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恍若隔世

妙心幻玉 收藏 0 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月光柔美,如梦似幻。

但此时照在清幽草堂的废墟上,却有说不出的诡异。

第五长醉久久地注视着,背上的刀伤仍在隐隐作痛。

清幽草堂到底是被谁焚毁?赫子修到底是生是死?

他想不出答案。

靖南王府被焚与清幽草堂被烧到底有没有关联?

赫子修身上一定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而隐玉——他培育了二十年的徒弟,则是他布下的最有力的一颗棋子。

一想到隐玉,他心里一阵疼痛。

这个可怜的女孩,只因天生懂得鸟语,便成了俎上鱼肉。

他被她深深刺进一刀后,巨痛迅速吞噬了他的知觉。

之后,恍惚间,他感觉到隐玉轻轻握住他的手,带他来到一间温暖的屋子。

柔软的床,干燥的被褥,鲜花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隐玉为他疗伤,对他柔声耳语,千万次地向他道谦,求他原谅。他也千万次地回应,他并没有生气,他理解她,无论她做了什么。

但是,当他真正清醒过来时,却发现身边并没有隐玉,自己仍旧躺在那间破陋的屋子里。

他坐起身,手在腰间摸索,葫芦还在。

这是师父传给他的,命可丢,葫芦绝不能丢。

他踉跄地站起来,突然发觉背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

难道真是隐玉为他包扎的?隐玉就在附近?

他想了想,没有这种可能。

但不管怎样,自己是活过来了,葫芦也还在腰上系着。

身后响起轻微的脚步声,他回头,却全身一震。

隐玉。

向他走来的正是隐玉,明亮的双眸,柔美的脸庞。

第五长醉使劲眨了眨眼睛,恍惚间自己是在梦中。

她向他走来,宛若幻境中的仙子,踏着朦胧的月光信步,嘴角荡漾着优雅迷人的微笑。仿佛从另一个世界游弋而来的年轻女神,因摆脱了一切悲哀的羁绊而感到快乐满足。

她梦幻般的眼波流动似水,微微张开的双唇圆润柔软。她抬起手臂环住他的脖颈,在他耳边轻声呢喃:“长醉……”

香甜的热气轻抚他的脖颈,他抬起手紧紧搂住她。

但,只一瞬间,第五长醉将她猛然推开。

隐玉似乎一惊,问道:“你在怪我刺你一刀?”她的话语轻柔,像是从遥远的天上飘来。

“你刺我两刀我也不会怪你。”

“那为何推开我?”

“我想抱的并不是你。”

“你想抱的是胡蝶儿?”

“我还没那份雅趣。”

“是花筱莹?”

“刚刚已经抱过了。”

“你怎知我不是隐玉?”

“真正的隐玉还不懂得像你这样勾引男人。”

“原来太懂也会是错。”

一声轻微的叹息传来。

花筱莹露出了她的本来面目。

“如果不是我,你早死在隐玉手上了。”

“是应感谢你。”

“你要如何报答我?”

“除了娶你。”

“你想娶隐玉?”

“她现在是公主。”

“她现在是死尸!”

“司马藤壶不会让她死。”

“但她却死了。”

“在哪儿?”第五长醉心中一颤。

“在龙图客栈。”

“你看见了?”

“隐玉把刀插进你的身体后,来到这里,看见清幽草堂被焚,师父又无踪迹,急火攻心晕了过去。司马藤壶便带她回皇宫。当他们在龙图客栈歇息时,隐玉因悲痛过度,又淋暴雨,突然高烧不退,并且又哭又喊,一直大叫着说她把你杀了,还死死抱住粘上你血迹的衣服不肯松手。”花筱莹停了停,“那样子真是可怜,我见了都忍不住要掉泪。”她竟真的垂下头,好像不忍心再往下说了。

不管花筱莹说的是不是真的,第五长醉心里都一阵绞痛,他紧绷的脸庞更显刚毅,道:“什么时候?”

“就在昨天,你昏迷了三天。说来也巧,隐玉死的时候刚好和她把刀插进你身体的时辰差不多。”

“她现在在哪儿?”第五长醉竟忍不住有些激动。

“现在天热,带到皇宫早就臭了。所以,司马藤壶把她埋了,在龙图镇东。”

第五长醉不再答言,长身而起,向南山山下掠去。

花筱莹急忙喊道:“你身上有伤。”

但第五长醉已然消失在夜色中。

花筱莹叹了口气,似乎是在为隐玉的香销玉殒。


龙图镇东果然新添了一座坟。

不大的坟包前立着一块木碑,上书“大国公主隐玉之墓”。

第五长醉伫立坟前,木碑上刚劲有力的大字分外扎眼。

晨雾已起,迷蒙飘渺。

不知何时,花筱莹已轻轻走到他身边,将一把小野花放在木碑前。

她轻声叹气道:“这回谁都不用争宝藏了。”

“未必。”第五长醉道。

“懂鸟语的人死了,藏宝图也随着消失了,还怎么找宝藏?”

“这真是隐玉的坟吗?”

“你不信?”

第五长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如果她真是死了,我倒也真的解脱了。”

“你解脱什么?”

“解脱缠住我的枷锁。”

“宝藏吗?”

“宝藏对我不算什么?”

“那是什么?”

“你不会明白。”

“你怎知我不明白?”

“如果你明白,就不会一生都活在等待中,而又将等待延续下去。”

花筱莹没有再说话。

第五长醉转身离去。


龙图镇相当繁华,天没大亮就已人声鼎沸。

店铺开张,清水洒地。

看来今天又是艳阳高照。

在梅花镇用翡翠换成的银子还揣在怀里,第五长醉走进茶楼开始吃早点。他依旧和往常一样大口咀嚼着食物。看上去,他心情不错,葫芦里装满酒,他喝了一大口。

坐在二楼向下眺望,长街美景尽收眼底。

茶楼的斜对面就是龙图客栈,第五长醉有意无意地瞥上一眼。

这时,只见从龙图客栈里走出一伙黑衣打扮的人,为首的正是司马藤壶。

司马藤壶仍然是那副表情冷竣、高高在上的架势。他飞身跨上一匹油黑发亮的骏马,策马扬鞭顺着长街疾驰而去。

黑衣人紧随其后,很快便消失在长街尽头。

第五长醉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暗自想道,司马藤壶离开龙图镇,并没有带上隐玉,而那些黑衣人里也没有哪个是隐玉装扮成的。他们几人全都骑马,并没有能藏身隐玉的地方。

难道隐玉真的死了?不然司马藤壶绝不可能不带上她,

想到这里,第五长醉叫来店小二结账,买了匹快马直奔镇外而去。

太阳已升得很高,天气燥热。

前方不远处有片树林,第五长醉驱马向前。

但当他来到树林里时,却发现那伙黑人衣已全部死在那里,惟独没有司马藤壶。

他下马检查尸体,只见这些黑衣人所有的致命伤都在脸上,个个面目全非,恐怖至极。

他微微叹了口气,拿起葫芦倒进嘴里一口酒,但他并没有咽下去,而是猛然将酒喷出,形成酒雾,同时双手抬起,手心对准飘在空中的酒雾。立即,所有酒雾全部聚拢在他手心前方,一滴都没有遗漏。

随着他双手的移动,酒雾形成一个圆球,猛然间砸向地面。顿时,平坦的地面上被砸出一个大坑。

第五长醉将黑衣人的尸体拖进大坑中,又找来树枝野草,算是将他们安葬了。

之后,他在树林中仔细查看一圈,便上马返回龙图镇。

他先来到镇东隐玉坟前。

但此时的坟包却已被挖开,木碑也已拔起扔在一边。

他探身看向里面,一口白木棺材盖子被砸碎,里面露出一具腐坏的尸体。

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第五长醉尽量屏住呼吸查看尸体。

只见这具尸体上穿着隐玉的衣服,身材大小也与隐玉相差无几,只是肉体已经开始腐烂,分辨不清真面目。

他站起身捡起木碑放在坟坑里,重新将坟埋好。

当他回到龙图镇时已近晌午,他直接来到龙图客栈。

小伙计立刻满脸堆笑地迎上来,第五长醉给了他一锭银子,道:“前几天有一伙黑衣人是否住过这里。”

小伙计道:“是啊,小的从没见过那么气派的人物。”

“还有位姑娘你见到了?”

小伙计的笑脸立即拉下来,丧气地道:“那姑娘前天晚上死在客房里了,真是晦气。”

“带我去那间客房看看。”

小伙计摸了摸揣在怀里的银子,才道:“客官跟我来吧。”他转身边往二楼走边叙说隐玉死时的情形,基本上与花筱莹说的一致。

客房相当整洁明亮,一进门就能看见长条桌案上摆着一个铜香炉,里面燃着三炷香。一个老和尚手捻佛珠坐在蒲团上默默地念经。

“有人死在客房里,小店都会烧上三炷香念念佛经去去晦气。” 小伙计解释道

第五长醉点点头,他走到床边,被褥显然是新换的。

站立良久,他忽然感觉屋中出奇的静。

小伙计已悄悄退出带上门,老和尚仍旧闭着眼睛念着经。

但是,一股杀气已渐渐将他包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