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EN 暗渡陈仓 [10] 撤退(上)

百合浪子 收藏 0 20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TEN 暗渡陈仓 [10] 撤退(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喘息,沉重的喘息,非常沉重的喘息。除了脚步声和后面紧追的枪声,最能刺激杨锐鼓膜的便是自己越来越沉重的喘息声。

撤离狙击敌机动导弹营的阵地之后,这一股追击杨锐和霍克的敌人就一直没有放弃,死死地咬在他俩的后面。身上的反步兵地雷用光了,手雷也不多了,但敌人的数量似乎并没有减少多少;无法布置诡雷陷阱,敌人又追得紧,杨锐和霍克根本没有时间借助丛林里的东西来布陷阱牵制后面的追兵。他们只有跑,跑完到撤离地点的最后几公里。天已经蒙蒙亮了,想必敌人不用夜视装备也能隐约看清自己的行踪,要是再甩不掉他们,那麻烦就大了。

“啾——叭。”一颗子弹擦着杨锐的脸打在前面的树干上,子弹带出的高速气流像刀子一样在杨锐通红的面颊上划出一条血槽。

“日你奶奶个熊!”杨锐骂着一俯身闪到一块石头后面。

霍克见状立刻钻进一个灌木丛,转身端枪。“快处理伤口。”

“我没事,我们不能再这么跑下去,”杨锐根本没有理会脸上的伤口,靠在石头后面窥视着身后丛林里的动静,枪声越来越近,甚至敌人哇啦哇啦的叫喊声也开始慢慢清晰。“得给他们点教训,否则没等我们到地方,他们就能把我们粘死。”

“他们人太多,至少一个连,顶住他们很难;何况我们一停下来,他们就会把我们包抄。”霍克觉得杨锐的想法简直是疯了。

“相信我,我能做到。”

“那你先撤,我殿后。”霍克横下一条心,妥协道。

“没时间了,”杨锐看到后面的树丛开始有晃动,是敌人追上来了。“注意他们的狙击手,掩护我;其他的交给我。”

杨锐把枪调至半自动档,换上了装满达姆弹的弹匣,把标尺定到一百米,端枪,枪口对准了枪声喊声最密集的地方。

“来啊,来啊,来啊……”他轻声叨念着,眼睛死盯着瞄准具。

一丛灌木突然一晃,一个人影出现在杨锐的视野里。看样子,那是个当官的,他不停地喊“抓活的”,并向后招手。

“嘭——”杨锐拆掉了消音器,巨大的枪响在树林里回荡。瞄准镜中,那个倒霉的家伙被击中了左胸,半个胸膛连同左肩和脖子瞬间被达姆弹四散的铅珠撕开了;他的胳膊、脑袋和身体的其它碎片在爆开的血雾中飞离了身体,零零散散地落在了周围;而他的躯干被子弹强大的冲力撞得飞了起来,仰身落在后面三、四米远的地方。

“狙击手!”跟上来的士兵停止了追击,叫唤着四下躲了起来。没人再开枪,连喊叫的声音也渐渐没了。看到一个同伙惨死的样子,没人愿意再发出什么声音来吸引杨锐的子弹。

这边,杨锐迅速收枪,躲回石头后面。他深呼吸,咽了口唾沫,压住了那恶心的感觉。柯云说的没错,看到一个活人被达姆弹打死的滋味还真不好受。

稳定了自己的身体和情绪之后,杨锐从石头的另一边探出半个脑袋。对面已经彻底消停了,没了任何动静。但杨锐知道,敌人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弃,他们只是被这突变吓懵了,很快就会缓过来。如果这时候他和霍克继续撤退,只能成为清醒过来的敌人的活靶子。所以,他要做的就是利用自己准确的狙杀和达姆弹那恐怖的杀伤效果彻底击碎敌人的斗志,以拖延他们的追击。这都是在出国前的短期培训中,给他当教官的上校教给他的。上校已经快五十岁了,曾是朝鲜平叛战争中的一个王牌狙击手,他身上至少挂着三百条南韩叛军和日本人的性命。

趁对面的敌人还没发现,杨锐悄悄地换了个狙击阵地,来到两棵纠缠着长在一起的树后面,把枪管从树中间的缝隙中伸了出去。他自己蹲在树后,静静地等待着。

不到一分钟,对面的敌人有点醒了,几处草木开始晃动。杨锐没有急于动作,这有可能是敌人吸引自己注意的假动作。果然,在草木晃动的同时,几个士兵轻手轻脚地从一处比较安静的树丛中溜了出来,看样子是想进行抵近观察或攻击。

“嘭——”在枪响的回声中,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士兵被崩碎了脑袋。其他人慌了,赶忙回撤。

“嘭——”又一声枪响,一个士兵左后腰中弹,脊椎骨被打断,肚子被撕开,破碎的内脏喷溅而出,上下身只剩右腰上一点皮肉连接的尸体栽回他刚才隐蔽的那个树坑。

对面的敌人似乎是被逼疯了,开始胡乱射击,子弹打得很高,带下的几根断树枝和片片落叶掉在杨锐的头上。他已经又换了个狙击位,探头看看对面阵地,他发现根本看不到敌人,只能看到开枪时的火光。原来敌人都是在举高枪射击,枪口上仰得厉害,难怪都打到了头上的树冠。

“盲目射击!”杨锐嘲笑地嘟囔了一句。

“注意侧翼,他们在吸引你的注意。”耳机里传来霍克的声音。

杨锐一个激灵,对啊!正面牵制,那肯定就是要在侧翼做文章,一旦让对方包抄,那自己和霍克想跑也跑不了了。大意,太大意了,我真是个笨蛋!杨锐想着,低身移动到一个土坡后面,这里勉强算是个制高点,可以观察敌人的两翼。

果然,自己的两侧的树丛都有不正常的晃动。棒打出头鸟!杨锐把枪口瞄向了右边,根据观察,那里活动的敌人数量居多。“嘭——嘭——”刚看到有人影,杨锐对准领头的就是两枪,两团血花爆开,留下的是两具残破的尸体。跟在后面的士兵立刻找地方隐蔽,右翼暂时没有危险了。

掉转枪口,左翼的敌人已经开始收缩包抄了。“嘭——嘭——嘭——”三具惨不忍睹的尸体把这边的敌人也吓退了。

杨锐冷冷一笑,突然脑子里掠过一个闪念:自己在这开了几枪了?该死!在一个狙击位连续击发两次以上是狙击手的大忌,自己怎么这么糊涂。他下意识地缩着脖子,准备重新找个掩体。

“嗖——嗖——”两颗子弹交叉地从他的头上擦过,极度收缩的肌肉挤出了一身冷汗。还好对方不是老手,反应慢了点,不然自己非挂这不可。

“霍克,十一点方向,负五度;两点方向,零度。”杨锐缩在土坡后面,看着那两颗子弹的弹着点推测出那两个狙击手的位置。

“清除!小心点!”几秒后,霍克的声音传来。

杨锐吐了吐舌头,马上撤到一段躺在地上的腐朽树干后面。

五分钟后,杨锐接连在三个位置又打死了六个人,把对方彻底地打得不敢动弹了。达姆弹的威力成了追击士兵们的噩梦,每个被击中的人都无一例外地阵亡,而且死相另人恐怖。现在活着的人都蜷缩在各自的掩体里,不敢露出一点身体。

“撤吧。”霍克也击毙了四个狙击手。

“收到,还有几个手雷,留给他们当纪念吧。”

“我没意见。”霍克拽出两个手雷,拽开保险栓,把定时旋钮拧到最大的两分钟,投到对方追击的必经之路上,然后撤出阵地。

混特部队所使用的所有手雷都装有制式的发条定时器,最长两分钟,最短0.2秒,默认时长为3.5秒。拔掉保险栓,手雷的定时器被激活,使用者可以根据需要调整爆炸时间;保险夹松脱后,定时器开始倒记时;时间一到,内置发条触动引信,引爆手雷。所以,装有这种装置的手雷除了正常用途外,既可以作为定时炸弹使用,也可以人为加装些机关成为简易的反步兵诡雷。

杨锐也把身上的手雷都按这个方法投了出去,随后跟着霍克潜伏移动出战场。敌人一时半会不敢再出来了,扔那几个手雷也并不指望能炸死几个人,只是想通过两分钟后的爆炸吓唬他们一下,从而牵制他们的追击行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