罚这群蔑视他的村民。他命人将告状的村民关押起来拷打一遍。

“你们这帮蠢猪,竟敢拿死人搪塞我。告诉你们,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凶手已经被处决。你们竟敢造谣说皇军杀死了无辜的村民。告诉你们皇军只会惩罚对抗皇军的真凶,被处决的人就是真凶。”森尼训完话,又命人将村民毒打一顿。森尼不想就此放过这些村民。他要好好敲诈他们一笔钱。他命令村民的家人出钱赎人。可怜这些贪财的村民不仅挨了打,还损失了不少钱财。几个逼死媳妇的男人,因此坏了名声,打了一辈子光棍。

狡猾的森尼当然不会放过于五、张顺和二愣三家。于友德、金娥、二愣妈随后就被鬼子抓了起来。于友德的几个儿子卖了一些地,又凑了一部分钱才将于友德赎了出来。从此于友德夫妇就离开了清水湾。二愣妈的几个儿子还都孝顺,凑钱赎出了她。

金娥却惨了。张顺死后,张顺妈对没儿没女的金娥早就看不顺眼,金娥变成了克死张顺的扫把星。金娥被抓后,张顺妈当然不肯再出冤枉钱;万般无奈,金娥托人给娘家捎信,希望娘家人能救她。可是金娥爹已经死了,她妈虽然想救女儿,但她手里没有积蓄。而几个分家另过的哥嫂,觉得金娥已经出嫁,救人是张家的事,与付家无关。所以都不肯花钱。婆家、娘家都不出面,这样一来,金娥就被鬼子一直扣押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