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终究要谢幕的闹剧——冷眼看铁血

我爱香奈儿 收藏 55 754
导读:一个游戏总有结束的时候,一场意淫也总要以喷射而告终。可惜,铁血是一个没有主题的游戏,也是一场不断改变对象的意淫。因此,基于网络的麻醉功能与受众的层次差别,铁血的意淫游戏也许还将不断轮回,即便以后没有了铁血论坛,在网络上这种游戏依然会持续着,因为不断会有人需要这种意淫的安慰,我们的社会提供了一个太庞大的群体成为这种游戏的参与者和后备参与者。 曾经,我们每个人都自觉和不自觉地怀抱着同一个信仰;可是,我们又被历史和现实修正着思想。当我们发现自己曾经崇尚的信仰实际上不值得我们那样膜拜,我们还能剩下什么?虚无和盲目

一个游戏总有结束的时候,一场意淫也总要以喷射而告终。可惜,铁血是一个没有主题的游戏,也是一场不断改变对象的意淫。因此,基于网络的麻醉功能与受众的层次差别,铁血的意淫游戏也许还将不断轮回,即便以后没有了铁血论坛,在网络上这种游戏依然会持续着,因为不断会有人需要这种意淫的安慰,我们的社会提供了一个太庞大的群体成为这种游戏的参与者和后备参与者。

曾经,我们每个人都自觉和不自觉地怀抱着同一个信仰;可是,我们又被历史和现实修正着思想。当我们发现自己曾经崇尚的信仰实际上不值得我们那样膜拜,我们还能剩下什么?虚无和盲目与极端和肤浅并存,这是每一个社会转型阶段都会存在的思想阵痛的代价与断层。

铁血论坛,是由一群青年学生为主体在互联网进入中国大众阶层时逐渐成立的,这样的群体和背景决定了其取向,网络愤青。他们的共同特点是以爱国为口号,以意淫为手段,努力地宣泄和扩展着自己的思想阵地,曾几何时,一度成为了中国愤青的大本营。

不断的有人把生活中得不到的满足倾斜到这个廉价的网络中,加上爱国的外衣。这种意淫爱国的境界,虽然纯洁,实则脆弱。说它是一个童话却没有那么天真,说它是一种艺术却缺少人文的根基,说它是一个邪教则危言耸听了。

我只有说,它爱国却缺乏爱人类的人文理论,它偏激却缺少行动的勇气,它绵长却与我们真正的现实生活脱离太远。

于是,就象国内其他不成熟的BBS社区一样,铁血靠会员的热情与忠诚而生存,却不能靠会员的热情与忠诚发展。它制定了一套可以说完善的规则却缺少严格执行的自律,它更多的是依赖类似帮派兄弟会一样的哥们义气在维系整体的结构与经营。

因此,不难解释总是不断有人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总是不断有人在虚拟中受伤。义和团是爱国的,但义和团不懂得科学与人文,因此义和团的爱国更多的体现为对自认为不爱国的对象的破坏而缺少和根本没有能力建设。铁血曾经依赖的群体本质上与义和团的差别并不大。当这种不公正与伤害发生在个别特例上时,大多数都或出于无知或出于哥们或出于惯性的相信论坛相信组织相信领导,漠视和放任了这种现象,并自觉和不自觉地加入对这种现象的讨伐中,如果那被伤害者反抗伤害的程度影响了既有的群体和谐。

因此,巴士底狱的囚徒能催生人权宣言,波士顿倾倒的茶叶能产生独立宣言,德雷弗斯的事件能构健现代的民主人文思想体系,但铁血曾经对一些人的伤害却不能产生积极意义与反思。二者的区别在于塔基的群体不同。

我有理由相信,铁血目前的管理者比会员更清楚的看到了这个问题,虽然未必有笔者冷眼旁观的深邃,但经营中的困扰让他们不得不思考,不得不改变。

可惜的是,义和团与农民起义的思想局限尴尬的体现到了现代科技产生的互联网上。扁平式的管理虽然一度能和大哥二哥的山头纵向管理简单共存,商业的思考与市场的细分却逼迫着经营管理者面对亏损与利润的选择,选择一种可以拿起刀叉指向蛋糕的捷径。

商业需要最能体现人文的管理模式和技巧。铁血论坛的根基决定了它目前还缺乏这种模式和技巧,无论它的经营管理者还是它的受众会员,都达不到这个层次。就算是最简单的公平在铁血论坛也只有以多数与少数来作为标准。

于是,当这种矛盾伤害到的层面达到一定的数量高度,分崩离析的斗争就象农民起义所不可避免的一样发生了。

我不想去追究如果本次讨要虚拟财产的主要领导人假设还是铁血论坛高层负责人,还会采取这种方式和出现这种情况吗;也不想去询问会员对原创制度的改变的反对是否主要是因为那虚拟的金币更难拿到了;更不想去推测后来发生的离奇封发言权等事情以及是否有人编造和相信病毒的笑话。这些,都与我无关了,我唯一可以告诉自己和他人的是,我终于最后完成了我对一个网络论坛的亲身参与和被伤害以及不甘心,这种种历程后所能获得的认识。

我,终于见证了这一切。

本帖也许是我在铁血论坛的最后一个原创,因为我可能再写不出比这更深刻的内容。如果里面有些话伤害了一些朋友,请你们原谅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