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蝴蝶城堡之《午魅》疑云突现 第一章 网络梦魇

天玺 收藏 71 205
导读: [color=#3300FF][size=20] [face=楷体_GB2312]四月五日,清明节,夜雨随着和风浸涤着窗户,墙上的挂钟在嘀嘀嗒嗒地摇摆着,时针与分针呈现了一个“V”字,两室一厅的屋内一片沉寂,只能听见挂钟的摇摆声,还有就是电脑机箱发出轻微的“嗡嗡”声,偶而从窗外传来一两声夜鸟的哀啼,春夜,静悄悄的。 换上一杯新茶,点燃一根香烟,龙天端坐在电脑前,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随着时钟上“V”形的出现,似乎有些急切的在等候,在电脑屏幕的右上角,一只扎着红色头巾的

四月五日,清明节,夜雨随着和风浸涤着窗户,墙上的挂钟在嘀嘀嗒嗒地摇摆着,时针与分针呈现了一个“V”字,两室一厅的屋内一片沉寂,只能听见挂钟的摇摆声,还有就是电脑机箱发出轻微的“嗡嗡”声,偶而从窗外传来一两声夜鸟的哀啼,春夜,静悄悄的。


换上一杯新茶,点燃一根香烟,龙天端坐在电脑前,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屏幕,随着时钟上“V”形的出现,似乎有些急切的在等候,在电脑屏幕的右上角,一只扎着红色头巾的“小企鹅”图标慢慢地由灰变亮,然后开始欢快地跳动,和平时一样,这只扎着红头巾的“小企鹅”每天都会准时在晚上的十点十分跳动在屏幕上,在龙天的眼前晃动。


“来了”,龙天精神一振,赶紧掐灭了烟头,鼠标在“小企鹅”上点击了两下,屏幕上弹出了方方正正的对话框,龙天把右手从鼠标上缩回,双手放在了键盘上。


“你在等偶吗?”,对话框内的上方出现了五个字加一个问号


“是的,等你好久了”,龙天十指如飞,打出了一行字,按下了“CTRL”“ENTER”


“偶们认识很久了吧?”,电脑的另一端好象经过了片刻的沉思,从第一句到第二句总共没有几个字,但时间却间隔了近三分钟,对方好象在回忆


“是啊,有一年了吧,我记得也是去年的这个时候,你加了我好友,然后我们开始慢慢地熟悉了,你没有忘记吧?”,龙天想起了去年的清明节,当自己正与几个死党在QQ群中骂来骂去的时候,屏幕的右下方一只小喇叭在闪烁,点开喇叭,是一个长方形的小方框,“黑暗中的舞者已加你为好友”。


龙天喜欢网络,也喜欢QQ聊天,曾经他的好友栏中有近百位各色男女,但这个“黑暗中的舞者”是最让他感到神秘的,性别显示为女性,除此之外,几乎都是空白,刚开始龙天并没有在意什么,这样的情况经常有,但几次聊下来之后,职业的敏感让他对这个“黑暗中的舞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或者说是强烈的好奇心。


这个“黑暗中的舞者”每天都会准时在夜里的十点十分上线,而且上线后首先会给龙天发来信息,仿佛她是专门为了龙天而来的,龙天的职业使他经常要外出,上网的时间当然也不能固定,但这个“黑暗中的舞者”和其他的好友不同,她从来不会给龙天留言,龙天不上线,她也不会出现,有时候龙天为了试探她,故意隐身上线,但奇怪的是,这个“黑暗中的舞者”总能在网络中发现龙天的存在,总会在夜里的十点十分准时发来信息,每天他们聊的时间并不长,到十点三十分,“黑暗中的舞者”会准时下线,任凭龙天如何挽留,都无济于事,只要时间一到十点三十,那只扎着红头巾的小企鹅头像就会由亮转灰,一去不回。


他们聊了一年的时间,天南地北,海阔天空,健谈的龙天在“黑暗中的舞者”面前,仿佛有说不尽的话语,可惜每天的聊天时间只有二十分钟,每次都让龙天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时间长了,龙天只要有空,便会上网,等着时钟指向十点十分,急切的等待着“黑暗中的舞者”现身,在这个时间段内,龙天绝不再理会其他的好友,这二十分钟他完全交给了电脑另一端素昧平生的“黑暗中的舞者”,不但如此,自从在网上认识“黑暗中的舞者”之后,他的好友栏中的头像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了一个“黑暗中的舞者”,因为他慢慢地清除了所有的好友,并把QQ设定为“不允许任何人把我设为好友”。


这个“黑暗中的舞者”除了神秘之外,龙天感到和她有种心有灵犀的感觉,她的打字速度非常快,快得连自以为打字高手的龙天都跟不上,最主要的是这个“黑暗中的舞者”好象知道龙天心中所想,两人经常会打出同样的字符,龙天的心事,她似乎也知道的一清二楚,无论是工作、生活、还是情感,她总能和龙天想到一块儿去,时间久了之后,龙天把她当成了自己的“红颜知己”,除了一些工作上需要严格保密的事情之外,两人无话不谈,每天二十分钟的时间,总能让龙天感到欣慰,也略带着不少的遗憾,因为两人每天的谈话只能是二十分钟。


但让龙天感到费解的是,这个“黑暗中的舞者”对自己的情况非常熟悉,而信息在这方面几乎呈现一种单向透明,龙天对这个神秘的“黑暗中的舞者”却知之甚少,每次龙天询问起她的个人情况,但都会被这个“黑暗中的舞者”借故叉开话题,然后等时间一到便匆匆下线而去,龙天一直非常好奇,但几次询问无果之后,便也放下了这桩心事,转而聊些其他方面的感兴趣的话题。


窗外的春雨还在绵绵地下着,时针指向了十点二十五,今天两人聊了些生活方面的话题之后,龙天壮着胆子在屏幕上输了一行字“想看看你的照片,行吗?”,信息发出后龙天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他估计对方一定会拒绝的,因为这个要求他在这一年中,已经提过好几次了,每次都不了了之,今天龙天喝了点酒,有些微微的醉意,借酒壮胆,龙天又一次提出了这个请求。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给龙天发来了信息,“偶有视频,你敢看吗?”


龙天这才注意到“黑暗中的舞者”头像下有一个视频的标志,晚上喝了点酒,眼睛有点模糊,再加上房内的灯光有些昏暗,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个变化,“该死”,龙天心里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句。


“敢看?哈哈,干我们这一行的,还有什么不敢的?你打开吧,我真的很想看看你”,龙天快速地输入一行字,他没有想到“黑暗中的舞者”今天竟然会跟自己视频,心里乐开了花,一年了,这一年的时间里,自己经常地会去猜测对方的模样,但由于对方连照片都不愿意发过来,更不用提其他的要求了。


“那好,但愿你有这个胆子”,对方输入了一行字之后,对话框放大了近一倍,对方向龙天发出了视频请求,欣喜若狂的龙天赶紧点击了一下“确定”,然后静等着对方身影在屏幕上出现,他的心里有一种无比的渴望与期待。


视频的方框由黑变亮,电脑屏幕发出的光线开始忽明忽暗,龙天看到了生平最难以想象的画面,这是一间不大的平房,除了一台电脑一张陈年的老式雕花木椅之外,只能看见一面墙壁,墙壁上还挂着一幅艺术照,由于光线太暗,龙天看不清楚,是个年青女人的艺术照,这是龙天的判断。


电脑前的椅子上空无一人,对方电脑发出的微弱光线,映照着昏暗的小房间,忽明忽暗的光线,陈旧的雕花木椅,惨白的墙壁,还有挂在墙上的那幅若隐若现的相框,感觉有点凉丝丝的。


“人呢?”,龙天看着屏幕,心中涌起了问号,“不会是在和我开玩笑吧?说是视频,打开了人又跑了,真是的”


“看到了吗?”,对话框中浮现出四个字加一个问号


“没有,你跑哪儿去了呀?”,龙天盯着屏幕,快速地输入,看着时间快到十点三十了。


“偶一直都在呀,就在电脑面前”,对方又送过来一行字


“没有啊,我就看见电脑和椅子”,龙天又输入一行,然后猛地揉了揉了眼睛,屏幕上还是没有看见对方的身影


“啊。。。。。。”,龙天惊叫一声,心中猛的一个激灵,原来被酒精冲乱的脑子突然之间清醒了过来,他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惊叫,双手一撑电脑椅的两只扶手,想站起来,可是任凭他如何的用力撑着扶手,任凭他手脚并用,却始终无法离开座椅,他在苦苦的挣扎着,想逃离这台该死的电脑,脑门上的冷汗大滴大滴地流了下来,眼神中充满了惊悚.


房内的吊灯突然间熄灭了,卧室内随忽然暗了下来,此时的龙天突然间感到了危险的来临,他的双眼在左右四顾,电脑忽明忽暗的光线照射着龙天有点扭曲的脸庞,“呜---忽忽忽忽。。。。。。”,窗外传来了夜莺凄凉的鸣叫,给本已昏暗的房间带来了更多的惊悚。


一双惨白的手从屏幕里缓缓地伸了出来,这双手没有一丝的血色,煞白煞白,白得可以看见手背上的条条膨胀的青筋,一寸多长的指甲上涂着大红的指甲油,白手,青筋,红指甲,从电脑屏幕中慢慢地伸了出来,慢慢地伸向椅子上拼命挣扎的龙天,龙天的脸色惨白,满脸是汗,他的双脚在用力的蹬着水泥地面,整个身上往后仰,背部紧紧地贴在电脑椅的靠背上。


这双手还在伸,缓缓地伸到龙天的眼前,龙天圆睁着双目,他的头在拼命地左右摇晃,他在躲避着这双可怕的手,大红色的指甲已经触及到了龙天的脸上,慢慢地嵌入了龙天的肉里,一毫米,两毫米。。。。。。,先是一阵透心的冰凉,接着阵阵疼痛袭来。


龙天看过“午夜凶铃”,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画面曾经让他有过片刻的恐惧,而现在从电脑屏幕里伸出来的鬼手,却真实地掐在自己的脸上,那种又凉又痛的感觉让他浑身都在抽搐着,他想喊,将心中莫大的恐惧发泄出来,他的瞳孔在急剧地放大、放大,汗水一直冒个不停,终于他喉管一动,喊出了声:


“啊。。。。。。”。


本作者声明:此帖在幻剑书盟首发

本文内容于 2007-5-5 21:30:06 被天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