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没那么可耻中国足球需要进球不需要道歉

不断把球员拎将出来游街示众




搞笑




把一个又一个阿Q拎出来有用吗




他们只是偷了一个宣德炉而已


事实是:李玮峰道过歉,然后就进球了,崔鹏道过歉,然后就打入鲁能第500球了,杜威道过歉,就和吉梅内斯握手言欢回归申花了,还有郜林、还有马晓旭……中国足球进入2007年后,“道歉”非常流行,非常好使。




很多事情是容易产生错觉的,在我们甚至认为“道歉”成为一针道德鸡血甚至状态灵药的时候,李玮峰却又说了一句:“我特别感谢那些恨我的人,是他们给我前进的力量”,其实这句话是雅典奥运金牌得主罗雪娟说的,她绝对是个叛逆,她永远不会道歉,所以你都不用太聪明,就会知道进球后特别引用这句话的大头真正想表达的是什么。




道歉和进球无关。




杜威念诵那封道歉信时有一个细节,那封信是用“河南省体工大队”的信签写就的,也就是这是在作为河南省体工大队老运动员的杜威父母指导下写的。所以事实是,就像你不可能真以为一脸诚惶行为低调的李大头是伏法认罪了,你也不能真以为杜威是真心认为“俱乐部帮助了我,促使了我进步”,这样的道歉信我们在读中学时写了很多,我甚至发狠写过“如再不改正,迟早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这样声情并茂的话。




可我那次并没有认为把玻璃窗一球踢坏是什么大错,所以杜威、李玮峰、崔鹏包括马晓旭也不会认为自己有什么大错。一个月前我在健翔的《天天运动会》里曾说“如果道歉有用,还要中国足协来干什么”,其实有的事情并没有想像的那样可耻,曾经被全国骂成“球霸”人人得而诛之的李大头现在人气又回升了,人们忽然就忘了他的罪过,难道一封道歉信和一个进球有那么大神功吗?




一个网络时代的“文化大革命”不仅夸大而且掩盖了很多真相,我真的认为中国球员(而且不论男足女足)有很多坏毛病,但问题是现在中国足球的所有问题被“道歉”掩埋了,就像掩埋月黑风高的现场,再具体来说,我们怎么从不见中国足协出来道歉或者某些常年操持假球的总经理、教练出来道歉,反而不断把球员拎将出来游街示众,搞笑,把一个又一个阿Q拎出来有用吗,他们只是偷了一个宣德炉而已。


在强迫球员道歉的另一面还有一个道德陷阱——




我和谢强先生常常在电视节目里争吵不已,但我仍很尊重他,因为他在捍卫自己的观点而不是做秀,有一颗赤子之心。不过,从足协出来的他仍有自身局限性,他简单地把中国足球的矛盾分割为“官”或“民”,“弱势”或“强势”,一如当年辞职的他之于阎世铎等足协高官一样,比如在“杜威道歉”上,我并不认为我们可以单纯地把此事看成“一个员工被老板压榨”,我以为更深一步是中国足球机制和标准的缺失,只有具有纯洁的孩童才会相信那些大牌球员是弱势的,我宁肯认为他们是不小心碰上了更狠的了,你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所以不能以看连环画式的心理去简单定位这么复杂环境中的角色。




标准的缺失让我们很随意地就可以从一封道歉信就改变对某个球员的看法,人云亦云,他们没有当年一场网络运动所说的那么可耻,也没有谢强先生说的那么弱势,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我们都不应该这么天真,无人性地让球员道歉和简单定位老板压榨好像都有道德化倾向。




这是相当矛盾的一个现象,我们在评判一件复杂的事情时,一方面忘记了中国足球人人都是人精,另一方面又要求人人都成为圣人,这可能吗?




中国足球需要进球,而不是道歉,也不用人格完美,否则真成为魏晋时期的“九品中正”了,只要人们认为你品德端正,你就可以被选拔出来当官,可是,“九品中正”帮助不了中国足球进球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