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中倭战争 梦回唐朝 再次出使

大汉高祖 收藏 0 55
导读:第一次中倭战争 梦回唐朝 再次出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8/


我们正说着话,确切地说是我叔叔他们两个说话,我在听着,这时有一个都督府的亲兵跑进来报告:“大人!外面有百济使者求见。”

“百济使者?百济王都被送到长安去了,哪儿来的百济使者?”刘仁愿大人奇怪的说:“走,看看去。”于是我叔叔和我都跟着刘仁愿大人到了他的衙门大厅。

到了大厅,只见一个帅哥正在那里等候。是不是只有帅哥才可以当使者,就像我这样的?这个帅哥见我们进来,赶快过来见礼:“见过大人,我奉领军将军、霜岑将军之命,特来看望大人们。”刘仁愿大人笑了:“我以为是什么使者呢,原来是那个和尚派来的。那和尚不好好在庙里待着,偏偏要当什么将军。将军是好当的吗?”帅哥使者说:“好教大人知晓,我家领军将军原也是故国宗室,现在见百济残破至此,当然要挺身而出,重整河山。”

“呵呵,你们也知道百济残破至此,为何不想一想百济到底是为什么残破至此?你们如果不是仗着倭奴的势力侵入新罗,会落得如此下场吗?天子屡次劝诫你们的义慈王,不要以为倭奴靠得住,不要总想着占新罗的便宜。你们就是不听。现在你们都看到了,我大军压境之时,你的倭奴主子来救你们了吗?”

帅哥使者的脸似乎红了一下,不过仍然继续说道:“倭国和我们百济是友邦,本来倭国是要救我们的,不过大军一时难以立即集结,所以才来的晚了一些。”

刘仁愿大人哈哈大笑了:“晚了一些,我看是特地看你们完蛋,等我天朝大军撤走之后再把并派来,好让你们乖乖的作他们的奴才吧?你们也是的,放着好好的人不做,偏要做倭奴的奴才。”

帅哥使者的脸更加的红了:“就算倭国救援我们不及时,可他们毕竟把我们的王子送了回来,帮我们复国。不像你们,要把我们百济人统统杀光,把我们百济的土地送给新罗。”

我叔叔忍不住走上前来说:“你这话真是奇谈怪论,什么把百济人统统杀光,把百济的土地送给新罗,根本就是没有的事。难道我们几十万大军驻扎百济的时候不杀你们,偏偏要等到大军撤走,只剩下几万人了才要杀人吗?要杀早杀了。天子已经册封你们义慈王的太子扶余隆为带方王,委任他为熊津都督,所有百济旧有官员,愿意继续为官的全部留任。你们从倭奴那里接回来的扶余丰,不过是义慈王的侄子,被义慈收为养子,送到倭奴做人质。要继位为王,还轮不到他。这些事情道琛和福信都不是不知道,之所以还要拥立扶余丰,跟着倭奴干,不过就是舍不得富贵和权位罢了。”

“我......”帅哥使者没话说了,看来他还不够帅,至少比我是差远了。不过他似乎还真有两下子,稳住神之后居然说:“现在,倭国大军已经抵达我百济境内;你们不但撤走了主力,而且粮道已经被我军切断,早已是坐困愁城。我们领军将军、霜岑将军以宽大为怀,不愿意留难你们,特地派我来问一下,两位大人什么时候归国,我们百济好给大人们送行。”

“哈哈哈哈......”我叔叔和刘仁愿大人都笑了,真的是哈哈大笑了。好一会儿我叔叔才忍住笑说:“你们不要以为有倭奴撑腰,就可以和朝廷对抗了。倭奴靠得住吗?倭奴会对你们安好心吗?真是讲笑话。”

见帅哥使者不说话,我叔叔接着说:“你们这些人,跟着倭奴干,会有好下场吗?假如真的撤走了,你们还能保住现在的权位吗?倭奴会让你们控制百济吗?能不能把道琛和福信留下都不一定。我们奉劝你们,不要和倭奴走的太近。”

刘仁愿大人也说:“回去告诉道琛和福信,别以为官那么好做,将军那么好当,那也要有命才能当。要是脑袋都没了,就做不成官了。前几天我们还砍了一万多倭奴脑袋,你们要是跟倭奴混得太近,当心哪天我们把你们也当倭奴砍了脑袋。”

帅哥使者灰溜溜的走了。我看他离开大堂,这才对我叔叔说:“叔叔,你刚才提醒百济人防备倭奴,似乎不太好吧?为什么要提醒他们,还不如不提醒他们,说不定哪一天倭奴把百济人给收拾了,我们正好混水摸鱼。”

我叔叔满意地看着我:“彘儿,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可以你要知道,用不着我们提醒,道琛和福信就已经在防备倭奴了。现在百济的伪王扶余丰是倭奴派兵送归国的,道琛和福信并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这一次倭奴军之所以要在江边和我军大战,而且一开始还不想让百济叛军帮忙,就是想打一个胜仗给百济人看看,帮扶余丰在百济立威,好进一步控制百济。谁知道立威没立成,还损失了大半实力。道琛和福信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就是想和倭奴别别风头,在百济内部争权。我这么说,不过是给他们添一把火。再说别看道琛和福信现在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似的,其实他们也不是铁板一块,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翻脸。我们提醒这些人防备倭奴,假如他们真的全力防备倭奴,那么他们自己火并起来就会更激烈。”

我叔叔就跟说绕口令似的,也不管我听的懂听不懂,嘟嘟碌碌的说了一大堆,然后才说了一句我肯定听的懂的话:“彘儿,你又有事情做了。我打算让你以都督府的名义去一趟百济,去探一探虚实。刚才百济使者说倭奴大军已经抵达百济,可倭奴主力明明已经被我们消灭了,为什么他还会这么说呢?是他在吹牛,还是真有倭奴援军到了?”

刘仁愿大人也说:“兵法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照理倭奴真有新援军到来,他们反而不一定会吹出来。我看是他们已经向倭奴再次求援,倭奴会不会增援还在两可之间这种可能大一点。可这也不能完全确定,倭奴这种东西你们都是知道的:什么不怕死,什么武士道,都是吹出来的,如果他觉得比你厉害,自然会卖弄一番;如果你比它厉害,它就比兔子还乖。前几天那支倭奴军为什么急于单独和我军决战,说不定不仅仅是为了做给百济叛军看,说不定也是倭奴新援军就要到了,它们怕新来的倭和它们抢功。”

怎么刘仁愿大人也学的向我叔叔那样啰里啰唆了?我也没听明白他在说些什么,我唯一听明白的就是:我必须到百济走一趟了。

我叔叔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安慰我说:“彘儿,别担心,百济叛军虽然是敌人,可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虽然百济人和倭奴走的近了一些,但毕竟受我中华礼仪影响已经好几百年了,这些道理还是懂的。再说他们就算学的和倭奴一样无耻,考虑到我军前几天的大胜,轻易也不敢下手。所以你也没有必要那么担心。”

“就我一个人去吗?”

“你还有两个随从呢。”


就这样,我带着我的两个跟班:张二狗和王二毛,又踏上了前往任存城的路。一路上我不停的在心里埋怨我叔叔,派谁去不好,偏要派我去?就算派我出使,也应该派到新罗这个友好国家去呀,不仅有美女,还有黄灿灿的东东好拿。好端端的,去什么百济。不用担心,说的倒好听,百济人真的把我杀了,你又能拿他怎么样?就算你能拿他怎么样?我也已经死了,什么都看不到了。可怜,我还有二十几锭黄灿灿的东东没有花呢。

就这么胡思乱想,不知不觉的在向导的带领下就到了任存城下。抬头看见城头上密密麻麻的守军,我忽然想明白了:我是一个YY啊!

YY怎么会死呢?

想到这里我总算定下神,然后我就想起了临走刘仁愿大人的交代:“不可坠了我大唐的国威!”

于是我挺起胸,带着我的两个跟班,大摇大摆的驰入任存城。


“下马!”一个收城门的小兵喝道。

我岂能让一个小兵给吓住?我一使眼色,王二毛催马上前说:“这是大唐使者,熊津州都督府主簿刘大人,快去禀报,让你们的道琛和尚出城迎接!”

嘿!

真就把这个小兵给吓住了,城门口几个小兵一商量,一个头头模样的大概是个队长,乖乖的进城通报去了。剩下的小兵奉上茶水,小心的伺候着我们。看来我们大唐国威就是好,连这种鸟不拉屎的山沟沟里的小兵都知道我们的厉害!

那我就更不能露怯了。

于是我趾高气扬的端坐在马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等着那些百济的头头出来迎接我。

果然,不到半个小时,刚才那个守城门的队长就出来了,他对我说:“我家领军将军大人说了:我乃国之大将,岂能见你这小小的主簿?!”


什么?!

?!

!!!!!!!!!

气............死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