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零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零四章


没过多久,车间党支部派江海洋和石家财到陇昌县去政审有关于向北斗入党的材料。巧的是向北斗的老家正好在高山铺,江海洋决定办完公事后,抽时间去看一看阔别六年多的金玉萍,他想了解一下她近几年的生活情况。这个女人在他心目中毕竟难以磨灭,她个性活泼开朗,又有文采,她执着的热爱军人,并愿把自己的爱情奉献给军人,仅凭这一点就让江海洋深受感动,敬佩不以。

公事办的很顺利,晚饭前就办完了,回旅店时,江海洋买了一瓶二两装的小绵曲酒送给石家财喝,并对他说要去看一看这里的朋友。因为在来的路上,他向石师傅谈起过他在部队时与这里打过交道。

江海洋轻车熟路的来到粮站,向正在大门口吃饭的一帮工人打听金玉萍的住处。

一个约现体胖的工人站起来打量了他一眼说:“我还以为是哪一个大爷吔?原来是江班长唢?没想到六年后你也成了老百姓了,怪说不得我有些面熟嘛,来我们这个穷地方做啥子哟?”

“出公差,出公差。”江海洋连连说,他也一眼认出当年陪他喝酒的小罗,只是眼前这位壮汉比起六年前要心宽体胖的多了,他又加了一句说,“顺便来找你和金玉萍喝酒噻,不欢迎唢?”

“那啷个不欢迎呢,我是巴心不得。”他把碗筷丢给一个工人说,“走,到金姐家去。她和尹哥结婚后就住在街上,离这里没得好远。”

两人来到十字街口,江海洋在一家卤菜摊买了一些卤菜,又到隔壁副食店买了两瓶酒,他还想买点水果之类的东西,结果和小罗转了一条街也没买到,只好作罢。

“我给你讲你不信,我们这里不比你们大城市,没得啷个讲究,你看到水果的影子没得嘛。我们是发展中的地方,属第三世界。”小罗有些埋怨道。

江海洋心里明白,他是想尽快把杯弄盏,等着一顿从天而降的口福。来到金玉萍家,小罗大声武气的叫门。

“金姐开门!我是小罗,还给你带来了一个远方的客人。”

只听屋内答应道:“来了!来了!”却好一阵才开门。金玉萍撩开门帘让进二人,当看清是江海洋后又惊又喜的说:“哎呀!是你呀!江班长!快请坐!”

“你好!”江海洋一边放下手里的东西,一边找座位。他看见在床边的轮椅上还坐着一个没有双腿的男人,他想这就是被小罗称为尹哥的男主人吧。他面前还放着一盆冒着热气的水,一条军用白毛巾还搭在盆边,想必刚才金玉萍正在给丈夫擦澡,所以才迟迟没开门。

“哦,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丈夫尹卫华。这是江班长,以前带战士在我们这里打过糠。你们还没吃饭噻?我去弄饭,你陪我们老尹聊天。他经常一个人在家,闷得很,巴心不得有人和他吹牛。”金玉萍说完就走到厨房去忙碌去了,留下三个男人在屋里闲聊。

她在厨房里流下了眼泪,喜的是江海洋还没忘记自己,现在拿什么来招待人家?家里只有西红柿和四季豆,别的菜就没有了。虽然丈夫是个军残人,政府对他有一定补助,但要给他看病和营养,还是使家里一贫如洗,生活的窘迫和经济上的捉襟见肘,是她流泪的主要原因。

看到尹卫华有些沉闷和眼里的一丝敌意,江海洋并不介意的主动拉起了话题。

“早就听说尹大哥也是军人,好像还是我们一个军的,在那个团?”

“YYY团一营三连。”

“我们尹大哥打越南时已经是连长了,还是二等功臣。”小罗骄傲的告诉江海洋。

“好好好!那我们算战友了。”江海洋听了很高兴,并主动上前握住他的手说道,“我是军炮团三营的,听战友回来说,打越南柑塘时,我营九连配合你们团打穿插……”

“我就是在那次战斗中负的伤,被炸断了双腿。”尹卫华打断了他的话说,“是为了掩护你营无线班长王武山遭的。”

“啊!不会那么巧吧。这个‘同手同脚’的家伙,怎么把你搞成这样?老子写信要去骂他。”江海洋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说。

“你不要激动,要是没有他,我部全军覆没也不是不可能的。虽然,我断了两条腿,但能活到了今天,比起那些长眠于地下的战友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对了,你刚才说他‘同手同脚’是什么意?还要写信骂他?”尹卫华的情绪好多了,可能是江海洋的自我介绍让他放下了心里的疑虑。

“哎,说来话长,我是他的班长……”江海洋把王武山在部队的情况大致讲了一下。

“难怪这家伙,在战斗空隙时老提起他的老班长如何如何,原来是你唢?怪不得你敢写信骂他。”

“这么说,你就是用子弹壳做那门八五炮的连长啦?王武山这次来江都市作报告,专门把他送给我作纪念,他知道我的心思,所以把这件珍贵的战场礼品送给了我。真没想到,作品的原创者是你,世间很多事情就有这么巧合。我今天也是三生有幸,一定陪老战友和英雄多喝两杯。”江海洋说完吩咐小罗打开卤菜,去厨房拿来酒杯,准备与尹卫华大干一场。

“要得,我也当仁不让,也陪远道而来的老战友好好喝上几杯。以后如看得起我这个残疾人老哥,就请常来常往。”

“老哥言重了,有朝一日我能出头人地,呼风唤雨时,一定接老哥到我那里去住。谁叫你是王武山的救命恩人呢?!没有你他怕不会有机会当将军啰,说得悲哀点,怕是早就到马克思那里去报到啰。”

“好!喝酒,不谈这些,看得出江老弟也是性情中人。”

“小罗,你去把嫂子叫来一起吃,不要弄啥子菜,这都是些现成的菜。”江海洋对他说。

小罗进厨房见金玉萍还在暗自落泪,悄悄叫她擦干眼泪把菜端出去一起吃。他先端了一盘四季斗出来,紧接着金玉萍捧着一碗鸡蛋西红柿汤走出来,她的双眼红红的,因为生活的秸据显得有些尴尬和忧愁,没有了昔日的青春活泼的笑腼,只有留在嘴角上的一丝苦笑。

她入座后,还自自圆其说的解释道,眼红是刚才炒菜时被煤烟熏了的原因。席间,她还侧面的打听江海洋是否已结婚了。

“嗨!小生二十五,衣破无人补。”江海洋对她笑了笑很轻松的说道。饮了一口酒后又向大家介绍说,自己已有一个对象,是小学的同学,也是个转业军人,现在读医科大学。

金玉萍劝他还是要早点成家立业,说话的口气就像一个大姐姐,让江海洋很是感动。

这顿饭表面上是吃得轰轰烈烈,可是江海洋觉得自己咽下的每一杯酒都是一杯苦水。坐在旁边的那位相貌堂堂的尹卫华,半年前还是生龙活虎的一连之长,如今却成了断腿英雄,给一心想当军嫂的金玉萍既带来了荣誉也带来了不幸。江海洋在心里发誓要帮助她,这不仅仅是因为战友情感,还有使他永远难忘的是金玉萍对他,或者是说对军人的一种深情依恋。

在他离开时,他掏出三十元钱,交给了金玉萍,说是“聊补无米之炊。”以后他每月从自己微薄的工资中抽出十元,寄给金玉萍,直到和姜佳妮结婚后,那个“红管家”要他道出为什么工资里少了十元钱,才暂时中断了对金玉萍一家的接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