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凰(重写) 第一章 第二节

涅凰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6/


2003年的的夏天,林鹰一个人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静静地躺在床上。今天可以不用上班,因为是五一。林鹰住的房子是单位分配的,本来他是没这个资格的,但由于陈惠的因素所以也就不奇怪了。转眼在天业已经干了半年多了,除了让自己接触了许多的新事物外,就是锻炼了自己的适应水平,现在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上不了台面”了。还有这半年来十林鹰过得最充实的日子了,原本就羡慕别人可以读书的林鹰,终于有机会的读书了,虽然只能自学,但已经很满足。不知道是自己本来就聪明还是原来的基础好,半年就基本把普通高中的课程给看透了,除了英语之外。不知道怎么搞得,自己对英语就是看不进去,害得被陈惠说了好多次,最后自己干脆来个不理,让她生气的不得了,好一阵都没来找自己。

陈惠要求自己去参加高考,至于其它的繁琐问题由她来全部解决,对于这个消息自己非常高兴,上大学可是儿时的梦想,也是全村人最高期望。通过手段(主要是金钱),陈惠给自己办了一张高中的在读证明(也就是插班),听说这样就可以参加考试了。时间已经不多了,对于这次考试谈不上什么感觉,要是硬说有的话那就是期待吧。

陈惠最近很忙,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到了,听别人说是出差去了。原来她是董事长的女儿,刚刚毕业于名牌大学,年龄22岁。董事长自己见过几次,但对自己没什么话说,也对,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职员,一找的话可以满大街都是。但陈惠德爷爷陈振中很喜欢自己,常常感叹没有一个这么好的孙子。这让陈惠很部高兴,总会委屈得说:爷爷重男轻女。陈爷爷喜欢自己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当年也当过兵,和爷爷一样说国军的。

还有最近老发现自己精神无法集中,头脑里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但又无法抓住,很是烦躁,连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了。搞不好可能就是上次撞坏了,记得自己晕过去之前也有这种感觉的。

林鹰说得很正确,只是他不明白而已。熟话说祸福相依,这句话一点儿也没错,正是由于大脑受到撞击,才让他整整昏迷了一个月,同样也是那次的撞击让大脑发生了一次不可思议的变异。具体的很难说得清楚,总之就是在破坏了大脑的结构之后,又重新建立了新的结构,也就是为什么林鹰辉感受到漩涡的原因,那一个月就是建立这个新结构所需要的时间。这种结构和人类正常的一点也不一样,确切地说就是:不是地球进化的可能。人类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发生活过这么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这种结构就像电脑一样,这就意味着它又更快的读取速度,更强大的记忆能力,同时还有比电脑更灵活的对于知识重新构架的能力,最后一点才使最重要的,因为就算你前面两点无比的强大,充其量你的大脑也只是一个超级计算机而已,而最后面那一点就不得了了。为什么这么说呢?

人类之所以会发展,就是懂得总结和构建新结构。对于旧的和已经掌握的知识及经验,人类可以在已有的基础上重新构建新的知识结构,使之成为那种更简单,更直观的结构,以便于自己随时地利用,想象力也只是这个功能其中的一种而已。所以人类才会区别于其他动物,成为地球的主宰,天之骄子。而林鹰在事故中引发了头脑深处的一个异变,从而引起了一系列的变化。而现在精神的无法集中就是后遗症的表现。理论上来讲这个后遗症的存在时间应该在一到两年的时间,等到新结构完全成熟的时候就会消失的,当然由于个人身体的不同,时间有长也有短,比如对于林鹰来说,估计时间也就那么一年左右。

由于时间已经过去了是个多月了,现在正是最后的关头,因此感觉才会最强烈,只要听过这一段时间,那么以后就会受益无穷,甚至将会成为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奇迹。

当然这一切林鹰是永远也不会明白的,他能知道也只是猜测这有可能和自己的那次事故有关。每次烦躁的时候,林鹰总会把自己的主意力转移到别的事情当中去,比如看看时事类的文章,这是他最喜欢看的文章。不能不说林鹰的人生观受到了爷爷的最大影响,要知道从小林鹰就是跟着爷爷生活的,再说爷爷的那种军人气质也让林鹰深深得折服,要不是生活所迫,恐怕林鹰早就去当兵去了。不过即使现在不能成为一个军人,但却不能阻止他对军事方面很关注,就像很多的年轻人一样,林鹰经常会看军事方面的书籍,也很自然地知道了现在世界的基本格局及中国目前的状况。对于中国在国际上的种种遭遇,林鹰也像热血青年一样,除了喊不平之外就是破口大骂(当然是在一个人的时候了,否则一定会被陈惠训了)。“老子要是有能耐,一定不会让你们好看的。”这是林鹰的誓言。

陈惠终于回来了,看着她很累的样子,林鹰有些感动,对于刚刚下飞机的她还能说什么呢?“惠姐,你快去休息吧,你看你脸色都不好了。”

“还不是为了看看你现在有没有偷懒,是不是真的在电话里说的那样用工,恩,还好没骗我。”陈惠直接找了一个借口。“说,有没有想我呀?”

林鹰心里有些激动,十多天没见还真的很想念了,但又不好说出口,“这个,对了,你饭吃了么?”

有些失望的陈惠看了眼低着头的林鹰,有点赌气的说:“饿就饿,反正没人关心我。”

“惠姐,要不你就在我这里吃晚饭好了,我知道你最喜欢我做的菜了,你以前可是常说我做的比那些酒店的厨师还好的。”林鹰便说边站起来走向小厨房,他知道陈惠一定会留下来的。

看着林鹰在卖力地做着菜,陈惠才有机会能静静地看着这个‘从路边捡回来的少年’,头发乱乱的,恐怕是因为自己不在没人督促,也就没洗过了。衣服也是这样的,看来意后自己得多管管了,这样下去可不好。想着想着不禁入迷了。

“惠姐,你在想什么呢?你看,这些都是我为你做的菜,喜欢么?”

“哦,很好,这么香呀,一定很好吃了,我可不客气咯。”

……………………

考试结果出来了,林鹰考得非常好,最后林鹰报的是一所在北京的重点大学,至于什么专业,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最后是陈惠替他填了,是机械设计及制造这类的。

在离别的车站陈惠不厌其烦地告诉林鹰到了大学之后该怎么怎么做,学习要认真,俨然一副家长模样。林鹰点着头默默地都记下了,心里除了兴奋外还有不舍,大概是怕以后没人在向陈惠一样关心自己了,恐怕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经常陪聊天了。和陈惠认识已经一年多了,她总像大姐一样的照顾自己,也给他带去了很大的麻烦,听说董事长很不满意她和自己交往,要不是在家里处于绝对权威的陈爷爷给自己说话,恐怕早就被赶出公司了,看来以后得争气了,一定要做出些什么成果出来,这样才不不会被别人看不起。“惠姐,我记得了。”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林鹰终于说出了从早上到现在的第一句话。

陈惠看起来也很难过,眼睛有些红,“记得就好,到了那边一定要记得联系。”

离开的时间已经到了,火车鸣起了汽笛,就快走了。想起自己理想的林鹰,毅然转过身不去看那双可以让自己陷入其中的眼睛,他其实什么都知道,只是从来装不明白罢了。

陈惠看着那个被自己称为‘路边捡回的少年’的背影,眼泪终于还是不争气地留了下来,谁叫自己会喜欢上他呢?突然想起了昨晚他说的一句话,那是少年第一次看着自己的眼睛说话,“这里很让我怀念,我会记住的, 但我要的不是这些。”想起少年的那个没有丝毫感情的眼神,陈惠突然发现自己一点也没看透他的心,难道这一次是离别了么?多么希望他可以转身在看自己一眼,但那扇紧紧关闭的车门结束了一切,自始自终他没再回头过。

“我说过我转身后就不再回头。”林鹰在车门关上的一霎那对自己说。

北京作为首都和繁华的广州又是不同的风味,这里能够感受到中国的文化韵味,是一种传统。报道后的林鹰回到了陈惠替他租的房子。陈惠认为和别人住在一起不好,就利用关系让自己可以住在外面。反正林鹰是无所谓了,在他看来都一样,没什么区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