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一章 海军中将的邀请

2010年2月20日,农历正月初七。

此时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整个深圳市仍然沉浸在台湾回归祖国和农历新年的喜悦气氛之中,时不时,耳边会响起一阵阵鞭炮炸响的声音。

郑寅一个人孤独得在振中路上游荡,突然,腰间的手机疯狂振动起来,这个身材魁梧,英俊帅气的小伙子连忙掏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只听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个很不熟悉的声音:“请问您是郑寅先生吗?”对面电话里噪声奇大,那人几乎是在吼叫。

“是呀。”郑寅不自觉的也吼叫着回答,这突然炸响的大嗓门儿,使得周围行人纷纷向这边望来。

“我是南方舰队韩忠诚,请您立即向南跑五百米,然后向东跑六百米,我们在上步路和深南中路的交汇点等你。”在轰鸣声中,电话里的人似乎是在命令郑寅,尽管开头加了一个客气的“请”字。

韩忠诚,乖乖龙的东,这可是南方舰队的副司令啊!郑寅一向爱好军事,别说南方舰队的副司令,就是南方舰队的每一艘舰艇的舰长,他都熟悉的可以直呼其名,甚至连他们的嗜好都能扳着手指头一一道来。

可是,他一个海军少将,为什么知道老子这个无名小辈的电话?还亲自给我打来?他又是怎么知道我具体方位的呢?他老人家有什么事儿?难道我违反了国家安全规定?没有啊,老子一向忠于人民忠于党啊……

就在他错愕的一瞬间,电话里又传来了吼声:“快,立即跑步过来,难道还要我们去请?”话中带着威胁韵味。

管他娘的,先跑过去再说,没做亏心事,还怕他鬼叫门?

想到这里,郑寅按照指示,向南跑去。

…………

郑寅,男,出生在1986年,确切地说是2月15日凌晨的四点四十四分,那一天是农历正月初七,天干地支的排序为:丙寅年、庚寅月、庚寅日、戊寅时,他的半仙爸爸掐指一算,便为儿子起了个名字叫做郑寅,与唐寅唐伯虎的名字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按农历算)今天正是郑寅的生日。可是他非但不高兴,还很郁闷。

过了今天,就二十四周岁了,想来自己却仍然一事无成。考大学,没考好,只考了个连二流大学都算不上的二点五流学校。学的专业更菜——会计学。其实刚考的时候,这个专业还很灿烂,因为跟注册会计师啦、注册税务师啦、注册审计师啦都靠的上边儿。谁知四年过去,那灿烂已属昨日黄花。四年里考上证的人足有几十万,一下子完全填补了全国范围内,会计职位上的空白,甚至是绰绰有余。如今,谁要是拿着普通会计证去应聘,会被人笑掉大牙,即便是千辛万苦考上注会,嘿嘿,你也得先扫上两年地,打上三年水再给你安排活计。

命运弄人啊,可惜我们风华正茂,挥斥方遒,粪土当年万户侯的郑寅,空怀兴国大志,却是报国无门,事到如今,竟然连喂饱自己的肚子都成了问题,更别说什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了,你说他怎么能不郁闷?

…………

郑寅一路狂奔,一分钟后就来到了深南中路。

抬头向东望去,眼前的景象,着实吓了他一跳。只见宽阔的马路上,七八辆尖锐鸣叫着的警车,呼啸而至,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卡住了深南中路和上步路。车还没停稳,便有十几名交警从车上跳下来,向两边打着手势,命令行驶的车辆立即刹车。

乖乖,这事儿闹大了,我一个黎民小百姓,也值得这样兴师动众?郑寅心中打满了问号?

郑大官人有点犹豫了,难道我这一百八十斤,今儿就要撂这儿了?说不怕死,只有喝醉的时候才说,临到生死关头,谁不害怕?

“您还在犹豫什么,抓紧时间,我们有重大事情需要您的帮助。”电话那边的人仿佛可以看到郑寅的一举一动,立即又大声吼叫道。

郑寅抬头望望天上,天上碧空如洗,连个鸟毛也没有,究竟他是怎么看到自己的呢?管他娘,先去了再说,反正倒霉已经够多,还在乎再增加这么一点儿?

他向那片交警开辟出的空地跑去,还不等他赶到,令他更加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一架巨型的直升飞机轰鸣着,正在那里降落,螺旋桨扇出的飓风,把路边一位骑自行车的小女孩刮的东倒西歪,最后摔在路边。郑寅刚好路过,伸手扶起她来,好漂亮的女孩,浓眉杏眼,肤白如玉,他咧嘴对小女孩一笑,转头继续跑过去。

六百米很近,也就是不到两三分钟的路程。

郑寅刚刚气喘吁吁得来到空场边缘,就见飞机上下来一位肩上扛着明黄一星一花肩章的军官。郑寅清楚,那是只有海军少将才能佩戴的标志。

军官很年轻,长得很英武。他迎着郑寅向前跑了几步,远远的伸出手来,在机器轰鸣中吼叫着问:“您是郑寅先生吗?”

郑寅连忙也伸出手,握了握那位将军的手。“我是郑寅。”郑寅在螺旋桨的轰鸣中,大声答道。

“我是韩忠诚,请跟我来。”将军扯着郑寅的手,向飞机跑去。

直升飞机不待郑寅坐稳,便轰然起飞,在空中做了一个漂亮的转弯动作,向着南方飞去……

地面上留下了愕然呆立的人群,那个小女孩对着旁边的妈妈,跳着炫耀道:“妈妈,刚才上飞机的叔叔扶我呢。”

…………

广袤的大海中,矗立着一座大型的移动石油钻井平台,飞机平稳的降落在平台的直升机位上面。从飞机上下来的那位海军上校仍然在和郑寅探讨着什么,述说着什么。

紧接着,他们登上的是一艘海军的气垫快艇,快艇早已经启动,等郑寅他们系好安全带后,立即飞驰起来,一路劈风斩浪,跳跃着向南方继续驶去。

十多分钟后,海天一色的天际终于显示出了七八艘船只的影子,其中竟然有一艘导弹驱逐舰,两艘巡洋舰。十分爱好船模的郑寅想也不敢想,他会这么近距离看到我国这令人热血沸腾的最新海军舰艇。

令他想不到还有更多,气垫快艇再飞驰了三五分钟,就来到了那支围成一圈的舰队中间。其他的船都是民船或者商船,看不出有什么特别,只是吨位都很大。

快艇减速,停在了水域中央,郑寅又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因为他看见海水中正在慢慢浮起一艘黑黢黢的潜艇。潜艇指挥塔台上的水还没有流干,舱门就已经打开,海军少将跳上了潜艇,郑寅也在几名战士护卫下跳上了潜艇壳体,尾随上校,向着潜艇指挥塔跑去。

迎接他们的是一位海军中将,少将敬礼后,向中将介绍道:“这位是郑寅先生,这位是海军南方军区司令员华国雄。”那位中将伸出宽大绵软的右手,握住郑寅的手说:“郑先生,欢迎你的到来,咱们的研究已经万事俱备,就只欠你这东风了。”

郑寅被折腾的晕头转向,稀里糊涂的点头答应着。

经过指挥塔,来到潜艇内部,身后的舱门咔嗒一声又锁闭了。

潜艇立即向下沉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